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童书魔法帮帮忙之坏公主的心愿

第11章 魔鬼节的化妆舞会(2)

因为只有见了卢雅菲校长的时候,它才会这样。可无论哪一个人,都没有发现卢雅菲校长的踪影。也就安下心来,准备疯玩一场。

玛希希的怪表情可笑坏了茜雅。她边对威里说,边瞄着玛希希,“嘿!这真是一个顶棒的舞会。你觉得不是吗?”

威里从未发现茜雅这么漂亮过,不禁感到一阵尴尬,“啊--也许。但我总感到这里太热了,汗臭味也太浓。尤其是玛希希与涵尔--简直让我成为大伙的焦点了。”

茜雅耸耸肩,俏皮地一笑。

她发现,威里每次将眼睛落到她身上的时候都满面通红,飞快地躲闪开。逗得蔓丽与格珞熙捧腹大笑,纷纷变着戏法在他面前展示自己的裙子。

酒吧里人声嘈杂。

嬉皮在人群之中溜来溜去,偷喝桌子上的酒饮,要么就是对某一位漂亮的女士恶作剧。

灰精灵和地精们也都打扮得怪里怪气,还故意将灰不溜秋的皮肤染成白色。看起来像一个高贵的波森斯芬的市民。

他们不失时机地,胡乱往杯子里放能叫人突然改变容貌的药水,或邀请独身、看起来十分弱小的人,跳一场贴面舞。再偷偷往他们身上乱涂乱画,逗得在场的人哈哈大笑。

各种香烟的烟雾,从无数张嘴里四处乱喷,使得昏暗的酒吧里烟雾弥漫、朦朦胧胧。

再配上激进的曲调和各种尖叫声,杯盘相撞的声音,简直令茜雅和其余的三个女伴晕头转向、迷迷糊糊,兴奋得连说话也变了调。

“嘿!你没见到威达吗?他一直没有来?”一想到捉弄不了威达,茜雅就感到一阵失望。

“我一直没有见到他。”威里说,“不过,我相信他一定会来的。昨天晚上,他还跟我谈起这件事呢。我们顺便还解决了两个魔法实验难题。他真是一个好哥哥。”

威里的脸上洋溢着无限感激之情,心中也有一种失落感,他并不想让茜雅总是误会自己,认为自己是一个没用的王子。更不想让威达伤心,威达每天都帮助他解决课程中所遇到的难题。

他在心中暗暗告诉自己,总有一天茜雅会知道自己用心良苦的。

在茜雅看来,威里突然提起精神兴致勃勃,敢注视她的裙子和祼露的胳膊,正是因为谈起了她又厌又怕的威达。

“看来,你只喜欢你的哥哥。”茜雅心不在焉、不知不觉地咕哝道。

“啊--我当然喜欢他。”威里狡黠地眨着眼睛,“但这是手足之情,我想你是明白的。”

“当然!”茜雅失神地瞪着眼睛,盯着一个正在像打拳似的跳舞的女士好半天,又将脸转向威里,“那么,你对艾妮的感觉呢?”

威里说出了自己对艾妮的真实想法,“那是我一直非常向往的女孩儿,我觉得她很讨人喜欢。而且,虽然她曾经是我的前桌,却从未捉弄过我。”

“所以,因为这个你才喜欢她?”茜雅直来直去地问,心脏提到了嗓子眼,感到浑身都在哆嗦。

威里咬着嘴唇,脸色非常严肃。但他只是挑起眉毛,耸了耸肩,“我想总有一天你会明白这是什么心思的。”

这个答案茜雅虽然十分不满意,可她庆幸没有听到让自己晕倒的话。就在这种嘈杂又充满幻想的音乐里,接着探问。

“你对我的看法呢?”

茜雅的真诚,让威里第一次无法再伪装下去,说出了自己真实的看法,“你是一个顶棒的女孩儿。”

“你对我什么看法?”

“我不敢有任何看法。”

“也会……像艾妮那样?”

一阵沉默。

茜雅使劲地吸了口气,“你可别误会我的意思。我是说,在你的眼中,我像是一个地地道道、真真实实的女孩子吗?”

“你是一个地道又真实的女孩儿,简直挑不出一丁点儿毛病。”威里说。

自从到卡希拉魔法学校读书,他与茜雅经历了太多的冒险,友谊已经牢固到密不可分的境界。初到卡希拉魔法学校,他就受到茜雅的帮助和指引,她拥有很高的身份,却不顾同学们的非议,甚至在必要时刻,敢于闯入校长办法室,找最可怕的魔法师理论。如果说威里一直非常在意艾妮,而茜雅则是他像一日三餐一样无法缺失的伙伴。

茜雅的种种暗示,当然逃不过威里的眼睛和耳朵。他总是会怦然心动、有种十分奇怪的感情在心中蛹动。但他心里十分明白,这么做不对。

威里能感觉出,威达对茜雅正在蔓延起一股十分霸道又自私的感情,也许就像他曾经在朦胧中对待艾妮的那种感觉一样。

威里知道哥哥已经发现自己的回避,他经常看见威达投来一瞥感激的目光。

“在想什么?”茜雅尽量不让自己叹气,也不想在今天再问这个恼人的问题了,侧歪着脑袋,盯着出神的威里。

“没什么。”威里瞅了一眼茜雅的穿着,马上转移了话题,“你今天穿得真是好看极了!我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孩儿--有许多人都在偷偷地看你呢。”

茜雅简直兴奋得发疯。

她忍着喉咙里喷出来的得意,低声说,“是吗!我确实费了不少心思。”

“嘿,那我们呢?”蔓丽与格珞熙马上将威里围住,纷纷扭动着裙摆,威里可不想透露自己对这个玩笑不感兴趣,不得不更显得懦弱可欺,脸上红一阵紫一阵,不知往哪躲藏好。

“你今天穿得真是好看!”维利特热情洋溢地叫道,“我敢说,整个舞会谁也比不过你。”

茜雅脸颊绯红,瞧了一眼威里,又对维利特耸耸肩。“谢谢!但我知道,只是比平时好看一丁点儿。”她为了不让自己太尴尬,眼睛又转向舞池里。

已经有许多人开始跳贴面舞了。

茜雅发现,那个像在捶鼓和打拳击的女士,还在疯狂地跳着。身边的一圈人都躲得远远的,生怕她擂到谁的脑袋上。看得茜雅一阵脸红,庆幸这不是她,也不是她认识的任何一个人。

“幸亏她不是我妈妈。”茜雅也不知道为什么,说出这一句话来。

维利特马上摇摇头,“校长是不会来这里的。我从未见过比她还要严肃的人。”

但曼德路的一句话,把茜雅吓了一跳,“嘿!那可不见得吧--不过,这位女士跳得真棒。”他又将脸转向茜雅,“你们可得小心点儿!”

茜雅吓得心惊肉跳。她可不想被妈妈发现,自己穿成这个怪模样。可又不相信,这个像在打拳击似的跳舞的女士,会是严肃的校长妈妈。

可她除了穿着暴露以外,脸上遮得严严实实,茜雅几次想看清她的容貌,都以失败告终。

“威达昨天在我那儿喝茶了,”维利特的一句话,叫她忘记了烦恼,“他说他今天也会来。我想应该马上就到了吧。”

“但愿如此。”茜雅的假面具后露出一抹坏笑,又兴奋起来,把那个跳舞跟打拳一样的人抛在了脑后。

“嘿!他来啦。”玛希希突然扯着嗓子尖叫起来,在涵尔的身上急得直跳。

“老弟,希望你能稳重一下。”涵尔不耐烦地叫道。

被打扮成这样,它已经很恼火了,刚才还不得不撵走一个凑上来的叫人厌恶的荒原精灵。

因为他想为涵尔这只“小母马”,找上一个像刺猬似的男朋友。

“嘎嘎,我不得不笑,忍不住,嘎嘎。”玛希希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连衣服上的钮扣都给扯掉了。

涵尔眯着眼睛望去,见到穿着一身白色衣服、头上扎着一根直竖起来的尾巴羽饰的威达,穿过人群走了过来。

他的脸上只戴着一付黑蝙蝠边的假眼镜,所以,只要见过他的人,一眼就能认出是他。

“嗨!”蔓丽马上奔了上去,“能在这见到你,真是太高兴啦。”

“是啊,叫人高兴。”威达带着嘲弄的语气,露出一抹迷人的微笑,“可你明明早就知道我要来,最好少说这种鬼话。”

“以后再也不会了。”蔓丽感到自己的心都要碎了。

她以为威达除了露出迷人的微笑,还会说出比如你今天漂亮极了之类的话,但是没想到他说出的话让人如此伤心,所以只好失落地退到了角落里。

“嗨!”威达跟威里和维利特打着招呼,坐到了他们身边,将小南瓜放到涵尔身边。

曼德路嘿嘿地笑着,取笑地说,“你今天真是棒极了。要不要来一杯酒?”

“不,我什么也不喝。”威达说。

“你那个女伴呢?”曼德路又带着嘲弄地问,看向小南瓜。

“跟别人跑了。”小南瓜的脸紧绷着,就好像有天大的灾难砸到了它的脑袋上。

“哈,我可从未见过你这个鬼样。”玛希希捂着肚子,对小南瓜吼叫道,还要骑到它的脑袋上,揪揪羽毛帽子。却被小南瓜一把打了下来。

“你可别告诉我,你突然之间学会装腔作势啦。”玛希希跑到小南瓜面前,冲着它吼道。

“闭上你的嘴吧!叫人恶心的家伙。”小南瓜凶巴巴地盯着玛希希,两只眼睛又红又肿。

玛希希又嘎嘎地笑了一阵子,跳到威达的肩膀上,“难道,玛依依小姐没有来吗?”

威达耸耸肩,恶狠狠地咕哝道,“如果它想见你,自己会出来。可你别指望这种模样就想见到玛依依。”

“难道我的模样很怪?”玛希希愣在了威达的肩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