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33章

作父亲的,贴着蛋壳听过儿子多次呢喃之音,不能说还认不出儿子的声音。

龙公子率群龙迎击归墟里飞出来的狱龙族大军,双方在归墟里外数百上千里的海域与天空之中展开了较量。因狱王爷本龙并没有现身,故而,龙公子也留着几分气力,只掠过敌阵,偶尔震慑群龙罢了。

然而,一个尖细的、轻微得如错觉般的声音进入了他耳中。

龙公子呼地一下转头,朝蓬莱洲望去。

隔着厚厚的云层,他什么都看不见,蓬莱洲那么远,也绝对不会真正有什么声响传来。但是他的心狂跳着,比正与三条成年龙厮杀跳得更烈。

龙公子呼喝一声,提醒众龙小心留意,随后,自己一个猛扎子,冲破云层,往蓬莱洲急驰而去。

飞临景府上空,偌大地界,他一眼望去几乎不见有人在内。然而,他很快就发现了,在极为偏僻的边角处,两三条小龙正盘在空中。

龙公子心里一紧。

待飞得近了些,认出那些小龙是自家部下的崽子,他才又松了口气。

小龙也瞧见了龙公子,纷纷大叫着迎上前,七嘴八舌地,向其报告方才发生之事。

龙公子听得大惊,匆匆化了人形,奔进院内。

此时花床已经被撞得散了架子,地上散乱地堆着几床被褥。方丈洲人正忙着包扎伤者,见龙公子入内,能起身的,站起身来行礼。

龙公子站在院中,入鼻的血腥味浓郁得很,其中有一道,分明是景善若的血液气味。他不由得怔了怔,低头,瞧见的是龙蛋碎片。

“公子,景夫人在这边屋内。”曲山长捂着肋间道。

龙公子点头,大步冲入房中。

外屋有几个人,其中包括懂得医术的方丈洲修者。看到龙公子出现,朱砂首先叫了起来:“公子爷,你回来了?归墟那边……”

龙公子摆手,急急地奔向里屋:“夫人怎样了?”

药王司修者拱手道:“方才变故,景夫人惊厥过去,尚未苏醒,小公子——”还没等他说完,龙公子已经冲入了内室,只余门帘哗哗作响。

一进入内室,龙公子就嗅到了比方才更浓的血腥味。

“公子爷。”阿梅见他进来,连忙从床边退开。

龙公子扑到床前,一眼望见景善若脸色苍白仰卧着,呼吸浅薄,人事不省,双手的伤处已经包扎了起来,但袖子上还留着斑斑血迹。

“夫人!夫人你醒醒!”龙公子抱起她,连声唤着。

阿梅急忙道:“公子爷,少夫人没大碍的,你可当心小公子啊!”

龙公子这才发现,枕边还躺了个包裹……呃不,是幼儿的襁褓。

他愣了愣,伸手去,小心地把襁褓揽过来,拂开边角,瞧瞧里面的小孩。只见那孩子生得端端正正,头顶上已经长出了一层绒绒的毛发。

“龙儿?”龙公子轻唤。

幼儿似乎听见有人叫他,眼珠在眼帘下动了动,却抬手咬住自己的指头,转头朝着床铺内侧,没有搭理自己的父亲。

阿梅道:“公子爷,大夫说小公子出来得早了些,被日光伤了双目,养一阵或许就好了。”

“他、他看不见吗?”龙公子急道。

“公子爷,小公子没事的,能看见,能看见!”阿梅安慰道,“除此之外,小公子都算是好命,没给刀兵伤到啊!”

龙公子点头。

他抱起幼儿,小心翼翼地亲了亲,用自己的脸贴上对方的小脸。

“龙儿,你性命无虞便好……”他轻声说道。

小公子任他抱着亲热了一会儿,才慢悠悠地开口:“阿爹,娘还没醒。”

“啊?”

龙公子惊得愣住了:“——龙儿,是你在说话?”

阿梅道:“小公子一孵出来就会说话啊,阿梅方才没讲么?”

幼儿摸索着,拉住父亲几丝头发,吐字清晰地说道:“阿爹,有人伤了娘,孩儿未能将之咬死。”

“哦!”龙公子正色。

“仇人就交给阿爹你了。”小公子鼓着腮帮子说完,像模像样地拍了拍龙公子的脸颊,扭头,“把孩儿放回阿娘身边,阿爹你先去忙罢。”

“……”

龙公子隐隐觉得好像有点不对劲——他盼望的儿子似乎应该是软软糯糯的一团,黏他黏得不行才对?

“归墟那边还在打吧?”小公子闭着眼睛,稚声稚气地说,“阿爹,莫要轻敌,快去快回。”

“呃、嗯!”

龙公子愣愣地将孩子放下,挠挠后脑勺。

——这好像父子的气势有些反了?

直到他重返天际,率众击退归墟之龙的进攻,回了蓬莱洲,设宴款待众将,顺便拟定接下来的战略……

做完这一切,他回到新布置好的居室时,仍然是头脑发着懵的。

景善若已经醒了,正坐在床上,与小龙儿说话。

见龙公子回来,她关切道:“归墟那边出来的龙,都退了么?”

龙公子点头。

他心里犯着嘀咕,偷偷瞄那个爬在床上的小儿。

阿梅笑嘻嘻地伸手去抱小龙儿:“小公子,来,跟阿梅姐姐到旁边去。有大哥哥专门给你搭的小床哦!”

“不要!要娘抱抱……”幼龙说着,奋力爬了几步,腻在景善若身侧。

景善若揽住他,尽量不碰着自己的伤处。她微笑着教道:“龙儿乖,来,叫爹爹。”

龙公子睨着那小子。

小公子转头,慢慢地睁开眼,露出一双明亮漂亮的瞳子。

龙公子愣了愣。

小嘴巴张开,牙齿似是新生出来的,只如小米粒般的一排:“爹爹……”嫩声嫩气,酥软入骨,差点没把这个新爹爹的魂都叫没了。

龙公子大喜,心里的嘀咕顿时一扫而光。他抱起儿子,开心地答道:“欸!儿啊,乖!”

景善若看着他俩,幸福地笑起来。

然而,小孩儿却不安分。

他避过母亲的视线,在龙公子耳边悄声道:“阿爹,那个坏人……抓到了么?”

“啊?”龙公子一愣,随即将孩子抱得远了些,躲到屏风外,认真回答道,“龙儿,为父追究之时,那人已被玄洲岛之人擒走——”

“讨回来!”小公子开口坚决地说。

“嗯!”龙公子点头。

小公子严肃要求:“想害阿娘性命之人,不能饶过!”

龙公子严肃点头:“为父业已遣使去追了!”

——咦,等等?

“龙儿,你的眼睛?”

小公子揉揉眼:“没大碍,只是有些模糊。”

“哦。”

——咦,等等,问题关键不是这个……龙儿是从哪里学来这般口气的啊?一副小大人的模样,真的没问题么?

龙公子脑中一个接一个地冒着气泡。

此时景善若不见他爷俩,开口唤道:“昱?你把龙儿抱去哪里了?”

未等龙公子回话,那小公子立刻转首,甜腻腻地应道:“娘!”当爹的差点没被这落差给惊得跳起来。

“欸,昱啊,快些把龙儿抱回来。”景善若开开心心地说。

龙公子愣愣地将小儿抱回去,坐在旁侧,看他母子再正常不过地亲昵依偎着,险些将方才的对话当做是自己的幻觉。

——这当然不是幻觉。

一个月后,小公子的聪慧干练已经让景府众人吃惊了,唯有景善若尚被蒙在鼓里,以为自己生的是个天真活泼的普通小孩而已。

因她双手有伤,景府的出纳分派,本是让龙公子来做的。龙公子懒啊,账册堆积起来。朱砂又半懂不懂,唯一对此得心应手的明相,则是来往于蓬莱洲与玄洲岛之间,为讨回关游治罪而奔波……

某天清晨,龙公子惊奇地发现,小公子坐在两叠账册之间,一手拨着算盘,一手提着有半个他那么高的毛笔,轻而易举地,将积下的事务——统统解决了。

“唉。”他大大地叹了口气,对父亲道,“以后大小事务偷偷交给孩儿处理,阿爹,你好生照顾娘就是。”

“……”

没等龙公子反应过来,这孩子突然跳下案桌,哒哒哒地奔出门去。

跟出去一看,原来是景善若带着阿梅来了。

“娘!”小公子跌跌撞撞地上前去,抱住景善若的腿。

景善若蹲下,与其对视,笑道:“龙儿大清早地怎么跑这里来了,吵着爹爹做事,可怎么办的好?”

小公子睁大眼,天真无邪地说:“爹爹唰唰唰地写,做得好快的,一转眼就全做完了。刚刚阿爹在陪孩儿玩耍呢!”

“弄完了?”景善若吃惊地抬头看龙公子。

昨天来检查的时候,还有好几本根本没统过呢!她一度怀疑自己要带伤上阵来着。不然,再过几天,方丈洲的期船就要走了,蓬莱洲却给不出需要补给的单子来……

龙公子挠着后脑,硬了头皮颔首:“呃、是啊,都理清楚了!”

“夫君真是厉害,果然只要愿意做,就没有你办不成的事儿!”景善若毫不吝惜地夸奖他。

龙公子笑了笑,睨向那个撒娇无极限的小孩。

惊见母亲赞美父亲,他俩的孩子却觉得不平了,开口道:“阿娘,孩儿也能帮忙家事的!让孩儿跟着爹爹学嘛!”

“你还小啊,不急的!”景善若笑道,“来先去找小草哥哥玩,以后要学识字的话,可以请小草哥哥教你喔!”

“哦……”小公子答应着,郁闷地转头,瞄了龙公子一眼。

龙公子扭脸,故意看向别处。

归墟龙族吃过败仗,暂时平静下来。如此安逸的日子,要说还有什么不快,那便是玄洲岛那边迟迟扣着关游,好说歹说也不愿意交出人来。想也是,真公那么看重这个弟子,要让他亲手送出来,看着徒弟被愤怒的龙族人处死,他是绝对办不到的。

这是蓬莱洲与玄洲岛的私务。

然而,天上风云变幻莫测,因为关游的事儿,又有一封信,被送到了景府大门处。

“是下昆仑的元华大帝写信替豆芽求情。”景善若匆匆看过信笺,蹙眉道,“昱,你我如今与昆仑并无来往,这一人情,你愿卖么?”

“此恨无法化解,非得讨一说法才成。”龙公子答说。

小公子听见父亲这么讲,赞赏地冲他点头。

景善若亦点头:“他伤我孩儿,我再是好欺,也不能放过他。”

说完,她将书信交给龙公子:“昱,昆仑邀你前往做客,试图调停双方恩怨……你去么?”

上一章第132章
下一章第134章
同类热门
  • 狼王的宠后狼王的宠后楚山鬼|仙侠奇缘遭人陷害,身为上仙的她居然穿越到一草包花痴身上,一睁眼却已不是原来的她。仙丹妙药,无上心法,双修宝典,外带着智计无双,她的人生,必然的妖孽非凡,注定的惊煞众生!嫁他为后,却不许他踩到头顶。一夫一妻制?不同意,那就等着挨收拾吧!
  • 禁镜禁镜黑金古刀|仙侠奇缘她身着鹅黄色长裙,手拿一把十二骨薄扇,三千青丝被一个泛着木香的古木簪子简单挽起,双目如星,轻动流转间,带着千里冰芒寒彻人心,又有轻轻玩味之意。她的一颦一蹙似如画卷,又胜水墨,宛如仙袛。不经意间便带着勾魂摄魄迷惑众生。
  • 楚夏倾城记楚夏倾城记懒人出没|仙侠奇缘何谓倾城?据说在楚夏国的野史上曾有过这样一段记载:宏瑞七年,三国交战,楚夏国王妃东陵苏苏不慎从城墙经过,那容貌惊为天人,一时之间,敌军高举的兵器全数跌落,人们便把这种容貌叫做倾城。评书说:楚夏国九皇子楚离殇聪明睿智,运筹帷幄,决胜敌人于千里之外。评书说:楚夏国九皇妃东陵苏苏跳于城墙之下,死于那年午后深秋。城墙之上,他一身明黄加身,送她灭国重礼。城墙之下,她一身囚衣胜雪,倾城之貌在他眼中慢慢凋零……他楚夏国九皇子高傲自负,自诩冷酷无情,别人的生死都在他一念之间,却让那个被灭国的女子成为他一生也走不出的魔障…是谁喝下减寿“逆天”,为的不过是她一笑倾城,在笑倾国。又是谁醉卧红尘,陪他一起看这如画江山
  • 温柔的月光情人温柔的月光情人jides|仙侠奇缘千年来的执着千年来的等待只是要这颗顽石开窍她民经够有耐性的了,不过没有想到她走到生命的尽头才得到她想要的答案!神啊!请再给我几天,不用几分钟就好给我一个拒绝他的机会,虽然很伤人但是这是最好的不是吗?
  • 魔物列传魔物列传冷薇.1|仙侠奇缘阴阳道上的人都知道慕家,慕家不但是阴阳道上能力数一数二的阴阳师世家,而且拥有一件上古神器——玄镜。传闻玄镜中可馈天地各方,古今事迹无一不知无一不晓,更有传闻玄镜中封印这上古魔神。得玄镜,方可得天下。因这些传闻,有不少魔物为玄镜而来,偷盗抢掠各方皆有,此玄镜乃慕家千百年传承之物,乃慕家众人誓死守卫之物。魔虽未恶,弑魔过多,终有天劫。不知何时起,慕家遭到了一个奇怪的诅咒——慕家凡有双生子,必有一死!
  • 琴韵画仙琴韵画仙夙沙轻歌|仙侠奇缘文艺版:魂入异界美人画,卿入灵界仙修行。弦动灵界惹众生,琴触前尘降祸根。梦如繁华与君见,情动君隐寻踪迹。涅槃浴火步雷劫,劫动尘散缘消散。通俗版:死于非命,魂穿异界,画中世界,其妙无穷。得之缘由,身入小说。为寻因由,修炼入世。
  • 仙侠奇缘之仙神仙侠奇缘之仙神千蒃|仙侠奇缘这场由神而起的浩劫,注定会毁了她和他。“我不会让天府彻底消失的!”这是她对养育之恩的报答。“北海,我快回来了,南海仙,我要和你再下一场!”这是她对家乡的思念,对重逢的期待。“紫陌,我们来下棋吧!”这是她与知己的共同爱好,也许他不只是她的知己......“师傅,我相信你!”这是她对他的信任。桃花飘零的桃花园内,她拉着他的手,“画哥哥,你会一直陪着我吗?”这是她对他的依赖。可当一切都破灭时,“北海仙神,从今日起,你不再是神,三生六界的浩劫因你而起,你自行了断吧!”她被开除神籍,甚至被剥夺生的权利!好,她死!一条命换三生六界的安稳,值了!可......【红袖添香首发,现仅在云起书院更新】
  • 云归明云归明一曲倾颜|仙侠奇缘上古神族轩辕王氏位主东方,地处东方福泽之地,天宫一派祥和,自上古神族大战之后,轩辕神族大将所生无几,四大神君之首的白虎神君因大战之时神身被毁,坠入六道轮回。。。。
  • 神仙眷侣—再续前缘神仙眷侣—再续前缘不洄|仙侠奇缘宫泽轶,江湖十大高手之还魂书生,皇甫心言,江湖十大高手之江湖小毒女,情愫在他们小时候便已开始悄悄萌芽。一场家变彻底改变了他和她的人生。机缘巧合让他们重逢,可是他却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关心她、整天叫她“心心”的人了……霂影沨,江湖十大高手之玄翎散人,玥凌,轻功盖世,自称月影神偷。命运的安排让他再次见到了她。他发誓,此生,绝不会让她再为他受到任何的伤害。可是,有些事,早在一千五百年前,就已经写下了结局,他和她,难道注定不能在一起?
  • 瑞狐瑞狐原味蜜蜂|仙侠奇缘上古狐妖魂穿都市,人身妖修麻烦重重;本属祥瑞,奈何妖化。母亲家世迷离不简单,父亲极品亲戚三两个;幸有小包子弟弟来做乐,又有上古空间助修炼。一切帅哥天才都走远点,本大妖只专注修炼。…………其实,这就是一个上古狐妖都市修行,以正九尾狐祥瑞之名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