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心理学 来一局软件官方

第9628章 为谁而种?

风天涯无意间发现在此处练奔雷拳有非常大的裨益,因为拳法能够勾动雷电之力对肉身与骨骼进行锤炼。
  肉身细胞晶莹,蕴藏着强大的活性,骨骼如玉晶石般透出圆润质感,趋于完美无瑕。
  雷电如同一条条天神之鞭落下,风天涯像是成为一块“磁铁”,一束束电芒从四面八方汇聚在双拳,被双拳带动,拳头所向之处一切都化为齑粉!
  雷霆之力主神罚,为宇宙中最为刚猛霸烈的恐怖力量之一,想要掌控这种宇宙间的伟力,所要承受的苦难非常人所能想像!
  噗……
  风天涯口中狂喷鲜血,跌落在雷域边缘。
  “太恐怖了”!
  他只是一只脚踏进边缘十里地之外,没想到差点就被雷霆直接轰杀。
  另外风天涯注意到超过十里范围的闪电似乎比边缘地区的闪电粗大了一些。
  一次次被轰出来,又一次次咬牙挺进,风天涯也是发了狠劲,在生死边缘磨砺着自身。
  如今风天涯举手投足之间都透着刚猛霸烈的气息,身体一动血气如同太古蛮龙,血液在血管中流动,发出海啸般的声音。
  “看来隐藏在体内各个角落里的太虚源乳精华已经彻底被雷霆之力激活”!
  风天涯曾经坠入一口盛着乳白色物质的池子,更是将其中神秘物质尽数吸收,当时风天涯还不知道那是什么物质,但是他在某本残书看到一种叫做“太虚源乳”的物质与那池子中的物质有些相像。
  残书上讲到太虚源乳不能提升自身的战斗力,也没有恐怖的威能,却是宇宙间最本源的能量,它平和温润,能够弥补一切先天不足的问题,提升生灵本体潜力,甚至是上圣境生灵肉身破碎只要神魂不灭,将破碎的肉身放置与太虚源乳中都可复原!
  风天涯已经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自己吸收的就是传说中的太虚源乳。
  如今风天涯出现了二次生长,身长九尺,这是标准的古东方人族的身高。
  “已经深入五十里了,应该差不多了吧”!
  水桶粗的雷霆不断落在风天涯身上,而风天涯却跟没事人一样,这也多亏了这一段时间中他不断在拼命压榨自己的极限,身体逐渐适应了雷霆之力的侵袭。
  风天涯尝试了一下在外界施展奔雷拳,虽然没有在雷域中那般声势浩大,也没有那么大的杀伤力,但是他觉得自己再对上刘刚,根本不用废吹灰之力便可击毙刘刚。
  在前进的途中,风天涯又在思考一个问题“兵器中刀叉剑戟斧钺钩叉练到高深地步的行家里手,能够随意转换攻击方式,无论是剑式还是刀式,又或者是枪式,都可彼此变换犹如信手拈来,那么拳法掌法爪法是否也能相通”?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只不过是微微一试,风天涯就吃了个闷亏,口鼻间鲜红滴落,他被自己震伤内脏,右手经脉也出现严重裂隙,整只手臂差点被撑爆。
  原本风天涯在施展奔雷拳,施展到一半的时候突然间变招,体内能量行走方式与路线之间发生冲突,互相憋在经脉中形成能量对冲,若不是风天涯肉身经过太虚源乳的洗礼,早就自己身体爆发的能量给炸成粉碎了!
  “好险!好险”!
  风天涯擦掉口鼻间的血液,一阵后怕,刚刚就好像有一颗炸弹在爆炸的那一瞬间又将所有的冲击波压了回去,既有死里逃生的庆幸又有一股难以言喻的别扭感觉。
  “任何事物都具有两面性的”这句话风天涯深感没错,雷电不仅代表毁灭和神罚,它还蕴含着一缕生机,这种生机会刺激生灵体内沉睡的潜在细胞神能,使之苏醒释放,保护机体活性。
  电芒流淌过破裂的经脉,裂口处缓慢愈合,五脏麻痒撕裂般的痛感逐渐消失。
  此次要不是能量突然倒卷被体内的那些“门”吞噬掉,否则他后果不堪设想。
  虽然差点被自身血气能量震的半废,但是风天涯依旧没有放弃。
  “有没有一种攻伐大术能够快慢结合,拥有不同的能量运行路线呢”?风天涯不禁陷入沉思。
  偶然间他想起在学校旁的公园中,每天清晨都会有一群老爷子打太极拳,老爷子虽然动作缓慢,但是有一种特别的韵味,似乎从任何角度切入都会被阻挡,风天涯知道这是日久年深功夫到了一定火候的表现,同时他毫不怀疑,那群老爷子其中有几人若是处于这片宇宙,一定会是了不得的高手!
  “太极,不就是以静制动,以阴制阳,以阳制阴以慢打快,以达到阴阳合道的先天之境吗?我或许可以尝试一下”!
  这个想法从脑子中一冒出来就再也压不下去了。
  古有太极拳以慢打快,后发先至,时刻掌控战斗节奏,虽然太极拳式看似缓慢无力,有借力打力之技巧,但是后来有大毅力之人融入半步崩拳的寸劲后,达到后发可先至,爆发力与与攻击力同样举世无双!
  成年累月观看公园那先老人练拳,风天涯早就熟悉太极拳的一招一式,虽然风天涯知道那些拳式中有些可能是错误的,但是他自信自己能够慢慢将之更正过来。
  接下来的日子中风天涯没有着急推进,而是在不断的熟悉摸索太极拳的拳式。
  风天涯本身为地球现代人,按道理来说,在摸索的过程中肯定非常艰难,但是他身为地球现代人,头脑开放理解能力非常高,很快就找到了一套自己的摸索方式。
  风天涯心中平静如水,“太极”以天地宇宙大自然为师,讲究的是顺其自然心性,他知道不能着急求成,调动两丝微弱能量之后放任不管,任其在体内游荡,手上与身体动作异常缓慢,一边练习拳式一边仔细感应体内那两丝能量游走的路线。
  渐渐的风天涯发现了不同之处,那两丝能量居然分道扬镳了,一丝行走于任脉,一丝行走于督脉,任何一丝能量进入某一条路线之后突然调头时,身体与手上的动作招式就会产生极度强烈的别扭与不协调感,这时风天涯就知道出错了,便会一次一次从头再来,直到能量不再调头为止。
  这个过程是漫长的,期间风天涯也出过几次差错,由于长时间的失败,心中产生一股莫名的躁乱与厌烦的情绪,好在最后关头他都警觉起来,暂时放下头绪离开雷域去打打猎与低等级凶兽搏杀磨炼己身,或者去亲近大自然感受山水之间的平和,有时候突发感想练拳,居然有点水到渠成的感觉。
  同时风天涯发现了自身出现奇妙变化,白天练拳居然有神秘能量从虚空中垂落没入体内,督脉那一丝能量在壮大,不仅如此,似乎连能量性质都发生了改变被神秘能量同化,有股热感。
  反观任脉中那一丝能量在白天的反应变化很小很微弱,但是任脉那一丝能量在夜晚的变化比督脉剧烈,能量呈现冰凉感,两丝能量白天与夜晚的变化正好相反,而且虚空中的能量一天比一天强大。
  “这是什么情况?莫非白天虚空中垂落的能量属于太阳,而晚上那股能量属于太阴”?
  风天涯大胆猜测,如果真是这样,那可谓是无意间开创出万古先例,要是被修行单一太阳太阴之力的老怪物知晓的话,定会疯狂,第一时间抓他去研究其中的奥妙!
  今天正是外院总试的日子,所有闭关苦修的还有在外面闯荡试炼的外院各院学生弟子全部回归,有些没有归来的恐怕永远也无法归来了。
  一个拎着一对紫金锤的少年在人群中搜寻着,同时嘀咕到“怎么还不出现呢?自从那次对抗兽潮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那家伙了”!
  “你是说风涯吧,我刚从沧澜院过来,沧澜院一个人都没有,沧海老师也不见踪影”!
  说话的正是以前和风天涯他们四个比肩作战过的黑袍青年,不过此时曾经的黑袍青年头戴紫金冠,一身黑袍也已经换上了一身紫色玄衣,俊朗不凡!
  风天涯虽然算着日子,但是他现在正处于关键时期,根本无法赶回外院进行考试
  “只能等回去见到老师,向老师说明情况,希望老师能够原谅自己错过外院总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