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栏 酷游官网下载

第7312章  蓝颜祸水

第73章
   “父皇……”顾胖胖刚才那话是在为他开脱么?明明就是挖个坑推他下去活埋。
   看来,这个家伙的顺服都是表面现象,骨子里还是在抵制他。
   “跪下!”尉迟恭再次大吼。
   尉迟靳只得无奈地跪下,他这辈子只怕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他的父皇尉迟恭,而偏偏尉迟恭又很疼顾惜弱。真可谓一物降一物啊。
   看尉迟靳无奈地又不甘心地跪在地上,胖胖也觉得快乐极了,呵呵,看尉迟靳被骂,乃人生一大快事啊。她不会一直和尉迟靳斗,因为她知道斗不过,但是,只要逮到机会的时候,她便会狠狠反击,哈哈。
   哼哼,尉迟靳王爷。本侠女这是在用实际行动告诉你一个深刻的人生道理,越是不起眼的女人,越是会挑拨离间。
   “朕跟你说过的话你都忘了?惜弱的家人都是你的救命恩人,要是没有他们,就不会有你的存在!”
   “父皇,视顾家堡的人为恩人是没错,但是,救你和母后还有儿臣的人是岳父大人和岳母大人,顾胖胖那个时候还在她娘的肚子里,那场救人的行动,她一点力都没有出过,为什么便宜都让她给得了。”
   “放肆!这门亲事是顾堡主和朕一块定下的……”
   “那父皇也没问过儿臣的意见啊!”
   “你!”
   “好了好了,皇上,靳儿,你们两父子不要再吵嘴了。皇上,我们来是要交代惜弱一些事情的,别给忘了。”皇后龙玉烟适时出生,化解了两父子的争端。“惜弱啊,如今你怀了身孕,有很多事情都需要注意,本宫特意剥了宫里最有经验的嬷嬷过来,照顾你接下来的生活起居,她会告诉你很多事情的。还有,若是你想要你娘家人来宫里也可以,本宫即刻就派人去接,听说你有两个姐姐,你想要哪一个来呢?”
   “臣媳谢谢母后,臣媳很好,不需要劳烦家里人了。”
   “也好,也怕他们过不惯宫里的日子。不过,可以派人接你的母亲和姐姐们来宫里看看你,你看如何?”龙玉烟考虑得很周全。
   “好,谢谢母后。”
   “还有,靳儿,朕知道你搬去闻花苑一段时间了,从今晚开始你就搬回卧梅苑来,和惜弱两人同睡,时时刻刻注意她的情况,怀有身孕的女子需要夫君在身旁才能缓解各种压力,将来生出的孩子才会健康,聪明。”
   “和她同睡?”
   “怎么,你有很大意见?”尉迟恭鼻孔哼哼,问道。
   “……没有。”
   于是,这一天,尉迟靳并不是太乐意地搬回卧梅苑和顾惜弱同住了,前头说过,顾惜弱在尉迟靳的眼里犹如一盘稀有的野菜,偶尔吃一吃会觉得可口,但要是天天吃,则会受不了,从现在开始,他就要餐餐吃野菜了。
   而搬回来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这觉到底该怎么睡?
   两个人坐在房中的椅子上,天色已经晚了,对于嗜睡的顾胖胖来说,已经到了她睡觉的时候了。但是,尉迟靳不开口,她也不好去睡,只好一个呵欠接一个呵欠地打着。
   “本王困了,要先睡了。”毕竟不算爱的结晶,尉迟靳从来没有呵护过顾胖胖,所以他堂而皇之地往她的床上一躺,衾被一裹,便和周公下棋去了。顾惜弱站在床边徘徊了半天,不知该如何是好,最后只得战战兢兢地等他老人家就寝了之后,小心地掀起被角,将自己圆润的身躯尽可能缩在床角。
   其实,这本来也是没什么的,他不懂体恤就不懂体恤吧,她也不稀罕,她的床非常大,大得足够五六个人围在上面吃火锅,打麻将,喝酒划拳。
   可是,顾胖胖没有想到这么玉树临风的王爷,睡相差的要死,顾胖胖才爬上床没半刻钟,就被他翻来覆去的弄得没有趟的地方,她只得像只小鸡一样蜷缩成一团,可是最后,尉迟靳还往她边上滚。
   无论她换到床上的哪一个角落,他都能把她挤的没地方落身,她在换了八九次地方又困得实在不行之后,终于认命地放弃了在床上睡的想法。她把被子拖了下来摊在地上,人躺在上面牵着被子打了几个滚,把自己严严实实包了起来,就像之前被卷起来送给尉迟靳打包那样子。
   这样子,终于睡了过去,很快就发出了打鼾的声音,房间地上是厚厚的地毯,倒跟睡在床上没有太大差别。
   睡在床上的尉迟靳在胖胖睡着之后,睁开了眼睛。
   哼,装体贴,拿父皇来压我,给你点苦头吃一吃。
   关于睡觉的事,一连好几天都是如此,尉迟靳刚开始总是坐在房中不说话也不上床就寝,害得顾惜弱也只能陪他呆着。等她困到不行的时候,他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躺到床上去,然后她在床边徘徊半天,再小心翼翼地上床,最后被他逼到没地方睡,只好下床裹被子睡地板。她又不好意思跟他说,让他不要一个人睡那么大的床,怕她以为她对他心存非分之想。
   终于——“王爷,反正父皇也不会派人来查,要不您回闻花苑去?”这天早上,她趁尉迟靳还没有下床,走到他旁边,低下头提出了埋藏心底四天的恳求。
   尉迟靳睁开眼睛,看到一个肥胖的身体上顶着一颗大大的头,“啊……”他叫了一声。
   “怎么了?”
   “你是什么鬼?”
   “鬼?没有鬼啊?”
   “你自己照照镜子去,不是鬼难道是人?”原来,有这么一句话,女人早上睡醒的时候是最丑的,而顾惜弱在还没正式睡觉之前就和尉迟靳在床上搏斗了一番,头发早已凌乱不堪,而等她在地上睡了一觉醒来,眼屎晨泪什么的,又沾了一脸。
   所以,尉迟靳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打着呵欠流着眼泪的怪人。的6“任何女人醒来的时候都比睡去的时候丑,你不知道吗?”曾经听说过他女人挺多的。
   “本王从未见过有那个女人在本王面前醒来。”
   “我是第一个?”顾惜弱问,呀,一不小心得了第一名。
   “好像是。”
   “我很荣幸,但是,王爷您搬回闻花苑去么?”
   尉迟靳冷冷地瞥了她一眼:“你以为本王乐意睡在这里么?若不是你在父皇面前装模作样,父皇下了圣旨勒令本王必须和你一起睡,本王才不愿意和你睡一张床。”他预期听起来是嫌恶的,“不过说起来,我睡了四天了,怎么两个人睡跟一个人睡的感觉差不都呢?胖胖你不是很胖么?怎么本王晚上都感觉不到你呢?”
   尉迟靳故意装作不知道顾惜弱在天天睡地板,然后故作讶异地问道。
   顾惜弱又悲又愤,“当然没有差别,王爷你每天晚上始终还是一个人睡一张床,你不知道我有孕在身吗?竟然让我睡地板,要是父皇知道了,你……啊……”看她喋喋不休开始唠唠叨叨的样子,尉迟靳长手一捞,顾惜弱一下子摔倒在他的胸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