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武侠武林外史后续

第1章 娇声

整个快活城,处处张灯结彩,偌大的城里随处洋溢着欢快的氛围,宽大的殿堂更是显得金碧辉煌,婢女们衣着鲜艳,谈笑风生,这里曾经是一个让人几乎要窒息的地方,一言一行都得格外小心,稍有不慎,脑袋可能就搬家了。

曾几何时,地狱般的生活已经渐渐远去,如今,这里俨然成为了人间的天堂。也许地狱与天堂之间,本就只有一线之隔。

所有人都庆幸快活王的转变,因为他,才有了这座快活城,因为他,这里曾经是地狱,也因为他,现在这里成了天堂。

而一切的一切,都要感激一个名叫朱七七的女子,是她让快活王从仇恨中解脱了出来,亲情终究是可以战胜一切的,包括邪恶与仇恨。

而今天,正是朱七七和沈浪的大婚之日,江湖上人人都知道,快活城今天将会有一场盛大而隆重的婚礼。

朱七七是快活王的女儿,据说将来也会是城活城未来的主人,同时她又是天下大富豪朱富贵的女儿,仁义山庄的大小姐。以她如此多种尊贵的优势,追求她的人自是多了,但她却独独爱上了沈浪,无法自拔。

这也在情理中,沈浪,乃一代大侠沈天君的儿子,年纪轻轻,就已经是闻名江湖的侠客了,再加上他那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外表,正是少女们梦寐以求的理想对象。

美女与英雄,是最容易产生情愫的,更何况他们两个人之间,已经有过了那么长时间的相处,从吵闹与坎坷中一路走过来,情深处更加知道珍惜的含义。

今天,这个让人期待的日子,有情人终于要成眷属了,人人都在为他们庆幸,有羡慕的,有嫉妒的,但这都不重要了,因为今天过后,所有的人和事,应该都是一个新的开始。

朱七七坐在梳妆台前,顾盼自影,那原本白皙的玉脸在粉红衣衫的衬托下,显得更加的娇嫩与神采飞扬。

“今天真的是个伟大的日子,”朱七七对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笑笑,然后又回头看看正在帮她梳头的百灵说道:“百灵,你说对不对?”

“是的,可是这句话你都已经说过十几次了,”百灵带着哀求地眼神望着她,“我求求你了,七七,你就不能说点别的吗?你不怕以后沈大哥嫌你啰嗦吗?”

朱七七放下手中的镜子,站起来转身盯着百灵看,从头看到脚。

“我身上有什么不对劲吗?”被朱七七盯了大半天,百灵也膜不着头脑她在看什么。

“你还说我,你看看你,都已经是做母亲的人了,怎么还穿得像个男人婆似的,也不把自己打扮得漂亮点,难怪猫大哥天天往外面跑!”朱七七指着百灵的衣服建议着说。

百灵再次瞧了瞧自己身上的衣服,简单而舒适,“我觉得这样挺好的了,再说了,猫儿天天往外面跑,还不是为了忙你的婚事。”

朱七七正想说些什么,却已经听到了轻轻地敲门声。

“沈大哥,怎么是你?”百灵开门后很是诧异,见到沈浪正在门外,着急地说:“你不知道吗?婚礼前新郎是不能见新娘子的。”

沈浪还没有换好新郎的礼服,眉宇间稍微有点忧郁,“我知道,可是我有事要跟七七说。”

“可是”百灵还想说点什么,毕竟婚礼前新郎新娘见面,传说中总是不太吉利的。

“没关系的,”朱七七已经从里面走了出来,“沈大哥,你进来再说吧。”

沈浪进屋后,百灵赶忙说:“我去看看小泥巴把我们家小猫儿带哪玩去了。”说完,便匆匆关好门走了。

“七七,我想”沈浪有口难言地样子,话到嘴边又犹豫了,硬是把话给活生生地吞了回去。

朱七七略带失意地说道:“你想去看她,是吗?沈大哥。”

沈浪抬头望着她,眼神里带着一丝诧异,没想到她能看透自己的想法,但他并没有否认,他本来就是来找她商量的,“是的,我是想把这个好消息亲自告诉她。当然,如果你觉得不妥的话,那我可以改天去的。”

朱七七注视着他的眼睛,过了一会儿道:“没关系,你去吧,我等着你回来举行婚礼。”

沈浪走近她,拉着她的双手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在婚礼前赶回来的,不会让你多等的。”说完,转身开门,却见快活王已经挡在门口了。

“沈浪,我看你今天还是不要出去了,没什么能比你和七七的事情更重要了。”快活王有点不满意了。

“爹,”朱七七已经撒娇地在叫着了,然后对沈浪说,“没事,沈大哥,你快去快回。”

快活王看了看朱七七,没办法,只好让路了。天下人他都有办法对付,却唯独对这宝贝女儿无可奈何,只能看着沈浪走出去的背影渐行渐远。

没过多久,沈浪就已经骑着旋风来到墓地了,他下马摸了摸旋风的头,好一匹白色的骏马,脚程就是快,他拍拍旋风的背,旋风便走远休息去了。

他缓步来到墓碑前,墓碑上刻着“爱妻白飞飞之墓”。他把碑上的灰尘用手理了理干净。

“飞飞,好久没来看你了,这段时间一直忙着,今天我和七七就要成亲了,我是特地来告诉你这个好消息的,你若泉下有知,也一定会为我高兴的,是吗?”沈浪对着墓碑,缓缓说着。

白飞飞为他挡那一箭的情景他还记得清清楚楚,然而触到那墓碑,他就伤感万分。

“你的一生都活在不幸之中,最后还因为我而丧失了性命,我心里一直对你有着太多的歉疚。我经常想,如果你从来不是幽灵宫主,而只是个普普通通的人那该多好啊!”

“飞飞,飞飞,”沈浪趴在墓碑上轻轻地唤着,眼角挂着一行泪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他却有点控制不住想哭的情绪,他从来都是个洒脱的,坚强的人,脸上总是挂着笑容,但自从白飞飞离世后,他发现自己原来是如此地放不开,原来他也可以如此地忧郁,如此地伤感!

“真的好想再听你叫我一声沈大哥,不论你是带着醉人的温柔,还是满腔的残狠,我只想听你再唤我一声,飞飞,飞飞,你听得到吗?”沈浪喃喃地说着。

一切都出奇地静,静的可以听见人的呼吸声,“沈大哥,”一声轻轻地娇叫打破了屋子里的寂静,虽是微弱地娇声,但在这氛围中发出,就好像黑夜里的长啸响起,一样地震人心弦。

那微弱的声音是躺在床上的女子发出的,但她并没有醒来,她依旧双目紧闭,动也不动一下。

床前坐着一老妇人,看着床上毫无知觉的女子幽幽道:“我带你到汾阳后已经大半年过去了,你还是没有清醒过来,却偶尔会叫着一个人,想来他一定是你深爱的人,可惜,所有的法子我都已经试过了,能不能撑下去就只有看你的造化了。”

床上的女子依旧没有声响,一动也不动。老妇人用手摸了摸她的呼吸,还好呼吸是正常的,但是她这么久以来,唯一有的也就是呼吸了。

有呼吸就至少还有希望,毕竟人活着最重要的就是呼吸了,只有呼吸还在,才有可能实现其它一切的可能。沈浪就是这样想的,他已经在墓地呆了好长一阵时间了,他想是该时候回去了。

就在他想离开的时候,他听到了一阵急骤的马蹄声正朝他呆的方向奔过来,他立即飞身跃上旁边一颗大树,藏在茂密的树叶丛中。

那帮人很快就过来了,也是停在白飞飞的墓前下马。沈浪躲在树上看的清清楚楚,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来的竟然是幽灵宫的人,除了前面两位外,其他人都戴着面具,但是这就够了,沈浪认得那两位正是白飞飞的贴身婢女如意和环翠。

“你们赶快把坟墓挖开。”如意对着几位鬼面女说道。

鬼面女听到后,相互看了看,然后迟疑地后退了一步,虽然看不到她们脸上的表情,但是明显是害怕的样子。

如意转头看了看身边的环翠,“环翠,那就你来。”

“啊,”环翠惊叫道,声音略点颤抖,“如意姐,我我也有点害怕。”她吞吞吐吐,却有着少女的害怕,娇羞和难为情。

如意恭恭敬敬地对着墓碑,对手合十,祈诚道:“宫主,属下并无意冒犯,只是为了查个究竟,若您地下有知,请不要怪罪。”然后对着鬼面女命令道:“立即挖,不得耽误,听到没有?”

鬼面女哪敢再抗拒,开始上来挖坟。

沈浪在树上看得气愤,正所谓入土为安,这些人怎地如此放肆,他想下来阻止,但转念想,如意跟环翠是不会伤害白飞飞,她们这么做是为了什么?还是先稍安勿躁,看看情况再说。

鬼面女已经把白飞飞的棺木给抬上来了,环翠有点毛骨悚然地看着如意。如意对着棺木道:“宫主,得罪了。”

众女稍稍散开,双双盯着棺木,沈浪在树上也是眼珠子都快迸出来了,干脆闭上了眼睛,心里默想:真是罪过了,还要让你这样受惊,飞飞。

如意蓄掌将棺木推开,众女慢慢走上前查看里面,“啊”众女惊呼。

沈浪被这尖锐的叫声吓了一跳,赶紧睁开眼往下瞧,天啊,棺木里面空无一物!他难以置信地张大双眼,眼珠子再一次快要迸出来了。

众女的惊讶程度并不比沈浪好多少,竟然呆了一阵。环翠首先回过神来,“宫主真的不在里面。”声音里惊中带喜!

被她这么一说,如意也缓过神来了,对着鬼面女立即道:“你们把棺木重新埋好,一切恢复如旧,然后回幽灵宫等侯消息。”再对环翠道:“我们立即赶往汾阳。”

环翠怎敢怠慢,立即上马,和如意双双疾驰向汾阳。

沈浪还是难以相信这个事实,白飞飞是他亲手下葬的,这个是错不了的。然而现在里面,却为何空无一物,难道

他无法再想象下去,心乱如焚,眼看鬼面女重新整理好并走远后,他才从树上跳下来。他已经方寸大乱,脑海中闪过两个字:汾阳。

他听得清楚,如意去的是汾阳,难道白飞飞的尸体在汾阳?他紧张得没有办法再去思考,只有一个念头,去汾阳。他赶紧吹哨唤来旋风,奔向汾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