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传记 m6app官方版下载

第7521章 做人忘本,得势欺人

黄鹂觑着姜五玉愤怒的小脸蛋话音越来越小,“厨房那边说了都是小姐准了,他们一时要采买这么多车,一时还来不及呢,幸好陆少爷说可以分几个月送进来,大家都道小姐大方呢…..”
   原来特意不报分量只报了菜名,也不单单他们几个人吃,这神棍爹院子里的人人有份!
   豪言壮语都说出去了,姜五玉也不可能在追讨回来,只能在小账本上再记上浓厚一笔,姜五玉眯起眼睛琢磨着,要不干脆一日三茶六饭都窝在摘星阁算了,好歹吃回来点。
   酉时中,摘星阁那边的小厮就过来请姜五玉等人过去用锅子。
   姜五玉尽量顶了个笑脸,带着娇娇怯怯的杨彤曦走去摘星阁。
   姜采岩来的到早,已经和大小神棍坐在院子里说说笑笑,一见姜五玉二人过来,忙起身招呼她们。
   落了坐,姜五玉看着笑意炎炎的两个贼师兄,两个青葱少年突然渐渐长毛一个变成了小狼崽,一个变成了小狈崽。
   黄鹂赶紧上前给姜五玉面前的小锅子添了菜,又调了味碟放在她面前。
   一行人毕竟还是小孩子,没了大人的拘束,不一会气氛就热烈起来。
   姜采岩笑着捶了陆茂生一拳道:“听说你把张家二少爷气的不轻啊”。
   姜五玉明了,张行彬那么好胜的性子拿了第二肯定要发通脾气。
   陆茂生只咬了一嘴羊肉,弯弯眉眼并不答话。
   祈安吃的大汗淋淋,放下筷子,抹了抹嘴惊讶道:“怎么连你都知道了?我都不曾听师弟提起过呢”。
   姜采岩可不是在百家书院读书的,他在的松鹤书院虽也颇富名声,却是专门针对勋贵及富家子弟设立的,据说早年因为很多勋贵世家子弟未能考入百家书院,于是聘了强力师资建立起来,发展到如今,俨然成为“贵族”书院,真的很贵!也因如此松鹤书院的学生在百家书院面前总有些直不起腰。
   姜五玉默默嚼着青菜心想,同稚学颇有异曲同工之妙呢。不过创办稚学的人更聪明一些。
   姜采岩闻言低了头作势夹起一片鱼肉道:“百家书院就算芝麻大点的动静,在京城百里内的
   书院都跟得了大新闻一般,祈安你甚少出侯府自然不知”。
   祈安嘿嘿一笑并不答话,只捧起一碗汤大口大口咽下,继而摇头晃脑的打了嗝出来。
   杨彤曦来了兴致问道:“你们在说什么呢,表哥,我怎么听不懂”。
   约莫是这声“表哥”把姜采岩叫的舒爽了,于是他对着杨彤曦眉飞色舞的讲了起来。
   原来那张行彬采这次下了极大的功夫,只用了一张纸,精细雕出了一片楼阁,接着用颜色绘染了天空大地,使得整个楼台如同仙宫飘在天地间,乍一看去,只觉仙宫袅袅,透云而出,十分精美。
   可惜这般功夫只得了个第二!
   当时张行彬就变了脸色,回了家后更是随手将这“心血”随手扔进火盆,还是他大哥心疼这作品,硬生生抢救回来半边。
   杨彤曦听完轻轻道:“倒是个输不起的人”。
   姜五玉斟酌了一下刚想替张行彬分辨几句,就听小狈崽陆茂生笑笑开口道:“张行彬那家伙发脾气倒有可能,不过他向来特别宝贝这类东西,哪舍得烧了出气,我猜他肯定跟我们一样窝在家里狠狠大吃一顿这多解气!”。
   祈安拍了拍肚子又打了个响亮的嗝,像是在应和陆茂生一般。众人不由得哈哈笑了起来。
   许是姜采岩笑的太用力,竟一不小心打翻了面前的碗碟。
   菜汁飞溅,姜采岩一愣,来不及躲闪,身上的衣服立即打湿一片。
   姜采岩只随着摘星阁这边的仆妇过来用锅子,因怕小厮布菜惹了兴致,还好现在也吃得差不多了,只能苦笑了一声告了罪。
   冬风夜更凉,姜采岩匆匆跟众人道别,抄着小路回了自己的院子。
   姜五玉盯着姜采岩急躁的背影暗自出神。
   因是在院子里用饭,风过吹起衣衫,坐在姜采岩对面的姜五玉早瞥见他穿了两件外衫,冬天了穿厚点也没什么。
   姜五玉冷眼看他瞅准了时机故意打翻碟子,弄污衣裳。
   来的时候不带小厮,走的时候不带侍者。
   这会大家势必纷纷告辞,仆妇们三三两两护着自己两个小姐回宁福居,还有一部分丫鬟要负责来收拾打扫,手忙脚乱下,夜色已下,华灯未上,谁会注意一个奔走在僻静小路的九岁少年。
   他到底想干什么?
   他还能干什么。
   姜五玉低头想到,除了听雨阁改成家庙,他还能去哪,跟还是不跟?
   “黄鹂你过来一下”,姜五玉红了脸,小声叫了黄鹂。
   黄鹂附耳听完姜五玉的话语,笑笑道:“小姐不用担心,只管跟着在下好了”。
   小姐居然连出恭这种小事都会害羞,待姜五玉跟跟几人道了别,便引着姜五玉到了角落一处供女客用的茅房处。
   摘星阁毕竟来来回回都是男人,女孩子怎么好意思在那如厕。
   姜五玉红着脸让黄鹂在外候着自己,“怕是吃的太多,一下子出来….”怕是尴尬。
   黄鹂想着,这厕所日日打扫,来客又少,很是洁净,进去看了一番后,才点头同意。
   姜五玉捂着肚子进了茅房,弄出了一点动静后,猫着腰从影壁后悄悄离去。
   原来这客用茅厕外立起一道影壁,用来遮挡女客如果急急如厕的不雅姿态,过了影壁才是厕门,进而才是出恭之地。
   黄鹂正背对着影壁张望,没注意到姜五玉小小的身影。
   姜五玉提着裙子一路踮着脚狂奔,到了听雨阁改成的家庙门口匆匆蹲下。
   因家庙被改成只有这一道大门,姜五玉到不怕被里面的人发现了。
   到的晚了些,不知那周姨娘说到了什么,居然放声大哭,好在侯府的人对此地避之不及,没其他人听到她的哭嚎。
   曲径幽深,灯火不明,浮云闭月,姜五玉从门缝向里探去,只看见周姨娘满脸惊惶之色,枯瘦的手指青筋暴起,死死抓住姜采岩的肩头,瘦峭的下巴像锥子一样扎在姜采岩的头顶。
   姜采岩那件沾了气味的衣服早已团成一团扔在脚下。
   姜五玉睁大了眼睛还是看不清他的神色,只能听见他模糊的一句依稀是“放心吧,娘,我定想了法子将你弄出这鬼地方”。
   这般反复着又说了几句,姜采岩抬头对着周姨娘急切道:“娘,马上侯府各路都要点灯了,我得走了,你在忍耐几天,我定能把你救出来”。
   周姨娘不舍的松开姜采岩,眼看着姜采岩要出来了,姜五玉赶紧准备撤走。
   不料她刚向后退了一步就撞上了一个不软不硬的东西。
   不等她惊呼,浮云退去,陆茂生羊脂玉般的手对着她轻轻比了个嘘的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