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烹饪美食 酷天堂平台官网

第9965章 绝境突围

玄妙儿笑的要岔气了,说不出话了,边上的心静都破了功,也笑了出来。
  杜柳叶不懂为什么这话让两人笑成这样,有点迷茫。
  刘沐阳红着脸进了屋:“妙儿和柳叶来了,让你们见笑了。”
  玄妙儿还是没忍住笑呢:“没事没事,都是自己家人。”
  杜柳叶偷着拉玄妙儿的衣服,让她别笑了,因为刘沐阳的脸都红成苹果了。
  她赶紧解围道:“沐阳哥,妙儿不是笑你的,是,是刚才我们说了笑话。”
  刘沐阳挠挠头:“啊,你们,那个,我……”
  “哈哈哈哈哈。”玄妙儿捂着肚子,笑的停不下来了:“表哥,你说啥?”
  “我说,我换件衣服去,这衣服脏了,你们包饺子。”说完赶紧出了这屋,回自己房间去了。
  等刘沐阳出去了,杜柳叶看着玄妙儿:“妙儿,你把沐阳哥笑的有点蒙了。”
  “没事,自己家人开玩笑闹着玩。”玄妙儿看着杜柳叶还是忍不住笑。
  杜柳叶也笑了:“我说沐阳哥爱害羞吧?”
  “还真是。”
  李秀兰端着另一盆面进来:“你们两笑啥呢,这面都整脸上了。”
  玄妙儿摇摇头:“没事,就是我把表哥害羞了。”
  李秀兰看着玄妙儿也笑了:“你这丫头,知道你表哥脸皮薄,还故意笑话他。”
  玄妙儿忍着笑:“不笑了,包饺子。”
  李秀兰擀皮确实是快,他们这些人包饺子也快,包的差不多,李秀兰就端着包好的饺子去煮了。
  没一会这院子里就飘起了饺子的香气。
  刘沐阳也没敢进屋,把院子扫了,东西都规矩一起去,这些都是每天吃饭前要做的。
  饺子最后一锅煮上,之后,李秀兰就开始张罗着吃饭了。
  刘沐阳再进来时候终于脸不红了,帮着他们拿凳子,准备吃饭。
  饭桌上玄妙儿没再开刘沐阳的玩笑,毕竟家里人不知道咋回事呢,还是要让刘沐阳自己告诉家里人的好。
  吃了饭,李秀兰给杜柳叶的食盒装了不少的饺子,又拿了些家里做的小菜,让杜柳叶给杜老爹带回去。
  玄妙儿跟刘沐阳送着杜柳叶回去的,路上玄妙儿一直跟千落和心静在边上说话,把时间和空间留给了刘沐阳和杜柳叶。
  隔天下午,正如玄妙儿和花继业预计的,傅斌来了画馆,不过不知道来的具体时间,花继业没有办法一直在这陪着玄妙儿,只是让玄妙儿小心些。
  玄妙儿既然知道傅斌保证会来,她也没有特意的躲着,因为这次是对方暴露的多,玄妙儿也想看看傅斌要如何说。
  傅斌上楼叫了一声:“妙儿。”然后对着玄妙儿走过来,他脸色还是有些苍白,步履有些轻,但是整体恢复的还不错。
  玄妙儿站起来对他微微点头:“傅公子请坐。”
  傅斌落了坐,有些兴奋的看着玄妙儿:“妙儿,我就知道你不会对我见死不救的,你对我还是有感情的。”
  玄妙儿让千落给傅斌倒了茶:“傅公子不要多心,你要谢的话,应该谢谢我表妹秦苗苗,她要不来我都不知道傅公子受伤了,并且心静的能力有限,只是帮着傅公子争取些时间罢了。”
  傅斌听见玄妙儿说起秦苗苗这个名字时候,眉头皱了一下:“秦小姐只是正巧赶上了,她之前给我送图纸去过一次我的别院,我没想到她又不请自来,更没想到她对我有别的情谊在,但是妙儿你知道我的心里只有你,如果她不是你的表妹,我这辈子都不会再搭理她的。”
  玄妙儿听着这些话,还真为秦苗苗感到伤心,不过这些都是她自己的选择:“傅公子,感情的事情我不想再说,我心有所属,傅公子的感情跟我没有关系。”
  “怎么没有关系?你看在我有困难的时候,你还是没有袖手旁观,就证明你心里还是有我的。”傅斌带着期待的看着玄妙儿。
  玄妙儿的语气仍旧很平静:“当年傅公子救过我一次,这一次咱们也算是扯平了,这是画馆,还请傅公子自重。”
  这话说罢,傅斌感觉到自己心碎的声音,他心里痛的好像呼吸都困难的,他吸了一口气:“妙儿,你真的非要把咱们之间的情分算的这么清楚么?”
  “我们之间本就很清楚,我们就是合作伙伴,绝无其他。”玄妙儿仍旧保持着一样的表情,客气的道。
  这样没有波动的情绪,让傅斌的心里更难受,哪怕玄妙儿多说些什么,哪怕指责自己做的事情,哪怕她做些解释,说两人志不同道不相为谋,哪怕……
  可是什么都没有,自己在她的心里真的就这么无足轻重?她的表情就像是说别人一样,这样的感觉才是让自己跟心痛的。
  “妙儿,我们之间经历过的,我们之间也曾经无话不说的,我们……”
  “傅公子也说了,那是曾经,现在咱们只是合作伙伴。”
  “妙儿,我知道你恨我,但是要相信我,我对你是真的。”
  “傅公子,这是画馆,还请你注意言辞,不要坏了我名声。”
  傅斌沉默了片刻:“妙儿,你记住,这辈子我非你不娶。”说完站起身,转身奔着楼梯下楼了。
  玄妙儿坐在那,自己也不知道想什么呢,反正愣神了好一阵。
  直到秦苗苗上楼,玄妙儿才从思绪里走出来:“苗苗来了,真巧,傅公子刚走没一会。”
  秦苗苗的表情有些苦涩:“表姐,我好像做错了事情。”她到了玄妙儿面前,没有以往那样随便的落座,紧张的看着玄妙儿。
  玄妙儿站起来看着她道:“咱们去后院说吧。”傅斌刚走,又来了秦苗苗这样哭哭啼啼的,来的顾客不看画光看人了。
  秦苗苗跟着玄妙儿去了后院。
  到了后院,玄妙儿让千落给秦苗苗到了杯水:“坐下喝点水,慢慢说。”
  玄妙儿还真就想看看,看看他们怎么演?刚才傅斌是一点没有在乎秦苗苗的意思,现在看看秦苗苗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