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籍 华体网官网app

第3614章 银行卡很压手

楼月穿着一身蓝色仿古衣裙,立领斜襟的浅蓝上衣,绣着深深浅浅的花卉,层层叠叠透露着素雅的韵味,搭配及地靛蓝色百褶长裙。
   而洛寓泽,则是靛蓝色的中山装。
   看着镜中的他,楼月有些小小的惊讶,他居然穿的是中山装,要知道,除了她家的那些哥哥们,她这两年里还没见过哪个年轻人选择穿中山装呢,他们最爱的还是各种名牌的时髦的西装款式。
   “差不多了。”洛寓泽仔细打量着镜中的两人,微微一笑。
   楼月回以一笑,她挺满意自己现在的造型,镜中的她看起来,就像民国时的淑女名媛,只除了一点,她都穿上七八公分高的高跟鞋了,站在他身边居然还是差截了那么一大截。
   “等会儿。”洛寓泽侧身,细心的理了理她的发,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走吧。”
   “哦。”楼月乖乖跟上,这两次的装扮下来,她才看出来,他居然是个完美主义者,容不得有半点儿暇疵,不过,她更惊讶的是,他居然真的真的懂化妆,一想就觉得不可思议,他可是那个冷面的洛少呀,怎么这一趟回家竟然就颠覆了他在她心目中那个冷少形象呢?
   楼月后知后觉的发现,自打回到觅春庄园后,洛寓泽似乎就变得春风暖人……呃,好像不是回来以后才这样……
   “在想什么?”洛寓泽放缓了脚步,回头瞧了她一眼,有些奇怪。
   “在想……你还有什么不会的。”楼月看了看他,问出疑问,“居然比女人还会化妆。”身为女人的她情何以堪呐~~
   “每一件珠宝都是心血,所以,我不容许有不完美的存在。”洛寓泽却说起了珠宝。
   楼月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挑着眉话:“美女、精致的妆、华丽的服饰,加上你的珠宝才是完美的诠释吗?”
   “也不尽然。”洛寓泽摇头,“比起人为的包装,我更看重自然。”
   “你常给那些展示你珠宝的美女化妆吗?”楼月问道,莫名的,心里有些小小的酸意。
   “我只看,从不动手。”洛寓泽浅笑,侧头睨着她,“你是第一个。”
   “切,原来我成了小白鼠了。”楼月赏了他一记白眼,不过,也不得不佩服他的天赋,光看就会了,真的很厉害,不知不觉间,她竟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你知道的,我的眼睛,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事情。”洛寓泽微微一笑,挺享受她的赞赏。
   “不会吧……”楼月却古怪的看着他,双手还捂住了自己的胸口,一脸警惕,“不许乱看。”
   洛寓泽顿觉满头黑线,她这是什么意思?他有那么无聊吗?
   “嗳,我若想看,还用得上异能吗?”心里涌上一丝不舒服,他伸手便揽住她的腰,贴近了问,语气中带着淡淡的调侃,“再说了,你,还有哪儿是我没看过的?嗯?”
   “色丨狼!”楼月顿时满脸飞颊,她知道他指的是之前给她上药的事,想也不想的伸手捶他,她自己也真是的,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下,连脚指头都躁了。
   洛寓泽轻轻松松的握住她袭来的拳,看着她这副模样,心情莫名的飞扬,一个念头便很突兀的冒了出来:“嗳,等我的Blueelves做出来,你帮我代言吧。”
   “我?”楼月一听,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想也不想的拒绝,“不要,我最怕那种场合了,估计聚光灯一打,我连走路都得同手同脚,不去不去,你还是想别人吧。”
   “有我在,你怕什么?”洛寓泽试图说服她。
   “那也不行,没经验。”楼月的眼前似乎浮现被无数闪光灯聚焦的一幕,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你找别人呗,相信会有很多人愿意帮你洛大少爷的。”
   “Blueelves对我而言,很特别。”洛寓泽有些失望,却没有放弃尝试,他越看她越觉得自己的想法不错,Blueelves要能由她来佩戴,必定是最最合适的,“你不用怕,大不了,到时候拍摄我亲自给你拍。”
   “你还会摄影?”楼月再一次惊讶,真的是……人比人气死人呀,她就什么也不会……
   “我有星眸。”洛寓泽淡淡的说道,“就这样决定了,到时候联系你。”
   “喂,我还没答应呢。”楼月抗议。
   “你会答应的。”洛寓泽霸道的一锤定音。
   其实,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坚持非让她帮他,是因为觉得她合适吗?还是给自己制造一个再次见她的机会?
   洛寓泽微皱了眉,心里浮现小小的疑惑。
   “我说洛少,你们俩腻歪够了没?”前面不远处传来洛寓新调侃的声音,打断了两人间的暗流涌动,“我这都等了老半天,你俩好歹也瞄我一眼呀。”
   楼月和洛寓泽齐齐转头,看到洛寓新和洛寓槐两个站在那儿,笑得暧丨昧的看着他们两人。
   楼月这时才意识到她还被洛寓泽揽着腰,几乎整个人都贴在他身上,再一次的,脸上一烫,想也不想就要推开他。
   洛寓泽贴在她腰后的手却警告似的紧了紧,才松开了些,揽着她缓步上前,边淡淡的说道:“你羡慕么?你也可以带回来。”
   “别,我才不像你这么笨,为了一棵树放弃整片森林。”洛寓新浮夸的说道,看着楼月笑道,“美女嫂子,今天真漂亮。”
   “谢谢。”楼月忽略了前面那句“美女嫂子”,客气的道谢,没办法,谁让她现在扮演的就是洛寓泽带回家的女朋友呢。
   “一会儿小心些焦家兄妹。”边上的洛寓槐忽然小声的对楼月说道。
   “?”楼月没明白,看向他。
   “中午,槐哥一不小心,听到一些不该听到的,所以嘛,你要当心喽。”洛寓新在一边解释道,“确切的说,你们两个都要小心了。”
   洛寓泽目光微闪,点了点头。
   洛寓槐和洛寓新也没再说什么,转身走在前面。
   焦家兄妹要对付他们?楼月皱了皱眉,心里暗叹:这洛家的水这么深,她却只是拿进觅春园参观一次为条件,这买卖做的……也太亏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