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古代言情盛唐美人香

第77章

除了荧惑,其余几人俱是一愣。他们都道白略被引到南海,一定是为了劫火手上的水曜珠。没想到他一开口,却是要索回苏合。

“白略,谁是你的娘子?”太白手执长金曜弓,对准了白略。“辰星已经被你害成那个样子,你还好意思提她?”

白略冷笑一声,紫瞳里杀意遍布。

“你们应该都清楚,苏合才是我的娘子,她还有了我的孩儿。把她还给我!”

“我们绝不会让小辰她再落入你手里。”太阳眯了眯金色的眸,日轮旋转,与太阴的月轮相和,发出强烈的光芒。

“你们被人利用了还不自知。难道你们就不奇怪,那个冒充辰星的究竟是谁?”

白略的紫瞳幽幽地发出寒光,直视着君无惑所在的方向。

“白略,你这样说,无非想转移我们的注意力。”太白蹙了蹙眉。“少说废话,快打便是!你已成魔,与我们七曜势不两立。这一场恶战难免。”

君无惑把火曜画戟竖在身侧,神情复杂。让七曜与白略对战,是早已安排下的布局,也是天帝的授意,自己还在犹豫什么?

白略忽然仰天长笑,饱含灵力的声音震得整个南海波浪汹涌。海面上行驶的渔船遭了殃,渔夫们纷纷跪倒在地,央求神明的庇佑,哪里知道正是他们口中的神明,安排了这场南海之战。

“神又如何?魔又如何?”紫瞳中魔光闪耀。“天要逼了我入魔,我便以魔之力抗天!七曜,今日既然非得拼出个你死我活,至少先让我看她一眼。”

太阴的眉头微蹙。“似乎有点儿不对劲。”

“这狐狸狡猾得很,焉知这不是他的计谋?”太阳紧紧盯着白略,不敢放松。

“荧惑,你怎么看?”

君无惑垂了眸,握着长戟的手紧了紧。

“或许他对辰儿是真心,但他毕竟是魔。”

“不错。不管怎么样,这场恶战是免不了了。”太白点头赞同,周身萦绕的银白杀气更重了些。

“若真如他所说,辰儿的孩子是他的……那是不是意味着辰儿也爱他?”岁星略一沉吟。“我们如果杀了他,那辰儿怎么办?”

“如今我们是骑虎难下。”镇星一语中的。“天帝已下了命令,要我们在这场战斗中全力以赴,若现在停手,怕是要受到重罚。”

太阳做了最后的决断。

“先打了再说。”

“白略,你若想见辰儿,除非打败我们!”

太阳手一扬,日金轮发出呼呼的声响和耀目的精光,朝白略袭去。

白略见状,先结了个防卫的结界,将日金轮的袭击挡在结界之外。日金轮与结界发生激烈的碰撞,不相上下地对峙着。

他将九尾刺往前一横,九尾刺顿时猛涨,伸出无数闪亮锋利的尖刺,朝六曜飞去。

六人忙用武器挡在胸前,一时之间铿铿锵锵一阵猛力的击打声。

在七曜当中,也有各自的分工。

日曜月曜搭配,攻防皆可;金曜与火曜主攻,木曜与土曜主守。而水曜则有治愈和强化之力,一般在战斗中都处于后勤位置。

水曜不在,对于他们的整个防御和攻击能力都有所弱化,也使不出只有七曜联手才能打出的七曜光雷,但对付目前还未恢复元气的白略却并难事。

九尾刺****而出的尖刺虽被挡下,却依然在他们的防御结界上留下了或多或少的痕迹。若白略元气恢复,真正成为了天魔,怕是这些尖刺只要一出便可以直接突破他们的防御,刺入喉咙。

六人不约而同地振奋了起来,尤其是主战的四个,更是抖擞的精神。

能与七曜匹敌的,毕竟已经越来越少。棋逢对手,对他们而言也相当跃跃欲试。

太白手臂一抬,金曜弓对准白略便射。金曜箭快要到达白略所设结界之时,忽然幻化为千万箭簇,齐齐地扎了上去,

此时的亮白色结界,如同一只舒展了全身的刺猬,密密麻麻的金曜箭发出嗡嗡的鸣响,颤抖着箭身想要钻进结界。

白略眉头一皱,双眼一阖,将九尾刺摊在手心,右手掐了苏醒诀。

他的手心忽然长出一只血红的眼。

血眼中发出万道红光,将金曜箭尽数没入。

红光隐去之时,无数金曜箭重新合成了一支,又飞回了太白的身边,似失去的光彩。

“魔眼?”太阴惊呼。“他居然已经修出魔眼了?”

“看来我们还是低估了他。”太阳牙关紧咬。“一起上吧!”

六人点头,分别祭出各自最强的攻击法力,朝白略袭去。

太阳和太阴的日月轮,太白的金曜弓,荧惑的火曜戟,岁星的木髓鞭和镇星的土灵石,闪出六色光芒,结合成一股巨大的力量朝白略的结界袭了过去。

哗啦一声,结界已破。

白略的唇角吐出紫红色的鲜血,染红了魔眼。

他将手心往外,魔眼幻化出一道红色的屏障,暂时隔绝了六曜之力。

“魔眼初生,他坚持不了多久。”太白恨恨地盯着他。“只要魔障一破,我们拿下他就轻而易举。”

“他已经受了伤。魔障一破,怕是承受不住我们六曜之力。”太阴抿了抿唇。“他会元神破散而死。”

“六曜之力已出,若是收回我们自己也会受到重创。”岁星面色凝重。“如今也只能如此了。”

荧惑望着那一片血红色的结界,抿紧了唇。

“他何必要这样?”镇星忽然发了话。“等到自己元气全恢复,修成天魔之后再来岂不更好?现在来,不是白白送死?”

六人皆沉默了。

荧惑的唇角微微颤抖。

他忽然想到了苏合。想到她难过的时候,会垂下那双清亮的眼,遮住所有的情绪不让人发觉,但抿紧的唇却说明了一切。她恼怒的时候,会紧紧皱起眉,睁大那双眼看着你,让你觉得让她生气都是自己的错。

自己这样做,她是会难过,会恼怒的罢?她还会不会甜甜地对他笑,依偎在他的身侧?

他做了这么多,究竟是对还是错?

他问着自己,心里混乱得找不到答案。

他忽然有些羡慕白略。他可以那样随心所欲地活着,为了她沦落成魔也无所谓。他拥有她的爱,甚至还拥有了属于他和她的孩子。

可是他呢?他做了这么多事,许多时候甚至违背了自己的真实心意,也让她离他原来越远。

只是现在再想这些,已经没有意义。

阴谋是爱情的死敌,它让爱情无路可走,只能消亡。

苏合满目敌意地看着身侧制住她行动的男子。

“为什么不让我出去?我要出去!”

劫火没有看她,反而一脸悠哉地看着眼前正在上演的大战。“为什么要出去,这样看戏不是很好么?”

“你带我来,根本不是为了救白略对不对?”苏合咬紧牙关。“你根本就没想救他!”

“不错。”他勾勾唇。“我为什么要救他?天魔一旦修成,再无人可与之相敌。我还不想搞出这么个对手。”

“你不是说他们对付完白略之后就会来对付你?”苏合眼神微凝。“只要你救他,我可以说服他跟你联手。”

劫火志得意满地摇摇头。“不必了,用不着他,我也有方法对付七曜。再说了,现在出去我也救不了他。”

“那你带我来这儿,就是为了让我在这儿看着什么都不做?”

劫火神秘地笑笑。“不错,我就是要让你看着。看着白略是怎么被七曜打得元神破散躯体不存的。”

“你……”苏合气得说不出话来。“你这个变态!”

劫火挑了挑眉。“这个词我只当做赞美。”

“你究竟有什么目的?”苏合恨恨地盯着他。“我一直就觉得你不简单。”

“别这么生气,水曜妹妹。”劫火撑着下巴,看着白略苦苦支撑。“我的目的一直很简单。就是自由。偏偏天界不给我自由,我只好出此下策。”

“我不明白。让我看这个,究竟有什么意义?”苏合的心被血色光芒中包裹的白略的身形紧紧揪住。他还能支撑多久?她一定要想到解救他的方法。

水曜珠……如果有水曜珠,也许可以突破他的禁制。但她只能呼唤出在体内的水曜珠,却对存在在体外的水曜珠束手无策。

“好罢,事到如今,也没必要瞒你。”劫火烟灰色的眸闪着得意。“毕竟这么好的计划,也得让你知晓知晓。”

“你也知道,我们原本的目的是夺去玄光。”劫火叹了口气。“若是有了玄光,我也不必这样大费周章。可惜这玄光一定得你心甘情愿才能给出,显然难度很大。”

“所以,我索性选了另一条路。”他的唇勾了勾。“你也知道,水曜主强化与治愈之力。而水曜珠,则是水曜力量的源泉。当年七曜出生,我和罗睺被天帝召见时,却无意中听到这样一个秘密。当水曜珠的力量膨胀到达某种程度的时候,水曜珠会发生自化。如果能吸收水曜珠自化时的力量,便能数十倍增长自己本身的力量和自愈力。”

“简单来说,若我能吸收这力量,不要说七曜,就算这三界也决没有人是我的对手,也没有人能伤到我。”

劫火摸摸下巴,心满意足的样子。“现在你应该知道了罢?”

“要如何才能让水曜珠的力量膨胀?”

“你是水曜之灵所化,可以直接影响水曜珠。”他挑了挑眉,从怀中掏出了水曜珠。

苏合不能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将水曜珠放在眼前仔细端详。

“的确比之前灵力充分了些。”劫火满意地点点头。“你的愤怒和伤心,所有的强烈情绪都会让水曜珠的力量膨胀。”

“所以你带我来这儿?”苏合颤抖着声音。“你要我眼睁睁地看着白略被七曜所杀,好激起我的情绪,让水曜珠自化?”

“不错。眼睁睁看着爱人死在面前……我想该是足够了。”劫火好整以暇地继续观战,甚至没有多看她一眼。

苏合的牙齿咬出了血,却还告诉自己要镇定,不能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又让他得了逞。

白略显然已经苦苦支撑到了极限,红光渐渐薄弱,六曜之力已经离他越来越近。

苏合几乎可以透过白光看到他的脸,拼死一搏的决绝。

她忽然笑了一声。

“可惜你不知道另一件事。”

“什么?”

“水曜珠的照耀,可以让水曜之灵获得暂时的力量。”

她猛地挣脱了禁制,夺过劫火手中的水曜珠,然后朝白略的方向狂奔而去。

劫火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弄懵,待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苏合已经跑了出去。

他起身想追,想了想又停了下来。想追出去,无异于将自己暴露在六曜的眼中,他还不想那么傻。

突变就发生在这一瞬间。无论是六曜,还是苦苦支撑的白略,都睁大了眼,看着苏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奔到白略身前,也正在这一瞬,白略的血色结界撞破,六曜之力硬生生地朝他撞了过去。

苏合恰恰好,替白略受了这一撞。

六曜之力在她的身上爆发出六色的光芒,将她紧紧地包裹,吞噬。

“娘子!……”片刻之后,白略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吼。

“辰星!……”

“苏儿!……”

苏合箴言录:

我扑过去的那一刹那,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终于还是被你这死狐狸给害死了啊啊……

白略箴言录:

让我冷静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