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古代言情盛唐美人香

第82章

天界最近颇有些热闹。

天帝有旨,已经查清之前的水曜星君辰星偷玄光一事是被天姬华颜栽赃,还被陷害下了凡。既然洗清冤屈,自然是重新召回天界,仍旧任职七曜,与青丘狐王白略的婚约不变,如期举行。

天姬华颜陷害水曜星君,被贬下凡受十世情劫;而之前同样被贬下凡的司战神将,则因有功于查清真相一事,将在这一世之后召返天界,重掌司战神职。

七曜殿门庭若市,各路神仙前来恭贺水曜星君重返天界,顺便瞅一瞅从人界晃了一遭据说变丑不少的辰星君。从前被辰星第一美人的名号压得不敢抬头的女仙们,更是扬眉吐气,打扮得花枝招展跑到七曜殿来争奇斗艳。

苏合不堪其扰,索性躲下了人界。

“小白,你是不是也觉得我从前比较好看?”

人界这时正逢春末夏初,苏合眯着眼躺在凉塌上享受白略的爱心牌按摩,咬了一口水当当的红苹果,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

白略犯了难。根据他的经验,要是他回答说是,苏合一定会不高兴;回答说不是,那她更不高兴。

然而他这狐族之王的名号也不是白当的。想当初竞选狐王的时候,有一项目便是魅惑。说到这魅惑,没一点儿临场反应外加舌灿莲花的功力那可排不得上等。

咳咳,扯远了。若是苏合知道这狐王之位中还有这样的过程,一定赏他两颗白眼外加一脚揣出门哪儿凉快去哪儿。

于是他停了手中的动作,狗腿地接下苏合吃完的苹果核,又体贴地拿帕子替她擦擦嘴。“娘子以前的模样的确是美,却让人难以亲近。而现在就不同了,让人只想揣在怀里,好生地疼着。”

苏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伸出手指在他脸上戳了戳。“这种话说出来,你也不嫌肉麻。”

白略乘胜追击。“我只说给你听,怕什么肉麻?娘子要是喜欢,我天天说也成。”

“行了行了,你要是天天说,我这大夏天的也不用扇子了。”苏合指了指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对了,他们在哪儿?”

“好像在前厅研究小火。”白略的手往苏合的腰身上游走而去。“娘子,有件事,我想同你商量。”

“什么?”

“我们的婚事。”他眨眨眼。“虽说我们大婚会在天界举行,但美人香这儿免不得也得办一场。眼看着你这肚子就要瞒不住,我们得尽快办这事儿。”

苏合想了想,也有些道理。总不能让她挺着个大肚子做新娘罢?

“这样也好。定在什么时候?”

白略脸上一喜。“我看过了,按照人界的黄历,下个月初六会是好日子。”

“这么赶?”苏合皱皱眉。“怕是来不及准备。”

“放心,一切有我。”白略盘算着,一定得把小杜之类的潜在情敌全都请过来,让他们好好看着,死了对苏合的心思,省得他每天老是担心有人撬墙角。

“好罢,就依你。”苏合点点头,却叹息了一声,脸上有些惆怅。

“娘子,怎么了?”

“成婚怎可没有双亲在?我在人界已经没了爹娘,就让孙叔代替罢。至于你那边……”她的表情顿时有些复杂。“你爹娘他们……”

“别管他们。”白略的脸冷了冷,想起了一些不太美好的回忆。“他们做的那些事,有把我当做儿子过么?有对你手下留情过么?我可不想再让他们参加我们的婚礼。”

苏合皱着眉,沉吟不语。

“小姐。”孙管事从外面敲了敲门。“有人拿了一包东西来,说是从吐蕃特地送来给你的。”

“吐蕃?”苏合的眼亮了亮。“是雁儿。”

她跳起来正要去开门,却被白略眼疾手快地阻止。“娘子,你能不能当心些?如今可不比往日。”

苏合没好气地朝他白了一眼。“昨天晚上你怎么不说这话了?还死皮赖脸地缠着我……”她的脸一红。

白略暧昧地把她扶到怀里,看她这娇羞的样子看得好不欢喜。

“娘子放心,为夫懂得分寸。”

苏合正交待孙管事把雪雁派人从吐蕃送来的香料好好收着,扇离却匆匆忙忙地跑了进来。

“师姐,你要是再不过去,怕是小火要被他们几个给弄死了!”

苏合愕然,和白略对视一眼。连忙提着裙子赶了过去。

还没到前厅,就听到太阴劝说的声音。“太白,你也注意点儿,我看小火它好像有些不高兴。”

苏合刚一走近,就听得小火尖利地唧唧两声,然后飞速地蹿到了她面前,沿着她的裙摆熟练无比地爬到她肩膀上,贴着她的脖颈打着抖。

“怎么回事?”苏合皱了眉,伸手在它的脊背上轻轻安抚。“它胆子小,太白哥哥,你可别吓它!”

太白的神情有些别扭。“我只是想看看原本的火曜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谁知道它跳起来就对着我的手咬了一口,所以……”

太阴瞪了瞪他。“还不是因为你把人家捏在手心里看个不停!”

苏合忍不住笑了一声。“太白哥哥,你不说话就已经杀气十足,也难怪小火会反应过激。估计它以为你要拿它开刀呢。”

太阳瞪着苏合肩上的小火看个不停。

“这家伙还真是火曜?唉,怎么就成了这样?”

“劫火的妖魔之气太厉害,又是在火曜诞生之初就沾染上了。如今它只是一只小妖,灵慧也只是平平罢了。”白略解释了一番。

“如果我把火曜珠还给他的话,他能恢复成正常的样子么?”一旁的荧惑沉思许久,突然开口道。

“没用的。它的体质已经彻底改变,即使接受了你的火曜珠,也不过是个能力大一些的小妖物而已。”白略弹了弹它的脑门。“除非让它重新修炼,先修成人形。”

“这倒是个好主意。”苏合把小火从肩膀上拿了下来。“就让它跟着我修炼罢。”

“娘子,你如今有了身孕,哪儿有精力再督导它的修炼?会耽误它的。”白略颇不赞同。

“白略说的也对。辰儿,就让它跟我和太阳一起修炼罢。”

太阴与太阳对视一眼,笑得有些暧昧。“你和白略快要大婚,还得多花些时间准备。”

“咳咳,不如让它跟着老夫罢。”

许久不见的天禄子晃悠晃悠,背着手从门口转了进来,依然是相当独特的造型。

“徒儿啊,你的劫数已过,恭喜恭喜啊。”

“臭妖道,我有难的时候你倒是跑哪儿去了?”苏合恨恨地,“这个时候倒是跑出来了。”

“徒儿啊,”天禄子脸上有些挂不住。“不要这样说嘛,我不也是算出你这劫数有人可解,这才安心地云游去了?”

“真是云游?”白略嗤笑一声。“我怎么听说是为了躲某位祭司大人呢?”

天禄子圆咕隆冬的眼珠子一张,有种无所遁形的慌乱。“谁谁谁造的谣?我干嘛要躲她?我这是云游,云游!只为了普渡众生……”说到最后,他自己都有些信了。“唉,我怎么就这么伟大呢?”

“噢……”众人心领神会。

“咳咳,别岔开话题。”天禄子指了指小火。“把它给我来辅导罢。当年它正是因为吞了我的胡须,这才失了灵慧之根。说起来,老夫的心里也有些愧疚。”

苏合颇有些惊讶,怎么这妖道竟然还有愧疚这种情绪么?

扇离别别嘴,凑到苏合耳边说了一句:“他一定是因为我们两个都不在,找不到人伺候,这才非得收个徒弟回去……”

“可是他干嘛找小火?”苏合仍然有些疑惑。“小火要修成人形,怕是还得一段时间。”

“师姐你有所不知,妖道他前阵子一直念叨着要找个男徒弟,免得到时候又跟人跑了。小火虽然还需要时间,但毕竟是个男的,再说了,虽然不成人形,替他偷点吃的,还是方便得很。”

苏合恍然大悟,和扇离一起鄙夷地看向天禄子。

天禄子做无辜状,突然脸色一变。“咳咳,徒儿,我得走了。”

他从苏合的手上接过小火,身形一闪,又消失了个无影无踪。

“怕是有人追来了。”白略轻笑一声。

“这样也好。能跟着貔貅大人修行,对它而言也是好事。”太阴转向苏合。“辰儿,我们先回去了。”

“好。太阴姐姐,下个月初六,我会和白略在人界成婚。”苏合红着脸。“你们到时候可都要来。”

“放心罢。”太阴在她肩上拍了拍。

太阳做不甘心状。“这么容易就把辰儿嫁给这只狐狸,总还是让人心头不舒服。”他朝白略瞪了瞪眼。“你可得对辰儿好些,否则我们几个都饶不了你。”

其余几人均表示赞同。

白略笑了一声,揽住苏合的肩。“你们就放心罢。”

六人走后,苏合瘪瘪嘴。“太阳哥哥就爱说些没用的,就算你对我不好,他们也打不过你。”

“娘子……”白略放软了姿态,贴在她耳边。“要是我对你不好,我们的孩儿也不会放过我。他可比我厉害多了,这么小就懂得保护他娘亲。”

“知道就好!”苏合满意地摸了摸肚子,忽然神情僵了僵。

“怎么了?”白略注意到她的神情,急切地问。

“好像孩子动了动。”苏合皱着眉,仔细地体会了一会儿,却又没了动静。“应该不会。才三个多月而已,大概是我的错觉。”

“娘子,要是有什么异样,你可得早些跟我说。”白略的脸上颇有些担忧。“毕竟之前没有这样的先例,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异常的情况。”

“小白,我一直想问你……”苏合有些犹豫。“我会不会生下一只狐狸?”

白略呆了呆,认真地思考了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