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mg4377电子游戏

第8170章 医生,你救救它吧

朱霖不会算八字……好吧这是理所当然的,就在几个月之前他还一直认为所谓的生辰八字和命格只是风水先生用来骗钱的吃饭家伙,根本不具备什么特别的力量。
   当然事实上大部分所谓的风水先生掌握的生辰算法也的确是骗人的东西,八字够不够硬自有一套特别的计算体系,而且也不是说那些看着身强体壮的人一定八字够硬,有时候甚至完全相反,好比许多恐怖片里都会有一个看起来身材高大的大个子一副蟑螂命好像怎么样都弄不死,结果第一个被鬼缠上立马嗝屁的。
   也有一些看起来体弱瘦小好像来阵大风就能吹跑的小塑料妹子却意外的能够几次三番的化险为夷,这当然不是因为运气好,单纯只是因为八字够硬,不干净的东西很难沾到她的身上罢了。
   所以被沈月问起她的八字够不够硬,朱霖半天说不出话来,结果却是白白突然凑上来,伸着手边跳边喊,“要来算八字?这个我熟啦,让我来让我来!”
   朱霖瞬间就震惊了啊,这只大白猫居然这么多才多艺,之前算是一直看走眼了,算八字这么高深的技术她也会?朱霖一直以为会这种本事的你不说仙风道骨起码也要长得就一世外高人的皮相才拿得出手吧?一个大胸美少女实在是很难让人和那些看手相算八字的风水先生凑到一起去,尽管她身上的确穿着一件画满八卦和阴阳鱼的法衣来着……
   但是白白才不管朱霖脑袋里怎么跑火车,她已经连工具都准备好了,也不知道她从哪个旮旯里掏出了一大块毛毯铺在小店的地上,然后就开始一件件的往外掏东西,什么黄纸朱砂桃木笔转经轮,一件件一样样倒是全都古色古香,更扯淡的是朱霖随手拿起一件,居然在上头感觉到了一股极其中正古朴的能量波动。
   这股能量波动类似魔力,但是却有些许差别,更是带着一股浓重的檀香味,朱霖肃然起敬啊,妈蛋这里每一件东西都是经过高人开光,绝对的好法器!
   一旁的沈月和那个思念体少女也好奇的凑上来,朱霖赶紧把人拦下了。
   “沈月好说,那边那个……对,说的就是你,不想当场被超度成佛去的话就离得远点,这东西不是你能碰的,看一眼搞不定都要立刻升天去。”
   朱霖一边擦汗一边暗叹还好回过神的及时啊,一个连幽灵都比不上的思念体也敢在这些开过光的法器面前转?就算是蓓儿姐姐都不敢那么跳。
   那思念体少女被朱霖说的赶紧一缩脑袋,认真的躲到角落里头蹲下,连身上的白光都被她压的暗淡了几分。
   朱霖不知道这是她快要消散的征兆,还是这小家伙自己刚刚悟出了节能模式,反正短时间之内应该还能支持一会,而白白准备好东西之后就迫不及待的问了沈月的生辰,然后拿起黄纸,用桃木笔沾了朱砂开始在上头写了起来,一笔笔一划划都是朱霖看都看不懂的鬼画符,天晓得那是个什么意思,据白白自己所说……她写的是沈月的生辰八字……
   ……好吧,这下子朱霖确定了自己不但没有魔法方面的天赋,在学习神通方面也毫无天分,真是何等痛的领悟。
   趁着白白在那里不知道做哪门子的法,朱霖拉过沈月,尽着最后的努力苦口婆心的劝说。
   “沈月啊,你真的想清楚了啊,这个东西不是说着玩的啊,非常识这种领域,进来容易……想要出去可就是千难万难了,你如果只是突然心血来潮,我建议你还是放弃这个念头,不然你未来一定会后悔的。”
   这句话可不是开玩笑,朱霖觉得他自己那叫没得选,自家老爹留了个该死的烂摊子必须让他接手,否则说什么他也不会来过现在的日子,几个月前的小日子过的多舒坦?虽然平和的一天一天就像是复制黏贴,一年到头都未必有现在一天来的热闹,但是老实说朱霖觉得现在的日子真的是太闹腾了,他的心脏一天功夫就要接受好几次冲击,这偶尔来一次还行,多来几次谁受得了?
   但是,朱霖的劝说却是完全做了无用功。
   “恩,其实这个事我已经很仔细和认真的思考过了,自从小雪成为了恶魔契约者,我就在思考这个问题了。”
   朱霖被她说的一愣,孟雪成为了恶魔契约人和她有啥关系?结果沈月红着脸表示,孟雪是她最重要的朋友,但是两人之间本来就存在着非常大的身份差距,孟雪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沈月只是个普通人罢了,当然,这倒不算太大的问题,只是钱上的差距,努力努力总也还是有希望能追的上的。
   富二代也许是生来具有,但是人家老爹富一代那也是靠奋斗从一无所有之中拼出来的,只要肯努力的话,总有那么一个可能性能够咸鱼翻身,况且沈月在普通同龄人之中已经算得上是比较成功的类型了。
   这让她在平常和孟雪的交流中并没有多大的障碍,但是,自从孟雪成了恶魔契约人,沈月就感觉到了危机。
   这才是靠努力都无法跨越的鸿沟,非常识与常识之间,普通人与超人者之间……那一道近乎无解的巨大沟壑让沈月一度望之却步,“怎么办,在这么下去我会被越甩越远,直到再也跟不上她的动作!”
   这就是沈月心中的真实想法,也就是这个想法,让她在看到了再度追上孟雪的希望之后毫不犹豫的就做出了这个选择。
   朱霖听罢沉默了半天,勉强憋出了一句话来,“如果这特么都不算爱!算了……我现在是百合控,恩,百合最高啊!”
   朱霖目前泪流满面,为什么好妹子都特么百合去了?!本来这个年头男女比例就严重失衡了,还要算上那些该死的脚踏N条船的人参赢家,狼多肉少的局面如此严峻,还有妹子去玩百合,这是严重的资源浪费啊,为什么最近喜欢可爱男孩子的基佬越来越多?这绝壁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
   “总觉得这种时候我说什么反对的话就太不识趣了,打扰别人恋爱是要被驴踢的,恩,百合也有人权,这一点上来说我绝对支持你们,加油把孟雪推倒吧,咳咳……”
   说到一半发现似乎话头不对,朱霖赶紧刹车,以免话题朝着某种不对劲的方向拐回去,而白白的计算结果也出来了。
   “啊,应该怎么说呢,真是好厉害啊。”
   白白拿起那张写满朱砂的黄纸,然后点燃了观察起燃烧绽放的火焰,一团金红色的火苗在她掌心欢快的跳跃着,朱霖不知道这代表什么意思,但是白白却很清楚,普通人一般燃烧能够形成火光就已经很了不起了,但是沈月这个,燃烧的火焰已经化为实质,而且持续了数十秒还没有要熄灭的迹象,八字硬的已经有些过分了。
   不过事实上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沈月家里是倒腾古董的,而且这是家传的手艺,她们家祖上八代之前就靠这个为生,成天和这些容易招惹不干净东西的古董打交道,八字不硬早死的一户口本一个不剩了,这是有家族历史的八字硬啊!
   好了,这结果真是不用白白多说什么也能理解了,朱霖起身拍了拍手,招呼了一声角落里正在忽明忽暗调整亮度的思念体少女……妈蛋,她现在这是拿自己当信号灯在使啊!
   朱霖几分钟之前才说的话估计已经被她忘到脑后了,貌似她浑然不觉这种动作有多浪费魔力,她现在的寿命保管已经又给她玩没了一小半,偏偏她貌似已经从刚才那副失魂落魄的状态恢复过来了,这个神经粗细已经和白白有一拼了,至少朱霖不认为在得知自己顶多只有一两天能活的情况下还能在那么短的时间之内调整好心情。
   “那么,我最后再问一句,两位真的都做好思想准备了?尤其是沈月……嘛,虽然我是很想那么说,不过看来现在我说啥都不好使了,那么,全部给我站过来,按照我说的去做。”
   朱霖正打算指导那个思念体少女附身到沈月身上,但是白白却拦住了她们,那一堆乱七八糟的法器已经被白白重新收起来了,就如同朱霖刚才完全没有看清楚她是从什么地方把那些东西掏出来的一样,朱霖一样没有看清楚她是如何把这些东西收起来的,明明是那么大一摊子她居然手一挥就没了你敢信?!
   白白伸手从自己身上拔下一根头发,然后把这根头发绕在手指上缠了三圈,举起手指对着小店的门轻轻一吹。
   缠绕在她手指上的头发被白白一吹,立刻发出了淡淡的荧光,光芒一闪就粉碎成点点碎屑消失在了门上。
   “好了……”白白轻轻的拍了拍双手,“这样子就搞定了,待会动手的时候动静估计不小,就不要给周围的邻居带去什么困扰了,谁也不想看到自己的隔壁突然冒出那么大动静嘛~”
   这应该是在小店里下了什么禁制,防止待会附身的时候动静太大,这一点朱霖也没有事先预想到,白白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却是在这里分外的有心眼。
   这下子真的是一切具备了,沈月和那个思念体少女按照朱霖所说的背对背站在一起,同时闭上了眼睛。
   “恩,沈月你现在心里什么都不要多想,就在脑子里描绘出一团火焰的造型,具体不需要多细致,只需要不断重复这个概念,让这个造型印在你脑袋里就行了,那个思念体,你现在去试着感觉和感受,如果你能‘看’到沈月身上燃烧的火焰,第一步就成功了。”
   这第一步是最基础也最困难的,显然沈月和那个思念体少女都不在状态,努力了十来分钟,什么动静都没有。
   不过朱霖耐心的劝说沈月不用着急,这是正常现象,心里越是急躁就越难集中精神,不要去想成功与否,只需要记住一点,火焰……燃烧的火焰,映照灵魂的命灯!
   又是十来分钟过去,沈月本来皱起的眉毛微微的散开了,脸上的表情也逐渐平和下来,伴随她的呼吸逐渐变得平缓有力,朱霖知道,她是进入状态了!
   朱霖不说话,而是对着身边的白白打了个手势,白白立刻动手把店里的灯关了,瞬间,本来灯火通明的小店里立刻变得伸手不见五指。
   失去了光线,即便闭着眼睛也是能够感觉到的,不过沈月的表情只是微微一变,很快就恢复了过来,朱霖很满意的点了点头,继续注视着沈月的表情变化……
   终于,变化开始了……
   虽然只是微弱无比的一点,但是,沈月的肩膀上逐渐开始绽放出了一点燃烧的火光,这一点火光虽然看起来非常的小,不过却很凝实,燃烧的极其有力,只是看一眼,就觉得仿佛有一种直达灵魂的力量透过双眼传来!
   来了,命灯显露出来了!
   “成功了!”“看到了!”
   沈月和那个思念体少女同时喊了出来,沈月的意思是她成功唤出了命灯,思念体少女的意思则是她感觉到了沈月的命灯。
   “做得好,接下去是第二步,来,那个思念体……现在,你要试图让自己的身体融合到沈月的命灯里去,沈月,你现在开始在心里想一个名字!”
   思念体是没有名字的,但是沈月作为思念体的被附身者拥有着“赋予名字”的资格,之前已经说过了,赋予名字代表着支配,这是许多“仪式”之中必要的一个程序。
   “记住,成功与否就看这第二步,如果在沈月没念出口的情况下,那个思念体你感觉到了沈月心中想的名字,并且接受了这个名字,那么就成了,接下去的第三步是最简单的,你们先试着搞定这一步!”
   思念体少女闭目不言,静静的似乎是在聆听着什么,而沈月也是一副祥和的表情,燃烧在沈月肩膀上的命灯此刻已经完全显露出来,有力的火焰将本来一片漆黑的小店里映照的亮亮堂堂,朱霖紧张的盯着两人,成功与否的最关键一步,如果失败,那么就前功尽弃了。
   就在朱霖的注视之下,那个思念体少女突然嘴唇轻轻一次开合,似乎是念出了什么,而沈月则是嘴角上扬,拉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
   接下去不等朱霖开口,两位少女居然自己动了起来,她们两人同时转过身来,由背对背变成了面对面的姿势!
   沈月和思念体少女同时张开双眼,燃烧在沈月肩膀上的命灯一晃,立刻朝着思念体飞了过去,轻轻一闪,就消失在了少女心脏的位置!
   下一秒,思念体少女的身体立刻迸发出炫目的光芒,沈月伸手将对方搂进了怀里,然后张口念到。
   “现在开始,这就是你的名字了,菲雅~”
   “恩,今后开始……请多指教了!”
   两位少女的身影瞬间重合,刺目的白光一度充斥着整个小店,要不是白白先知先觉,那么大动静非把周围的人都招来不可。
   等到涌动的白光完全褪去,小店之中已经看不到了那个思念体少女的身影,只有沈月一个人双手合十双目紧闭,默默的站在那里,良久之后,她才张开眼睛。
   “来吧,我的拍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