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55章 与妻书(98)

景琛早就一身疲倦,不少伤口轻轻一动便不断涌出血来,他用尽全身气力使出自然之力,天空裂缝处开始旋转,然后产生一股奇怪的吸力。

弋芷轰然大笑,嘴角浮现一抹嗜血妖媚的笑:“尊魔,想接收我的天地,你还是见鬼去吧。”

尊魔这才意识到危险却已经晚了,所有的法术都使用不出来,整个身体自然被天空裂缝吸引进去。

天空出现一派壮观的景象,从人间而来的妖魔漫天飞满,都朝着一个方向涌进去,此起彼伏的恐怖叫声不绝于耳,场面惨绝人寰。

当一切归于宁静,弋芷于高空中露出欣慰明艳的笑容:“景琛,请永远记着我的笑。”

慕青知道弋芷要干什么,可是身子挪不动半点,疯了一般叫道:“芷,不要,不要。快拦着她,快拦着她。”

弋芷在高空中对慕青遥遥伸出一只手,温柔道:“青青,你要幸福啊。”她看着慕青,又看向叶皇,“叶皇,我挚爱的天地就交给你了。”

叶皇和景琛反应过来却已经来不及了,弋芷变成一团炸眼的白光飞向妖魔道,封印天空的裂缝。

“我挡在你们的前面是因为你和景琛拥有自然之力和乾坤之力,你们必须留着命使出来,可是慕青挡在你面前是为了什么,我想你现在应该知道了。”琉璃球又恢复到最终的大小,弋芷将琉璃球握在手心,亲自交给慕青,“青青,这是你对他的情意,自己交到他的手中吧。”

慕青接过琉璃球,却抱住弋芷,眼中波光潋滟:“明明我是姐姐,怎么能由你一直冲锋在前。”

“青青,我本就是已死之人,何怕再死一次。”弋芷擦了擦慕青的两行清泪,看向一旁呆愣着的叶皇,“叶皇,这里不需要你和青青了,我不要她看着我离开,带她回去吧。”

弋芷紧紧地抱了抱慕青,淡淡说道:“青青,不要因为我的离开伤心。我祝福你,我所没有得到的幸福都希望你拥有。”

叶皇走向弋芷,也抱了抱她,笑着道:“弋芷,谢谢你,你送的两个礼物,我都很喜欢。我知道你将你最重要的东西全都交给我了,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

说罢,叶皇将一旁泣不成声的慕青横抱而起,慕青拍打着他的胸膛:“我不要离开,你把我放下来。”

叶皇别有深意地笑着:“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慕青愣了愣:“什么?”

叶皇正经道:“让你成为我名副其实的天后,我相信弋芷一定能够在某个地方看到我们的孩子出世,她会欣慰的。”

我实在看不下去他们的谈情说爱,越看便越觉得自己真是很惨,怎么会捞到这样悲惨的差事。

我催促道:“赶紧远离我们的视线,实在是看不下去。”

叶皇几乎是瞬间消失在我们的眼前。我心想,这也太猴急了些,不过也对,他们该是成亲很久很久了,他们没有夫妻之实着实是让人惊讶,也让人佩服叶皇的定力。

“别想些没用的,红星出现了。”弋芷敲了敲我的脑袋,指了指天空中央处那颗闪烁的红星。

我也不顾弋芷的排斥,抱了抱她,感叹道:“我没想到最后见到的人竟然是你,更没有想到竟然会跟情敌同年同月同日死的。”

我矫情完之后,弋芷不打一声招呼便钻进我的身体里,她没有剥夺我思考的权力却也在行驶她思考的权力。

此时此刻,我和她合二为一,她就是我,我就是她。

我像一只向往高空的雄鹰,不断地向上飞去,在妖魔道的下方停了下来,掏出怀里折叠好的七彩锦缎,一层层细细打开。最后向上一抛,锦缎便像胶着在天空上,死死地挡住了妖魔道。

我像是人格分裂一般,同一个身体,两个不同的灵魂开始对话。

弋芷提醒道:“我将带着肉身以我全部的灵力最后封印妖魔道。”

到了现在,我早就没有害怕,回答:“我会死,这我早就知道了。”

弋芷说:“对不起。”

弋芷对我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让我受宠若惊,有些不适应:“你没有对不起我,我是为了景琛不是为了你,少自作多情了。”

“那我们去吧。”

说罢,我闭上眼睛,感觉身体被一阵寒冷包裹,那种冷侵入骨血,撕裂所有清醒的意识,抹去所有美好的回忆,我的眼前只剩下一片死寂的黑,脑海里也只存留蚀骨的疼痛。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倾世狂妃:废材三小姐倾世狂妃:废材三小姐青丝飞舞醉倾城|古代言情她是叱咤黑道的暗夜女王,一经穿越,新婚之日,自己男人抱着她的妹妹在她面前上演大战?可笑,男人,算什么!倾城一笑,素手一撇,你,不过是浮尘一颗!当丑女褪去伪装,一支艳舞倾天下!异世大陆,烽烟四起,刀光剑影,血色挥洒,且看她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成就一段惊世传奇!情节虚构,切勿模仿
  • 鬼医杀手妃鬼医杀手妃公子如画|古代言情她是最杰出的“终极武器”,最危险的绝代杀手,一朝穿越,竟成了身负封印的废物小姐!?为了解开自身的封印,她扬鞭奋起,一鸣惊人!霎时间,锋芒展露,狂妄无比,大放异彩!【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强悍女尊之铁血双娇强悍女尊之铁血双娇九尾狐和笨熊|古代言情女尊世界里,什么是情?什么是义?什么是良心?什么是心痛到无法呼吸?年仅十岁的双胞胎姐妹,姐姐温润如玉,妹妹冷酷如冰,却要背负起整个国家的命运重担。双亲亡故,敌国蠢蠢欲动,江山想要紧紧攥在手里谈何容易?任何艰难险阻和阴谋诡计都撼动不了姐妹情,且看两姐妹的传奇人生,和背后的男人们。
  • 又是一年芳草绿又是一年芳草绿爱烨儿|古代言情痛苦时时噬咬着她的心肺,在爱情与姐妹之情中不停的摇摆,也许她本就是一个多余之人,没有她也许一切都将不同,她将自己放逐塞外,一生长伴青灯,为他守护铁桶江山皇后是他青梅竹马的恋人,也没有多爱,只是习惯了,而她是皇后的侍女,他从未注注意过她,只是在一次落水之后情况却是截然不同,每每在她的眼中他总是能发现一种绝望,这种绝望深入骨髓,再到皇后那里却不是为了他的皇后而是为了她,然而谁知她却故意犯错,要长伴青灯为他祈祷天下太平,直到她的离开他才真正的明白,原来她一早就进入了自己的心中。--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云深之处:不知情仇缘云深之处:不知情仇缘含毅钰|古代言情蓝夜,为了讨个安静在云山·云天国边境隐居。隐居时无意救了微服出巡被追杀身负重伤的胡格,与他相知。————————————云州城内的赌场——某珂:“怎么?姑娘你不是很屌吗?不敢来上一局?嗯?”某夜:“谁怕谁啊!输了你别哭!”某珂:“放心我不哭!哭的定是你!”-------------------皇城蓝轩阁内——“怎么看你脸色苍白啊?没事吧?”“没事,目前还死不了。别担心”“好吧!”“帮我个忙呗!”“什么忙?说来听听。”“我怀孕了,我们成亲吧!”--------晕----------爱恨情仇缘,一切好似一场梦!格帝的宠爱,珂王的柔情,让她为难!
  • 魅惑天下:邪教主太冷淡魅惑天下:邪教主太冷淡寒末|古代言情她是邪教教主,冷清冷魅,冰山血莲,妖冶而孤绝,傲然世间,她总是一袭黑袍,衣袂飘飘,一路披荆斩刺,独断独行。她隐匿于世,无心无情,独善其身,冷眼世间。(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皇上卖萌无效:给我接客去皇上卖萌无效:给我接客去音符卡农|古代言情当失忆太子遇见腹黑穿越女,当无害小正太遇到青楼守财奴。会发生什么搞笑而有趣的事情呢?吴迪怎么也想不到她吃个小米粥都能捡个小正太,正好让他为青楼做点贡献,嘿嘿,管你什么太子不太子?茶馆里:“喂!喂!听说没有,凤栖楼出了一个招聘帖子”一个长得贼眉鼠眼的年轻人,坐在一个茶馆里传播着八卦。“怎么了?又出什么事了?”一个胖子搭上了话。“哎呦!你还不知道啊!凤栖楼正在招聘美男!说什么,卖身不卖艺!”上茶的小二说后,鄙视的看了胖子一眼又说:“你可不知道,那要求可高了!说什么身高不到八尺,不要!体重不到100斤不要,高过120斤也不要!还要处男,年龄不许超过29!还要长得只应天上有,地上几回见!”
  • 揣着空间好修闲揣着空间好修闲姬秋|古代言情文星穿了,虽说被亲妈厌弃,还把家里房屋地契田产等一切都卖了,这让老的老小的小咋活?好在还有一处旧房子起身,奶奶撑着个把力气养气了家,等着,咱还有无敌种田孔家,等咱长大些,就把空间里面丰富的物资拿出来,也让奶奶享享福,跟着咱一起宅着养老!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风华绝世:传奇风华绝世:传奇墨大|古代言情晨起的丝丝阳光把男子笼罩,像是给他的外表渡上了一层淡淡的金,渐起的雾把男的身影化成一道模糊的墨黑色,既显得魅惑无双又带着一抹绝尘隔世的孤寂。男子身着一件绣着墨绿色花纹的极其简单黑色长袍,衣尾像绽放的花朵儿般铺在地上,如泼墨般的长发被松松散散地绾在身后,一根雕着古老文字的红木簪子斜斜地插在发上。男子的手细致修长,骨节分明在琴弦上轻拢慢捻抹复挑,琴音随之而发。再往上·男子容貌精致当真如背影般绝世,面如三月桃花,眉若远山之黛,削薄轻抿的唇映着淡粉色。虽容颜如此却丝毫不显女色,细长清冽的桃花眼轻垂着,看不见其中神色简介无能只能给大家一点文章中美人的介绍大家入坑看正文吧墨大谢谢各位入坑者啦
  • 空间之丑颜农女空间之丑颜农女乱莲|古代言情都市女白领莫青璃因意外穿越成7岁农家丑萝莉,家有破屋三间,薄田两亩,一天两顿糙米稀饭,食不果腹。好在有神奇空间在手,闲来种种田,养养花,小日子依然悠闲自得,爹是秀才,不重男轻女,娘亲温柔知礼,大哥腹黑,三哥跳脱,二姐嘛,泼辣麻利,小弟听话懂事,吉祥七宝奏起,我们就是幸福的一家,某面瘫黑衣男:还有我呢?你靠边站!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