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仙侠奇缘成仙了,就别再来找我

第133章

作父亲的,贴着蛋壳听过儿子多次呢喃之音,不能说还认不出儿子的声音。

龙公子率群龙迎击归墟里飞出来的狱龙族大军,双方在归墟里外数百上千里的海域与天空之中展开了较量。因狱王爷本龙并没有现身,故而,龙公子也留着几分气力,只掠过敌阵,偶尔震慑群龙罢了。

然而,一个尖细的、轻微得如错觉般的声音进入了他耳中。

龙公子呼地一下转头,朝蓬莱洲望去。

隔着厚厚的云层,他什么都看不见,蓬莱洲那么远,也绝对不会真正有什么声响传来。但是他的心狂跳着,比正与三条成年龙厮杀跳得更烈。

龙公子呼喝一声,提醒众龙小心留意,随后,自己一个猛扎子,冲破云层,往蓬莱洲急驰而去。

飞临景府上空,偌大地界,他一眼望去几乎不见有人在内。然而,他很快就发现了,在极为偏僻的边角处,两三条小龙正盘在空中。

龙公子心里一紧。

待飞得近了些,认出那些小龙是自家部下的崽子,他才又松了口气。

小龙也瞧见了龙公子,纷纷大叫着迎上前,七嘴八舌地,向其报告方才发生之事。

龙公子听得大惊,匆匆化了人形,奔进院内。

此时花床已经被撞得散了架子,地上散乱地堆着几床被褥。方丈洲人正忙着包扎伤者,见龙公子入内,能起身的,站起身来行礼。

龙公子站在院中,入鼻的血腥味浓郁得很,其中有一道,分明是景善若的血液气味。他不由得怔了怔,低头,瞧见的是龙蛋碎片。

“公子,景夫人在这边屋内。”曲山长捂着肋间道。

龙公子点头,大步冲入房中。

外屋有几个人,其中包括懂得医术的方丈洲修者。看到龙公子出现,朱砂首先叫了起来:“公子爷,你回来了?归墟那边……”

龙公子摆手,急急地奔向里屋:“夫人怎样了?”

药王司修者拱手道:“方才变故,景夫人惊厥过去,尚未苏醒,小公子——”还没等他说完,龙公子已经冲入了内室,只余门帘哗哗作响。

一进入内室,龙公子就嗅到了比方才更浓的血腥味。

“公子爷。”阿梅见他进来,连忙从床边退开。

龙公子扑到床前,一眼望见景善若脸色苍白仰卧着,呼吸浅薄,人事不省,双手的伤处已经包扎了起来,但袖子上还留着斑斑血迹。

“夫人!夫人你醒醒!”龙公子抱起她,连声唤着。

阿梅急忙道:“公子爷,少夫人没大碍的,你可当心小公子啊!”

龙公子这才发现,枕边还躺了个包裹……呃不,是幼儿的襁褓。

他愣了愣,伸手去,小心地把襁褓揽过来,拂开边角,瞧瞧里面的小孩。只见那孩子生得端端正正,头顶上已经长出了一层绒绒的毛发。

“龙儿?”龙公子轻唤。

幼儿似乎听见有人叫他,眼珠在眼帘下动了动,却抬手咬住自己的指头,转头朝着床铺内侧,没有搭理自己的父亲。

阿梅道:“公子爷,大夫说小公子出来得早了些,被日光伤了双目,养一阵或许就好了。”

“他、他看不见吗?”龙公子急道。

“公子爷,小公子没事的,能看见,能看见!”阿梅安慰道,“除此之外,小公子都算是好命,没给刀兵伤到啊!”

龙公子点头。

他抱起幼儿,小心翼翼地亲了亲,用自己的脸贴上对方的小脸。

“龙儿,你性命无虞便好……”他轻声说道。

小公子任他抱着亲热了一会儿,才慢悠悠地开口:“阿爹,娘还没醒。”

“啊?”

龙公子惊得愣住了:“——龙儿,是你在说话?”

阿梅道:“小公子一孵出来就会说话啊,阿梅方才没讲么?”

幼儿摸索着,拉住父亲几丝头发,吐字清晰地说道:“阿爹,有人伤了娘,孩儿未能将之咬死。”

“哦!”龙公子正色。

“仇人就交给阿爹你了。”小公子鼓着腮帮子说完,像模像样地拍了拍龙公子的脸颊,扭头,“把孩儿放回阿娘身边,阿爹你先去忙罢。”

“……”

龙公子隐隐觉得好像有点不对劲——他盼望的儿子似乎应该是软软糯糯的一团,黏他黏得不行才对?

“归墟那边还在打吧?”小公子闭着眼睛,稚声稚气地说,“阿爹,莫要轻敌,快去快回。”

“呃、嗯!”

龙公子愣愣地将孩子放下,挠挠后脑勺。

——这好像父子的气势有些反了?

直到他重返天际,率众击退归墟之龙的进攻,回了蓬莱洲,设宴款待众将,顺便拟定接下来的战略……

做完这一切,他回到新布置好的居室时,仍然是头脑发着懵的。

景善若已经醒了,正坐在床上,与小龙儿说话。

见龙公子回来,她关切道:“归墟那边出来的龙,都退了么?”

龙公子点头。

他心里犯着嘀咕,偷偷瞄那个爬在床上的小儿。

阿梅笑嘻嘻地伸手去抱小龙儿:“小公子,来,跟阿梅姐姐到旁边去。有大哥哥专门给你搭的小床哦!”

“不要!要娘抱抱……”幼龙说着,奋力爬了几步,腻在景善若身侧。

景善若揽住他,尽量不碰着自己的伤处。她微笑着教道:“龙儿乖,来,叫爹爹。”

龙公子睨着那小子。

小公子转头,慢慢地睁开眼,露出一双明亮漂亮的瞳子。

龙公子愣了愣。

小嘴巴张开,牙齿似是新生出来的,只如小米粒般的一排:“爹爹……”嫩声嫩气,酥软入骨,差点没把这个新爹爹的魂都叫没了。

龙公子大喜,心里的嘀咕顿时一扫而光。他抱起儿子,开心地答道:“欸!儿啊,乖!”

景善若看着他俩,幸福地笑起来。

然而,小孩儿却不安分。

他避过母亲的视线,在龙公子耳边悄声道:“阿爹,那个坏人……抓到了么?”

“啊?”龙公子一愣,随即将孩子抱得远了些,躲到屏风外,认真回答道,“龙儿,为父追究之时,那人已被玄洲岛之人擒走——”

“讨回来!”小公子开口坚决地说。

“嗯!”龙公子点头。

小公子严肃要求:“想害阿娘性命之人,不能饶过!”

龙公子严肃点头:“为父业已遣使去追了!”

——咦,等等?

“龙儿,你的眼睛?”

小公子揉揉眼:“没大碍,只是有些模糊。”

“哦。”

——咦,等等,问题关键不是这个……龙儿是从哪里学来这般口气的啊?一副小大人的模样,真的没问题么?

龙公子脑中一个接一个地冒着气泡。

此时景善若不见他爷俩,开口唤道:“昱?你把龙儿抱去哪里了?”

未等龙公子回话,那小公子立刻转首,甜腻腻地应道:“娘!”当爹的差点没被这落差给惊得跳起来。

“欸,昱啊,快些把龙儿抱回来。”景善若开开心心地说。

龙公子愣愣地将小儿抱回去,坐在旁侧,看他母子再正常不过地亲昵依偎着,险些将方才的对话当做是自己的幻觉。

——这当然不是幻觉。

一个月后,小公子的聪慧干练已经让景府众人吃惊了,唯有景善若尚被蒙在鼓里,以为自己生的是个天真活泼的普通小孩而已。

因她双手有伤,景府的出纳分派,本是让龙公子来做的。龙公子懒啊,账册堆积起来。朱砂又半懂不懂,唯一对此得心应手的明相,则是来往于蓬莱洲与玄洲岛之间,为讨回关游治罪而奔波……

某天清晨,龙公子惊奇地发现,小公子坐在两叠账册之间,一手拨着算盘,一手提着有半个他那么高的毛笔,轻而易举地,将积下的事务——统统解决了。

“唉。”他大大地叹了口气,对父亲道,“以后大小事务偷偷交给孩儿处理,阿爹,你好生照顾娘就是。”

“……”

没等龙公子反应过来,这孩子突然跳下案桌,哒哒哒地奔出门去。

跟出去一看,原来是景善若带着阿梅来了。

“娘!”小公子跌跌撞撞地上前去,抱住景善若的腿。

景善若蹲下,与其对视,笑道:“龙儿大清早地怎么跑这里来了,吵着爹爹做事,可怎么办的好?”

小公子睁大眼,天真无邪地说:“爹爹唰唰唰地写,做得好快的,一转眼就全做完了。刚刚阿爹在陪孩儿玩耍呢!”

“弄完了?”景善若吃惊地抬头看龙公子。

昨天来检查的时候,还有好几本根本没统过呢!她一度怀疑自己要带伤上阵来着。不然,再过几天,方丈洲的期船就要走了,蓬莱洲却给不出需要补给的单子来……

龙公子挠着后脑,硬了头皮颔首:“呃、是啊,都理清楚了!”

“夫君真是厉害,果然只要愿意做,就没有你办不成的事儿!”景善若毫不吝惜地夸奖他。

龙公子笑了笑,睨向那个撒娇无极限的小孩。

惊见母亲赞美父亲,他俩的孩子却觉得不平了,开口道:“阿娘,孩儿也能帮忙家事的!让孩儿跟着爹爹学嘛!”

“你还小啊,不急的!”景善若笑道,“来先去找小草哥哥玩,以后要学识字的话,可以请小草哥哥教你喔!”

“哦……”小公子答应着,郁闷地转头,瞄了龙公子一眼。

龙公子扭脸,故意看向别处。

归墟龙族吃过败仗,暂时平静下来。如此安逸的日子,要说还有什么不快,那便是玄洲岛那边迟迟扣着关游,好说歹说也不愿意交出人来。想也是,真公那么看重这个弟子,要让他亲手送出来,看着徒弟被愤怒的龙族人处死,他是绝对办不到的。

这是蓬莱洲与玄洲岛的私务。

然而,天上风云变幻莫测,因为关游的事儿,又有一封信,被送到了景府大门处。

“是下昆仑的元华大帝写信替豆芽求情。”景善若匆匆看过信笺,蹙眉道,“昱,你我如今与昆仑并无来往,这一人情,你愿卖么?”

“此恨无法化解,非得讨一说法才成。”龙公子答说。

小公子听见父亲这么讲,赞赏地冲他点头。

景善若亦点头:“他伤我孩儿,我再是好欺,也不能放过他。”

说完,她将书信交给龙公子:“昱,昆仑邀你前往做客,试图调停双方恩怨……你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