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现代言情重生之拥抱晨曦

第106章 番外2

大三的时候他向校方申请了M国交换生的资格,并很快地被校方批准。

外国的圈子比Z市的圈子更难打入,方淮样样都不愿意输给别人,就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他很累很累的时候却在路过校园的时候听到钢琴声,弹的正是当年王曦的那首曲子,叫什么来着?

时隔多年,他已经完全没有了印象,以前的同学也有三年没有联系了,一种欲望从他的心里陡然而生。

他回到宿舍,打开了电脑,登录了他久未用上的QQ。

他记得,所有的同学应该都在他的QQ上,包括,王曦。

凭借出色的记忆力,他移动着鼠标,找到了“Cello”。

“王曦?”

那头很快就有了回复:

“方,方淮!!!!!!!!!”

比起他不确定的问号,对方却给出了许多的感叹号,仿佛没有任何迟疑地认定了他就是方淮。

“你过得好吗?听说你去了M国?”

“嗯,还不错,就是天气冷。”

“是吗,你要注意保暖,我记得你一着凉很容易咳嗽的,这里有没有卖草珊瑚含片啊?你吃那个最管用了……还记得你在高中的时候,我……”

方淮突然有一霎那的愣仲,他们之间的对话一点儿也不像已经分开了3年,反而像昨天才刚刚毕业似的,没有任何的格格不入,顺其自然地谈天说地。

“对了,你以前弹过一首钢琴曲,很好听,叫什么名字?”

“德彪西的梦幻曲。”

“我今天在学校听到了,没你弹得好。”

“能得到方大状元的夸奖小女子感激涕零,哈哈,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弹给你听!”

……

方淮关上电脑,一看时间,不知不觉又聊了两个小时。

这一年来,要说和谁聊天聊得最久,肯定非王曦莫属。

想到王曦,方淮脸上慢慢勾起了笑容。

“丁铃~丁铃”

面带微笑的方淮接起了电话,然后,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得一干二净。

一个来自S市的越洋电话,哭泣的母亲告诉了他一个消息:方凌车祸死了。

方凌,死了?他那无所不能的哥哥,车祸,死了?

一直生活在方凌阴影下的方淮听到这样的消息,本应该涌现出的丝丝喜意和失去亲人的悲伤,这两种矛盾却合理的情绪却都不曾出现在他心里,方淮只感到了一种情绪,害怕。

方淮从懂事开始无数次地想过,如果,这世上没有方凌该多好,或者,如果只有方凌没有他那该多好。

既生瑜何生亮!

他不想输,所以他只有不断地努力,不断地以方凌为目标,追赶他,超越他,已经不知不觉成为了他人生的全部。

可是,突然有一天,那个明确的目标消失不见了,他要怎么再活下去,他活下去还有什么意义!

他感到害怕,没有了赶超的目标,没有了超越目标的希望,永远都没有了。

当方淮再次回神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点开了王曦的QQ。

“嘻嘻,方凌死了。”

那头沉默了很久,随后一段话跳了出来:

“你害怕吗?”

方淮陡然一震,手指僵硬在了键盘上。

“方淮,你害怕,是因为你失去了哥哥;你害怕,是因为你失去了一直以来爱着的亲人。你把他当作对手,把他视作目标,都是因为你想让他眼中有你,因为有你这样优秀的弟弟而感到骄傲。”

是这样吗?我不是因为恨他占据了所有人的目光,占据了父母的疼爱而努力学习,而是希望他能回过头来看看我这个弟弟而一直努力到现在吗?

“方淮,上个月我有碰到你哥哥,我记得他谈起你时那种骄傲、自豪的表情,我永远忘不掉。方淮,你哥哥真的很以你为荣,只是他和你一样,喜欢把事情放在心里。”

方凌,他会因为有我这个弟弟而骄傲吗?我们明明连话都说不上几句。

“方淮,你哭了吗?”

别开玩笑了,谁会哭!他死了我一点儿都伤心,只是感到不可思议!仅此而已,谁会为了他……

咸咸的液体已经不知不觉流进了嘴里,方淮呆滞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慢慢地,慢慢地,在电脑前放声痛哭起来。

混蛋,方凌!你这个懦夫!我发过誓的,我方淮总有一天要超过你,把你远远甩在我的身后,让你一辈子看着我的背影!

你这个狡猾的懦夫!你这样逃走了,让努力到现在的我怎么办!

“方凌,混蛋!你这个懦夫!你这个狡猾的混蛋!方凌……方……凌……哥……哥……”

方淮模糊的视线里,一段文字印入了眼底:

“方淮,我真希望现在能陪在你身边,陪你分担痛苦,跟你说,一切都会过去,一切都会再次好起来,我想为你弹一首你喜欢的钢琴,或者借一个肩膀给你倚靠,只要能安慰你的,无论什么事我都愿意做,方淮……”

嘻嘻……谢谢你……

方淮没有回S市参加方凌的葬礼,那时正值毕业考试。

独自一人的夜晚,方淮会听德彪西的梦幻曲,然后便会想起小时候和方凌一起踢足球,自己被其他孩子欺负方凌为他打架出头的,还有他们一起偷偷爬树摘果子吃的事……

每当这时,他会不由得想到,第一次听到这首曲子,坐在钢琴旁弹奏它的人,嘻嘻……

不知从何时开始,每次只要一想到她,方淮的心情就会变得莫名的愉快起来,没有原因的高兴,他开始期待,回到宿舍,打开电脑,就能看到嘻嘻的QQ头像正闪着亮光。

当他听到嘻嘻没有男朋友的时候,心里难以抑制的喜悦迅速蔓延到了全身的细胞,方淮知道,嘻嘻喜欢他,嘻嘻会等他……

两人之间总会出现一些暧昧不明的对白,但谁也没有将话给挑明了,方淮是因为自信,王曦却是因为自卑。

当方淮拖着行李回到S市的时候,他想到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去找嘻嘻,那是一种很强烈很强烈的想念。

他拨通了嘻嘻的手机,关机,他急切地打了个电话到嘻嘻家里,接电话的是她的母亲,说她出门了。

方淮皱着眉头突然回想起昨天在M国最后上QQ时和嘻嘻的聊天内容。

“明天我和大熊一起看电影。”

“是吗?哪个电影院?”

“XX电影院,正在上演《哈里波特3》。”

方淮带着满腔的热情冲到电影院,在门口徘徊了近一个小时才等到散场,然而欲给王曦一个惊喜的他满腔的热情却被王曦身边出现的一个男人给惊得浇熄了下去。

方淮的喜悦瞬间被冲散,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铁青。

嘻嘻明明说过是和大熊一起看电影,嘻嘻明明说过没有男朋友,嘻嘻明明,应该是喜欢他的,怎么会……

于是,在一个月后接到大熊的电话,邀请他去同学聚会时他做了个令自己后悔终生的决定——试探。

他并没有刻意地去表现什么,只是带着同事宁子晨一起参加了同学聚会。

方淮喘息地奔跑着,在离母校不远处,有一些人正围在那里,方淮挤开人群,入目的只有一根带血的竹竿和一地鲜血。

方淮的心脏急速地跳动着,因为快速的奔跑,更因为地上的血迹。

“刚刚发生什么事了,告诉我,告诉我!”

方淮抓住了身旁的人急切地问道。

“好像有一个女孩子被砸到了,刚被送到医院里去了。”

“什么医院?”

方淮赶到医院,在手术室门口看到了一脸苍白不停流着眼泪的大熊。

“大熊~”

“嘻嘻怎么样了,嘻嘻,嘻嘻怎么样了!”

大熊无神的双目在看到方淮的瞬间厉了起来,她一个巴掌挥到他脸上:

“是你!都是你!你这个混蛋!如果不是你,嘻嘻不会想到要出去逛,如果不是你我不会接到电话不会让她等在那里,如果不是你她不会被砸到,血,血,好多血,止都止不住,嘻嘻……”

大熊一边语无伦次地说着,一边不停地打方淮。

“你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知不知道原本嘻嘻要向你表白的,你为什么要带那个女人来!那个女人比嘻嘻好吗?嘻嘻这么爱你!你这个没有良心的东西!”

大熊说着说着,跪倒在地上不停地哭。

“嘻嘻,向我,表白?”

方淮的脸色像死一般的惨白。

“没错!和她相亲的那个人向她求婚了,她很想拒绝,可是她父母很喜欢那个人,对她来说今天是最后的机会,她一直等一直等,等了你9年,你终于回来了,可是,却带着一个女人一起出现在她面前!你让她情何以堪!”

方淮整个人都像虚脱一般地靠在墙上,嘴里不断地呢喃着:

“嘻嘻,嘻嘻,你一定要没事。”

大熊还想说什么,这时手术室的灯灭了,医生走了出来,脸上带着沉痛的神色,对着焦急等待的方淮和大熊轻轻摇了摇头: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大熊突然失声痛哭起来,那种撕心裂肺的声音让人听了鸡皮疙瘩都瞬间冒了起来。

她率先冲进了手术室,看着里边盖着白布躺在上面的人,她手抖了抖,终于鼓起勇气撩开了布。

“不要,不要,嘻嘻…………”

“嘻嘻……”

大熊听到方淮声音的突然狠狠朝他冲了过去,用力将他推出了手术室。

“你没有资格看嘻嘻!你没有资格!”

“你给我滚!给我滚!”

“嘻嘻爱了你九年,等了你九年,你却连一个机会都不曾给过她,让她死前那一刻都那么绝望!”

“我不会原谅你,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现在你走,你走,不要再骚扰嘻嘻,嘻嘻不愿意再见到你!”

方淮愣愣地站在手术室门口,大熊说的对,她从来没有为嘻嘻做过任何事,从来没有,一直都是嘻嘻鼓励他、安慰他,给他温暖,可是他却连一次都没有回报过她。

她记得他的生日,可是嘻嘻的生日呢,他却从来没有用心去记过。

他有烦恼总会有嘻嘻可以倾诉,可是当嘻嘻有烦恼的时候他总忙着其他事情。

就连最后,他也因为可笑的自尊试探嘻嘻对自己的感情。

他不配,不配得到嘻嘻的爱……

就像不断地往骆驼身上放稻草,不断地放,不断地放,当累积到一定的程度,就算是一根稻草,也会压垮高大的骆驼,这就是“最后一根稻草”。

9年来,不断地等待,不断地付出,当失望累积到一定的程度,终于变成了绝望。

而这“最后一根稻草”,却是方淮自己亲自放上去的,它毁了王曦最后的希望,毁了他们之间的感情,毁了将来有可能的幸福。

方淮禁不住慢慢从墙上滑到了地上,嘻嘻,对不起,对不起,我欠你一千句一万句对不起……

如果有来世,如果有,我希望能再次遇到你,即使只是擦肩而过,我也想和你说声对不起……

对不起,让你等了这么久……

对不起,让你爱了这么久……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W国的一个夜晚

第二天就要回国的方淮他们,为了辩论赛的桂冠而庆功,喝得微醉的他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

“对不起,你没事吧?”

方淮醉醺醺,模糊的视线看不清那个人的面容。

“不,我没事,我已经,不会再有事了。”

那个人的声音好像很熟悉很熟悉,可是却又很陌生很陌生。

“再见,方淮。”

方淮奇怪地揉了揉眼睛,只看到了那个人留给自己的背影,很熟悉,却很陌生的背影。

我认识她吗?

如果有来世,如果有,我希望能再次遇到你,即使只是擦肩而过,我也想和你说声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