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现代言情龙的报恩

第63章 番外2

紫云是紫竹林最老实实在的姑娘,大家都这么说。她来天界的时间不长,长相不算特别漂亮的,嘴巴也不是最甜的,悟性也一般,可观音大士却喜欢她,说她可靠又实在。自然难免有小仙女们不服,私底下编排她,说她哪里是实在,就是脑子一根筋,傻罢了。

她来紫竹林的日子不长,做的事情也不多,观音大士偶尔会唤她帮忙去各位神仙府上送点东西,或是找她说说话,但大部分的时候,她都闲着。没事儿的时候就去天河边看鱼,河边有一大片灼灼的桃花林,常年都是一片嫣红,却鲜有人迹,紫云最爱的就是那里。

那天太白仙翁新炼了一炉仙丹,给观音大士送了一壶来。观音大士皱着眉头嗅了半天,不敢用,便着仙女们送去给摇光星君。

摇光星君性子有些孤僻,住得也偏远,需绕过天河,穿过桃花林,再走一刻钟的逍遥桥才能到。紫竹林别的仙女们都嫌远不肯去,也就紫云实诚,接了差事后都没耽误下来喝口水,急急忙忙就往摇光星君府上去了。

过天河的时候,遥遥地就瞧见一群小仙女奔过来,衣衫不整,发髻散乱,脸上也是惊魂不定。紫云有些疑惑,方待开口问,她们已经急匆匆地冲了过来。跑得急了,又慌里慌张的,她们硬是没瞧见紫云在前头,赫然撞了上来,一壶仙丹顿时撒了满地都是。

太白仙翁炼出的丹药都有灵气,出了壶就四处乱蹦,好似有了生命一般。紫云赶紧弯腰下去捡,追了老半天,才找到了一小半壶。余下的,全都滚进了桃花林里,一颗一颗地散开来,就跟捉迷藏似的。

若是换了旁的仙子,只怕到此就作罢了,反正摇光星君也不晓得壶里有多少颗,可紫云偏偏是个实在人,观音大士既然叮嘱她把壶里的仙丹全给摇光星君送去,她便要一颗不落地全找到。

这才有了后面的事情发生。

紫云不是没有看到长椅上睡着的那条龙,可是,那也仅仅是一条龙而已。这天界什么怪物没有,紫云有一次还看到过长了八只脚的鸟呢。她当时都激动了,指着鸟咿咿呀呀地说不出话来,为这,还被紫竹林里其他的小仙女们笑了很久。

从那以后,紫云都努力地淡定起来,所以,就算见到了龙,她也没怎么把它当回事——更何况,它看起来很安静无害,雪白的身体,懒洋洋地躺在长椅上在瞌睡,乖得就像观音大士的宠物狗。

仙丹她已经找到了一大半,零零散散地都在这片桃林里,余下还有两颗掉在了长椅下。紫云蹲下身子瞧了瞧,长椅后面是个小山洞,里头似乎还有几颗。

她动作轻,想来不会吵到这条龙睡觉。紫云心里想,于是卷起袖子,提了提裙,一点点地弯腰爬到椅子下去。

才抓到一颗仙丹,长椅上的那条龙似乎有了点反应,尾巴扇了扇,发出“啪啪——”的声响。

吵醒它了?紫云心里想,可真是糟糕,应该出来给它道个歉?

她才动了动,忽听到外头一声怒吼,再然后,她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再醒来是很久以后的事了,但还是迷迷糊糊的,自己都弄不清楚到底出了什么事。她受了伤,成天在床上躺着,期间龙王过来看她,很客气地带了不少灵药仙丹,一股脑全塞给她,还特别和蔼慈祥地问候她。

这让紫云觉得既意外又受宠若惊,她只是个小仙女,可怎么受得住。

后来她才知道原因,有那么一段时间,她都不知该怎么反应。

因为受伤的缘故,观音大士让她留在府里休息。除了龙王,天帝的儿子仲恒也来看过她,虽然没说什么话,但态度很客气。许是因为如此,对于那个已经被贬下凡间的罪魁祸首,紫云并没有太大的反感,她甚至已经记不清事发时的境况,除了身上有些伤活动不大方便之外,她倒是没有再多的问题。

后来才渐渐听说敖游的名字,他如何的英俊貌美,如何的肆意张扬,脾气如何不好……等等。

能走动以后,常有别的小仙女们来找她的麻烦,挑衅的、找岔的,什么都有,左右就是看不惯她。紫云不大明白到底是什么原因,后来才渐渐听到一些流言,说她当初死缠烂打地追求敖游,才会被它吞了,又说龙王瞧上她了要收她做儿媳妇云云……

再后来,紫云就不大喜欢出门了,倒不是怕了她们,就是觉得跟她们吵架挺无聊的,索性整天窝在紫竹林里陪观音大士说话。跟她老人家说话,可比同那些小仙女们吵架有意思多了。

桃花开完后的那一天,观音大士问她想不想下凡走走。

紫云想了想,应了。

临走前一天龙王还过来探望她,听说她要下凡,很是关切地叮嘱了一番。又问她下去何方,紫云只摇头,“都是观音大士安排的。”

第二日大早,她在南天门辞别了前来送行的龙王,一跃身就跳下了凡间。

她在人世间走了一遭,回到天,不过才过了八十多天。桃花林郁郁葱葱,没了桃花,连桃子都被摘了个精光。

当初来找岔的小仙女早就不来了,一方面是因为那位敖大爷已经回了天庭,另一方面,仲恒有了女朋友,名字叫慧慧,是个刚来天界没多久的小仙女,两个好得蜜里调油的,大家伙儿恨她恨得牙痒痒,整个天界都透着一股子酸气。

她回来没两天,那个叫做慧慧的忽然过来找她说话,拖着腮帮子朝她笑,问:“你还记得我不?”

紫云努力地想了好一会儿,摇头。听她这语气,难不成她们俩应该认识?

慧慧叹了口气,又问:“那……敖游,你还认识不?”

紫云点头,小声地道:“我知道他。”说完想了想,又加上一句,“我已经不恨他了。”

慧慧彻底地郁闷了,过了好一会儿,才道:“你都不想知道下凡后做了些什么吗?”

“观音大士说,最好别去看。”紫云很认真地道:“说不定什么时候我还要下凡的,要是每次都非要记着,到时候容易精神分裂。”

慧慧却笑起来,“我觉得,你再下凡的可能性不是很大。”说着,她就不再提这个事儿了,东拉西扯的说话,很亲切熟悉的样子。紫云也觉得跟她很有话说,越说越是投机。

她们说了有一个时辰,直到仲恒过来找慧慧,她才很不情愿地起身,嘴里还小声地嘟囔着什么,可见了仲恒的面,她又立刻高兴起来,眼神变得很温柔。仲恒也是一样,他脸上甚至还带着微微的笑意,眼波特别地醉人。

这跟上次来探望的时候可完全不同,紫云心里想,她总以为仲恒是个既冷淡又疏离的神仙,原来他的身上也有些烟火气。

“别忘了把你的记忆球调出来看一看。”临走的时候,慧慧忽然凑到她的耳边,小声地叮嘱道:“千万别忘了。”

神仙们每次下凡回来,都会把那一世的记忆封存,用记忆球保存起来,但极少会有那个神仙会把它打开的。正如观音大士所说的那样,一不留神儿就精神分裂了。可是,为什么慧慧会一再提及她下凡的事儿呢?难道这里头还有什么故事不成?

她一犹豫就是好几天,老睡不好,记忆球是早就调出来了,就放在床头,可到底要不要看,紫云总是拿不定主意。

每年的这个时候,神仙们老喜欢搞聚会,这会儿仲恒和敖游都在天上,一群小仙女们跟打了鸡血似的激动,连紫云这样不大往外跑的,都被迫听了好多次关于他们俩的事儿。

仲恒跟慧慧感情太好,小仙女们无处下手,气得够呛,好在敖游还是单身,好歹还给大家一点想象的空间。

不过,最近那位敖大爷的心情似乎不大好,听紫竹林的小仙女们说,接连好几次的聚会他都没有参加,而且总是心事重重的,都不大爱搭理她们。

“今天晚上的聚会,你去吗?”

“不去。”紫云摇头,眼睛盯着记忆球的方向,脑袋里还牵挂着这件事儿。

“你老不去,是不是,还记恨着敖游啊?”

“才没有呢?”紫云啼笑皆非,“都多久的事儿了。我就是……就是又不认识,可到底……反正就是不大好。”要真见了面,那多尴尬。大家会怎么说,敖大爷,瞧瞧紫云,这就是当初你一口吞了的那位?

丢死人了。

“你盯着什么东西看呢?”

紫云赶紧把记忆球收进怀里,“没什么。”

“你该不会是,想把记忆球打开吧,紫云,你别傻了。”到时候会精神分裂的!她肯定是想这么说。

“哎呀你不是要去参加什么聚会吗,还不快去。”紫云跳起身,动作利索地把她推出门去。

可是,这还是大下午呢。

她一转身,怀里的记忆球跳了一下,伸手摸,那个小东西却从顺着衣服往下掉,“啪——”地一声,掉在了地上,四分五裂……

有淡淡的兰花香飘出来,紫云吸了吸鼻子,觉得脑子晕晕乎乎的,面前不断地闪现出一些画面,还有一张漂亮的脸,亮晶晶的眼睛,眉眼都是弯弯的,朝她笑,“王培培——”

紫云一个激灵,就醒了。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是紫云,还是王培?都是长头发,圆润的脸,亮亮的眼睛……她是紫云,也是王培。

她拎着裙子就往外跑,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欢喜又愉悦的,什么语言都无法表达。她想见他,敖游,敖大爷,二货,一会儿,她该怎么叫他才好?

她在门外高声唤他的名字,身边有小仙女经过,好奇地盯着她看,小声地窃窃私语。紫云一点都不在意她们在说什么,她睁大眼睛看着大门口。那门吱呀一声拉开了,敖游疑惑的脸探了出来,眨巴眨巴眼,一头雾水的样子。

紫云咧嘴朝他笑,除了笑,她一个字都不会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