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1章 困境

“陛下,自从上次惹您不高兴,这丫头就没少在臣妾耳边忏悔,今日看您来了,恐怕她这会还没有回过神呢。”韵贵妃说着目光时不时的瞟向我,我看着这位睁眼说假话不带脸红的母亲,心中万分佩服,想想也就明了了,就算是一个从来不说谎的人,进了这个**的大染缸里都会变的,无论是说话还是表面功夫与手段,**女人的战争是最好的锻炼场。

而欧阳浩仓听了这话还颇感接纳的点点头,语重心长的看着我,“这事都过去了,朕也没有生你的气,所以日后见到朕别晕晕沉沉的,看的朕心里难受。”

“是,云夕知道了。”为了配合好母妃的这场戏,我做出一副感动不已的表情,就差没跪在地上高呼万岁,再配搭着掉几滴晶莹剔透的眼泪了。

“李德——。”

“奴才在——。”李公公在他的眼神示意下,将一罐东西递给我,接过他手中的东西,我打开盖子闻了闻,一股清新的草香味扑鼻而来。

“十公主,这里头装的是太医精心为你搭配的静心安神的香丸,每夜将它放进香炉中便可让您夜间安眠了。”

握着罐子的手一紧,我将目光投向正和母妃聊天的父皇,没想到他居然知道自己睡的不好,那是不是代表着,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他监视着,一丝寒意和不安在心中升华,自己在宫中的生活还有秘密可言吗?

青儿接过我手中的东西,有些担忧的看着我。

“不要露出那样的神情,更不要用哪种目光看父皇。”悄然间,欧阳轩的话轻轻在耳边划过,震愣的转过头,他依旧举止高贵的在一盘喝茶,好似刚刚我耳朵出现了幻听。

是呀!这是哪里?这里可是皇宫,俗话说的好,伴君如伴虎,你永远不知道这位高高在上的帝王,脑子里想得是什么?就算是亲人又怎么样,人人常道:最是无情帝王家,而我又恰好生在这个家庭,自由谈何容易,自嘲的收拾好心情,换上笑颜对着欧阳浩仓谢恩道“谢父皇的赏赐,云夕会好好用的。”

“陛下,午膳时辰快到了,是否在臣妾着用膳?”韵贵妃带着满怀的曙光询问。

“嗯”淡淡的颔首,令韵贵妃的脸上绽放出牡丹般花容,她立即吩咐太监下去准备,看着她欢喜的样子,我心中的忧结淡了些许,母妃的快乐是我乐意看到的,虽然想逃离这个金碧辉煌的鸟笼。

“哎呀!”一拍脑门,我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怎么了”一双精明如刀的目光扫来。

我抬头望向他,惭愧道“父皇,云夕今日说好去瑞雪姐姐那吃午膳的,那想把这事给忘了,这不才想起来,云夕这就先告退了,免得被她奚落我不守信用。”

“你这丫头怎么说风就是雨呀?今日不准去。”韵贵妃有些不高兴的插话,在韵贵妃看来这个时候就该好好讨好皇上。

“母妃,那怎么可以。”我不满的嘟了嘟嘴,“本公主一言九鼎,说去就是要去。”

“你这丫头····

“让她去吧。”欧阳浩仓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轻描淡写的阻止了韵贵妃接下来的话。

没料到他会恩准,我一愣而过立即笑嘻嘻的朝欧阳浩仓道:“谢父皇。”语毕还朝韵贵妃俏皮的眨了眨眼睛,一脸的得意样,韵贵妃无奈的轻叹了一声,只能恨铁不成钢的坐回椅子上摆了摆手,示意我可以离开了,毕竟皇上都发话了,她能不同意嘛。

“那云夕就告退了。”朝身后的青儿勾了勾手指,脚下步伐还没跨出门槛的时候,一直在一旁不说话的欧阳轩倒是开口了。

“云夕等等!”

不解的止步转身,只见欧阳轩对着欧阳浩仓行了个礼道:“父皇,如若没有什么事情要吩咐孩儿,那孩儿就先行告退了。”

“去吧”淡淡的语气不带任何情感,欧阳浩仓没有看他只是摆了摆手,继续和韵贵妃说着话。

走出锦绣殿,压在心中的那股压抑才松懈下来,可举目看着四周的宫墙,我刚刚松懈的心情却再度被收紧,看着这座巨大的宫廷,看着四周忙忙碌碌的宫娥太监,这让我突然感到一阵悲情,身为公主的我还有机会出宫过生活,可是她们呢?这辈子也许都出不去,直到白发苍苍容颜老,最后被埋在枯井中(普遍宫女所埋在的地方)更甚者有可能会不明不白的在这里死去。

“近日还有做噩梦吗?”木然回头看着并肩而行的欧阳轩,我抿了抿唇不作答,看来真是坏事传千里,好事不出门。

“不管你是不是在怨恨父皇,日后都不可以再用哪种目光对待父皇。”前面的路被他挡住,一双深邃的眼睛静静的呈现在眼睛,他的下巴很精致和光滑,让人有种想去触摸的冲动。

“云夕,听懂我的话了吗?”他那薄薄的唇瓣微微亲启,语气确很坚硬的。

“嗯”看着他的眼睛,我知道他是在关心自己,今天要不是父皇没有发现,可能自己又要惹祸了,日后还真是要谨言慎行才对,免得再给母妃惹麻烦。

欧阳轩轻叹的背对着我指了指四周道“身为帝王家的子女,你一出生就拥有了别人不能拥有的荣华富贵和权力,可同样的也要承担别人不用承担的责任和重担。”

“云夕,他除了是我们的父皇之外,他还是遥国至尊无上的帝王,掌握着我们的生死大权,所以不要妄想将他当成普通人家的父亲来看待。”

他的话充满着纠结和苦涩,我静静的听着他的话,多多少少我都能感受到他心中的无奈和渴望,也许在他的心中也渴望着能拥有一个普通的父亲和家庭,那样他至少可以感受到那份奢侈的亲情,而不是时时刻刻提心吊胆的警觉着,深怕做错事或说错话,引来无妄之灾,毕竟虎视眈眈盯着这个皇位的人还是有的。

生命是注定的,既然你出生在这样的帝王家庭里,那你就必须受着,不要再去妄想那样可遇而不可求的亲情。

欧阳浩仓的子嗣不多只有十个,其中四个夭折,并且说一下这位帝王的年龄,三十五岁,十五岁就结婚了,现在一一介绍一下他的子嗣。

大皇子欧阳仁,德妃所生,十九岁,现居宫外仁亲王府。

二皇子就是太子欧阳轩,皇后所生,十七岁。

三皇子夭折。

四皇子欧阳景,丽妃所生,十七岁,从小体弱多病很少外出,所以至今还没有见过面。

五皇子夭折。

六公主夭折。

七公主欧阳依,是一位淑嫔所生,十六岁,听说那个淑嫔当年犯了过错,被父皇贬到了最偏远的北苑,如若没有召见便不可离开住处随便出入,可见不受宠有多惨了,连带着孩子也要一起受苦。

八公主欧阳琴,林昭仪所生,十六岁,这位姐姐我倒是见过一次,是在过年的家宴上,她很安静,要不是父皇点名要她抚琴,我还不知道有这号人呢,她很有千金小姐的姿态,知书达理,性格温顺的像只小绵羊,她的长相和她娘亲一样,清秀可人讨人喜欢。

九皇子夭折。

接下来就是我这个十公主了,韵贵妃所生,十五岁,排行最小,也是最得皇帝宠爱的公主。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废柴小姐初长成废柴小姐初长成鸢枭离|古言万年难得一遇的穿越戏码居然被她遇见了,居然穿越到一个整日被欺负的废柴小姐身上。这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简直是个废柴。最可怕的居然还是无意中招惹了个腹黑的恶魔王爷,。 某日里灵泉池边 “本王救了你。”某王爷得意的看着浑身湿漉漉却怒火朝天的女子。 “我差点就能晋升,被你打断,你说是在救我?!”wtf?!女子更气了,什么鬼道理。 “没错。” “好,就算是你救了我,那您现在能走了吗!”某女子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的人,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不行,我救了你,就要为你负责。” 啥?“你哪来的鬼道理?救人还要负责?。” 某王爷突然深情款款的凝视眼前女子,眉眼里闪着柔情。 “因为是你,才想要负责到底。”
  • 绝世医女:腹黑大小姐绝世医女:腹黑大小姐兮韵|古言错付感情,涅槃重来,来到与她心性处境都十分相似的人身上。从此大放异彩。一次意外的祭祖让她得到了一只‘灵魂’,帮她生存,教她武功,兮言则要替他寻找一人。是谁?她不知道!怎么找,只有一块玉佩上留存着些残缺的提示。可是在不知不觉中,她和身边的人都陷入了危险之中,自从她出现以后,和平的生活在此被打乱了,一切的一切都将她推入不利之地,她该怎么办?会有人相信她吗?
  • 原始兽世种田养崽崽原始兽世种田养崽崽周末有雨吗|古言(种田文,1v1,男女主双魂穿) 工科女袁静一跤跌到兽人世界,成为大了肚子的猿族雌性兽人。现在有三大难题摆在她的面前: 一是这兽世的冬季即将到来,该如何收集到足够的物资安稳地度过这个冬天。 二是原身在这虎族部落不仅无亲无故,还一点存在感都没有,完全是个小透明的存在,袁静很担心自己孤身一人,被害了都没人知道的。该如何在部落内刷存在感保全自己成为袁静亟待解决的问题。 三是神兽大陆刚出生的雄性兽崽,需要服用至少一种珍稀的异兽肉才能开启体内的武脉,只有开启了武脉的雄性兽崽才可以修炼进阶。袁静可不想自己肚子里的小崽崽输在起跑线上,所以获取珍稀异兽肉的事情也被她提上日程。 饭得一口一地吃,事情得一件一件地干。袁静撸了撸袖子,“大不了就是干!” 悠哉游哉、种田养崽的田园生活正向袁静招手。
  • 夫君总是不理我夫君总是不理我枭弑轩|古言这是一个寻夫的故事,这是一个女神回到现代在娱乐圈找自家夫君的故事。为了夫君,撒娇卖萌,通通不是问题。池御(冷脸)“滚!”舒雅(死皮赖脸)“夫君么么哒!”池御(工作)“……”舒雅(献殷勤)“夫君饿不饿?我这里有点心,夫君累不累,我给你揉揉肩,夫君……”池御(忍无可忍)“从今以后离我三米远!”舒雅(可怜兮兮的站在三米处)“……”舒雅仰望苍天,这年头寻夫容易吗,心好累(っ╥╯﹏╰╥c)明明以前不是这样的。想当年。雍煜(池御)“夫人今天想吃什么?今天打算做什么头型?今天……”系统出没……本文又名《雍定武德》《我家夫君不可能这么傲娇》《夫君看我一眼》等不喜慎入……
  • 狂妃很傲娇狂妃很傲娇孤寂随风|古言【嚣张女】她拽霸天的踩着第一天才的头,嚣张的冷笑:“我是谁?记好了,我的名字叫废物。”【腹黑男】场景one:她抬头:“我败了,彻底的败在了你的手上,我的生活中,已经无法离开你了。”“既离不开,就不要逃,乖乖做我手心的宝贝吧。”场景two:她横眉:“我们不熟!”他爱昧的眨眼:“暖过床之后就熟了。”【呆萌灵宠+呆龙】看着眼前倒下的森林,呆龙:“哥,你闯祸了。”灵宠:“我只是要找到娘亲,谁知道会把森林给刮倒了。”【傲娇的龙凰】龙凰霸气睨天下:“娘亲,宝宝罩着你横着走大陆。”她抿唇一笑。【蠢萌枭宝宝】枭:“娘亲,宝宝愿意陪你出生入死。”她宠溺揉脑袋。【呆萌宝宝+萌剑】看着眼前燃起来的帐篷营,萌剑:“哥,惹事了。”男宝宝无辜:“只是烧鸡而已,应该不算是惹事。”女宝宝扯着男宝宝手:“哥哥好饿。”【呆萌的凤凰夫妻】凰说:“我只是为了找到小少爷才一个不小心的融化了一座雪山,主人,你不会怪我的对吧?”某女无语:“你觉得他会在这里玩耍吗?”凤说:“主人,我只是为了找到小公主才会不小心烧了一片森林,这不算是惹事吧?”某男霸气:“随便烧!至之找到我家小公主!”且看腹黑魔王如何追到自家傲娇小狂妃。
  • 帝王盛宠:宸妃到天子笑帝王盛宠:宸妃到天子笑墨上舞月|古言相逢别苑,你于繁华池边眉目如锦绣,少不知愁,我于楼台观望轻狂而执拗。——原名:吾皇之爱
  • 天生一对:替身娘子天生一对:替身娘子念云1119|古言他是在大漠戍边的骁勇将军厉皓东她是在燕王府寄人篱下的楼兰孤女宁依贝都说他是草原的苍狼,吃人不吐骨头的魔王可怜的她还没有见到真容,就吓晕了过去……谁想到,真的和他做了夫妻,滋味却不是一般的好哦可惜,宠了,爱了,终究是水月镜花一场当日子像断崖般坍塌坠落,一边是恩情一边是爱恋她唯有放开他的手,回到最初的宿命时代:汉朝(人物姓名虚构架空,如有历史雷同系巧合)
  • 渣男你别跑渣男你别跑琼花落尽|古言这表明是一个女追男的故事,可实际上却是一段不可言说的爱情。 世人诽你,谤你又如何,我偏嫁给你,从今往后,你放火,我帮你添柴;你放浪不羁,我陪你游戏人间。
  • 穿越之今殇古仇穿越之今殇古仇梓冶|古言“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可怜,我就是我。”“来到这个年代,我也很惊奇,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 嫡女太倾城嫡女太倾城尘九|古言那一日,他从病痛中醒来,却得知她身死的消息,抱着她的尸体静坐在瞿灵山山头,一夜白发,那一夜之后,他夜夜噩梦,嘴里总在叫着他们初识时,她说与他的名字,阿寻,阿寻,阿寻……那一日之后,他因她的死而成了军队里有名的战魔,凡是他打仗,绝对是腐尸遍野,血流满地,那一年之后,他甚少回京,就连他们俩的孩子也是时时带在身边,除非战争,那一年之后,他对京中所有的事情都不再在乎,任凭别人诬陷他谋反,夺他军权,杀他亲人,那一生,他始终相信他的阿寻没有离开,就活在他的身边,终有一日,会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