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艺术 哈局官方网站

第5945章  迟来的爱

转眼到了腊月初八,腊八节,这一天,皇帝要进行腊祭,就是用八种干谷物祭祀神明,以祈求丰收。
  这一天,家家户户也都要吃腊八粥,来庆祝节日。
  所谓腊八粥,是由黄米、白米、江米、小米等多种米加上松仁、花生、白糖等炖煮而成的,在胤祚吃起来,和后世八宝粥倒也差不多。事实上,后世的八宝粥也就是根据腊八粥而来的。
  虽然齐齐哈尔的百姓们吃的腊八粥,就用了几种米加些白糖就熬成了,但也吃的极为开心。
  有人开心,自然也有人痛苦;比如富裕县陶府的管家此时就痛苦异常,因为他要进一批新农具给佃户们使用。可找遍了县里的几家铁匠铺,价格都高的离谱。
  一把镰刀四两银子,一把锄头五两银子,一具铁犁八两银子……而且铁匠们一个个神情冷漠,咬定了价钱坚决不松口,不乱管家怎么软磨硬破,就是一口价。
  要按以往他们陶家的行事风格,就要召集家丁打人了,但现在陶府的老爷还被关在大牢里呢,陶府上上下下都是大奶奶在做主,人心惶惶,倒也不敢胡乱生事了。
  最可气的是,这些铁匠们都想说好了一样,农具的价格都一模一样,管家已经可以确定是有人在对付他们陶家,但他偏不信这个邪。
  他走到一个僻静的院子前敲了敲门,出来了一个面容猥琐的男人,这人也曾是铁匠,但是因为做工的时候偷工减料,被师父逐出了师门,虽然手艺不差,但是没有是师徒传承,始终入不了铁匠这行当,平常也就以给别人打一些见不得光的东西为生。
  管家认识他,还是因为曾经找这人打过一柄长刀,这东西有些犯朝廷的忌讳,虽不说严令禁止,但也没什么铁匠愿打,而眼前这形容猥琐的人,毫不犹豫就接下了差事。
  所以管家料定,这人也一定愿意帮自己打一批农具。
  听到是打农具这种小事,那形容猥琐的铁匠,果然想也不想就同意了,而且价钱比别的铁匠铺足足低了九成,因为农具量大,所以管家约定了开春前后来取货。
  商量好了生意之后,管家的心情顿时舒畅起来,边走边恶狠狠的咒骂那对付陶府的人:“跟我们玩……哼!看谁最后玩死谁。”
  路过了城里新开的一家叫福满楼的酒家,管家也停下了脚步,准备打点酒回去,办好了一间差事总要庆贺一下。
  然而等管家打了二两酒,结账的时候,惊的嘴巴都要掉下来了。
  因为那小二,竟然问他要五两银子,就一壶普通的水酒,平时几钱银子的东西,居然要五两银子。
  管家顿时火冒三丈,向来都是他们陶府欺负别人,没想到居然被别人欺负到头上了。当下就和那小二理论起来。
  而那小二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懒洋洋道:“没钱就别买,几两银子都拿不出来,装什么大头蒜,穷鬼。”
  这一下真是把管家气得七窍升天,二三两他怎么会出不起,但是谁也没有傻到为一壶水酒出这么多银子不是。
  于是从怀中取出一锭银子,往桌子上一拍,力气之大带的浑身的肥肉都在乱颤:“爷我像是没银子的人吗?狗眼看人低的东西!把你们掌柜的找出来。”
  那小二翻了个白眼道:“掌柜的就在那呢,要是让他老人家来,这壶酒恐怕更贵。”说罢转身就招呼客人去了,那张脸瞬间变得热情无比,像是换上了一张面具似的。
  那掌柜的长了张油滑的胖脸,一双三角眼,笑起来就眯成一条缝,冷眼看人的时候就闲的刻薄无比,此时他正以刻薄的状态看着管家。
  “这壶酒十两银子,爱买就买,不买就走,别耽误我们做生意!”那掌柜的冷冷的说,小三角眼里满是鄙夷。
  陶府管家脸被气得通红,指着掌柜的,断断续续的说:“你……你……知道我是谁吗?”
  “知道,陶府管家,而且不仅我知道,整个富裕都知道,说不定整个齐齐哈尔都知道了。”掌柜的说着指了指墙上的一副画像。
  上面画着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正是管家自己,画像下面还写着一行小字,管家隔得太远看不清楚,在他的画像左右还贴着许多别的画像,俱是他们陶府的管家和家丁,一个不落,全被像通缉犯一般的贴在墙上。
  “这……这是何意?”管家一时没弄懂这是怎么回事。
  掌柜的却已不耐烦了,挥苍蝇一般的甩着袖子道:“走吧,走吧。别怪我们,要挂只能怪你们陶家,惹谁不好,偏要惹百事行的行首……行了,别问了快走吧!”
  最终管家还是被赶了出来,但是却已经搞明白了是谁在对付他们。
  “百事行吗?哼哼,看来我陶家蛰伏的太久了,让这些跳梁小丑都冒出来了,我定要则日奏报老爷,让老爷把百事行一锅端了!”管家自言自语道,想到日后如何报复百事行,被赶出来的怒气也就散去了不少,哼着小调就回府了。
  福满楼的掌柜的望着管家离去的方向,叹了口气道:“唉……要说他也挺可怜的,得罪谁不好,偏偏不开眼,得罪了百事行,不知道还有多久好活啊。”
  这时,那个小二也凑上前来,笑道:“掌柜的你有所不知啊,有人开了暗庄,都在猜这陶家什么时候家破人亡呢。”
  “哦?赔率如何啊?”掌柜的也来了兴趣。
  “三年之后的,一赔一;二年之后的,一赔二;一年之后的,一赔五……”
  掌柜的想了想,从怀中拿出一锭银子,道:“帮我押个半年。”
  小二接过银子,颠了颠,笑道:“掌柜的真是好赌性啊!” 在大清庆祝腊八节的这一天,在黑龙江以北,西伯利亚苦寒之地。
  无边无际的茫茫冰天雪地中,雅库茨克的百姓们正在为清扫积雪而忙碌。
  从四个月前开始下雪以来,大雪就没有停过,为了防止房屋被压塌,只能每隔一两天,遍清扫一遍屋顶上的积雪,好在居住在此地的俄罗斯人和移民过来的哥萨克人早已习惯了。
  他们壮阔的体格和浓密的胡须,让他们对严寒的抵抗力十分之高,但尽管如此,在这座永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