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4章

潭拓镇上,铁拐李拄着拐杖一路走,一路不时的有人跟他打招呼,眼前的铁拐李跟七八年前不能比,他一身锦缎,虽然还是拄着拐杖,却并不影响镇上人对他的尊敬,谁让人家有一个好儿子呢?听说最近升至五品官了……

铁拐李走到一品酒楼里门前,他又迟疑了,不知道是进去好还是不进去好,儿子现在是五品官了,虽然自己一直都把他当亲生的对待,到底还是差了那么一层,现在还能听他的吗?万一恼了……

铁拐李正拿不定主意,酒楼的胖掌柜已经迎出来了“哎呦李老爷,你可是贵客,轻易也不出来吃一顿酒,快请进请进……”

“嘿嘿,”铁拐李憨厚的笑道:“不瞒你说,我儿子给我找的厨子,比咱们潭拓镇上所有酒楼的大厨做的菜都好吃,再说我又不做生意,不用招待客人,何必到外面来吃?”

胖掌柜笑道:“那是那是,你的儿子各个都有出息,谁不知道啊!来来,快请进来坐,杨老爷可是等了你老半天了。”

铁拐李闻言心中暗叹,现在想走也不好就走,罢了罢了,那就进去看看老家伙约了自己来到底想说什么。

铁拐李一进酒楼,大堂里的人纷纷站起来跟他打招呼,铁拐李一边笑着跟这些人打招呼,一边脚下不停,一直被胖掌柜带到二楼的一个雅间,推门进来,一眼就看见杨国蕃一脸没落的正端着茶杯不知道在想什么,他听见门响侧头一看是铁拐李来了,忙把手中的茶杯放下,站起来冲着铁拐李一拱手“李老弟,我可等了你很久了,快过来坐。”

铁拐李虽说儿子发达了,无奈乡下也没有什么身份相当的朋友往来,他到底是草根出身,虽然身上穿着华贵,扔掩饰不住内心的自卑,尤其是眼前这位潭拓镇上有名的乡绅,而且还是自己儿子的亲生父亲,现在居然对自己如此恭敬,他便有些受宠若惊,忙回礼道:“不敢当不敢当,不知道杨老爷今天找我什么事儿?”

杨国蕃笑道:“坐下坐下,我要了些酒菜,咱们边吃边谈。”

说话的功夫,胖掌柜已经亲自带人端了酒菜上来,直摆了满满一桌子,杨国蕃也不用人侍候,他把人都撵出去,亲自把盏给铁拐李满了酒,笑道:“李老弟,咱们一直住在潭拓镇这么多年,在一起吃饭却是第二次,来,先满饮此杯。”

铁拐李接过来一饮而尽,“杨老爷,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当年若不是你,说不定我现在还个光棍汉呢,你想让我做什么,我也一定尽力而为,不过丑话说在前头,我家大郎的事儿,我做不得主……”

杨国蕃笑道:“吃菜吃菜,你是他的爹爹,怎么会做不得主?我听说你家大郎马上就要衣锦还乡了。”

“是啊。这几天就能到家。”铁拐李憨厚的一笑,说道:“不瞒杨老爷,大郎这孩子打小就有主意,小哥三个就属他最聪明,先生说他是块读书的料,那时候我就琢磨着,如果他喜欢读书,我砸锅卖铁也供他,也能改换门庭不是?哪知道这孩子读了几年书,知道家里拿束脩不易,就说什么都不读了,怎么说也不听,也是他娶了个好媳妇,会赚钱,这才接着把书读下去了……”

杨国蕃听了这话,心中不是个滋味,都是当年一念之差呀!他愣怔了半天,脸上一片萧索之意,连喝了两杯闷酒,杨国蕃笑了笑,那笑容里满是苦涩:“李老弟,镇上的人都说我杨家干了缺德事,这才断子绝孙……咱们以前虽然少有接触,你多少也能了解我一些,你说我若是那狠心的人,当初我又怎么把大郎她娘给你?当时我夫人娘家势大,我自问便是收了她做个妾侍,也不能护他们母子周全,本来我夫人还要把她远远的卖了,是我想着她侍候我娘亲一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是我对不住她,若是把她给了附近的人,说不定有了什么困难我还能时常照应一二,这才把她给了你,哪知道不知怎么传出了风声,我便是想帮你们,也不敢,你的老婆,你应该知道她的性情……”

铁拐李连连点头“是啊,孩子他娘脾气刚硬,若是别人资助也还罢了,你的银钱,她是万万不肯收的……”

“嗨,”杨国蕃叹了口气,“我这人,一辈子经商,虽然有时候不择手段,却也从来没有做过丧尽天良的事儿,若说最对不住的人,也就是……就是大郎了……李老弟,我杨家可以说家大业大,却没有一个男丁来继承,我今天有一个不情之请,能不能把你家大郎的儿子过继给我家杨槐一个?你放心,不用改姓,只要他将来生的儿子有一个姓杨就好,我偌大的家业也好有人继承,李老弟,算我求你了。”

铁拐李一听这话,倒也不算很惊讶,不过这事儿他真的不敢打包票,嘴里便劝慰道:“杨老爷,你家二郎的妻妾不是生了七个女儿了吗?说不定下一胎就会生儿子了,何必这样着急?”

说起这“七仙女”来,杨国蕃自然想到了“七仙女”的爹,他不由得神情一滞,儿子杨林卧床已经快十年了,虽然照顾的精细,只因长期病卧,身子骨已经瘦弱的不行,谁知道还能不能生出孩儿了?便是能生出来,谁又敢保证不是女孩?杨国蕃现在已经知道自己为什么受了天谴了,他觉得就是因为他抛弃了自己的亲生儿子,抛弃的儿子不是普通人啊,那是文曲星下凡,都是自己有眼不识金镶玉,所以才导致这样的后果。

杨国蕃便把杨林的情况说了一遍,铁拐李沉默不语。杨国蕃不免有些着急了,他琢磨着李子轶以后肯定不能经常回来,这次若是不把这事儿落实了,以后怕是再没有这个机会了,“李老弟,成是不成,你倒是给个话呀!”

铁拐李笑道:“你可以给你的孙女找个上门女婿嘛。”

杨国蕃皱眉道:“我还能活多几年?能不能等到孙女成亲还两说着呢,再说了,那姜二丫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等我两腿一瞪,说不定她不管二郎死活,立刻就把他也蹬了,大郎那孩子仁厚,必不能跟她一般见识,到时候我杨家偌大的家产,岂不是便宜了外人?”

**********

与此同时,坐在大船上的李子轶归心似箭,恨不能插了翅膀飞回家去,这一天船终于到了北平的码头,李子轩和李子轲在码头上一个劲儿的挥手,李子轶还没等着大船停稳了,便连声喊道:“快放踏板,快快。”

姚谨笑道:“还是稳当点吧,又不差这一时半刻,小心掉水里去。”

巧儿高兴的对清官、明官说道:“看见了吧?那就是二叔、三叔,你们小时候,有一次三叔躺在炕上把清官放在他的肚子上,清官就在三叔的肚子上蹦啊蹦,蹦累了你就在三叔的肚子上撒了一泡尿,那尿正喷在三叔的嘴里……”

清官听见姐姐说他小时候的丑事,顿时红了脸“你胡说,我才没有干过那事……娘,那不是我,对不对?”

姚谨笑道:“不知道,你三叔有时候也分不清谁是清官谁是明官,说不定他认错了人。”

明官一旁抗议道:“肯定不是我。”

余官也在一旁凑趣“肯定不是我。”

“对对,肯定不是我们余官。”姚谨抱着小儿子,周围的仆妇丫鬟听了都笑,清官气呼呼的瞪了巧儿一眼,巧儿笑道:“尿了就尿了,怕什么?三叔还说呢,童子尿治病。”

一家人说说笑笑过了踏板,就见李子轶和两个兄弟抱做一团,李子轩、李子轲看见姚谨过来了,赶紧见礼,姚谨笑道:“现在家里正忙吧?怎么你们兄弟都来了?余官,快叫二叔三叔。”

余官喊了人,李子轲忙把孩子抢到了怀里抱着,笑道:“余官,还认不认识三叔了?”

余官摇摇头说道:“我没把尿尿到三叔嘴里……”

众人闻言,又是一阵笑,一家人乘坐马车回到家,早有守门的家丁报进门去,大家下了车,仆役们都来请安,姚谨吩咐木棉把赏封分发了下去。这些仆役摸到赏封份量不轻,个个都喜气洋洋,恭谨地护送自家大少爷、大少奶奶进了门。

姚谨边走边打量着这个曾经的家,现在李子轩和公公婆婆住在这里,跟自己住的时候有了很多不同,首先是家里的仆从多了,更像是大户人家的样子了。

到了二门前,就见迎面走来两个人,前面那一位二十四五岁的年纪,低眉顺目,规行矩步,穿着宝蓝色衣裳,淡青色马面裙,头上挽着简单发髻,只插了两根镶玉银簪,正是二郎的媳妇赵娥儿,身边跟着那位年龄跟她差不多的,穿一身豆绿衫裙的,正是三郎的媳妇李月梅……

二人看见李子轶一行,当即笑道:“见过大哥大嫂,爹娘可都等急了。”

姚谨上前拉住了二人,一边走一边说着话,问了问孩子们的情况,慢慢向前面的院门走去,刚走到主院门口,就见铁拐李和李杨氏正站在大门口,两年多未见,二老模样似乎没有什么大变化,姚谨和李子轶赶忙上前拜见,拜完了,姚谨又连忙让几个孩子重新拜见了叔叔、婶婶,各人落座时,李子轶才仔细打量了巧儿。

巧儿穿的衣料虽然华贵,不过颜色素淡,头上戴着几样简单的首饰,人显得干干净净的,安静沉稳,称得上是端庄文秀,清丽可人……巧儿看见李杨氏盯着她看,遂笑道:“奶奶,干嘛这样盯着看人家……”

李杨氏笑道:“你爹爹在信里说跟你定了亲事了?”

巧儿顿时红了脸“奶奶——”

姚谨一旁道:“娘明明知道她害羞,还故意问她,是公主给做的大媒,定了我的娘家侄子,婆婆可还满意?”

李杨氏点点头“满意,当然满意,我看你那侄子,跟驸马爷很像,都那么聪明,咱们巧儿能嫁给他,那是烧了八辈子高香了。”

李子轶问了问家里的情况,跟铁拐李说了几句话,看见他眼神躲闪有些不自然,便笑问道:“爹爹,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啊?”

上一章第83章
下一章第85章
同类热门
  • 妾簿命妾簿命澹台|古代言情[花雨授权]人人都不看好她的这段姻缘!她面对的,是受过她家错待的男子,和一班爱记恨的夫家人,刚入门就给了她一个下马威,轻贱也好,冷落也好,甚至是下堂,统统都没关系!来多少,她接多少!可事情怎么忽然脱了轨?
  • 一品美娇娥:医女点贤郎一品美娇娥:医女点贤郎清寒|古代言情“石头山,石头庄,石头庄里丑娇娘……”农村娃子白薇,顶着高等医学院校花、料理爱好者首席BOSS头衔,离奇穿越到三餐不继、淡如秋风、食不果腹的清贫农家。田边地头三盘菜,发家致富凭手艺。捏着药食同源的绝学,硬是把穷日子过得蒸蒸日上。篡改了命格,鄙弃了荣华富贵,为的只是为父兄撑起一片天来。丑颜骇人听闻,凤凰涅磐、浴火重生后,才能尽显。俊美如谪仙的美男,生死相随,美娇娘终得洗尽铅华,携贤郎同归,再造种田惊世传奇!
  • 吾爱重生吾爱重生红酒素|古代言情本文讲诉的是一个生活在21世纪的女子——古月蓉,过着知足常乐既普通又幸福的现代生活;但是当某一天,这个衡量幸福的天平失去了平衡之后,所面临的将是绝望;古月蓉在现代生活中,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好女人,和丈夫过着朴实而幸福的生活,但是当有一天发现了幸福的外表下,所隐藏的背叛,让古月蓉顿时有种天崩地裂的感觉;这种绝望,把古月蓉带到了另一个时空;在这个新的时空,她依然发现,自己还是那么孤立无援,从卑微变得坚强;从无爱到拥有爱,上苍却又是那么的残忍,狠狠的掠夺这份得来不易的幸福,一次次的失望、伤害,让她身心俱疲;在她经历种种艰难坎坷之后,她能否拥有常人的幸福呢?我们。。。。。。。。。
  • 修仙之绯色修仙之绯色月饮霜华|古代言情这是现代一名修真世家的女孩子的故事……许妍苒是一个天赋颇高的修真者,在许家的地位很高,年仅21岁就把许家的青藤录修习到了22层,但是就是因为这样许家才下了决定让她和曲家的天才少年曲惟结为道侣,因为这样不但可以增进两家的关系,也可以让许妍苒的能力提高的更快。情节虚构,切勿模仿
  • 沧海绝恋沧海绝恋叶静如碧|古代言情《异域记》中曾经记载着:“又曰天之尽头,有城曰沧海,四季初花,如仙境。”沧海之城,不知道是否有想象中的那样美丽?我愿减少十年的寿命,与你一见,殊不知再见,你已是沧海国的王,我忍着内心的浪翻潮涌,只能远远地看着你的喜怒哀乐。仿佛初见的美好只是梦一场。我爱你,你却把我忘记。当你再记起我的时候,我还能不能等到?
  • 一世长安:薄凉帝妃谋天下一世长安:薄凉帝妃谋天下浮生若羽|古代言情【妖男冷女】她是21世纪神秘的夜氏总裁,是赫赫有名的顶级特工,是人人口中的扫把星,是母亲嘴里面的下流货。一朝穿越,原本已无爱无恨,却家破人亡,不得安宁,卷入乱世。他是人人得而诛之的幽冥城主,是见不光的影子,永远只能活在黑暗里面,无情无心。一道圣旨,一场阴谋,一次人性的较量,将两个人的命运捆绑在一起,相爱相杀,共谱盛世风华。
  • 相公请接招相公请接招秋殣|古代言情被指导员拉去参加5000米马里松长跑,让先天性运动白痴情何以堪啊~跑道上会晕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啊...但是睁开眼睛看到的都是什么啊!!!木房?黑陶碗?粗布衣?有没有搞错,Cosplay也要有个度啊....那个坐在她床边老是红着脸的男子是要闹哪样嘛!为什么还有一个菜呀似的小屁孩总是喊着她娘???!
  • 无赖王爷的失忆妃无赖王爷的失忆妃水无澜|古代言情她遭受背叛,于是不再相信任何人。机缘巧合,来到异世,以自己的力量取得一定的成就。行事狠辣却有着善良的内心,遇到与前世的恋人长相相同的男人,展开心扉之时却是再次心碎时,有个男子突然出现在她面前,说永远不会伤害她,已经伤痕累累的他,还能相信于他吗?
  • 风溪篇:淡定皇子妃风溪篇:淡定皇子妃慕容薛冰|古代言情她是风家老二风溪,被大哥派去罗菱国,在去的路上见到一个男子“你可以叫我九哥。”九哥,她记住了。却在路上碰到般若国要到罗菱国成亲的公主暴毙,看着本就战乱的罗菱国,风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我替她。”反正也没见过面,谁知真假。在成亲的晚上被九皇子独自丢在新房,她大喜,正中下怀。
  • 大唐盛世么少妃大唐盛世么少妃迟小么|古代言情这年头,是个穿越的年代。迟小么的朋友安娜苏穿到明朝去把朱允文拐回来后,听安娜苏描述得,那古代实在太美好了,珍珠美玉黄金白银取之不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迟小么是眼红得不行,一向鄙视穿越的她忽然也很想穿越一把到古代混个小妃子赚点小钱花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