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币游国际网

第6994章 第九世

生命精华一出,浓郁的生命气息顿时漫卷方圆数十米的空间,丝丝缕缕的生命气息弥散飘荡出来,周围的一株株青草仙花都受到了洗礼,突然间变得青葱茂盛,翠绿欲滴。
  “这……这是生命精华?”九叔看到悬在林天掌心的那一滴青色的液体,露出了极端不可思议的表情!这东西,无论是放在那个世界都是有价无市的重宝!它的作用不仅仅是局限于强化修者的肉身,治疗伤势,起死回生,还能够延长修者为数不多的寿元!即便是圣人在服用了一滴生命精华之后,也能增加足足五十年的寿元!
  修炼者,本就是与天争名。能多一点寿元,哪怕只有一年,一个月,也是珍惜无比的事情!因为,他们很可能在增加的这一点仅有的生命里,蓦然崛起,突破现有的境界,寿元再度增长,重新获得长生的希望!
  生命精华的数量,就算是在修罗族的宝库中储量也是极端的有限,每一滴都价值数万贡献点,而且还是仅限于一些对于族中有着重大贡献或者极高地位身份的圣人境界的长老才能兑换!一般人即便是有再多的贡献点也是没有办法得到一星半点的生命精华!
  “那可是一滴生命精华啊!小弟,你在给他之前真的想好了吗?”林灵儿的声音中也是带出了几分颤抖的感觉。生命精华,她虽然没有见过实物,可是这东西的珍惜程度她却也是有所耳闻!普通修者只要能够获得一滴便是天大的机缘,若是给予一位寿元将尽的圣人强者则可以换来享之不尽富贵荣华!
  而如果仅是赐给一个寿元将近的虚神修者延命,那真是有些浪费了!
  林天轻轻摇了摇头道:“姐,有些人的价值不是可以用修为境界实力等等可以衡量的。修者,比境界更加重要的是心境和意志!但凡能够最后触摸到仙道边缘的,每一个都是心智如铁,坚毅无双之辈!
  而一些意志强大的修者,虽然现在看起来是郁郁不得志,但是一旦给他一些机缘和运气,他们就能够立刻一飞冲天!达到一种常人难以企及的高度!这些人的价值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要远大于族内那些用无尽资源堆积起来的所谓天才和长老。
  因为,那些人前面的路走的实在是太顺利,缺乏苦难的磨砺和锻炼,在修炼的路途中开始的时候可能顺风顺水,但是一旦遇到阻隔就可能永远止步。成就极为有限!”
  九叔和林灵儿以及万德观的众人听到这话之后都是微微沉默,引起了心中无数的反思。林天见到这些人不再阻止自己,于是立刻出手,将掌心的那滴生命精华注入到了那垂死老者的眉心中。一枚枚天元丹如同长龙般自他储物袋里纷纷飞出,浓郁的丹气荡漾四方,使周围的空气都变得如被大雨洗刷过一样澄澈,清明。如果此时,有一个普通人路过这里,随便吸一口空气中浓郁的丹气,就会立刻脱胎换骨,功力修为节节提升,从一个不懂修行的凡人直接冲入神窍境,沟通天地,成为修士。
  如今,这个老者的肉身已经枯朽败坏,到了几近衰亡的状态,不仅体内肺腑退化,外表皮肤粗糙褶皱,需要生命精华的洗礼,而且他的真气也随肉体一起朽败,散发出阵阵毁灭,衰亡的气息,如果没有天元丹无穷药力注入的话,他即便能在生命精华的滋润下恢复到年轻时的状态,修为也会大大退步,进阶圣人终生无望了!
  “一千枚,两千枚,三千枚,四千枚……天啊!足足八千枚天元丹就这么注入到苍阵子的体内了!苍阵子这是几辈子才能修炼的福源居然能够得到如此的人物毫不吝惜的出手相助!
  一滴生命精华外加八千天元丹!这些东西如果给我的话,我恐怕早就换取到了足够的资源,踏破了虚神境的最后一重门槛,进阶蜕变,脱胎换骨成为圣人了!”一个万德观虚神巅峰的青年道人在惊叹之余,眼中也是露出浓浓的贪婪和嫉妒之色。如果不是一旁有林灵儿,九叔还有卡克斯三位圣人强者在侧,他恐怕早就冲上去把林天杀死,取走他体内所有的宝贝和丹药了。
  修炼界,杀人劫财之时并不少见,在这位青年道人的心中这修炼资源乃是有德者局之,谁的拳头大谁就应该获得更多的东西,这么多丹药宝物放在林天这么一个小小的阴阳境界的修者手里,若是没有家族势力的庇佑,不仅不会给林天带来丝毫的好处,反而会为其引来杀身之祸!
  “楚梦天!把你那贪婪的目光给我收回去!这些人都是有大来历,大背景的人!每一个都非同凡响,不是咱们可以得罪的!”决明子对身边的青年道士低声呵斥道。
  “凭什么?凭什么这些人生来就高人一等!有着无穷的资源和法宝来供给他们修炼,而咱们就要辛辛苦苦一点一滴的积累,到头来穷极一生都困于生灵境界的门槛前,老死都不得其入!这一切究竟是凭什么啊!”被叫做楚梦天的年轻道人露出一缕挣扎与不甘的神色,滚滚恶念在他的心中不断蒸腾,一双眸子露出了孤狼一般的贪婪与嗜血,他紧紧的盯着在为苍阵子灌注药力与生机的林天,嘴角掀起一抹阴毒的笑意!
  “这小子有点意思。”九叔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楚梦天对林灵儿低声说道。林灵儿有些不屑道:“小蚂蚁终究是小蚂蚁,就算是心思再毒也翻不起什么浪花来。他若是真的敢对我小弟动什么歪脑筋,我保证能让他生不如死!”
  “哼!想要算计我。你还嫩了点!”林天的冷哼之声如同一道闷雷般在楚梦天的耳边炸响,一道血注从他的右耳中喷涌而出,淋漓洒落,沾染一地朱红。
  “啊!”楚梦天捂住自己的耳朵,痛苦的尖叫起来,然后满脸不可思议的大吼道:“不可能!不可能啊!我怎么什么都听不见了!为什么啊!”
  如他一般的修者,都已经是神识外放出体,替代了六识,即便耳聋眼瞎也能明确的知道周围的事物变化。单纯肉体方面的伤害根本就不可能剥夺他的听觉能力。
  “没用的东西。连这点事情都承受不了,惊吓过度,你就算不死以后还能有什么出息!毒烟化兽,把这个没用的东西给我吃掉吧!就这点本事居然还想算计我,真是可笑至极啊!”林天的手掌一挥,身周缠绕的滚滚黑色的烟柱立刻化成了一匹相貌凶恶的孤狼,强健的双腿在地面上猛然一蹬,径直的向着楚梦天扑杀而去,利爪毫无阻碍的撕破了他的凶他,一口便吃掉了他的心脏,然后他一身的黑色毒气将楚梦天的肉体彻底腐蚀成了一滩黑红色的脓水,渗入到了地面之中。
  “好凶残的毒物啊!”决明子以及他身后的弟子都感到遍体发寒,汗毛根根颤栗,虚白的汗珠从他们的额头涔涔的渗出。暗自庆幸,自己幸亏没有像楚梦天一样表现出恶毒的念头。
  毒师,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很被诸多修士所忌讳的职业,他们的战力根本就不能够凭借表面上的修为来判断。毒术手段层出不穷,根本防不胜防,哪怕是起居饮食,喝水呼吸都有可能被他们的剧毒入体,顷刻之间化为一滩脓水。任凭有再强的修为也是一朝丧命,百年修炼尽皆成空。
  “小弟的毒术不错嘛!论战力,比林英强多了,至少和我们在一起不会成为拖累!嘿嘿,就凭你这一手回族之后应该不会太受人们的欺负吧!”林灵儿嘻嘻哈哈的笑道,她曼妙的美眸之中也是露出了一丝释然之色。
  只有自己真正的强大才会真正的受到人们的尊重,拥有一技之长傍身,其真实的战力堪比圣人,在修罗族中也能获取一定的地位,不会太受那些眼高于顶的弟子们的蔑视和欺辱。
  “这样不欺负人就不错了!怎么还说是不会太受人欺负呢?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族群,堪比圣人都都可能受到欺负,如果是真的话那也有些太变.态了吧!”一个万德观的弟子小声嘀咕道。
  “有些血脉族群的强大,根本就不会咱们可以想象的,一些弟子血脉浓度足够,成年之后即可达到虚神境界,稍微一努力就能蜕变成圣人。普通的修者与之根本就没有半点可比性!即便是咱们门中最为优秀的弟子站在他们的面前也会心生自卑,立刻感到黯然失色!”
  决明子在解释的时候也是夹杂着许多的无奈与叹息。很多事情根本就不是努力就能解决的,比如说人与人的差距大多都是取决于先天,而后天的因素仅仅是占了很小的一部分。
  就在决明子他们感叹不休的时候,苍阵子原本干枯如柴的躯壳如同被吹进了足够空气的气球一样飞速的膨胀起来,脸上堆积的皱纹也一层层的被撑起来,变得圆润光浩,好似一个二十多岁的小青年一般,风华正茂,充满着蓬勃的朝气。
  “返老还童了!”在所有的惊愕与不敢置信的目光之下,苍阵子身上的气息也是节节攀升,不断的提高,最后停留在了虚神境界的巅峰,只还差半步只要就能迈入许多修者毕生追求的圣人境界,彻底的脱胎换骨,寿元大增,凌驾于亿万终生之上,脱离肉体凡胎的种种苦楚,触摸那一丝大道的意蕴!
  “返老还童?没想到在这么一处穷县僻壤的抵御还能看到这等稀奇之事,真是令人惊讶啊!”一个颇带玩味的声音突然传来,一个书生模样的白衣青年一步步从森林里面走了出来,手摇折扇,十分的儒雅清秀,不过他的实力却并不像表面上表现的一般文弱,举手投足之间都带出一股毁天灭地,改换风云的恐怖气息,不是圣人级别的高手根本无法察觉。
  “儒门的高手!没想到这次的宝藏这么的诱人连儒门的人都出动了!这次你们跨界而来,真正的目的不会仅仅是为了获得这里的一份宝藏的吧!”九叔死死的盯着那个白衣人,精神紧绷,一刻也不肯放松!
  儒门,乃是三千大世界里面都是十分有名的一方超级势力,其影响能力甚至比修罗家族犹要强盛几分!文明教化散布无数世界地域,到处都可以看到他们的信徒香火,出了佛教,道教等等一些绝世大教之外几乎再无其他势力可以与之相提并论!
  “竟然又是一位圣灵五重天神魄境的长老级人物,难怪九叔如临大敌!万古巨头的一卷手札的吸引力果真是非同凡响,凡是和证道扯上一点皮毛关系的东西都能价值亿万,连盖世圣人都会生出隐约的心动!”林天悄悄开启炼魂天眼,探查出了那位白衣儒生的境界修为,连连感叹,他隐隐有些预感,这次宝藏之争恐怕会引来无数的牛鬼蛇神各路人马,一场腥风血雨绝对是在所难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