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2章 天赐神女

“你去将内室里的衣服换上。”“喏。”锁良走进内室,这座古老的宫殿,即使颜色昏暗,却是常人不能拥有的,锁良极爱古董,当然也爱惨了这宫宇。

锁良换上了衣衫,仔细打量着,这衣衫与那日的一模一样,‘他是真用心啊!’锁良很不是滋味儿。

锁良走出内室,就在这时嬴政声音响起“将晚膳都撤了吧,孤已经用好了!”

锁良才换了一身衣服的时间,他就吃完了,看着满桌子的佳肴得有二十多道,在军中哪见过这么多的山珍海味,这一个月来可受苦了,口水都快掉到地上了,看那样子,嬴政也没吃几口啊!锁良实在是饿坏了大喊“等等!别拿走!”那些宫女都愣住了,在王上面前敢这样放肆,心中十分佩服!奇怪的是王上并未说什么,那邪魅的脸低笑,似乎也很乐见其成啊!

锁良立刻走上前来,坐在嬴政对面,拿起嬴政手边的筷子,毕竟不能用手抓啊!锁良狂吃起来,一直以来在嬴政面前保持的淑男形象瞬间崩塌。

锁良吃的饱饱的才发现满殿的人都看着自己,当对上嬴政那幽深的眸子时锁良立刻起身不好意思的看向地面。

嬴政向下人们挥了挥手,不一会儿殿中便没了宫女太监,菜肴,却有了淡淡的龙涎香。

“明日随孤进宫,孤会给你一名分。”

锁良听得一愣一愣的,难道他是想将自己收房了!锁良心里乐得开花,看着嬴政的眼神都是满满的幸福。

“王上是说王上喜欢我吗?”锁良的脸上全是期待。

嬴政听闻脸上的表情略微松动却是一闪而过“你入宫的任务便是稳定后宫,你姐姐一人忙不过来,孤要你查处捣乱之人。”

锁良低下头暗悔,自己真的太天真了,可是他连劝一劝自己,编一个喜欢她的谎言都不愿。也是,自己只是一个棋子,有什么资格说爱呢!

至于嬴政是如何想的,他自己也不知道,只是看见来涛与锁良在一起心里很不快,只是想将她拴在身边,成大事不得有私情,而她也是个人才。然而当失去后,嬴政才明白,他对她不止有利用。

第二日,参加典礼的一众人等返回咸阳,回都城后,嬴政便向天下告知“孤举行加冠礼当日,巧遇天人,赐孤一神女,乃孤之幸事,孤赐神女良夫人身份,以护大秦,居于勤政阁,与孤同看天下!”

这个消息一经告知天下,震惊了人心。勤政阁是从不能允许后妃长住的,但人家是神女,再加上嬴政不容任何人反对的性子,无人敢反驳。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太子妃修仙记太子妃修仙记紫焰雪|古言传说中,亿万年前,创世元祖以掌劈开天地,造世间万物,最后左手化为魔,右手化为神,掌管天地万物。魔主黑暗与毁灭,神主光明与生机。光明与黑暗永不相见。…………忽有一日,沧月国突生神魔异象,一个女婴伴着异象呱呱坠地,她究竟是乱世的妖魔,还是救世的神女,引起无数人的猜测与骚乱……
  • 穿越之富贵小锦鲤穿越之富贵小锦鲤晶宝去旅行|古言一场车祸,坠入湖中,偶遇锦鲤,穿越她身; 她成为颍州谢家二小姐谢抒饶,被家人放逐幽禁,甚至想置她于死地; 声名狼藉恬不知耻的原主,定掌握了攸关他人生死的秘密,才招来杀身之祸。 只是这关她什么事!她一新来的,又有锦鲤傍身,得好好活下去,赚钱买房走上富贵之路! 他是颍州谢家三公子谢抒显,名满天下,商业奇才,身世复杂。 谢抒饶:“我对三哥绝无非分之想!” 谢抒显:“你做不到的!”
  • 待你名满华夏,已无相安年华待你名满华夏,已无相安年华记忆中的龙猫|古言本文是一篇古微,简单滴来说是一篇古代的微小说╮(‵▽′)╭所以简介神马滴是木有滴╰(*?︶`*)╯因为本作者还是一名初中生有可能写得不好,所以请大家多多包涵(??????????)(如有雷同,纯属意外)
  • 冷王独宠:萌妻哪里逃冷王独宠:萌妻哪里逃萌萌哒地雷|古言她,佣兵界的传奇,外表呆萌,战力惊人,身份神秘,乃是正宗萌系女汉子一枚!她,家族里的透明,外表光鲜,实则怯弱,人人可欺,乃是纯种懦弱小废柴一只!命盘转动,灵魂交错,废柴嫡女变身萌系佣兵,谁敢来战!嫡妹恶毒?狠狠撕碎你白莲花的面具,要你声名狼藉!杀机环嗣?呆萌一笑,刀光一闪,送你去地狱喝茶!帝王纳妃?好啊,正好这府里也玩腻了,就去宫里玩玩。可是……这个死面瘫是什么情况!天天不准这个不准那个,说好的高冷呢!不管了,包袱款款奔天涯,跑路,走起~
  • 扑街者的成神论扑街者的成神论淡若依稀|古言在21世纪,写小说之路荆棘重重,屡挫屡败,受不了打击的玉溪本想借酒消愁,却不想酒精中毒……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竟然穿越了!
  • 古朝今留颦一笑古朝今留颦一笑仙孔宁|古言我们每一个人是别人眼中的衬托者,你笑我哭,这个世界对于我来说毫无意义.我想逃离,我想看到希望,我还记得那个夏天.汽车后抖着肩膀哭泣的我,隐藏的眼泪是痛苦,是无助我何不曾笑过,看尽世间凄凉.这是笑,这是哪所谓的笑,苦笑的笑.雨水淋湿了眼泪,大声呐喊这才是我唯一的快乐我是我自己.你还记得那一天你哭了,你还记得那一天你笑了,泪水模糊双眼,沾满了离别,我只为你在一次相遇,人海茫茫,杳无音讯是你我的秘密我想看见,只有你一人的不离不弃世事与我何干,我何以牵天下,遗忘你的手,是我泪已流,想你在身边你已不再,我留有何用,今朝明日我常伴烟雨世奋我意乱,水踏面里写此篇.爱无多言,伴你左右,梦里轻盈愿你笑
  • 红楼夜已深红楼夜已深夯夯君|古言李青丝坐在自己搭建小院里,看着天空圆圆的月亮,思念起远在他乡的亲人。不知不觉中已经来到云裳国三年了。这三年里自己由一个青楼的倒水丫头,变成了云裳国最大的青楼的老板,也就是妈妈桑。如何在这个女卑的世界立足,李青丝展开了一条奇异的穿越之路。
  • 君心似谋君心似谋恨流萤|古言“洛璃,你可曾真心爱过我”他望着怀中奄奄一息的女子。 若有来生我宁从未见过你,从未答应你的条件。我还是将府大小姐,你还是高高在上的皇帝,他也还是体贴入微的王爷…… 在一片血泊中璃贵妃薨了,她传奇的一生也结束了……
  • 禀报王爷:王妃芳龄八十八禀报王爷:王妃芳龄八十八晨时·雨落|古言八十八岁的年龄,十几岁的身体。 什么叫做老不正经?不知道! 什么老牛吃嫩草?不知道! 让你见证老娘的撩夫日常。
  • 废材要上天:王爷求侍寝废材要上天:王爷求侍寝泯景|古言她,风华绝代,惹得无数少男少女芳心尽撒的头号特工,一朝魂穿,痴傻郡主,世人耻笑?没关系,换血脉,改魂薄,休纹章,逆天谴!他,妖冶绝伦,整片大陆上千古的第一天才,一场比剑,一朝回眸,那女子,天下风云为她乱!从此上天入地,相伴相随,至死不渝!“丫头,自从遇上你,我的生命中就只有两种人了。”“哦,哪两种?”“你,和其他人。”“哦,那你自己呢?”“呵,不是说了吗,我是禽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