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青春在无声的时光中前行

第27章 第一场雪和比赛

十二月七日B市临来了第一场雪,傍晚放学后,路面已经堆积了不少雪。

林木子下楼梯时脚滑了一下,旁边的严如儿及时扶住了她。

“谢谢。”林木子看严如儿伸手去接雪花,眼里满是欢喜,便开口问道:“是第一次见下雪吗?”

“啊!不是的,我只是太久没有见过而已。”严如儿的司机撑了一把伞从远走进,严如儿和司机离开了。

林木子路过汽车的时候,坐在后座里面的人抬起头,看见了一个身影消失不见。

第二天早上起来时外面已经是白茫茫的一片。

越来越接近比赛日,所有的人都忙碌了起来,气氛一度变的很紧张。

林木子从书包里拿出了一盒包装精美的酒心巧克力,:“我带了巧克力,请大家品尝。”林木子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有点紧张。

“谢谢学妹。”众人拿了一颗巧克力,打开包装纸放入口中,有不少人受不了味道转过了头。

“好奇怪的味道。”

“好酣啊!”

“难吃。”

“不可能难吃,这可是最新款的,市面上还没有卖的。”林木子尝了一颗,:“入口即化,很不错啊。”

众人丢了一句:“我欣赏不来。”就各干各的了。

木金名手握包装纸一副难以下咽的表情。

有那么难吃吗?林木子不解,做题的过程中林木子吃了好几颗,脸已经有点红了,没几分钟林木子就睡着了。

“我今晚有点事,小学妹就交给你们了。”傅杰走后,奥数室里除了林木子就剩木金名和俞娜。

“林木子,林木子,结束了,可以回家了。”俞娜摇醒了林木子,林木子坐起身,睁大眼睛,:“不要拦我,我要做到天亮。”拿起笔,可是林木子根本就看不清卷子,:“谁在摇晃我,我看不清楚卷子了~”

俞娜扶起来林木子,扶着她走了出去,木金名走在前面。

校门口站着黄天昊,黄天昊看见林木子走上前:“我送她回去吧。”

林木子听到了动静睁开眼睛,闹脾气的说:“我不要你送我回去~”林木子往俞娜的怀里钻了下。

“好,那你说要谁送你回去?”黄天昊的语气格外的温柔。

“周~周哥哥~嘿嘿嘿~”林木子模糊不清的说道。

“这可怎么办呢?总不能叫周格过来吧。”

木金名过去扶住林木子的胳膊,面无表情,声音冷漠的说:“请问,我送你回家可以吗?”在他眼里林木子仿佛就是一个麻烦。

“嗯~”林木子眼睛没睁开就答应了。

木金名扶着林木子走了。

一路上林木子走的歪歪扭扭的,木金名站在后面看着,没有去扶她。

天上下起了雪,林木子绊到了一块石头,脸朝地的摔到了路旁边的一堆积雪上。

林木子一动不动的趴在上面。

“喂!起来。”木金名踢了踢林木子的鞋。

过了一会林木子还是没动静,木金名察觉到异常,走过去揪住了林木子的衣领,把她的头拽出来。

木金名看见她的脸后笑了,这是什么神奇的技能,竟然在吃雪。

林木子眼神迷离的盯着木金名,双手突然捧起了他的脸,:“你……笑起来好……好看……嘿嘿~”下一秒林木子就对着木金名的脸颊亲了起来,一顿狂亲。

木金名猛地推开她:“你干什么!”木金名把自己脸上的雪擦干净。

林木子倒在地上,嘀咕道:“你真好看,我要你做我的……的……”

你的什么?木金名俯下身听她说话,林木子缓慢的吐出来两个字:“哥哥,嘿嘿~”

木金名冷静的背起林木子,走向了前方。

“你叫黄天昊对吗?你的表白事迹全校人都知道了。”

“我想我已经没有机会了。”

“?”

“我报考了S市的体校,已经通过了,过完年我就会离开这里。”黄天昊停下了脚步,抬头看向了天空,天上乌云密布,不见一颗星星。

“……不管怎样我都挺羡慕你的,至少你说出来了,而我连跟他表白的勇气都没有。”俞娜低着头,看雪花一片又一片的落在脚边。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你,我一个大老爷们也不知道怎么鼓励你,想说就去说吧!”

“谁要你鼓励我了,我到家了,再见!”俞娜跑走了,黄天昊也走了。

昏昏欲睡的周格头不小心撞在了墙上,抬头间,眼睛看见了窗外的人,匆忙跑下了楼,把林木子接到了自己的怀里,:“她怎么了?”

“酒心巧克力吃多了,应该是醉了。”木金名转头走了。

周格试探性的问:“她有没有对你做些什么?”

“没有。”木金名没有回头就离去了。

日子过得很快,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终于到了比赛的日子。

“准备好了吗?走。”一行人在校门口坐上了开往比赛地点的大巴车。

汽车行驶中俞娜握住了林木子的手,有些紧张的问:“林木子,你紧张吗?”

“有一点。”

“小学妹,紧张什么呢,不用紧张,我们可是在为学校争光,大家加油,努力拿个奖杯回来。”

汽车很快到了目的地,停车场上已经停了很多车,有一辆车下来了一群人,其中一个戴眼镜的男生盯着林木子看了一眼,镜片的反光盖住了他的眼睛,让人看不清他的神情,随后低着头走了。过了一会,来了个负责人领着他们去了准备室。

奥数比赛是在元旦的前一天,比赛是下午两点开始,一直到晚上才结束。

本次参加奥数比赛一共有五个高中,每校派七人参加,每个奥数队都是统一服装。

林木子和众人走上了台,台下零零散散的坐了很多人,其中有跟着一起来的数学老师和教导主任。

主持人拿着演讲稿走上台,:“各位同学们下午好,我先讲一下本次的比赛规则,奥数比赛是各个中学都能参加的,比赛是每两年一届,胜出的队伍可得到奖金和高考加分,比赛方……”

时间回到了前一天。

“比赛方式也就是抢答题,答的最快且正确的队伍胜出,然后轮流淘汰,最终得分最高的队获胜。”傅杰说着说着声音变小了,“上一届我们学校在比赛中因为一位学长的失误没能拿冠军。”奥数教室里的傅杰抬起头自信的说:“这次我们一定要拿冠军。”

俞娜问傅杰,:“为什么年级第一的木金名不参加比赛?”

“奥数比赛虽然有奖金和高考加分但也有规定的,为了公平合理,他们规定只能是未满18岁的人参加,每个人只有一次机会,木金名初中的时候参加过一次,现在自然不能参加。”

“奇怪,他为什么要初中的时候参加,明明高中的时候参加才对自己才有有利益啊!毕竟高考还能加分。”

“哼哼~你以为以木金名的分数还需要加分,他现在的分数上任何大学都行。”

“嗯,也是。”真是瞎替他操心。

“哪个,学长……”林木子举起了手,:“我想问一个要是最后有两个队伍平分了怎么办?”

“问的好。”傅杰转身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了四个字,并用粉笔圈起来,比赛日你们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时间回到的比赛上。

“第一道题,请看后面的屏幕。”

题目一出,所有的人都拿起笔算题。

“解,-1<k<0”

“回答,正确。”

第一道题由北岸高中答对了,接下来是第二道题。

同一时间学校,礼堂。

学生们穿着好看的礼服走进礼堂,偌大华丽的礼堂中央站着一名主持人。早在元旦晚会之前学校就票选出最受欢迎的男女,担任晚会的公主和王子,并跳开场舞。

学校一直流传着一个传说,传说凡是在这一天邀请自己喜欢的人在舞台上跳一支舞,就能在一起,然后在众人的祝福下幸福的度过一生。

严如儿一出现就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今晚的她画了精致的妆容,头上也戴了名贵的珠宝,她的容颜比在场的所有女生都要漂亮几分。

保镖扶着严如儿走上了台阶,礼堂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人,木金名原本是和一个人一起来的,可走到了半路那人觉得无聊就回去了。

连续淘汰了三所中学后主持人说:“现在南溪一中和北岸高中平分,接下来进入死亡模式,你们均可在对方的队伍里选出一人应战,若此人答对,相应的队伍获胜。”

两对都在低头讨论该选哪个人,过了一会讨论结束,北岸高中选着了一名女生也就是林木子,南溪一中也选择了一名女生。

林木子从队伍里走出来,站到了指定的位置,对方的人也站到了指定的地点。

“好了,请看屏幕,求这道函数的值域。”

林木子飞快地拿起笔算,林木子算出来结果,想出声却被对面的女生抢先了一步。

“[-1,1]”

全部的人都屏息凝神,等主持人的话,:“回答,错误。”

什么?林木子慌了,因为她写下的答案和那个女生说的一样,不对吗?明明是冬天,额头却出了一层汗,不要紧张,还有机会,冷静下来林木子,林木子闭上眼睛,想想今天早上,对就是今天早上木金名路过自己身边时,他身上有好闻的薰衣草香味,原来他和我一样喜欢这个味道,还有昨天晚上回去时他好像对我笑了,还有中午吃饭的时候他对我说了一句比赛加油。

林木子的脑袋好像在这一刻平静下来,耳边响起了木金名的声音,:“你看这一题,看起来很难吧?其实只要你转换思想,善于从不同角度去发现问题,沟通数学各学科只内的内在联系,是实现转换的关键,转换的目的是将数学问题由陌生化熟悉。”木金名在草稿纸上解题,:“看,这样这道题就解出来了。”

林木子睁开眼,拿起笔,换了张纸,不一会就解出来了,:“[-1,4/5]”

胜负就在一瞬间,:“答案,正确。”

林木子高兴的跳了起来,:“赢了。”

拿了奖牌和奖金合了影后,林木子和队伍走了出去。

“我们打算去庆祝,小学妹你去吗?”

“不了,我要回学校,你们去吧。”林木子跟他们告别后,拦了一辆出租车回学校,我现在好想见到你。

学校,礼堂内。

主持人拿着卡片站在中央,:“经过一个多月的激烈竞争,我现在公布答案,获得最受欢迎的公主是:严如儿,王子是:木金名,恭喜。”

人群中响起了响亮的掌声,:“接下来有请我们的王子邀请公主跳开场舞。”

木金名站在原地不动,严如儿走上前,把手伸出去,:“不邀请我跳一场舞吗?”见木金名没反应,严如儿走在他的身旁,小声说道:“这么多人看着,你确定不给我面子吗?想想你的……”听到这句话木金名的面部表情终于有了变化,伸手搂住了严如儿的腰,音乐声也响了起来。

“师傅,还要堵多长时间?”

出租车的司机把头伸出去,看了一眼情况,:“看情况大概还需要两个多小时,每年这个时候都要堵车,姑娘,你是有急事儿吗?”

林木子等不了那么久,她想快点见到他,把这份喜悦分享给他。

林木子拿出钱包,随便给了司机几百块,:“我就坐到这里。”说完想都没想就打开车门,跑了出去。

“哎,姑娘,外面下着大雪呢。”

“没事的,谢谢,再见。”

看着林木子消失在远处的背景,司机点了一支烟,欣慰的说:“年轻就是好啊。”

林木子跑了三十分钟终于跑到了学校,学校教学楼的灯都关了,只剩下礼堂的灯没关。

林木子高兴的跑过去,却看见了木金名在礼堂的中央和别的女生跳舞。

一个转身,木金名看见了外面站着的女生。

林木子傻傻的笑的,眼睛弯成了好看的股度,一只手举起了胸前的奖牌,想让他知道。又是一个转身,林木子看不见木金名就走了。

最后一个动作结束,木金名没等严如儿站好就松开了她的手,转身跑了出去。

“嘿!林木子!”

木金名说话的声音不大,但却让林木子听的一清二楚,就好像从心灵深处传来了。

林木子转过身。

木金名张开双臂说:“过来。”

随后林木子高兴的扑进木金名的怀里,把木金名扑倒在地上,木金名紧紧的抱住了林木子。

现在你是不是她已经没那么重要了。

所有的人都被这一幕震惊到了,讨论声响起。木金名拉着林木子走了。

学校,小路旁的椅子上。

“你的手怎么这么凉?我给你暖暖。”木金名握住林木子的双手,放在了自己的嘴边呼气。

林木子脸红红的,:“对了。”林木子抽出了一只手,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卡,:“这是比赛赢的奖金,给你。”

“给我干嘛?”

“要是没有你教我做题,我也不可能赢这场比赛。”

木金名摸了摸林木子的头,:“这是你自己努力的功劳,跟我没有关系的。”

林木子努力的摇了摇头:“我不管反正卡就要给你。”

“好~卡我先保管,你以后缺钱了找我。”

“嗯。”

木金名靠在了林木子的肩上,:“以后我保证不再在冷落你了。”

“嗯。”

天上的乌云散去了,露出了藏在后面的月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