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籍 188博金|首页

第4403章 你这个坏女人。

第六一六章男人的味道!
  不过冷欢欢也没跟朱洋计较,一来是不值得,二来这个疯女人,自己还真没把她放在眼里,如今的冷欢欢,根本没把朱洋当回事。年仅二十八岁的副厅长,这个职位,不知道让多少人眼红,冷欢欢身为国家政府的机关人员,自然不会跟朱洋一般见识。
  “呦呵?这两位美女,嫂子,你应该给我介绍一下吧,我可是盯着这里好久了,但是苦于不识美女,只能干着急,没想到是你的同学,这回你可不能让你这同学跑了。”
  就在这时,一个黄发青年,走了过来,这是林乐叔叔的儿子,也就是她未婚夫的弟弟,林元泽,是林氏集团一个子公司的老总,也是替伯父打理着偌大的家业,林家家大业大,虽然不是家族是企业,但是多少还是有些亲戚彭忙的。林元泽二十七岁,也是名牌大学毕业,而且能力出众,所以一毕业就受到了大伯林长春的重用,可以说他在林家的地位也不小。
  明媚跟冷欢欢对视一眼,全都是秀眉微皱,这个人,在她们下车的时候,便是无事献殷勤,不过被冷欢欢损了两句,悻悻然的离开了,没想到他竟然是林家的人。林元泽只是本着放长线钓大鱼的想法,试想他林家看上的人,还有能逃得出手掌心的?林元泽不知道玩过多少女人,男人就这点嗜好,林元泽虽然本事不赖,但是私生活也是一塌糊涂,典型的花花公子。
  朱洋心中一动,她知道林元泽是个典型的好色鬼,正好借这个机会,让他调戏一下明媚跟冷欢欢,也算是借刀杀人了,杀杀她们两个人的锐气,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公主吗?想到这里,朱洋微微一笑道:
  “她们两个可都是单身贵族哦。你可要抓紧这个机会,元泽,这可是我最好的同学,如果不好好把握机会,我可不会给你好看的。穿白衣服的叫做明媚,黑衣服的叫冷欢欢,相中哪个了?”
  冷欢欢不动声色,冷冷道:
  “朱洋,难不成,你真以为,你是攀上枝头变凤凰了?别怪我没有提醒你,站得高,摔得可更加疼。”
  朱洋神色一变,没有说话,不过林元泽却已经忍不住了,对于他这种见惯了女人顺从的一面,冷欢欢的泼辣劲儿跟冷酷劲儿,还真让他更加心猿意马,接过话茬说道:
  “果然有点意思,欢欢,今天我大哥的订婚宴,不如,我邀请你做我的女伴如何?好事成双,今天,你就做我的女朋友,如何?”
  冷欢欢脸色犹如寒冰,明媚也有些坐不住了,这朱洋跟这个林元泽,是故意来找茬的。
  “滚——”
  冷欢欢一脚踢在了林元泽的身上,修长的美腿,闪电般的落下,林元泽滚出了四五米,脸色铁青,咳嗽了两声,艰难的站了起来,这一脚,是冷欢欢暴怒之下踢出来,力道绝对不轻,这个有着武艺在身的女警花,岂是他林元泽能够调戏的?
  明媚深色变幻,今天,可能没那么容易善终了,冷欢欢,依旧暴怒无常,火气十足!数年时间,她唯一改不掉的,就是这副风风火火的脾气,冷欢欢可不是温柔的明媚,她可是沾火就着的,谁惹她,都必须要付出代价,就连京城有几个不长眼的一线公子哥,她都照揣不误。更何况这个林元泽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凝聚在了这里,冷欢欢一声爆喝,一脚踢飞了林元泽,瞬间成为焦点。这是在林家别墅,而且全都是来参加朱洋订婚宴的,没想到竟然出了这样的事情。
  朱洋的脸上,也挂不住了,她也万万没有想到,冷欢欢竟然会大打出手,而且这一脚,把林元泽揣的着实不轻。作为始作俑者,她也有些恐惧的看向冷欢欢,当初的她,就是这般摸样,北大追她的男生,如同过江之鲤,但是没被她打过的,很少,所以当初在北大也流传着一句话,那就是没被冷欢欢打过,根本算不得是她的追求者。
  作为女主人,朱洋面带怒色的说道:
  “冷欢欢,这里不是菜市场,请你注意你的举止。我请你来,可不是给我砸场子的。不要以为我真的怕了你,冷欢欢。你,根本不如我,永远不配跟我站在同一个水平线上,这就是低俗的你,动用的还击吗?”
  打狗看主人,况且林元泽不是狗,而是林家的人,冷欢欢分明是没有将林家放在眼中。
  “臭娘们,老子跟你拼了。”
  林元泽刚才猝不及防被冷欢欢踢了一脚,不过这个时候已经缓过了神儿,男子汉大丈夫被一个女人揍了,成何体统?他现在也顾不了什么绅士风度了,抬手就奔着冷欢欢打去,结果毫无意外,他又被冷欢欢一脚踢到,一个狗吃屎的姿势趴在了地上,这回,鼻子也被踢出血了。
  “这回有好戏看了。”
  “嘿嘿,是啊,冷欢欢还是那副拽上天的样子,这种母夜叉,我看她日后都没人会要。”
  “是啊,在林家对林家二公子拳打脚踢,这个冷欢欢,还真是够狂的,难道她不知道林家的底细吗?”
  “自寻死路,哼哼,总以为自己是什么女神呢,这回,我倒要看看她怎么收场。”
  一群围观者,尽皆是嫉妒冷欢欢跟明媚,女人都爱美,而且冷欢欢跟明媚处处对比她们这些女人强,她们能不嫉妒吗?甚至巴不得冷欢欢被林家好好收拾一番呢。要知道,林家背后,可是有着南市军区撑腰。
  “冷欢欢,我保证你不会走出这栋别墅。”
  林元泽咬着牙,目光阴狠,他绝对不会放过这个婊子的。
  “就凭你?呵呵。”
  冷欢欢冷笑道,不屑的看了朱洋一眼,跟明媚打了个招呼,转身便走。
  “在我林家动手伤人,就想这么轻易的离去吗?”
  一声低沉的声音,使得所有人都是呼吸一滞,今天林家的主事人,林乐,终于出来了。远处,一个身穿白色西服的男人,缓缓的走了过来,神色阴沉,在其背后,有着两个身材消瘦的保镖,不过那股狠劲儿,却是让人不由得一寒,这两个人,绝对都是杀过人,而且是那种杀人狂魔,狠人,一个眼神,就能看得出来。
  林乐,一个大智近妖,头脑跟本事,始终都凌驾在同龄人智商的林家未来掌舵人,已经动怒了。
  “老公,你终于来了。”
  朱洋面色一边,眼圈一红,一副故作害怕的样子,像一个小绵羊一样,上前挎住了林乐的手臂,似乎在等待着他作出决定。此刻的她,俨然一个幸福的小女人,半依偎在林乐的怀中。
  “大哥,你来了正好,一定要给我报仇。好好修理修理这个娘们。我林家,可还由不得一个外人在这里撒野。”
  林元泽咬牙说道,恨透了冷欢欢,恨不得把她先-奸-后杀,再-奸-再杀!
  林乐目不斜视的看着冷欢欢,似乎想要从这个女人的眼神之中得到些什么,但是直觉告诉他,这个女人,不简单。
  白色的西装,笔挺的身材,深邃的眼神,冷欢欢不由得想到了陈琅琊,只是这个男人,跟她的男人比起来,查了太多太多,因为在她心里,没有人会比陈琅琊更加厉害。情人眼里出西施,是千古不变的道理,只是,她的情人,又身在何处呢?
  “在我林家大打出手,放肆撒野,冷小姐,似乎,你该给我一个交代,否则的话,我不介意对你动粗,让我这两个保镖,制服你。我记得有个男人跟我说过,女人,还是应该中规中矩的好,因为温柔的女人,才是最美丽的,我说的对吗?”
  林乐依旧保持着绅士的态度,淡淡的说道,但是眼中的冷意,却是谁都看得出来。
  “似乎,还有人告诉过你,为难谁,都不要为难女人。”
  门口处,一个满嘴胡茬的男人,靠在那里,叼着烟,深邃而淡泊的眼神,如同摧残的繁星一般,那股深沉的意境,似乎像是一户沉淀了几十年的老酒,甘醇,浓烈,却又让人回味无穷。
  明媚跟冷欢欢,全都在这一刻,骤然回头,最终,目光锁定在门口处,那个邋遢的跟大叔一样的男人,陈琅琊,他,回来了!
  三年光景,良人依旧,只是任谁都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会在这一刻,躲过月老最浪漫的安排,悄悄重逢。
  “对不起,我来晚了。”
  陈琅琊扔掉烟头,将之踩灭,嘴角带着一丝苦笑,衣衫算不上褴褛,但绝对跟这里光鲜的每个人,格格不入。带着胡茬,像是个常年在街边蹲点的邋遢大叔,只是那一抹醉人的笑容,让冷欢欢跟明媚,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充满了男人的味道。
  这一刻,她们在陈琅琊的身上,终于看到了那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似是非是,因为那种感觉,叫做男人的沉淀,只有经历过生老病死,岁月沧桑才有的豁达与淡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