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旅游地图 酷游ku官网注册

第6374章 “,指争朝夕,云落深涧只作尘”

云城练练拍着自己的脸,这才确信,小雨是真的醒过来了:“老天保佑,你真的醒过来了啊!好好好,我马上去倒水!”
   小雨挣扎着坐起来,感觉头昏昏沉沉的,一看自己身上还没穿好的病号服,疑惑了“我又住院了吗?”
   “哎呀,你怎么坐起来了,你现在虚弱得很,来来来,先喝水,我去叫医生过来。”云城拉过枕头靠在小雨背后,小心翼翼喂妻子喝水,欣喜之情溢于言表:“你知不知道,你都躺在这间病房里两个多月了,多少人说你不能醒过来了,还好还好,你总算是没撇下我一个人!”
   医生走进来,对小雨做了全方位的检查,根据各方面的情况显示,小雨身体没大碍了,休息两天就可以出院。为了给惠馨他们惊喜,小雨谁也没有通知。
   “云城,你说,小海要是知道我要回家,肯定高兴得跳起来,一准搂着我的脖子向我撒娇,是不是?”小雨坐在车里笑得开怀,想到小海的表情,就十分的兴奋。
   “我想也是,小海一直都巴巴地等着你去看他。”云城淡淡微笑,眼神复杂,心情跌倒谷底。
   “常氏兄弟搞定没?”小雨继续问。
   “放心吧,刘警官可是出了名的神探,常至诚早就被扳倒了,在牢里等着死期呢。你现在大病初愈,就不要烦心这些事了,回头我一一说给你听。”云城给妻子系好安全带,忍不住亲吻了小雨的面颊,眼前的这个人,他不能忍受失去。
   “你好肉麻,很多人在看着耶!”小雨面红,话语里嗔怪,转过头来,却又笑了,她觉得自己很幸福,完全忘了自己一度昏迷,差点成植物人的事实。
   云城开着车,并不往家里走,而是往一个僻静的地方驶去。
   “云城,这是要去哪里啊?”
   “去小海那里,他等了你一个月时间了,不要急,很快就到了。”云城说完这句话,就陷入了沉默,小雨百思不得其解。
   汽车开在了青柏公墓前,云城买了一束花,牵着小雨的手往里走。
   “等一下,云城,为什么来这里?谁过世了吗?天呐,难道是玉娇?难道常怀仁那个王八蛋,没有放过玉娇吗?”小雨捂着嘴,不敢相信这样的事,她一直都还想着要小海亲近玉娇的办法,怎么可能就这样……
   云城依旧不说话,他怕自己一开口,会损失掉很多勇气,只是静静地在寂静的墓园里穿梭,牵着小雨的手,寻找他们要找的人。天高云淡,小海最喜欢的秋天来临了,可是他却没有等到小雨带他去看山上的红叶,就静悄悄的走了。
   小雨跟着云城停在了一座墓碑前,疑惑地看着墓碑上的照片,熟悉得扎眼。
   “云城,这是谁?”小雨长大了嘴,感觉呼吸困难,阳光太晒,照的人精神恍惚,墓碑上的字迹刺得她头晕目眩。
   你是天堂到人间的天使,留给我们最快乐的时光——这是曹歌行亲手刻下的墓志铭。
   “小雨,小海他,去了。”云城放下花,艰难地说出了真相,眼泪再也忍不住,漫过了脸庞,低落在脚下的泥土里。
   “不!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小雨捂着耳朵尖叫,她怎么可能承认这样残忍的事实?她奋力摇晃着云城的肩膀,心里像锥子扎得疼,晴天霹雳的消息让她整个人快撕裂。
   “我的孩子,他这么可爱,怎么可以丢下我,悄悄去那么陌生的地方?没有妈妈的照顾,怎么可以?老天爷,你为什么不惩罚坏人,要带走我无辜的儿子?他哪里得罪你了,他哪里不好?你要拿他出气呢?”
   小雨扑向,眼泪沾湿了墓碑,小雨搂着这块冰凉的石头不撒手,想捂热它,让小海从冰冷的泥土里复活。小雨哭得撕心裂肺:“云城,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这些都不是真的!我一定是还躺在医院里,在做梦,对不对?你告诉我啊,这些都只是梦而已!”
   “不,小雨,这都是真的,小海得了败血症,一个月前就走了。”云城想抱起小雨,无奈小雨死死地搂着墓碑,不肯放手。
   “到底这是为什么啊?小海,你怎么舍得连妈妈的面都不见就走呢?小海,你这么懂事这么乖,叫妈妈怎么舍得放你走啊。你一个人走在路上,肯定很害怕吧,是不是在找回家的路呢?我不是个好妈妈,让你承受了这么多的苦,没有照顾好你,都怪我啊!你不是说,还要我带你去爬山吗?秋天已经来了,你怎么不等等我呢?”小雨抚摸这墓碑上小海的照片,阳光下的小海笑得格外灿烂,就好像磨难和死亡未曾降临到他身上一般,心疼与难过伴着无助,让人看得难受。
   云城停下手,悲伤定格,他缓缓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画:“这是小海故去之前画的画,是留给你的。”
   小雨接过来一看,是小海画的蜡笔画,画上面着穿西服的云城和穿裙子小雨,牵着小海在公园玩耍。画上写着小海工整的字:帅爸爸、好妈妈,我们是幸福的一家。小雨把画儿贴在胸口,声音哭得沙哑,墓园的青松与风相遇,传达着年轻的母亲对养子的思念。小雨就这样愣愣地坐在地上,顾不得泥土、草屑沾满了一身,仿佛整个世界不再转动。对于一个母亲而言,失去了孩子,就几乎失去了世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小雨已经哭不出声音,流不下眼泪。她用嘶哑的声音问云城:“小海走时痛苦吗?”
   “不,学校的老师说,他一直都很开心活泼,上午上音乐课时,还欢欢喜喜的当领唱。中午睡午觉之后,就再也没有醒来。他曾经问我,死亡是什么?我说,死亡对于小海而言,就是大天使要接小天使回家,让你睡在云朵里,等到有一天,大天使会让你再回到爸爸妈妈的身边,做一个全新的乖宝宝。”云城脱下外套给小雨披上,墓园的风有些冷,他怕小雨经受不起。他许云城,不能再受双重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