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家庭家居 鸭脖娱乐c罗代言丝瓜草莓

第1559章 第一集:大陆前篇

“二叔!二叔!快,快点!快骑呀!”坐在车上一直闷闷不乐的林鑫,突然朝着车窗外兴奋地大喊起来。
   车上的三个女人这才看见,刚才还醉倒在地的林海洋,此时正骑了一辆破旧的自行车,奋力朝这边追过来。
   他一改往日懒散的德行,将自行车骑得飞快,还一边大喊着:“大嫂,小夕,别丢下我呀…….我们是一家人,我成功以后不会忘记你们的…..”
   家人怎么也要比闺蜜强,林夕心软吩咐黑车司机停了车,林海洋丢掉自行车,气喘吁吁地爬上去,热泪盈眶,“谢谢你们,小夕、大嫂、柳姐。”随后,和林鑫紧紧拥抱在一起。
   杨惠懒得理他们,开始对林夕说教,“没办法了,乘着这次搬到富人区去住的机会,你要把抓住一个有钱、有势、家境好的男人当做人生的奋斗目标,这样我们一家人才能有出头之日……”
   林夕在心中长叹了一声,看来这一世自己老妈还是原来的老样子,一点也没变。好吧,高富帅雷宇皓就是我锁定的目标,李梓彤你休想再抢走我的老公。
   重活一世,林夕也始终没办法相信,雷宇皓会做伤害自己的事情,一定是受了李梓彤的蒙蔽。这一世,她一定能将结局改写。
   八百公里外的上东区,高楼林立,热闹繁华,五光十色的霓虹灯和熙熙攘攘的人流、车流,充满了现代化大都市繁忙而时尚的气息。黑车拐入正街一幢大厦后面,一条狭窄的小巷,停了下来。
   除了林夕之外,满怀期待的一家人,看见眼前这栋破旧不堪的小楼都不禁失望起来,理想很丰满,现实总是很骨感。
   转念一想,这里好歹也是寸土寸金的富人区,能住在上东区是身份、地位和财富的象征。本来即将流落街头,现在却能到大城市住免费的房子,已经是万幸了,又都重新兴奋起来。
   一楼是现成的漫画屋,开门就可以营业;二楼是住家,小小的三室两厅,外带厨房、卫生间,家居用品一应俱全;
   三楼的天台上风景不错,能看见不远处的黄浦江,还有一间小小的简易阁楼;屋后有一间半地下室,被隔成两半,大的一半是储物间,小的一半空着。
   “嗯,我搬到上东区了……”
   “对,我现在住上东区。”
   “回国了,住上东区,这也没什么……”
   杨惠、杨柳和林海样已经迫不及待打电话炫耀起来,住在上东区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情,当然具体住址打死也不能说。
   “算上阁楼和地下室,正好我们五个人一人一间,真不错啊。”林海洋是没心没肺的乐天派,已经开始挑选房间了。
   “你想得美!”林海洋惨遭家里三个女人,三记白眼,灰溜溜不敢出声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林夕和杨惠商量了一下,本着开源节流的原则,房间的分配结果如下:二楼三个卧室,两大一小,杨惠和杨柳,林海洋和林鑫各住一间大的,林夕单独住小间。
   阁楼冬冷夏热,地下室阴暗潮湿,用来对外出租。漫画房经整顿后照常营业,平时由林鑫和林海洋看店,杨惠在店中兼营茶水饮料和简餐。
   一家人见从前无忧无虑,大大咧咧的大小姐林夕,突然变得这么有主见,又会持家,都好像在混乱中找到主心骨一样,不知不觉都按照林夕的安排去做,把她当成了家长。
   一家人安顿下来,又随便打扫了一下房间,天也差不多快亮了。杨柳、林鑫和林海洋都累得不行,各自回房睡觉。
   林夕和杨惠还得为全家人的生活费发愁,她们合计着算了笔帐,他们出来的时候,身上总共还有一千多块钱。
   租车花掉了一半,得留出五百块明天去书市,进一些新出的连载漫画,一百块去批发市场进一些饮料零食。
   这样算下来,兜里只剩下五十多块钱,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再怎么省也只够全家人吃喝一到两天。
   林夕想了想,将全部钱都给杨惠保管,让她早上带着林海洋去买菜进货。
   给杨柳十块钱,让她去找影视圈里相熟的人,看看有没有什么跑龙套的角色可以演,在剧组跑龙套有一个好处,管盒饭不说,工资也是按天结算。
   林鑫没有独立工作能力,只能在家看家。
   她自己身上只装了五块钱,去趟学校来回应该够了。又上楼写了一沓租房小广告,连衣服都没换,匆匆洗了把脸,就出门去了。
   这时候天刚刚亮,街上没什么人,林夕在店门口、小巷子里和街边的电线杆上都贴上了租房广告。阁楼和地下室的租金都是五百元,先交两个月租金方可入住。
   这样在街上贴狗皮膏药似乎有点不太好,有碍城市观瞻,但也没办法。住在上东区有一个好处,就是交通十分便捷,林夕只花了两块钱就乘坐地铁来到了戏剧学院。
   先去了一趟宿舍,却被宿管科的阿姨告知因为她这个学期没有交住宿费,房间床位已经被收回去了。林夕又来到班里,同学看见她眼神都有些怪怪的。
   很快同桌李梓彤也来了,她这个时候还是一副温柔可亲的邻家女孩形象,清秀有余,却很难让人有什么深刻的印象。
   她看见林夕这么快就赶回学校,显然有些吃惊,不过却很快镇定下来。
   拉着林夕的手关切地说:“小夕,我最近在医院陪我妈,一直没回学校住,今天早上才知道你的床位已经被退了,你现在住哪?伯父去世了,是不是家里有什么困难?”
   她这句话一语双关,一是撇清了自己是林夕最好的朋友,却没有在关键时候帮她一把;二是她透过非正常渠道得知林夕家好像是经济上出了问题,正好借机试探一番。
   戏剧学院的学生家境都很不错,难免有些势力,惯会缝高踩低。如果知道林夕家破产的事情,她往后在学校的日子就不会那么好过了。
   李梓彤的声音有些大,果然,周围的同学顿时安静下来,竖直耳朵等着听林夕怎么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