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小说绿林七宗罪

第82章 雾锁春晖(14)

许云鸿未料沈抱尘竟能挡住自己一击,微感诧异,旋即大笑道:“好!不愧为我最看中的弟子,竟然已突破第九重天。今日你我师徒便战个痛快!”说毕飞身扑上,左手与方才沈抱尘的姿势一样,三指如剑,刺向沈抱尘的眉心。沈抱尘疾退,二人一进一退如兔起鹘落,转眼拆了数十招。

鲜血飞溅。无论比较内力还是招式的精纯,沈抱尘比之师父终是不如,不一刻身上已被刺了十数下。但他们师徒对彼此的路数太过熟悉,沈抱尘每次都能在千钧一发之际闪开要害。虽然处于下风,却能守得大势不失,许云鸿一时也只能稳扎稳打,二人缠斗在一处。

屋内林枫的离火功法也到了关键时刻,她强行以自身元气度入女儿体内,试图压制导引若儿体内本身的元气,此刻只觉元气已耗费过半,而若儿体内横冲直撞的内气也已逐渐平复,但这终究只是压制了那些真气而已,若想导引它们归附雪山沧海,竟有一些力不从心了。她元气大泄,已是必死之身,当即咬紧牙关,只求莫要功亏一篑!

秋声振一直巴巴看着门外局势。然而许云鸿与沈抱尘实乃当今天下数一数二的高手,他们的决战,秋声振如何能看得清楚,但鲜血飞溅染红了春雨,他却是能够看见的,耳听那陌生的老头狂笑,便自知是师父吃了亏。

左右看看,秋声振咬了咬牙,突地拔出长剑,喊道:“师父,我来帮你。”直直扑了出去。

事出突然,朱煌大惊之下意图阻止,但他内功已废,如何赶得及。就见秋声振人剑合一,已刺向战团!

只听一声巨响,秋声振的长剑寸寸折断,倒飞而回。朱煌大惊,急忙跑上,却见秋声振一个跟头踉跄站定,昏头昏脑道:“怎么回事?”

朱煌眼见秋声振无恙,不及惊喜,却只觉浑身一凉。房顶冲天而起,四壁轰然倒塌,自己的师父沈抱尘正和许云鸿左手黏在一处,共同撞入屋来。二人去势不止,将将撞向那正在强运内力的林枫。

突然之间,那不到一岁的曲若儿摇摇晃晃便要挣脱母亲的双手,双腿努力蹬地,竟是要站起身来,同时扬起双手,拦在林枫身前--就像无数次,在危险面前,林枫这样扬起双手,挡在女儿面前。

似乎知道眼前的可怕,知道母亲生命的危险,面对着世间最可怕的高手,这稚龄的孩子凭着母女的天性,张开双手,将危险挡在妈妈之外。

即使她是如此的柔弱不堪,但被妈妈保护得久了,还是想要保护妈妈的。

孩子,若你能爱她胜过自己,你必将得到回报。

不及为这孩子的举动惊叹,沈抱尘和许云鸿旋身轻轻巧巧便越过了高扬的婴儿手臂,沈抱尘一掌重重击在林枫的背上!

与看到这一幕迷茫不已的秋声振和被一掌击中讶异莫名的林枫相比,更为震骇的,当是身在其中的白莲教主许云鸿。

从开战到方才,他还稳占上风,内力排山倒海般压制着弃徒,但就在方才那一刻,他突然惊恐地发觉,自己竟然在一瞬间丧失了对内力的掌控。

那是不可能的事!精纯修炼了数十年的内力于他而言是超越时间的存在,是他的骄傲,他的本源,他怎能相信,自己的内力,甚至身体,竟然在一瞬间内倒戈。他居然不由自主地被沈抱尘带着撞入房中。

沈抱尘一掌击中林枫的后背,许云鸿只觉内力如江河奔流入海一般汹涌而去,不过眨眼功夫,几十年精修的内气竟是涓滴不剩,被吸入了沈抱尘的身体。

那强横的内力绝非沈抱尘的身体所能承受的,砰然声动,沈抱尘全身上下不知有多少细小的血管被这外力震爆,一身白衣在一瞬间整个浸润成红色。

许云鸿的内力被沈抱尘的经脉锁住,再被沈抱尘的内气包裹,经过沈抱尘的身体,消磨了其中的暴戾和杀意,又连同沈抱尘自己的内力一起,齐齐涌入林枫的体内。

林枫正值油尽灯枯之刻,突然只觉一股沛然莫御的强大力量自背后的肺俞穴涌入,那是她从未想象过的强大力量,会集了许云鸿和沈抱尘两大高手的一身内力,迅速补充了她干涸枯竭的元气,跟随她的离火心经功法行遍若儿全身,修复导引着她的经络元气。

许云鸿正在绝望之际,却觉自己的真气骤然返回,大喜之下忙运功导引,却发现那不过是一股极弱的试探真气。当这股真气一进入他的体内,他顿时明白了所有的关窍。

--最重要的错误在于,依然低估了自己的徒弟。

沈抱尘不仅突破了婆娑世界的第九重天,事实上,他已经突破了白莲秘法的最后一重魔障,达到第十重天的境界--婆娑世界,弥勒降世。他已站在了神国的边缘!

虽然他的功力比之许云鸿仍然有所差距,但境界的高低决定了战斗的胜负--方才比拼内力时,沈抱尘第十重天的功力彻底克制住许云鸿的内气,并借此机会,一举吸走了许云鸿精修多年的全部内息,连同他自己的内力,一并透过林枫输给了若儿。

功成,圆满。林枫的双手终于离开了若儿的身体,若儿哇哇大哭起来。林枫颓然倒下,只能眼看着已成血人的沈抱尘含笑倒地。

秋声振大哭着扑上,抱住倒下的师父。

朱煌仍旧坐在角落里,冷冷看着唯一一个依然还站着的人--许云鸿。

许云鸿稍一运气便已明白,自己平生所练的内息中超过八成已被沈抱尘吸走,若无十数年的修炼,休想恢复巅峰状态,但他不怒反喜。因为,他似乎看到另一扇门,已经朝自己打开了。

--神的境界,第十重天。

方才那最后一股真气返回他的身体,若有生命一般在他体内自行运转了一个小周天,才消失无踪。许云鸿乃是不世出的天才,那一周天的运转已经足以让他明白许多事。

那是沈抱尘留给他的讯息,是一把突破魔障、达到第十重天的钥匙。

或许那需要很久很久,但既然已看到彼岸,也就看到了真正的希望。

许云鸿低头看着面前的几个孩子,心下一阵犹豫。来之前他本已下了决心,鸡犬不留,为自己的爱子报仇,但现在……警兆突生,许云鸿功力虽失,灵觉仍在,已感觉到那不速之客的到来。江湖之中若说还有让他顾忌的人,那便只有来人了。他自知此刻自己决不宜动手,低头看去确定沈抱尘已死,便再不犹豫,飞身而去。

雨越下越大,左锋高大的身形出现在朱煌的视线内,肩膀上架着那只苍鹰。

“我来晚了……”

春雨太过柔弱,无力将那漫天遍地的鲜血洗净,只能任由红色乍映在那遍地颓败的莲花之中。

左锋看着眼前这个自己唯一的忘年交、这五脉断绝即将逝去的朋友,一时以前从未体验过的感情在心内激荡,不知该说什么好。半晌,他只能淡淡问道:“第十重天?”

沈抱尘仿佛无限疲惫般半张着眼睛,他的身体已被鲜血染红,白莲教主霸道无匹的内力将他体内的每一条静脉、每一根血管寸寸爆裂,他点点头。

左锋讶然道:“你将突破的门开给了许……教主?”

沈抱尘笑道:“教主得此契机,必会闭关求破。莲已死,赵权重伤,左兄,希望江湖能有二十年的太平时光。二十年后,教主突破出关……一切就交给二十年后的人去烦恼吧……或许要偏劳你左兄了。”

左锋默然半晌,方才道:“沈兄弟,你既已突破,天上地下,还有什么能伤你?你又为何、为何会这样?”

沈抱尘微笑着,声音越来越弱:“师父曾经说过,我从来不肯错。因为我从不错,所以才突破了第十层。我不肯错,所以这样不是最好的结局么?”

秋声振放声大哭,朱煌只冷冷看着眼前的大人,一言不发。

是啊,多美妙的公正。为善的,终得报偿,为恶的,必下地狱。

朱煌转身走入小院内唯一仍能遮雨的所在--颜子星的丹房。

似乎知道自己的母亲即将不久于人世,若儿的哭声让闻者心酸。秋声振却只是抱着沈抱尘的尸体,流泪不止。

林枫躺在榻上,脸憔悴得仿佛瞬间老了四五十岁,但眼中却满是神采。她终于,能够救了自己的女儿。

眼见朱煌踏入屋来,秋声振似乎想起什么,跳起来道:“都怪你!都怪你!你当日已经追上了师父,为什么不直接告诉他小方叔叔没有杀人……为什么你不说服他,为什么?”

朱煌苦笑道:“傻师弟,你终于想起问这个问题了。”

秋声振泣不成声,朱煌转头看向林枫道:“你们真的以为师父一直不知道真相么?”

林枫的瞳孔猛然一缩。

朱煌从怀中掏出一张纸,上面歪歪扭扭写了一个“林”字。秋声振认得这是自己看到师父写下的。朱煌蹲下,那日颜子星被刺死在这药庐内,他的尸体被烧成骨灰带回了颜家,之后一直惊变连连,这地面从未曾被好好收拾过,地面上隐约还能见到那曾经鲜血淋漓的痕迹。

眼前四道发散状的短短血痕,乃是颜子星临死前痛苦挣扎着用手写下的。朱煌摇摇头,将那纸放在地上。

严丝合缝。

那四道短线恰巧和那纸上大大的、破纸欲出的林字接上。秋声振惊异地瞪大了眼睛。

朱煌沉声道:“林姨,你那日刺中了颜叔叔的小腹,他却一时未死,药笺散落在地上,恰好有一张在他面前,他便勉力在上面写了个‘林’字,这才有一些笔画落在了地上。林姨,那张药笺可是被你拿走了?”

林枫虚弱地摇摇头,苦笑道:“我一时冲动,一刀刺出,醒悟过来被吓得手足无措,赶紧逃了,哪里还能有心去找这些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