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都市轮回永叹

第664章 消失的计划(十)

“我和小离都觉得,无论之前发生过什么,都不必再去追究了,过去的事就算过去了吧。”叶轻眠似乎怕关杨会介怀这件事,所以特地解释了一句。

“无所谓。”关杨似乎并不喜欢这个话题,“反正我很快就要去就义了,如果你不想查清楚,那就糊涂一点吧。其实我也不想去怀疑三哥。”

叶轻眠叹了口气,“轮回初选末期,我对非物质生命的运用还不成熟,强度也并没有现在这么高。强行驱逐了监察者希之后,伤的很重,只能让春江杨栽代我行事。很多计划外的状况和细节,都没有能很好的把控。但我相信关桑是不会做出对我不利的事的。”

“但你同样知道仙阁的那些人心不齐不是吗?否则你又何必过的这么小心。你表面上杀伐果断,那都是对外人。对身边的人,你打心眼里不愿意去往坏了想。”

叶轻眠并不否认这个说法,但他觉得关杨说的也不完全正确,“我只是欠的太多了。”

“我欠花织的,她等了我一个又一个轮回,我不能辜负她,我必须以我的方式让她能离开梦世界,而关于她和我之间,我还有一些疑团。但即使她想要夺回青城雨天因为我而失去的一切,我也不想阻止她。”

“我欠佘璇的,我觉得自己更多的是需要她的协助,在搞清楚我母亲死因之前,我觉得自己没办法把真心给她。但我却没有明确的表态,因为她对我很有用,所以我要给她希望让她为我做事。”

“我欠灰宫告的,他为我牺牲过很多,一桩桩一件件都是无法否定的事实。他的前身是智涅和尚,他比任何人都有资格去成为那个打破梦世界的人。如果他想要取我而代之,那么只要说出口,我也许并不会拒绝。虽然现在说这种话已经太迟了,但如果他真的有成功的可能,我也只会为他祝福,哪怕我会失去一切。”

“我同样也欠大姐和关桑的,他们一直在帮助我,为了一个他们并不知道的织天计划努力付出。大姐的誓约现在太有用了,以至于我完全无法让她受到一点威胁。但她无怨无悔的被我关在循环世界。而关桑可以看到别人在什么时候觉醒什么样的圣经,他需要不断的去见一个又一个的人,不停的去刷新自己体力和精力的极限。”

“但是我却没有告诉他们,没有被轮回规则选中的人,即使转变成了扰梦者,也会因为在真实之地没有载体而无法离开。我没有告诉他们,如果梦世界破碎,他们就会永远消失。”

“我亏欠身边的人太多了,所以我不愿意去怀疑太多,因为即使出现了最坏的结果,那只会让我觉得自己罪有应得,况且…”

关杨叹了口气,拥抱了一下叶轻眠,“其实你还欠叶轻纱的,因为你并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需要这种一厢情愿的保护。”

叶轻眠嫌弃的推开关杨,表示自己并不需要安慰,“其实我真是希望曾经的姬空恋能成功的,如果梦世界的所有生命进入众生佛国,那么她真的有机会逆转梦境与现实这种事。那一切就都能有个完美的结局了。”

“她就是因为心太大,所以才会失败。”

“那我呢?”叶轻眠反问。

关杨沉默了片刻,随后哈哈大笑,“你的计划那么疯狂,就算失败也够本了,管他结局如何呢?成了,真实之地大团圆。败了,黄泉路上大团圆。”

叶轻眠摇摇头,“败了,咱俩想去黄泉路是没戏了。只会在恩赐永生的圣经世界里,享受没有尽头的一辈子。”

“那也不错,我倒是想试试怎么也死不掉的感觉。”

“不说这些了,聊天开心的。”叶轻眠说着,目光凝视向关杨。

关杨正要询问,就觉得脑子轰的一声好像要炸开,无数的信息挤进自己的记忆,似乎有几百人对着自己说话,然后把这些话一刀一刀刻在了自己灵魂里。

叶轻眠笑了笑,“这些东西能让你痛痛快快爽一回了。”

“这是…”关杨捂着头蹲在地上,在大量信息的冲击下,他现在脑子有点反应不过来。

“循环世界,络的四百名能力者,还有夜不归、明阳,每个人圣经的三次使用权。另外祁惜的能力你也可以使用一次,我用了大价钱才跟他换来的。”

关杨现在不是一般激动,自己瞬息之间,被武装到了牙齿?

他有点忍不住要看看四百多圣经环绕自己展开的壮丽了,那画面光是想想就能让人兴奋的直哆嗦。

“三次哪够啊!每本给我来十次呗!”

“要点脸吧!你那恬不知耻的样子太恶心了。”叶轻眠推开眼睛里泛着光的关杨,“如果我不是掌控着众生佛国,如果络不是我培养出来的,别说三次使用权了,一次都是天大的人情。不是生死兄弟,谁会给别人自己圣经的使用权?”

“也是。”关杨美滋滋的感受着自己脑中的信息,这不光是四百多圣经三次使用权的内容,还有各个圣经持有者对能力的理解和应用经验。

这些经验现在就好像原本就属于关杨本人一样,他可以肯定,当自己使用这些圣经的时候,一定是没有丝毫滞涩感的。

“怎么忽然送我这么个大礼?觉得也欠我的?”

“我是怕你没等钓来大鱼,就先被小虾米给吃了。”叶轻眠点点头,颇为满意自己为关杨准备的这套武装,“轮回圣经之下,目前应该没有能抓到你的能力者了。”

“我炸了一圈之后,藏在什么地方?”关杨问道。

“就在杭城吧。”

“这个选址有什么讲究吗?”

“有啊。”叶轻眠指了指远方,“礼游戏的精神病院就在这。”

“什么意思?”

“我是怕花织抢在所有人之前就把你掳回去。”叶轻眠无奈道,“所以你需要藏在杭城,这样花织一旦有动作,就必定瞒不过礼游戏,他们两个一动,轮回神殿就不会注意不到,那个末日狂欢就会介入,隐藏第四方的布斯娜拉涅或许也会有动作。”

关杨眨了眨眼睛,“这么说无论哪条大鱼来抓我都OK,就是不能是花织?”

“呢哼~”叶轻眠耸耸肩,“你要是被花织抓回去保护起来了,织天计划就不会消失了。你这个暗棋的暴露也就毫无意义了。而且鉴于你的暴露,他们必然会让我改变保护计划的策略,那时候织天计划可能就有泄露的风险了,但我还没理由拒绝他们。”

“你想办法拖住花织不就行了?”关杨问道。

“你才喝两罐,清醒点喂!”叶轻眠捏了一把关杨的脸,“我回去的时候就会清除掉今晚和你谈话的记忆,到时候我可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小白,怎么会帮你拦着花织?”

“我倒是忘记了。”关杨露出了可惜的表情。

他倒是真想去看看,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叶轻眠,面对他自己布下的局,然后一脸懵逼的去思考的样子,“最清楚你行为模式的人就是你自己,所以到时候你大概会有什么动作?先给我分析分吧,免得我到时候手忙脚乱。”

叶轻眠想了想,“如果我那时猜出了你的存在,我可能会离开第一战区,以此来转移一些人的视线。”

“花织目标太明显,佘璇不能离开仙阁,所以或许我会让苏漫城和明阳作为前期寻找你的主力。”

“而且为了掩盖你的身份,我有可能会把爆炸事件栽赃给落叶之纱。如果落叶之纱否认,你暴露的可能性就高一些,时间也会快一些。”

关杨看向叶轻眠,“如果她们顺势承认了呢?有人替我背了黑锅,那岂不是就暴露不了?”

叶轻眠嘴角抽搐了两下,还真有些说不好叶轻纱的想法会是什么样的了,要是真万一她脑子一热……

“我…应该不会觉得她有这个胆子吧。”叶轻眠也不确定道,“而且这对她没有什么好处。”

“要不,铭柠卜屋我分两次炸吧。”关杨说道,“第一次炸地面部分,如果落叶之纱脑子进水的话,第二次再把关键的密室炸掉,应该能吸引到特定目光的注意吧。”

“一个屁分两次放,你闲得了?”

“那你有什么好办法?”

“算了,到时你随机应变好了,现在说这么多也没用。”

“我说也是嘛。”

“这次虽然是让你主动暴露,但炸掉铭柠卜屋的密室也是重点,你别玩砸了。”

“知道了知道了。”关杨露出不耐烦的表情,“时间不早了,你差不多也该回去了。”

“嗯,是该回去了。”叶轻眠看看时间,确实不能再久留了,“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下次见面…”

“就是结局。”关杨挥挥手,径自离开了。

“对了。”在拉开门正要走下天台时,关杨停住脚步,回过头冲叶轻眠笑了笑,“我还得谢谢你,给了我最多的信任。”

叶轻眠也笑了,“矫情,说这个干嘛,反正分开后我就不记得了。”

“所以啊,我每回都会跟你说一次,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