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古代言情穿越永乐田园

第84章

潭拓镇上,铁拐李拄着拐杖一路走,一路不时的有人跟他打招呼,眼前的铁拐李跟七八年前不能比,他一身锦缎,虽然还是拄着拐杖,却并不影响镇上人对他的尊敬,谁让人家有一个好儿子呢?听说最近升至五品官了……

铁拐李走到一品酒楼里门前,他又迟疑了,不知道是进去好还是不进去好,儿子现在是五品官了,虽然自己一直都把他当亲生的对待,到底还是差了那么一层,现在还能听他的吗?万一恼了……

铁拐李正拿不定主意,酒楼的胖掌柜已经迎出来了“哎呦李老爷,你可是贵客,轻易也不出来吃一顿酒,快请进请进……”

“嘿嘿,”铁拐李憨厚的笑道:“不瞒你说,我儿子给我找的厨子,比咱们潭拓镇上所有酒楼的大厨做的菜都好吃,再说我又不做生意,不用招待客人,何必到外面来吃?”

胖掌柜笑道:“那是那是,你的儿子各个都有出息,谁不知道啊!来来,快请进来坐,杨老爷可是等了你老半天了。”

铁拐李闻言心中暗叹,现在想走也不好就走,罢了罢了,那就进去看看老家伙约了自己来到底想说什么。

铁拐李一进酒楼,大堂里的人纷纷站起来跟他打招呼,铁拐李一边笑着跟这些人打招呼,一边脚下不停,一直被胖掌柜带到二楼的一个雅间,推门进来,一眼就看见杨国蕃一脸没落的正端着茶杯不知道在想什么,他听见门响侧头一看是铁拐李来了,忙把手中的茶杯放下,站起来冲着铁拐李一拱手“李老弟,我可等了你很久了,快过来坐。”

铁拐李虽说儿子发达了,无奈乡下也没有什么身份相当的朋友往来,他到底是草根出身,虽然身上穿着华贵,扔掩饰不住内心的自卑,尤其是眼前这位潭拓镇上有名的乡绅,而且还是自己儿子的亲生父亲,现在居然对自己如此恭敬,他便有些受宠若惊,忙回礼道:“不敢当不敢当,不知道杨老爷今天找我什么事儿?”

杨国蕃笑道:“坐下坐下,我要了些酒菜,咱们边吃边谈。”

说话的功夫,胖掌柜已经亲自带人端了酒菜上来,直摆了满满一桌子,杨国蕃也不用人侍候,他把人都撵出去,亲自把盏给铁拐李满了酒,笑道:“李老弟,咱们一直住在潭拓镇这么多年,在一起吃饭却是第二次,来,先满饮此杯。”

铁拐李接过来一饮而尽,“杨老爷,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当年若不是你,说不定我现在还个光棍汉呢,你想让我做什么,我也一定尽力而为,不过丑话说在前头,我家大郎的事儿,我做不得主……”

杨国蕃笑道:“吃菜吃菜,你是他的爹爹,怎么会做不得主?我听说你家大郎马上就要衣锦还乡了。”

“是啊。这几天就能到家。”铁拐李憨厚的一笑,说道:“不瞒杨老爷,大郎这孩子打小就有主意,小哥三个就属他最聪明,先生说他是块读书的料,那时候我就琢磨着,如果他喜欢读书,我砸锅卖铁也供他,也能改换门庭不是?哪知道这孩子读了几年书,知道家里拿束脩不易,就说什么都不读了,怎么说也不听,也是他娶了个好媳妇,会赚钱,这才接着把书读下去了……”

杨国蕃听了这话,心中不是个滋味,都是当年一念之差呀!他愣怔了半天,脸上一片萧索之意,连喝了两杯闷酒,杨国蕃笑了笑,那笑容里满是苦涩:“李老弟,镇上的人都说我杨家干了缺德事,这才断子绝孙……咱们以前虽然少有接触,你多少也能了解我一些,你说我若是那狠心的人,当初我又怎么把大郎她娘给你?当时我夫人娘家势大,我自问便是收了她做个妾侍,也不能护他们母子周全,本来我夫人还要把她远远的卖了,是我想着她侍候我娘亲一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是我对不住她,若是把她给了附近的人,说不定有了什么困难我还能时常照应一二,这才把她给了你,哪知道不知怎么传出了风声,我便是想帮你们,也不敢,你的老婆,你应该知道她的性情……”

铁拐李连连点头“是啊,孩子他娘脾气刚硬,若是别人资助也还罢了,你的银钱,她是万万不肯收的……”

“嗨,”杨国蕃叹了口气,“我这人,一辈子经商,虽然有时候不择手段,却也从来没有做过丧尽天良的事儿,若说最对不住的人,也就是……就是大郎了……李老弟,我杨家可以说家大业大,却没有一个男丁来继承,我今天有一个不情之请,能不能把你家大郎的儿子过继给我家杨槐一个?你放心,不用改姓,只要他将来生的儿子有一个姓杨就好,我偌大的家业也好有人继承,李老弟,算我求你了。”

铁拐李一听这话,倒也不算很惊讶,不过这事儿他真的不敢打包票,嘴里便劝慰道:“杨老爷,你家二郎的妻妾不是生了七个女儿了吗?说不定下一胎就会生儿子了,何必这样着急?”

说起这“七仙女”来,杨国蕃自然想到了“七仙女”的爹,他不由得神情一滞,儿子杨林卧床已经快十年了,虽然照顾的精细,只因长期病卧,身子骨已经瘦弱的不行,谁知道还能不能生出孩儿了?便是能生出来,谁又敢保证不是女孩?杨国蕃现在已经知道自己为什么受了天谴了,他觉得就是因为他抛弃了自己的亲生儿子,抛弃的儿子不是普通人啊,那是文曲星下凡,都是自己有眼不识金镶玉,所以才导致这样的后果。

杨国蕃便把杨林的情况说了一遍,铁拐李沉默不语。杨国蕃不免有些着急了,他琢磨着李子轶以后肯定不能经常回来,这次若是不把这事儿落实了,以后怕是再没有这个机会了,“李老弟,成是不成,你倒是给个话呀!”

铁拐李笑道:“你可以给你的孙女找个上门女婿嘛。”

杨国蕃皱眉道:“我还能活多几年?能不能等到孙女成亲还两说着呢,再说了,那姜二丫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等我两腿一瞪,说不定她不管二郎死活,立刻就把他也蹬了,大郎那孩子仁厚,必不能跟她一般见识,到时候我杨家偌大的家产,岂不是便宜了外人?”

**********

与此同时,坐在大船上的李子轶归心似箭,恨不能插了翅膀飞回家去,这一天船终于到了北平的码头,李子轩和李子轲在码头上一个劲儿的挥手,李子轶还没等着大船停稳了,便连声喊道:“快放踏板,快快。”

姚谨笑道:“还是稳当点吧,又不差这一时半刻,小心掉水里去。”

巧儿高兴的对清官、明官说道:“看见了吧?那就是二叔、三叔,你们小时候,有一次三叔躺在炕上把清官放在他的肚子上,清官就在三叔的肚子上蹦啊蹦,蹦累了你就在三叔的肚子上撒了一泡尿,那尿正喷在三叔的嘴里……”

清官听见姐姐说他小时候的丑事,顿时红了脸“你胡说,我才没有干过那事……娘,那不是我,对不对?”

姚谨笑道:“不知道,你三叔有时候也分不清谁是清官谁是明官,说不定他认错了人。”

明官一旁抗议道:“肯定不是我。”

余官也在一旁凑趣“肯定不是我。”

“对对,肯定不是我们余官。”姚谨抱着小儿子,周围的仆妇丫鬟听了都笑,清官气呼呼的瞪了巧儿一眼,巧儿笑道:“尿了就尿了,怕什么?三叔还说呢,童子尿治病。”

一家人说说笑笑过了踏板,就见李子轶和两个兄弟抱做一团,李子轩、李子轲看见姚谨过来了,赶紧见礼,姚谨笑道:“现在家里正忙吧?怎么你们兄弟都来了?余官,快叫二叔三叔。”

余官喊了人,李子轲忙把孩子抢到了怀里抱着,笑道:“余官,还认不认识三叔了?”

余官摇摇头说道:“我没把尿尿到三叔嘴里……”

众人闻言,又是一阵笑,一家人乘坐马车回到家,早有守门的家丁报进门去,大家下了车,仆役们都来请安,姚谨吩咐木棉把赏封分发了下去。这些仆役摸到赏封份量不轻,个个都喜气洋洋,恭谨地护送自家大少爷、大少奶奶进了门。

姚谨边走边打量着这个曾经的家,现在李子轩和公公婆婆住在这里,跟自己住的时候有了很多不同,首先是家里的仆从多了,更像是大户人家的样子了。

到了二门前,就见迎面走来两个人,前面那一位二十四五岁的年纪,低眉顺目,规行矩步,穿着宝蓝色衣裳,淡青色马面裙,头上挽着简单发髻,只插了两根镶玉银簪,正是二郎的媳妇赵娥儿,身边跟着那位年龄跟她差不多的,穿一身豆绿衫裙的,正是三郎的媳妇李月梅……

二人看见李子轶一行,当即笑道:“见过大哥大嫂,爹娘可都等急了。”

姚谨上前拉住了二人,一边走一边说着话,问了问孩子们的情况,慢慢向前面的院门走去,刚走到主院门口,就见铁拐李和李杨氏正站在大门口,两年多未见,二老模样似乎没有什么大变化,姚谨和李子轶赶忙上前拜见,拜完了,姚谨又连忙让几个孩子重新拜见了叔叔、婶婶,各人落座时,李子轶才仔细打量了巧儿。

巧儿穿的衣料虽然华贵,不过颜色素淡,头上戴着几样简单的首饰,人显得干干净净的,安静沉稳,称得上是端庄文秀,清丽可人……巧儿看见李杨氏盯着她看,遂笑道:“奶奶,干嘛这样盯着看人家……”

李杨氏笑道:“你爹爹在信里说跟你定了亲事了?”

巧儿顿时红了脸“奶奶——”

姚谨一旁道:“娘明明知道她害羞,还故意问她,是公主给做的大媒,定了我的娘家侄子,婆婆可还满意?”

李杨氏点点头“满意,当然满意,我看你那侄子,跟驸马爷很像,都那么聪明,咱们巧儿能嫁给他,那是烧了八辈子高香了。”

李子轶问了问家里的情况,跟铁拐李说了几句话,看见他眼神躲闪有些不自然,便笑问道:“爹爹,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