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众购线路入口网页

第1657章 以博弈论理解矛盾论

则另一边,一抹黑影也在渐渐的靠近言蕊蕊的房间……
   现在的蕊蕊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她当然知道外面有人,只是不知道来人是敌是友?所以,她没有丝毫睡意的装睡着。等待着来人。
   黑影看着言蕊蕊睡觉的背影,听着平稳的呼吸声,勾起了一抹温柔的笑,这个丫头,怎么没有戒备心,如果今天来的不是自己呢?她怎么就可以这么放心啊?数十日不见,又瘦了。当他准备走近仔细的看看蕊蕊。然而,床上的蕊蕊可以清楚的感觉到,来人已经在靠近自己,看来,她不准备是不行的了,正当来人刚刚准备伸出手,言蕊蕊猛的一个转身,动了内力把接近的人弹开了,结果,因为动用了内力,把原本已经调息平稳了的内力,打乱了,一股腥甜涌上喉头,把郁结在胸口的血,全数吐出。本来接近的人,本内力弹开感到惊讶,数十日不见,她竟有了这么深厚的内力,在看到满地她吐的血,更是慌了神。要不是他从小就会夜视,不就看不到这么惊悚的画面,这数十日,她,究竟发生了什么?
   “蕊蕊,这是怎么了?”一时控制不住惊愕的叫起来,因为,那股腥甜的味道,实在是浓厚。让原本慌乱的他,更加慌乱。
   这个声音是……“君倾城?”她言蕊蕊怎么也不会忘记了,然而,君倾城在听到言蕊蕊叫他的名字,是带着惊喜和忧虑,惊喜是,她记住了自己,忧虑是,她竟然说生疏的叫着他“君倾城”,而不像他,已经叫她“蕊蕊”了。
   “恩,是我,你还记得我?而且是在我蒙着面的情况下。你这究竟是怎么了?”客套了下,君倾城还是担心言蕊蕊的身体。连忙靠近虚弱的言蕊蕊,帮蕊蕊看脉象,立即脸上大变。
   “你的师傅是何人?”怎么可以这样急功近利?君倾城把着言蕊蕊的脉,皱眉想到。提到师傅,言蕊蕊的眉头也皱了起来。看着言蕊蕊的眉头,君倾城以为她误解自己的用意,便连忙的解释。
   “我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我只是想你的师傅怎么可以这么急功近利,把那么多内力,一下子输到你这个什么武功都没有的人身上,你若是处理不好的话,很有可能丢失性命的。”君倾城看着言蕊蕊,心里却满是责备的声音。
   “要是我没有师傅该多好。”是她,带走了她师傅的命,她有什么资格,做他的徒弟?君倾城看着言蕊蕊伤心的样子,知道自己也许说了不该说的话。两人因为很久没见,开始开心的畅谈,没了刚刚的压抑,像是许久不见的好友,不明白的人根本不知道说她们第二次见面。
   第二天清晨,言蕊蕊还是决定回去,因为,不可以连累爹和娘,君倾城因为紧张言蕊蕊的伤势,到了晚上二更天就强迫言蕊蕊睡下。所以,第二日,言蕊蕊的精神很好,在言蕊蕊思索回去之后如何向轩辕寂解释的时候,君倾城的声音响起。
   “蕊蕊……姑娘,起来了?”君倾城明白叫蕊蕊会给一个女儿家造成不好影响,便连忙改口,可是,屋内的言蕊蕊却因为君倾城可爱的举动,笑了起来,连忙起来开门,看着言蕊蕊的笑靥,君倾城有瞬间的失神。
   “倾城,不要叫我姑娘。你之前怎么叫,就怎么叫好了。”毕竟,她的灵魂还二十一世纪的,自然完全不会拘泥于这个时代的迂腐思想。却不知道这样的一个允诺,会是伤害他的开始……
   当君倾城执意要送她回家的时候,她就知道,她是王妃的事情,是纸包不住火的,终究还是在三王府的大门口,君倾城诧异的停下,用目光询问着她,为何是在这?她不是要回家么?言蕊蕊一时无法回答,然而,君倾城搀扶言蕊蕊的画面,被轩辕寂看到,君倾城用目光询问,被轩辕寂误以为是眉目传情,更是火冒三丈,为她担心了那么多天,竟然是和别的男人在外面。
   “王妃还知道回来?”因为被火气给气昏了头,轩辕寂完全没注意到言蕊蕊的异样。这样的怒火,让轩辕寂有些无措,一直在心中提醒自己,这是因为他不想戴绿帽子,这绝对不是在乎。听着轩辕寂那声“王妃”君倾城的脸顿时煞白,刚刚到的时候他就猜到了,只是希望她可以告诉自己,那不是真的,可是,真的又怎么样,自己还是喜欢她的,而且,看样子,她在王府,过得不好。思及于此,君倾城便在心中坚定了一个信念……要带她离开。
   “本王妃不知道王爷这话是何意思。”言蕊蕊强撑着身子,挺立在轩辕寂面前和他说话,却不知道这样的傲,把他彻底激怒,一掌在言蕊蕊和君倾城都还没反应过来,就朝着言蕊蕊脸掴去,一口鲜血,从蕊蕊口中涌出,看着地上的血,轩辕寂完全不知道会有这样的杀伤力,就在他错愕的时候,君倾城把他推开。
   “你到底知不知道她受了重伤,你竟然下手如此狠心。”
   “倾城,你走,他日有缘,必定相见。”毕竟这里是轩辕寂说了算,言蕊蕊不希望君倾城出事,毕竟他对自己,好的不行。见言蕊蕊还强撑着身子往里走,轩辕寂本想帮忙,拦下了言蕊蕊。
   “怎么?王爷还想来一次么?莫不是怕我再给你顶绿帽子。”接着就漠然转身,言蕊蕊养伤期间,再也没见过轩辕寂,这到是好。
   这一日天气晴朗,言蕊蕊决定,完成师傅的遗愿,毕竟,是因为她,才使得他没机会解开自己心中的心结。数十日毕竟自己女儿的杜月薇,看到生龙活虎的女儿更是高兴。
   “来,娘亲看看,哪里不妥?”杜月薇看了一遍后,松了口气,毕竟,她女儿身上,没有伤。
   “娘亲,可知道岳阳?”当杜月薇听到岳阳时,脸上瞬间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