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34章

府里近日气氛沉痛,莫凉生觉得烦闷便跟皇上告了假,带着莫银白出了京城打算去前线。名曰是去前线看看战场是何模样,实则是去某人。

莫凉生不愿呆在府邸,不是他薄情寡义,他与许氏并交集不多,没有什么较深感情,对她的离世除了惋惜,并没有太多悲痛。

莫凉生坐在马车里,看着一群扛着锄头拿着砍刀匆忙跑来的一群人。

看到这样一群不像土匪的土匪,莫银白咂咂嘴,踢了踢身旁被捆成粽子的男人,笑着嘲讽道:“唉!我说,你这老大当的也太不负责了吧!”

撇开传说中的喜欢吃生肉不说。这一群模样憨实的汉子们怎么看也不符合青面獠牙,模样可怕的一窝土匪。就这模样能把大家吓得魂不附体,每日提心吊胆地过日子,可见这个“大家”到底是有多胆小。

传说,果然不可信!

一群汉子们冲下山,看见他们都老大被人用绳子捆在树上,跟着老大的几个兄弟则抱头蹲在地上。

“老大,我们来救你了!”

“快放开我们老大!”

汉子们虽然语气激愤,但仍不敢靠近,他们老大的功夫是他们中最好的,如今被人绑着,可见对方是个高手。

叫老大的人白了白眼:“吼什么吼!死不了。”

为首的一名汉子看见马车里坐着一华服公子。不仅模样好看,气质也是出尘的紧。一脸温和,看样子像是个好话的人。于是,上前一步,抱拳道:“这位公子,不知怎样您愿意放人。”

若不是山上住着许多寡弱妇孺一,他定不让大哥干这档事。虽说他们也算是劫富济贫,但终究不是光彩的事,是而且违反朝廷律法,说不定哪天就被官府给缴了。

再说,这一年又一年的,本地的土豪被他们劫怕了,自绝绕开这条路。而敢走这条路的人,不是普通的老百姓就是过路的江湖中人。一些老百姓知道他们不是什么坏人,平日里也放心走。而那些江湖中人,他们打劫成功率太低了,有几次还伤了好几个兄弟。

许多人不知道,他们这群被人传言为恶不做的土匪平日只越货不杀人,也没有吃人,而是想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莫凉生弯腰钻出马车…………

……………

百里之外

连恒端着午饭看着账内空空如也,转身往外走,朝守卫的士兵问道:“将军还没回来?”

“没有。”

“没说去哪?”

士兵摇摇头

“有人知道将军的去处吗?”

“不清楚。”

“啧,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一问三不知。”连恒不满的瞪了一眼。

士兵感到无辜,将军要去哪,怎么会跟他一个守卫报备。

一处坡顶上,赫连卿骑着马,面对着京城的方向。没收到莫凉生的回音赫连卿心里多少有些许焦急。怕莫凉生当真会气恼他的不告而别。先前的信誓坦坦随着一日一日的消逝,被不安和迟疑取代,像是一团乌云压在心头。不重,但是沉甸甸的,压得人有些焦躁。

“大哥,我们当真要去从军啊?”

“不然呢!”与其当个土匪头子,他更想当个顶天立地的军人。之前他没办法丢下一群老弱妇孺不管,现在莫公子拿出一大笔钱安顿好他们,他自然投桃报李,报答他的恩情。

男人抬头看着前面的马车,要说,这莫公子当真是个好人。帮了他们安顿家人,也不要求他们报恩,相反还给他们指了一条明路。

另一人道:“你担心什么,大哥那么聪明,听大哥的咱还能吃亏不成?”

“这倒也是……”点点头复议

“去了军营,当了兵,我们可就不是什么土匪了。”

“对啊!”

“若有一日我们立了功说不定就成英雄了。”

“有道理!”

一群人吵吵嚷嚷的跟在马车后面。

上一章第133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皇女列游传皇女列游传毓凝|古言干一杯世俗江湖,搅一回王室玲珑。 唱一曲云高海阔,描一副旷世风骨。 群雄包围,我拭血论茶。 千军万马,我婉上红妆。
  • 傲娇宠妃胭脂泪傲娇宠妃胭脂泪叶安梨|古言唐小双一夜醒来,睡在一堆尸体中间。他:“那些人,是你杀的。”唐小双惊恐脸:他他……他们是怎么死的?是被我掐死的还是毒死的?我的兵器是剑是刀还是软鞭?他拂了拂衣襟:人是你杀的,我怎么知道?闲话莫多,搬尸体吧。
  • 镜花水月纥我心镜花水月纥我心水野千寻|古言聊城孤儿赵小六误打误撞上了符纥公子,因为做菜心思新颖得了赏识一路跟着公子游历并赏名明镜,一路过关侦办案子并寻找线索嘻嘻哈哈打打闹闹,可谁知小六原来是个女儿家。符公子渐渐开始动了不该有的心思。简单的说就是一个傲娇的少爷和一个腹黑的假小子的故事了,就是这样。
  • 尘缘书尘缘书舟予棠|古言一曲笙箫,从此簟纹灯影。看瀚海无边,雪峰凌立,青湖荡漾,瀑流悬涛……好景胜却人间无数,不比汝春花一般的笑颜……我到那忘川旁,捧起一叶汪泉,曾以为,永远不会有这么一天,可是,永远有多远呢?
  • 御前御前未释|古言她是他换取天下的筹码,为了至高的权利,她被强迫辗转于各个男人身旁。 他杀了她的丈夫,不许她和女儿见面,他把她牢牢栓在自己身旁,不许她片刻游离。 她不配爱,她深知自己早已是罪无可恕 他也不许她爱,明知她怨,她苦。却还是不肯放,也不想放。 一次又一次痛彻心扉,他都是伤她最深的那个人。 她也是他悔不当初的错,错在开始,错在结束 以她换来的江山,却再也换不回她的真心相付
  • 权倾天下:盛世小萌妃权倾天下:盛世小萌妃南宮櫻櫻|古言“太子殿下,如何处置吴姑娘?”“打入冷宫,赶紧给我拖下去!”他目光愣愣如利剑一般,这一刻,似乎要把她吃下去才甘心。“不用拖,我自己会走!不谢!”她佛袖而去,走的风轻云淡,全天下,我第一次见到去坐牢,还那么豁达的。吴浅浅,你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女人,让你跟我服个软,低头认个错,有那么难吗?他望着她离开,神情错愕,百感交集。
  • 玉阶怨:清宫良妃传玉阶怨:清宫良妃传尔羽|古言她,不是飞燕玉环,却征服了千古一帝,千古奇书《红楼梦》因她而有;那场腥风血雨中,雍正为了掩盖自己篡位的丑行,对她肆意毒骂,撒出弥天大谎欺骗世人;她,曾以为爱是如此简单,却不知为爱要被他活生生撕成碎片碾成齑粉也还远远不够;她原以为可以放手离去,谁知道仙楼之缘,却已经无力回头……欲望宫廷中,她该如何面对丑陋人心,是以恶制恶;还是追随真爱,地老天荒不悔……。
  • 池澈凌浩,只为相爱池澈凌浩,只为相爱梦蝶安乐|古言我站起来说:“老师我申请换位置”老师说“好,我同意”林池澈说“我没发话,谁敢”我说:“凭什么,你算什么,你又不是老师。”他说:“就凭这个”他站起来抱住我,强吻了我。
  • 夫君来袭,娘子别跑夫君来袭,娘子别跑月怜卿|古言如果时间可以倒流,田沐瑶打死都不会为省那几毛钱跑去方圆百里外的郊外买东西。她今天出门一定忘看黄历了,买个东西都能穿越,人家是魂穿,她是人穿,还好死不死的砸到别人家洗澡的地方。喂,我只不过是来个打个酱油而已,请不要欺骗我那幼小的小心灵。
  • 邪王绝宠:腹黑王爷冷王妃邪王绝宠:腹黑王爷冷王妃慕文璃|古言她是末世华夏大陆的暗夜组织的第一杀手墨琉璃,也是医学界的传奇一一星夜!却因渣男背叛,失足坠崖。她是镇北候唯一的嫡孙女一一莫琉璃!虽集万千宠爱为一身但却父母双逝,天生废柴!由于哥哥和爷爷远赴边疆,被狠心庶姐毒打致死!当她变成了她,当昔日的废柴变成华夏第一杀手。看莫琉璃如何翻云覆雨,笑傲天下!吾本是天之骄子!岂容尔等放肆!只是。。。。。。。谁能告诉她这个她随手救的男人为何总缠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