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现代言情重生之拥抱晨曦

第111章 番外6

安翔想到最初向老爷子报告王曦情况时老爷子那既理智又冷酷的命令:“付出一切代价,把她留在Alex身边。”

这才是程老爷子本来的样子,只是为了Alex,他非要讨王曦的好不可。

不可否认他是极为成功的,当他要在你面前塑造出一个慈爱老者的表象时,他便可以轻而易举地做到。

安翔和王曦到警局的时候正碰上律师从审讯室出来,当她看清那个律师的模样时惊得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

“怎么会是你?”

眼前这个褐色头发,戴着金边眼镜道貌岸然的青年不正是那个在大卖场被Alex扇了一耳光的家伙?

褐发青年在看到王曦和安翔的时候眼底明显掠过一丝厌恶,但很快却又被他掩饰过去,带着状似无比真诚的笑容,友好地向王曦伸出了手:

“王曦小姐,上次因为一点误会让你留下了不好的印象真是抱歉,我重新介绍一下自己,我叫Marks,任职于XX律师事务所。”

王曦蹙着眉头,看着Marks的手半晌没有动静,这可不能怪她,毕竟谁都会对意图折断自己手的家伙抱有强烈的戒心。

Marks的手尴尬地停在空中,安翔精致的脸上划过一丝嘲弄,继而另有所指般冷冷地说道:

“行了Marks,要道歉的事又何止这一桩,还是先说说Alex的事,这才是最重要的你说是吗?”

Marks垂下眼点点头,“当然。”

收回右手推了推眼镜,Marks将方才获悉的情况全数托盘而出。

案发当日,在被抢的乐器店附近,有目击证人曾见过Alex出现,因为很少有人在大热天的时候还戴着口罩到处乱晃所以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刚才警方安排这位证人认人的时候,他也毫不犹豫地从6个毫无关系的人里独独指认了Alex。

“不可能,Alex根本不会去抢什么小提琴,他只是有事恰好在案发现场附近经过而已,有什么证据能证明是他干的?”

Marks听见王曦的话也是赞同地点点头:

“你说的对,所以警方只能扣留他48小时,期间准备去搜查确凿的证据将他定罪。”

“要扣留48个小时?”

安翔这时也蹙起了漂亮的眉头,十分不悦地微微眯起了凤眼。

Marks无奈地摇摇头:

“我已经尽力了,只是Alex自始至终都不愿说出他究竟为什么会在案发现场附近出现,在那个时间段里他究竟做了些什么,警方问到这些的时候,他一直保持沉默。”

王曦疑惑地咬了咬下唇,望了望一旁的Marks,将安翔拉到一边角落悄声问道:

“安老大,这个Marks和Alex好像很不对盘的样子,他真的会帮忙吗?要不我们换个律师好不好。”

听见王曦的疑虑,安翔看了眼此刻挂着一副无可奈何表情的Marks,妖异的眼睛划过一抹嘲讽,挑了挑眉也不顾会不会让Marks听见,朗声回答道:

“放心,Marks一定会尽心尽力,就算不是为Alex,他总也要为自己的死活着想。你说对不对啊,Marks?”

Marks英俊的面容刷地扭曲起来,仿佛是想起了什么极其耻辱的事情,深藏在金边眼镜后的瞳孔不住地发出骇人的煞气,嘴角僵硬地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是,是啊。”

安翔对Marks脸上的羞辱视而不见,冷冷一笑后环过王曦的肩,对身后的Marks吩咐道:

“那Alex的事就拜托你了。”

王曦悄悄回头望了望身后僵硬着身体的Marks,究竟发生什么事了,让原本那样一个嚣张煞人的家伙变成现在这副样子?

“安老大,你究竟对他做过什么?”

安翔一贯挂着的淡笑立时加深了几分,漂亮的手指扯了扯王曦的脸颊微嗔道:

“嘻嘻怎么能怀疑如此善良亲切的我呢?真让人难过。”

安翔一副伤怀捧心状,眼底明显的调皮笑意。

“我说真的啦安老大,告诉我吧。”

王曦很好奇,就像当时在大卖场Alex一句话就能让Marks隐忍怒气一样,安翔却又是施了什么手段让暴力的Marks变成了听话的乖宝宝呢?

安翔嘴角慢慢勾起,优雅地抬起了食指放在唇上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这是……不能说的秘密。”

面对王曦气呼呼鼓着腮帮子埋怨,安翔光彩夺目的眼睛却是闪过一抹无奈。

嘻嘻,这件事你可真是错怪我了,能让Marks害怕的从来就不会是我安翔或是Alex,他只害怕一个人,就是被你当成和蔼可亲的外公的程老爷子。

Marks刚才之所以面露羞辱是因为,发生那件事时他安翔也恰好在场。

那天,程老爷子兴致极高地骑马打猎,陪同的人有George管家、Marks和安翔。

谁料打猎打到一半,程老爷子突然说猎物太少,他要猎人!且猎的不是别人,正是Marks!

面对程老爷子朗声吩咐道:你现在可以开始跑了,Marks却连动都不敢动,岂止是不敢动,他早就流着满头的冷汗腿软着一下子跪倒在地。

程老爷子却在这时候端起猎枪顶在了Marks的脑袋上,冰冷而威严的嗓音声声刺激着Marks绷紧的神经。

“我站在你面前对你下命令你都能阳奉阴违,难怪敢经常在我背后搞一些小动作。”

“你真以为我老得头昏眼花什么都不知道?我虽然说过,在Alex愿意继承程家之前,无论遇到任何事情谁都不准出手帮他,可我从来没有说过,允许有人背地里害他,我更没有说过不会秋后算账!”

“Marks,记住,害了小的,老的自然要跳出来!”

随后“啪嗒”一声,开启了猎枪的保险,眼看就要扣动扳机的时候,Marks终于顶不住压力,心理防线全面崩溃地大叫“爸,救我!”

一旁的管家George此刻蹙着眉头,紧握双拳一声不吭地站在那里,他正是Marks的父亲。

程老爷子举着枪,姿势不变地问道:“George,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George冷眼扫过满头大汗,惊恐不已的Marks,视线回到老爷子身上,平静地回答道:

“一切全凭老爷子定夺。”

“砰!”

一声枪声响彻整片森林,原本在树上栖息的鸟群顿时受惊飞向高空,所有的动物都在一瞬间警觉地绷起了身体。

程老爷子收起了枪,眼光掠过劫后余生的Marks一眼,将猎枪丢给了George,拍了拍他的肩膀:“Marks是你唯一的儿子,我怎么能让你们Roman家族断子绝孙呢!”

George握紧的拳头终于渐渐松开,喉咙有丝沙哑:“谢谢老爷子。”

程老爷子骑上马,望了瘫软在地上的人一眼,随即便扬长而去,只余下一阵冷风将他的警告送入Marks耳中。

下不为例……

“安老大,我们现在怎么办,难道真的要让Alex关在里面48小时?他明明什么都没做过!这里的警察也真是的,都不调查清楚就抓人,实在太可恶了!”

听见王曦愤愤不平的话,安翔收回了思绪,纤长的手指在方向盘上敲击着。

“没错,既然他们调查不清事情的来龙去脉,那我就自己去查个一清二楚。”

王曦的眼睛一亮,立即附和道:“对!我们自己查!找到真正的犯人,看那些警察还有什么话说!”

安翔笑着摸了摸王曦的脑袋,像是哄小孩儿似的:

“乖,你回家等着,调查这种事交给我就行了。”

“可是,既要调查犯人的线索,又要调查Alex当天的行踪,多一个人不是多一份力量嘛!我也要去!”

“不,只要调查犯人的线索就好,Alex当天为什么会出现在附近的原因,我大致上可以料想得到。”

安翔漂亮的凤目中闪过一丝精光,嘴角也勾出了一抹了然的笑意。

“但是……”

“没有但是。”

“安老大你不讲理,我强烈要求上诉!”

“上诉驳回,维持原判!”

……

最后,王曦还是被送回了公寓门口,她目送着安翔开着车扬长而去,气得鼓起了腮帮子直跺脚。

这时,一对皇家学院的学生情侣正背着各自的乐器从马路对面走过,王曦见了,眼珠子微转,顿时计上心头,坚定而自信的笑容爬上了王曦的嘴角。

“我可不是那种等待骑士救出心爱王子的公主,我喜欢的男人,我自己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