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经济 雷竞技rat

第6299章 幽树与生命之树!

回来也没点灯,楚焱躺在床上一直没动静。在自己的地方秦未央的警惕性有些低。没注意屋子里多了一个人。
   楚焱坐在了圆桌旁点亮了灯,秦未央看是楚焱心里松了松,怎么他又来了?
   懊恼道:“有事嘛?”
   楚焱就那么盯着她看,也没说话。
   前几分钟她还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想怎么看就怎么看。等过了一刻钟,楚焱还是没动静。
   秦未央有些怂了,这摄政王不会是想杀人灭口吧!
   以前没穿之前不是老是有什么,求情不成,杀了分尸的,还有什么杀了别人自己再自杀的。
   她虽然一直表现的很强势坚强,其实内心不过也是个女孩子罢了。总是会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八卦一下别人。
   秦未央看了看关的严严实实的门,又看了看更是一丝缝都没有的窗户。秦未央被自己蠢哭了,刚刚怎么就嫌吵关的这么严实呢,怎么就没觉得此刻的歌舞升平意味着钱财衮衮来的喜悦呢
   平时不是很喜欢的吗??
   她扯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说道:“摄政王来我这小地方是有何贵干?”
   今天楚焱从林子回来就心里不舒服,凭什么自己就得躲着她,是她一直在拒绝自己好不好?
   一个掉头就来了倚轻风,将马让地一送回去,他又从那后墙上直接翻了进来,进了明月阁,从天蒙蒙黑一直等到天黑透了。
   这样没有结果的等,让他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道她会不会回来,什么时候回来。
   楚焱从来没有这样的等过谁,也没有一个女子敢让他等那么久。
   就在他忍不住要出去找了的时候,秦未央回来了,看那个身影似乎有些疲累。进了屋子关上门,趴在窗子上看了一会自己上了榻。
   楚焱还没有做起来呢,就听见她一声惊叫。
   点了灯,看着坐在榻上的秦未央,此刻的秦未央眼里有些惶恐,无端的让楚焱觉得很可爱。
   有些看痴了。
   直到听见那少了尖锐独属于少女软软糯糯的声音回了神,表情认真道:“干你!”
   吓得她一下子从榻上跳了起来,:“什,什么!!”
   那犹如小鹿般清澈明亮的眼睛,带着不安让楚焱心里一下子舒服了,搂上了她的腰,啄了口她的红唇说道:“我想你了”
   刚刚还在剑拔弩张,一下子又玩温情让秦未央没反映过来,就那么傻傻的看着楚焱。
   楚焱让此刻的秦未央萌了一脸血,忍不住又附上了那不点而朱的红唇,细细的描绘着那薄薄的两片。
   人都说薄唇的男人无情,却不知道薄情的女人比男人更无情,这一刻我能爱你爱到撕心裂肺,那一时我也可以将你抛弃个彻彻底底。
   秦未央让人家吃尽了豆腐,楚焱马上就有了提枪上马的意思了,她上面的衣服也不知道哪去了,楚焱半搂着秦未央躺在了榻上,已经开始扒秦未央的裤子了。
   “衮蛋!”
   楚焱让秦未央一脚就蹬到了了地上,第一次被一个女人踹下了床,楚焱感觉自己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想了想自己来时候的目的,起来拍了拍身上饮了一杯凉茶降了降火气,和秦未央说道:“前段时间的秦小侯爷是你吧!”
   秦未央****了,这是搞什么毛线?秋后算账?就算是算账也应该找秦墨啊怎么来找自己
   秦未央挺了挺胸脯给自己壮了壮胆气,反正他也没证据,自己又和秦墨长得一模一样
   “什么我,不知道摄政王在说什么?”
   楚焱笑了,慢条斯理的从袖口里拿出了一叠纸扔在了桌子上,说道:“看看吧,我没证据会来和你在里浪费口舌,你真当我是一天闲得慌?”
   你还以为呢,你就是一天的闲得慌,就会来找她的碴
   秦未央前面还漫不经心的看着,等到看到最后那几页时不由也变了脸色。
   “你跟踪我?”
   “.。”毛线的跟踪,那么长时间以前你就算认识楚焱,楚焱也不认识你。
   “你觉得呢,整个大燕朝都是我楚家的。这么点消息我还不知道?”
   秦未央黑了脸问道:“你想怎么样?”
   “我?我说了我就想干你!”
   大哥,能用个文明词吗?真是够不要脸的。
   秦未央脸红了红说道:“我都说了我不会给你做妾的,也不稀罕你的正妻,你不要逼人太胜!”
   楚焱笑了没搭话,这做什么还能由得你吗?
   这一刻的秦未央也冷静了,他能到这里来找自己,绝对是想从她这里得到什么,要不然这欺君的罪名,证据又在他手里。秦家还能一点消息没传出来!
   秦未央冷笑道:“您知道这世界上有一种人是经不得威胁的,你说我要是前几个月不小心暴毙了,你手里拿着这些还有用吗?”
   “你真当我摄政王府是来者不拒,是个女子就能进?你还没有那个资格!”
   她笑道:“那最好,我也是不讲道理的人,您大婚前,不纳姬妾前都可以来找我,我不想府里的一群女子成天的勾心斗角还得防着外室“
   你会有那么好心,不就是不想吗?还要给自己找一个高大上的理由。
   楚焱走到门口,停了停说道:“知道什么是摄政王吗?这整个大燕都在我手里,我要谁死,有没有证据都能弄死他。想要保住秦家,就拿你来换,什么时候我腻了,什么时候就放过你们!“
   真是不要脸!!
   ”我说了必须是王爷没妻妾的前提下!“
   楚焱回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说道:“怎么,你还有这觉悟?”
   见楚焱没当回事,秦未央也有些心沉了:“大不了我这条命不要了,我死了,秦府与我还有什么干系!”
   楚焱没想到她这么坚决,前面还以为她只是个托词,想了想说道:“好。。”
   看着走远了的楚焱,愣了愣,这是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