首页 工具书 神游电竞-官方网站

第9410章 花痴围攻

韩江在奔跑中没有任何停留,对师父的思念顿时涌上心头,韩江穿过了玄天广场便开始大喊着:“师父……”韩江激动的声音之大,声音还在不断的回荡着。
  韩江还没等踏进六绝宫,大堂内的所有人全部走了出来,暮阳为首迎面走过了八个人,当韩江完全与暮阳拥抱在一起的时候,此时才知道师父的肩膀是那么的宽阔。
  暮阳推开了韩江,上下不断的开始打量着他,暮阳重重的拍在了韩江肩膀之上:“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臭小子,既然还活着为什么到现在才回来?拿我们的心是石头的?”
  韩江知道各位师叔伯都在责怪自己,但是心中不断的上升着暖意,韩江同时知道现在也不是说笑叙旧的时候。韩江最后认真的说道:“各位师母大人,琅琊师叔,洛川师伯,这个真的不是我不懂事,一时半会还真的解释不清楚,因为现在有更大的事情会威胁到咱们。”
  于是韩江将在孤落城所听到的细致的叙述一遍,此时暮阳的面色变得有些凝重,长叹一口气说道:“看来我料定的没错,邪道也不会善罢甘休的,他们的目的不只是奇珍异宝,而且还要挑拨正道之间不和,异宝对他们的迷惑力实在是太大了,这回剑魔他们也算是抓住了正道的弱点。”
  暮阳拍了一下韩江的肩膀,说道:“小江,这些事情为师会处理的,等到,一个月后全宗上下整装待发,既然回来了,去山下拜见一下前辈吧,那只小白貂可是想你想的很厉害的啊。”
  暮阳这一句话另他想起了小雪,韩江此行回来不单单只是为了报信,因为他有他最想知道的事情,就连陪在他身边近四百年的那柄画戟真实名称都不知道。
  韩江如今已经达到了当初黑袍怪人要求的条件,也是韩江知道一切的时候。韩江恭敬行了一礼,说道:“弟子先行告退。”
  韩江走远几步,纵身一个跃起便化为一缕红色的霞光消失在六绝宫的上空。众人惊讶的看向了韩江消逝的地方,没想到韩江的修为进步的会如此之快。
  盘龙古某处,一缕霞光流转而下,韩江早已经身处在这世外桃源之中,韩江轻车熟路直接朝着一处洞府的最深处走去,韩江开始大喊着:“前辈,前辈,前……”
  韩江跑进了石室,一位身穿黑袍的中年男子正面对面的站在韩江的面前,该男子面相严峻刚毅,身躯伟岸结实臂膀宽阔,虽然男子的面容另韩江有些生疏,可是他身上的气息另韩江是那么的亲切,后面话韩江再也喊不出来,一时间仿佛哑巴了一般。
  韩江有些疑惑的四处看了一看,室内只有黑袍男子一人,身上的着装与黑袍怪人一模一样,只是他的头上少了一顶压得很低的斗笠,韩江低声试问道:“您,您是前辈?”
  中年男子畅快的哈哈大笑道:“韩江,你回来了,我就知道你今天会过来找我问你最想知道的事情。”男子说话的声音正是韩江所熟悉的黑袍怪人的声音。
  韩江一时有些压制不住心中的激动,说道:“你是前辈,你真的是前辈,我终于看见了你的样子。”
  中年男子仿佛早就料到韩江见到自己相貌会如此惊讶,只是很平常的说道:“很意外是吗?和你想象中的我是一个样子吗?今天我会告诉你我所有的一切,一直都很期待吧,好吧,你把你的画戟拿出来吧,我就先从它开始跟你讲起。”
  韩江连连点头,只是手中光芒一闪,画戟便出现在了韩江的手中。韩江盘膝而坐,坐在了黑袍怪人的面前。黑袍怪人摸着这柄长戟,长叹了一口气,平淡的说道:“也许你在修真界听说过一种流言,我想对于六绝玄宗的人也在熟悉不过了。”
  此时黑袍怪人开始默默背诵着一首古怪的诗词,晨曦沧海笑苍生,明镜生烟亦非台,天怒青霜怒贯日,天妒丹霄碎苍穹,龙吟水寒真龙渊,血饮碧霄噬魂幡,背诵至此声音旮然而止。
  韩江当然在小的时候就听说过,当今修真界所有的人都几乎知道,黑袍怪人会背诵也不足为奇,可是韩江想不明白跟这首诗有什么关系。
  此时只见黑袍怪人突然反问韩江,说道:“知道这六句诗词的意思吗?”韩江当然知道,否则也枉称是剑圣的徒弟。韩江很自然的说道:“我当然知道了,这六句诗词分别指的是我师父的金晨曦,婉婷师母的明镜台,琅琊师叔的天怒剑,元月的天妒剑,我羽姨的噬魂幡,还有……”
  “还有……还有什么?说不出来了吧,少了一样吧。”
  韩江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自己的头,六绝玄宗龙渊峰由洛川统领,却不见那第六件兵器何在。韩江想了半天最后不敢相信的瞪大了自己的眼睛,说话不由得变的有些结巴:“前辈,您,不是在开玩笑吧!您的意思是说这柄画戟就是我们六绝玄宗不复存在的第六柄神兵?”
  黑袍怪人只是点了点头,示意韩江说的话没有错,黑袍怪人淡淡的说道:“你说的没错,它的全名叫龙渊画戟,是咱们六绝玄宗六大神器之一。”
  此时韩江的思绪乱的一团糟,既然是六绝玄宗的神兵,那怎么会在黑袍怪人的身上,这种种原因另韩将一直想不透,最后韩江分析黑袍怪人的话有一处不对劲的地方,急忙说道:“等等,前辈,您刚才为什么要说是‘咱们’六绝玄宗,而不是你们。”
  黑袍怪人哈哈一笑,说道:“很奇快是吗?下面也正是我要说的,我的真实名字叫做帝江,说白了我就是六绝玄宗鼻祖其中之一,龙渊画戟本来就是由我掌管。”
  韩江惊讶的仿佛就要掉了下巴一般,没想到六绝玄宗居然还存在鼻祖这种人物的存在,韩江有些紧张的咽了一下自己的口水,韩江知道六绝玄宗的鼻祖以及太祖都是神一般存在,而且并不会轻易的在这一界存在。
  听到了帝江真实的身份韩江顿时觉得双腿发软,说话的声音还有颤抖,也怪不得可以在六年的时间另一只白貂修炼成人形。帝江说明了自己的身份,也同时感觉到韩江的紧张,帝江只是淡淡的说道:“孩子,你也不必紧张,为何当初没有提前告诉你,我想你能明白我的用意。”
  韩江咽下了一口口水,强忍着内心的紧张,甚至忘记了问什么,韩江知道这还只是个开始,也许越向后越吓人,却不敢再继续问下去。帝江此时开始认真的叙述着他的故事:“其实,这柄龙渊画戟真正的主人并不是我,而是另有其人,也许你听我给你讲完一个故事你就全部都明白了。”
  金晨曦;明镜台法杖;天怒剑;天妒剑;龙渊画戟以及噬魂幡,它们曾经一起拥有过一个主人,它的主人也许在仙界中的仙人眼中算不上一个好人,也许在魔界之中他是一个叛徒。
  关于他的神话,知道的人几乎聊聊无几,也许在仙界之中和魔界之中被流传的广泛。他,甚至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仙界中的所有人都叫他焚阳魔君,他的真实身份原本就是魔界的一名魔君,乃是魔界之主的师弟。
  他曾经的一个惊人之举,则令他在六界之中没有了容身之处,数万年前,仙魔两界曾有过一次仙魔大战,那次大战之中不知道陨落多少位仙人与魔君,严重破坏了六界的平衡,在仙魔大战之中,焚阳魔君却站在了最正义的那一方,仙界。
  焚阳魔君虽然身属魔界,但是他却是六界之中最有正义的感一个人,正确的来讲是个魔,一身的浩然正气从不因任何人而动摇,在六界之中他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他爱的人,也没有爱他的人,只有一只太古圣兽陪伴着呢他,也许只有它才是焚阳魔君诉说苦楚的对象。
  世间共有两道六界,自古世间有正就有邪,而超出人界范围的另一界也是这样,有正义的一方,也有邪恶的一方。六界共分人界,妖界,仙界,佛界,冥界,魔界!两道并不是所谓别的,那就是正道与邪道!四万年前魔界与仙界的结界,魔界数十万大军完全包围住了整个仙界。
  “大师兄!不要,你千万不能这样做,你知道你一旦这样做整个六界要起多大的波澜吗?”一个身体泛着红芒,后背还生长着一对血翼的一位男子,敞开了自己的双臂,意图阻拦着他的师兄带领这数十万魔君踏进仙界。
  只见对面为首的一名中年的男子说道:“混蛋!你这是要和我作对吗?你不要忘记了,你是我们魔界的魔君而不是仙界的仙人,仙界到底给了你多少好处,你竟然帮着外人来阻挡我,咱们可是师兄弟啊。”
  “我不是在帮仙界,我这是在帮整个六界,你们现在的行为是在破坏整个六界的平衡,我是绝对不会让你们这么做的,永远不会,即使是死也不会允许!”血翼男子的胸膛不断的起伏着,大声的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