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言 j9官方

第2096章 嫂子你认识?

璎诺为了不被人看到自己带了璎美和璎洛,第一个来到了墨宝轩。然后,她吩咐马车先行回府,过三个时辰再来等。
   来到墨宝轩的门口,璎诺没有拿国子监的标志——一枚刻着国子监三个字的银牌,而是报了个“方诺”的名字,并拿出一块上好的玉佩,璎美和璎洛有点奇怪,但因为紧张,也顾不及询问。
   墨宝轩的门子打量了璎诺几眼,又仔细检察了那块玉佩,才带着傲意说道“既然你是方公子的朋友,可以进来,但这几位不行,今天皇上还要来这儿观赛,轩主特意交代不能放任何陌生人进来”
   璎诺眯眼冷笑“我是方公子的朋友可以进,她们也是方公子的朋友,又为何进不得?你要是不让她二人进去,回头方公子知道了,再也不来你们墨宝轩,可不要怪我没有事先提醒”
   “这…..”门子皱眉沉思,方诺是轩主一个特殊的客人,他不想得罪,几人正僵持不下,一位美妇款款从里面走出来。光洁的相貌,鲜亮的服饰,很难看出她的实际年龄,但她顾盼之间,那种绝美的风情,别说是男人,即使是女人看了,都会为之迷醉。
   璎美和璎洛惊艳地瞪着那美妇,没看到璎诺唇角似隐似现的笑意,门子已于这时恭敬地叫了一声“轩主”
   美妇衣袂飘洒款款走到近前,视线一直没有离开璎诺,脸上的笑意渐渐扩大“你这孩子……,真是调皮,老乔,放她们进来吧,不过,丫环就不能放行了,今天实在是个特殊的日子”
   “四姐,六妹,你们看…..”,没有丫环跟着,璎诺觉得她二人不一定敢进去,因为一会儿到了里面,她也不会再跟着她们。
   璎美和璎洛互视,此时,远处已开始有车马相继而来,二人一咬牙,最终还是决定——进,不能错过这个好机会。
   入门时,璎诺想了想,说道“青姨,让我的丫环小巧跟着她们好吗?”表面上好象是璎诺关心璎美和璎洛,其实,她是想掌握二人在墨宝轩的一切动向。
   墨宝轩轩主薛青鸾含笑斜了璎诺一眼“你的话,青姨何时不允过?”说着,带着她们走入轩里。璎诺按约定与璎美二人分手,跟青鸾往一僻静处走去。
   走了几步,青鸾回头瞧着璎诺吃吃轻笑,璎诺知道她为什么笑,也忍不住弯起了唇角。
   “你这孩子…….”青鸾再次叹了一声。
   璎诺食指缠着发梢一脸娇艳的笑容,刚想说话,却忽然看到从门外的方向缓缓走来一男一女两人,男子约十六七岁,极其俊美,只是目光呆滞,后面紧跟着一个年约六旬的老阿婆,满头银发,一副老态。
   笑意在璎诺脸上消失,这是她重生之后,除去君颜,第一次见皇室中人。条件反射,清荷园那可怕的一幕突然便在璎诺脑海浮现,一阵难以控制的恶心立即涌上她的心头。她忙伸手死死捂住嘴巴,没吐出声来。
   青鸾注意到璎诺的异常,扭转头,看到呆少年和老阿婆,忙丢下璎诺迎向前,笑着打招呼“三皇子,也喜欢书法是么?来这么早”那语气就象在哄逗小孩子。
   呆少年不理青鸾,直直地往里走,老阿婆倒礼貌地应了一声,却一步不敢离开呆少年。
   等青鸾回头去找璎诺,却发现璎诺不知何时早已走得没了踪影。她愣了一下,见大门处又有人来到,顾不得再理会璎诺,招呼起客人来。今天来的人不是达官就是权贵,谁她也不能得罪。
   一个时辰后,国子监和太学院的人相继来齐,胡先生见璎诺果真来参赛,喜得两眼眯成了一条缝,再也不搭理林、钟二女,只顾对着璎诺交代。
   没多久,比赛开始。邀请的多是国内有名气的书法家,也有几位在书法上有些造诣的朝中大臣,比赛的学生有八十名,国子监五十名,三十五名男生,十五名女生,太学院二十五名,十五名男生,十名女生,全是正宗的皇亲国戚。太子君熙、二皇子勇亲王君邪都在其内,另有两名公主也在比赛之列。
   今天,观赛的人也很多,所有比赛人员的家人都有到场,象璎诺,爹爹和兄嫂全来了。皇室中人也来了很多人,所以,随着比赛开始,墨宝轩被层层官兵给保护了起来,京都府尹何笙——也就是璎逸尘二夫人何玉的嫡亲兄长,亲自带队,生怕出什么乱子,连累到自己的乌纱帽。
   不论比赛的还是参赛的,无论男的还是女的,没有一个璎诺不认识,她跟着爹爹参加过许多大场合,所以这些官面的人,她全都认识,无所谓熟或者生,因为以前她跟谁都不过多交往,那些人见了璎诺,倒有很多跟她打招呼,毕竟她爹爹现在位及人臣权势涛天。
   经历过前世那场灾难,璎诺对人情世故有了自己的独道见解,别人之所以恭维她,不是因为她是璎诺,而是因为她是璎丞相的爱女。
   而她爹爹貌似权利无边,却也不是无所不能。对于爹爹的宠爱,她也有新的理解,不管她曾经多优秀,不管她曾经多么令爹爹自豪,一旦她损坏,失去光环,失去价值,成为爹爹的耻辱,爹爹会痛会伤心,却绝不会再有爱了,会很果断地将她抛弃掉。
   得出这些结论之后,璎诺知道,想得到她想要的结果,就必得展现自己,把自己强大的一面展露出来,让所有人知道,她是璎诺,不仅仅是璎逸尘的嫡女,所以今天比赛的头名,她势在必得。
   比赛分为三场,第一场比赛小篆,第二场比赛隶书,第三场比赛草书。参赛的考生在专门的屋中书写,不具名,写的是号码。考一场换一次顺序,没有任何作弊的可能,十分公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