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同人 币游app

第3130章 涂药

陶凄凄沉思了一番,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那我一辈子都不要嫁人。”
   袁宝脚下一滑,差点抱着陶凉凉摔出去。稳好身子,袁宝看向陶凄凄,表情怪异。“你说,一辈子不嫁人?”
   “嗯。”陶凄凄握紧拳头。“不嫁。”
   袁宝的嘴角隐约抽动了几下,却没有接陶凄凄的话。暗想刚才是不是不该那样说?陶凄凄不想嫁别人,这是好事,可是一辈子不嫁人,那不是代表自己也没机会?不行,看来要找机会毛遂自
   荐一下下。
   “姐姐,前面好热闹啊。”陶凉凉挣扎着从袁宝的怀中下来,双手各拉一个人,肆无忌惮的往前跑去。
   “凉凉,慢点,当心撞到人。”陶凄凄虽然嘴上这样说,可还是打心眼里高兴的。陶凉凉第一次这么活泼,这么开心。想到以前的生活,陶凄凄不免觉得害怕,如果哪天再回到那种生活,恐
   怕不会再想活下去了。
   “姐姐,快看这个,好香啊。”陶凉凉在一个面瘫子前站定,指着眼前炸得金黄焦脆的米糕。
   陶凄凄和袁宝对望一眼,很是诧异。这个米制熟食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嘿嘿,小哥,要尝一下炸米糕吗?只要一文钱。”面摊老板看着眼前仿若一家三口的三人,亲切一笑。
   袁宝掏出一文钱,放在桌上,接过面摊老板神速用油皮纸包好的炸米糕,放在早已望穿秋水的陶凉凉手中,装作毫不在意地问。“老板,这炸米糕你们怎么会弄的?不是只有袁记酒楼才有吗
   ?”
   面摊老板抠了抠后脑勺,如实说道。“这炸米糕是我们照着袁记酒楼的炸米糕做的,现在县城基本每家每户都会做这炸米糕,容易储存,又可以果腹,还省粮食。不过啊,我们也只会做这一
   样,其余的您也只有在袁记酒楼才吃得到。”
   “原来如此。”袁宝点点头,这才放下心。他还以为有人泄漏商业机密呢。“谢了,老板。”
   “公子。”一个身材丰韵,身着红衣的艳丽女子在袁宝面前站定,将手中的荷包送到袁宝眼前,气焰嚣张地说。“我看上你了,这个你接下。”
   袁宝视若无物,带着陶凄凄和陶凉凉直接绕过她,就要往前方卖面具的商家走去。
   “站住!”女子没有放弃,几步跨到袁宝身前,打量了一下陶凄凄,眼里充满嫌恶。“我不介意你有小妾。”
   袁宝颦起眉头,丢出了一个冰冷的字。“滚。”
   陶凉凉也不知从哪儿学来一句话,仗着袁宝和陶凄凄在身边,鼓起勇气大声吼了回去。“你才是妾,你们全家都是妾。”
   陶凉凉知道妾不是个好的字,好像在哪里听到过那句骂人的话,原话是‘你才是猪,你们全家都是猪’,便把那个字换了。只能说,陶凉凉很聪明,懂得举一反三。
   周围来参加灯会的一行人,纷纷停下脚步,看着平常根本看不到的热闹。
   那名女子的脸色霎时红黑交加,怒骂出口。“你个小杂种,竟然敢。。。。”
   “啪。”清脆的巴掌声响起,再看看陶凄凄红肿的手心,一目了然。
   这个红衣女子可谓是县城的名人,贾芙蓉,今年19岁,专横跋扈,刁蛮无理。成过一次亲,不过丈夫被她活活打死了。
   “你,你这个毒妇。”贾芙蓉熟练地扬起那厚重的巴掌,还没落到陶凄凄的脸上,就被一只有力的大掌截住。“给我放手。”
   袁宝顺从地放了手,却抬起脚将贾芙蓉踹飞出去。“活得不耐烦了。”
   贾芙蓉没想到袁宝会出手,狼狈地躺在地上,捂住自己的胸口,难以置信地看着袁宝。
   “想死,你可以再来。”袁宝怒不可遏,好好的心情全被这个贾芙蓉搅和了。
   “你,你们,我不会放过你们的。”贾芙蓉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爬起,颜面尽失的她丢下一句话,便仓惶而逃。
   “好。。。。”
   “好。。”
   周围叫好声一片,更甚者使劲拍起了自己的巴掌。只有一位老大爷,颤颤巍巍地走上前,摇头叹息。“你们要小心啊,这贾芙蓉可不是善茬啊。”
   “多谢爷爷提醒。”袁宝双手抱拳,真诚道谢。他会保护好陶凄凄和陶凉凉,不会让那个贾芙蓉有机可乘。
   但是,要是有人耍起小心思,是怎么也避不过的。
   “凄凄,凉凉,我们继续逛吧?还不到午时呢。”袁宝压下心中的怒火,换上温柔的表情。
   “好啊好啊。”陶凉凉没心没肺的笑着,完全不将刚才的事放在心上。
   陶凄凄虽然心里还是气不过,却不好拂了他们的兴致,勉强同意。
   经过刚才发生的事,再也没有女子敢丢荷包给袁宝,三人倒是很快就到了一条河边。
   这条河叫仙女河,是乞巧灯会最重要的一个地方。女子会将一个河灯点燃,放到河里,许下自己的心愿。
   “凄凄,要放河灯吗?”袁宝看向一边的河灯摊上。
   陶凄凄兴奋地睁大眼睛。“可以吗?”
   袁宝直接掏出一个银锭子,放到陶凄凄手心。“去吧,随便挑。”
   “姐姐姐姐,我也要。”陶凉凉甩动着陶凄凄柔软的手,开始撒娇。
   袁宝拉下陶凉凉的手,蹲下身子,与陶凉凉平视。“凉凉啊,你是男子汉吗?”
   “当然是。”陶凉凉赶紧回答,就怕别人否定他是男子汉。
   “这个河灯只有女孩子才可以放哦。”袁宝微微一笑,用食指点了点陶凉凉的小鼻子。“男孩子是不可以玩儿河灯的。”
   陶凉凉垂头丧气的放弃了要玩儿河灯的想法。“好吧。”
   “凄凄,快去吧。”袁宝摆摆手,让陶凄凄自己去买。
   陶凄凄愉快地跳起步子,到达了摊子前,指着纯白色的莲花河灯。“老板,我要这个。”
   老板将河灯点燃,交给陶凄凄。“小姑娘,要小心地拿着,小心蜡烛灭了,愿望就不灵了。”
   “谢谢老板。”陶凄凄甜甜的笑了,将银锭子给了老板,又拿回了老板所找的几个铜板,小心翼翼地走回了袁宝身边,把铜板塞进袁宝手中。“少爷,给你。”
   用手挡着河风,慢吞吞的挪到了河边,蹲下身子,将河灯放进河里。却不料,陶凄凄也被身后的一只手同时推进河中。“啊。。。”
   袁宝一脚将那个黑手的主人踢进了河中,把陶凉凉托付给了一边呆愣住的中年夫妻,快速跳进河中,靠近陶凄凄。“凄凄,别怕。”
   “少。。少爷。。”陶凄凄在水中扑腾着,喝了好几口水。
   那个黑手也在水中挣扎着,大声呼救。“救命啊,救命啊。”
   可是没有一个人去理会她,因为众人都认得,那是贾芙蓉。
   袁宝将陶凄凄拉进怀中,往岸边游去,在路过贾芙蓉的时候,袁宝又给了她一脚,让她离岸边远了好几米。
   “凄凄,凄凄,没事吧?”袁宝将陶凄凄平放在地上,拍着已经失去意识的陶凄凄的脸蛋。
   “姐姐,姐姐。”陶凉凉从那对中年夫妻的怀中跑了出来,冲到陶凄凄身边,嚎啕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