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养生 888poker

第7742章 四十:准备启程(一)

连赤焰童子都无法看穿张毅,这一结果令欧阳询也倍感意外。毕竟,这赤焰童子的赤魔眼神通的底细,他可是一清二楚。即便连他本人,都没有自信,可以在此妖面前保住什么秘密的。
   不过,现在也不是探究张毅秘密的时候。欧阳询扬声道:“赤焰童子,你身为赤焰妖族的大长老,不在本族驻地修炼,来我金罍城意欲何为?今日你若不给本城主一个满意的交代,就休想离开此地。”
   “哈哈,哈哈哈哈,真是好笑。你阎象什么本事,本童子又不是不知,何必用这种没有丝毫分量的话语来吓唬本童子。”赤焰童子捧腹大笑,稚嫩的脸上一片红晕,看起来十分别扭。
   张毅这才知道,原来欧阳询就是金罍城城主阎象,他混入沐府侍卫之中,想必就是为了将执耳汀洲一探究竟。
   阎象听到这话,却也不生气,全身突然诡异的一阵扭曲,变成了一个七尺高的白发老者。
   白眉长达三尺,垂到胸口前,全身气息悠长而深沉,这应该才是阎象的本来面目。
   “老夫有没有这个本事,总要试过才知道。”
   阎象畅笑一声,手中一闪,多了一把朱红色的戒尺,在上面打出几道灵光后,那戒尺变得通红一片,像是被火烤过一般,化为一道红芒,朝赤焰童子斩去,猎猎的风声惊心动魄,强势之极。
   “通灵尺,你竟然得到了这件宝物?”看到这枚戒尺,赤焰童子脸色一变,骇然说道。
   看样子,他对这通灵尺有几分忌惮,竟然不敢硬接,而是突然身躯一扭,在一片白光的包裹下诡异消失。
   阎象似乎早料到对方会使这一招,通灵尺方向一转,从里面射出一团赤色丝线,冲着空中的某处落去。
   一旁的张毅眼睛微眯,可以看出,这些丝线竟然全是由极其精纯的火元凝聚而成,别看只有发丝大小,其中凝聚的威力却十分惊人。这种神通,已经达到了另外一个层面,超出了他的想象。
   在阎象百丈远的地方,一片白色的光团蓦然出现,但紧接着,数百道丝线从天而降,朝那团白光笼罩了下去。
   这时,白光之中“咻咻”射出一蓬血箭,与丝线纠缠到一起,似乎想要将其拦腰截断。可是这些丝线坚韧异常,仅仅斩断了其中的十分之一而已。剩下的丝线继续罩落,并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脆响。
   赤焰童子见状,心中警兆大起,从白光之中蓦地出现了一张巨大的妖爪,银光灿灿,朝细线抓去。
   看样子,双方的神通相差无几。不过,由于阎象拥有通灵尺的缘故,在争斗中占了一定的优势。不过,他想要取胜,却也不容易。双方在短短时间内,已经是险招迭出,激烈非常。
   “小子,还愣着做什么,快进洞内。”阎象一边驭动通灵尺,缠住赤焰童子,一边扭头对张毅喝道。
   张毅也知道机会难得,先入洞再说。想到这里,他双腿猛一发力,身体跃起数尺,朝山谷内飘去。
   “混账,给本童子站住。”
   赤焰童子见状,生恐这小子坏了自己的好事,立刻分出一道妖爪,朝张毅头顶处落下,一股沛然的妖灵之气从妖爪中勃然爆发出来。
   张毅感觉到头顶处惊人的压力,竟像是要将他的脊梁硬生生的压断一般。这赤焰童子的随手一击,竟强大如斯!
   他心念电转,知道不可力敌。只见他背后光芒大盛,两只鲲鹏神翅“哗啦”一声张开,上面布满了一层细密的电丝,发出清脆的爆响声,随着一道电光升起,直接化为一道青烟,消失在妖爪之下。
   直到这时,妖爪才轰然落地,将方圆百丈的巨大古树拍成了齑粉,尘烟弥漫,巨大的震动响彻山谷。
   “咦,鲲鹏神翅?这小子明明是人族,为何会精通我妖族的神通?”从白光中传来赤焰童子惊异的呼声。
   趁着他这一愣神的功夫,张毅已经脱身而出,化为一道青光朝山谷内急速射出,眨眼间消失不见。
   张毅从妖爪下脱困,惊出了一身冷汗。刚才若非自己及时施展出鲲鹏神翅,恐怕此刻早已陨落在赤焰童子掌下了。
   他扭头回望,见自己背后不远地方,光芒四射,雷声滚动,看来双方还在大战,终于松了口气。
   “这山洞内,究竟有什么秘密,竟然连赤焰妖族的大长老都亲自出动了?”这个疑问萦绕在张毅心头,挥之不去。
   突然,他感觉到体内的魔灵碑,剧烈的震动起来,似乎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牵扯着它脱离自己的掌控,飞出体外。这一次,是他来到执耳汀洲之后,反应最为激烈的一次,体内的灵力似乎也被这股无形的力量,带动的翻滚不定,在经脉中四处乱窜。
   他忍不住长喝一声,天灵盖处乌光大冒,魔灵碑被这些乌光托举着出现在体外,一排排诡异的符文,在上面浮动起来。这些符文变幻不定,片刻之后,全部化为一朵朵魔莲,纷纷溃散而去。
   “嗖!”的一下,魔灵碑居然自己一颤,朝山洞内驰去。
   张毅心中大急,此碑可是难得的一件法宝,虽然自己尚未参透其中的奥秘,但若是就此失去,岂不可惜?他脚下一跺,展开身法,立刻追了上去。就这样,魔灵碑与他一前一后,直射山洞最深处。
   一盏茶的功夫后,张毅来到了一片破损严重的神秘玉璧前。这玉璧的中心处,破开了一个大洞,一股股黑色的雾气从里面飘散出来。他随手朝前方一抓,抓出一把雾气,目光在上面一扫而过,诧异的道:“竟然是魔灵之气。”
   的确,这些飘散出来的雾气,全部都是极其精纯的魔灵之气,而且数量极多,几乎凝为了实质。
   不过,他目光一闪,却见洞壁前有一名赤发老者盘膝而坐,全身衣服破损,身上沾着斑斑血迹。
   那人似乎对张毅的到来视而不见,从其身上传来的气息时强时弱,十分不稳的样子,显然是受了重伤。
   张毅小心翼翼的观察了此人一会儿,目光一寒,翻手拿出一把苍麻神剑,轻弹一下,立刻迸射出数尺长的剑芒,朝那人身上斩去。
   那赤发老者双目陡睁,眉宇间萦绕着一层煞气,舌尖处如炸雷般的响起巨大的叱喝声,震得张毅耳膜生疼。
   但越是如此,他的长剑下落的速度越快。
   从那赤发老者的身上,突然爆发出一团血色的雾罩,将自己死死的护持了起来,与此同时,这赤发老者全身鲜血迸射,眨眼间形成了一个血人儿。再配上他圆睁的双目,显得格外狰狞。
   张毅的苍麻神剑一连在赤发老者的血罩上斩出数十剑,剑气纵横之下,削下来无数石屑。
   可是这张血罩却大有古怪,在他连续斩出这么多剑之后,居然还能稳固异常。这时,秦靖才发现,在血罩的内部,还有一条条四通八达的血丝,附着于血罩的表面,稳稳的支撑着血罩不被斩破。
   “小子,老夫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心肠如此歹毒,想要取老夫的性命?”那赤发老者须发皆张,自有一股说不出的威严,在其身上释放出来。这一声厉喝,竟然有股震荡心神的奇效。
   若是普通的伪培灵期境界修士,被他这一声厉喝之后,必定心驰神摇,甚至丧失出手的信心都是有可能的。
   但张毅的心境何等坚韧稳固,岂会被其一喝,而有所动摇?他冷笑道:“阁下想必也是赤焰一族的强者吧?虽然不知你被何人所伤,成了如今这个模样,但在下若不趁你重伤之极,将你斩杀,等你恢复过来,岂不要反过来对付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