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籍 雷竞技ray

第2760章 犀利的剑

“真得”风不凡眼含着泪抬起头来。
  “只要你听话不许再打我”媚心看着那可怜兮兮的眼神,心里还是蛮惭愧的,毕竟自己玩得有些过分,偷偷的把人家给上了,光顾自己爽,没体会人家的感受,看那样子,显然是小心灵受伤了。
  不过,现在还不是讨好安慰他的时候,否则惯起来就不听自己的话了,反正这里就自己一个女人,他不找自己爽也没地方爽,如果敢对自己发脾气,就罚他好几天不能爽,谁怕谁呀!
  媚心底气十足,硬起心肠勾起风不凡的下巴,大声道:“以后再敢打姐姐,姐姐就罚你半个月不准沾边,听到没”
  风不凡一怔,顿时软下来,哀求道:“姐姐,我错了,以后我再不敢了,要不姐姐打回来,我绝不躲姐姐,你别生气了,以后我一切都听你的,你说什么是什么,你让我往东,我不往西,你让我赶鸭,我绝不撵鸡,你说的话就是圣旨”
  媚心哼了一声,小嘴一挑,心里说不出的舒服,看来男人也是欺软怕硬呀,不能太给他脸了。
  “好了好了,不哭,乖”媚心帮风不凡抹了抹泪搂进怀里,用手抚着他的头,“以后好好听话就是了。”
  “是,我一定听姐姐话”
  “以后,不许有别的女人”
  “是,我就喜欢姐姐一个女人”
  “以后见了别的女人,不许多看”
  “是,我只看姐姐一个人”
  呼呼数年过去,媚心躺在摇椅上,轻轻摇晃着身子,小嘴轻轻一张,一颗剥了皮的水灵灵荔枝便塞入了小口中。小嘴非常的灵巧,只几下便将果肉剥了下来,接着,噗一下吐出果核,而守在一边的风不凡则很及时的将核接住,显然这活已经干得熟能生巧了。
  “你也吃呀,别光喂我”媚心温柔道。
  “心心,你劳苦功高,我侍候你是应该的。”风不凡忙又去帮她轻轻捶着腿,却是一脸幸福的看着了四五个玩耍的孩子。
  媚心越加的得意,翘着小下巴,同时抚摸着圆鼓鼓的小肚子,六年时间,生了三男两女,肚子还怀一个,这劳苦功高四个字受之无愧。
  “不凡,来听听,你猜猜这一胎是男是女”
  “是男是女我都喜欢,只要是姐姐生的”
  “我的小凡凡越来越乖喽,今晚还让你爽,哈哈哈”
  “媚心姐,媚心”
  “小凡,小凡孩子”媚心猛得睁开眼睛,整个人一下怔住了,茫然的看着面前的风不凡,小嘴角还带着余笑。
  “总算是醒了,你傻笑什么呢?”风不凡抖了抖湿漉漉的头发,挨着媚心坐下,心里终于松了口气。
  “我,我傻笑”媚心嘴角的笑容渐渐消失了,慌乱的向周围扫了一眼,还是在河边上,自己的衣服还是湿漉漉的。
  媚心眼睛中的神彩时明时暗,却掩不住失望之色。
  “小凡,我,我刚才傻笑了吗刚才发生了什么,我没有”媚心看着风不凡,有些不愿接受这个现实。
  “啪”风不凡一甩手里的青蛟鞭,将一只正在水里挣扎的狼卷上来,那条狼惊惧的盯着风不凡,慢慢的爬起来,拖着受伤的身子哆哆嗦嗦向后退着,一直退到林中才回过身去,跑了几步,却又连连回首。
  “啪”风不凡又将一大花蛇也卷上来,丢在了草地一边。
  “刚才我做了一个梦,梦见”风不凡仰望着空中,带着一脸回味的幸福。
  “你梦到什么了,有没有我?”媚心忙紧张的问道。
  “对了心心姐,你梦到什么了,还生了好多的孩子,是和谁生的?”风不凡回过头来,满脸认真的问道。
  “我”媚心脸蛋一下红了,见风不凡目光中闪动戏弄之色,似是想到了什么,一咬小嘴唇,扬起小拳头就给了风不凡几拳,“要你管”
  说完转身向着树林跑去,桃花盛开,蝴蝶漫舞,绿油油的草地,野花成簇
  “孩子他妈,别跑呀,哈哈哈…”风不凡见她狼狈的样子,忍不住放声大笑。
  “风不凡你混蛋,我才不给你生孩子呢,还想着六年生六个,门都没有,啊”媚心骂完了就后悔了,一脚踢在树上,落下了满地桃花。那一刻媚心又是一呆,已经不知哪个是现实了。
  风不凡再卷上一只小狐狸来,一身雪白的毛,带着点点淡金,上了岸并没像其它动物一样跑掉,而是趴在那里,媚目盈盈,朝着风不凡露出一个人性化的微容。
  “去,小骚狐狸,等你化成人形再来我吧!”风不凡扬了扬手里的青蛟筋,做出一副轰吓的样子。
  小狐狸半点不怕,懒洋洋的伸了下细腰,又抖了抖毛,很的来回走动了几步,目光却总在风不凡脸上流连。
  “你奶奶的,炼气两层都不到,给老子发什么骚,我一石砸死你。”风不凡在身边摸了摸,吓得小狐狸一缩脖。
  最后,风不凡却笑着丢给它一块灵石,“拿着玩去吧,再不走,我可不客气了。”
  小狐狸又妩媚的笑起来,似是得意自己很有魅力的样子。忽然,小狐狸耳朵一动,叼起那块灵石就跑进了树林里。
  风不凡眉头也皱了起来,河里漂下来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受了很重的伤,正努力的向岸上挣扎,同时眼中很警惕的注意着风不凡,而那女的趴在一段朽木上,已是奄奄一息,努力的抬了抬头,带着乞求之色向风不凡张了张小嘴,一沉一浮间,水便灌入了小口中。
  “啪”一鞭子甩过去,将她拖了上来,接着,又将鞭子甩给那少年,少年看了看风不凡,拉着鞭子也上了岸。
  俩人一个趴着,一个躺着,少年身上破破烂烂的,后肩剜掉了小手掌大的一块肉,看着触目惊心。
  “兄弟,没事吧?”风不凡关心的问了一句,接着,取出一枚玉瓶丢了过去。
  少年把玉瓶抓在手里,向不凡感激的点了下头,接着,倒出两颗丹药塞进嘴里。他这一动,痛得整张脸部的肌肉都抽动起来,他身上不止一处伤,趴在那里没一会,衣服就被混着河水的血水浸过来。
  风不凡看着不忍,起身向他走过去。少年顿时又紧张起来,带着深深的警惕。
  “我,我可能活不成了,身上带了些东西,虽然没什么好东西,就留给你吧”少年努力的说道。
  “放心,只要你不打我的主意,我也不会落井下石。”风不凡取出一件干衣服扯成条,帮着一处处的包着,最后,发现他的腿也断了。
  这时,又有人漂了下来,风不凡皱了皱,但还是一一救了岸,连一具尸体也拖了上来。
  “兄弟,别,别光顾救人反被其害。”少年小声道。
  “我不也救了你嘛。”风不凡冷冷道。
  少年露出一丝尴尬,“我叫程宝凡兄弟,我看你挺面熟的”
  “好了,你先休息吧,我去帮你找根木棍固定下腿。”风不凡也没多理他,起身向着树林走去。
  “不凡,你倒是好心。”媚心没好气的白了风不凡一眼。
  风不凡却是笑嘻嘻的打量着她,一身雪白拖地长裙,头上带着个花环,长发垂肩,赤着一双白生生的小脚丫。
  “看什么,讨厌”媚心脸一红,害羞的低下头。
  “媚心姐,你真漂亮。”风不凡嘿嘿一笑,掰了根树枝又向回走去。
  “讨厌,用你夸,人家本来就漂亮。”媚心咬着小嘴唇,偷偷看着风不凡的背影,跺了跺小脚,也随着走了出去。
  当风不凡回来时,心里一阵恼怒,见第一个救上的女孩子正在翻一具尸体身上的东西,她也同时发现了风不凡不善的目光,动作一滞,接着,缓缓的站起来,托着两个法囊,怯怯道:“我,我的东西,都,都没了,这个给你。”
  “砰砰”随着河里炸开两朵水花,先后跳上来一男一女,男的稍有些疲惫,女子却是蛮精神的,甩了甩长发,将散乱的头发全拂到后面,抬头向着风不同扫了一眼,转而,又看向了随着走过来的媚心,俏致的脸蛋像花一样笑起来。
  风不凡心里却是一突突,这俩人实力都不俗,至少和媚心相仿,尤其那女子,看上去二十多岁,一举一动都透着一股子媚到骨头的味。
  “见了师姐也不知过来见礼嘛?”女子眉稍一挑,似笑非笑着盯着媚心。
  “媚心见过映波师姐。”媚心遥遥向她一礼,神色很是冷漠。
  “哼,没一点诚心,还是算了吧,宗孝,将那几个废物捞上来,当做送给我小师妹的见面礼,难得叫一回师姐,怎也要表示一下。”女子转而却向和他一起上岸的少年说道。
  少年不敢多说,忙把漂下来的几个年轻男子捞上来丢到岸上。
  “小师妹,这次打猎不知做了几个处,有没有超过师姐我”女子上下打量着媚心,媚目闪过几分不屑,撇撇小嘴,“这一身倒是穿得挺清纯,也不知给谁看呢?”
  她说着话的同时,盈盈的目光又转移到了风不凡身上,小嘴角也噙起了笑,边用小手缓缓捋着湿漉漉头发的水边打量着风不凡,就像是看着到嘴的猎物,粉嫩的小舌头一舔小嘴唇,说不出的勾心动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