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能玩黑杰克的app

第7092章 肝病饮食禁忌

还是上次那个医生,这次我总觉得比看我伤的时候仔细多了,这是看伤啊还是看大腿啊?看着这医生色眯眯的眼神跟没事伸出来的咸猪手,我心里难受死了,幸亏没带那半截砖,真带上了我说不定又拍上了,让这货自己医自己去。或许只是错觉,很快医生说没伤到骨头,只是有点皮外伤,休息几天就没事了,当然这几天会很痛的。包扎了一下,弄了点药水就算是看好了,我还是那句疑问:这靠谱吗?
  岳飞和陈冲在一边也松了口气,接着就开始调戏我,真服了他们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夜里天气很凉,等身上出了一层鸡皮疙瘩才发现我还光着膀子,我勒个去,琪琪看着我的样子,歉意地笑了笑,那份温柔跟羞涩简直诱惑死了。
  “齐昊,你看又这么晚了,琪琪有伤走不成,你还光着膀子,要不去开个房间将就一夜吧。”陈冲这坏主意已经打上了。
  岳飞也在一边附和着说:“对啊,人家琪琪是为了你受伤的,你有义务照顾下,再说了现在你们这个样子回去太惊世骇俗了。”
  我看了看自己满手的血和琪琪烂了洞的裙子,无奈地看着琪琪,等着这妞的态度。此时心里还是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郑可,N个星期前也是这样的夜晚,我受伤的左手,她照顾着我,现在的我算不算一种背叛?唉,算了不想了,我这是在赎罪。琪琪看了看我陷入沉思里,好像明白了我在想什么,脸色阴沉了一下,急切地想开口拒绝。
  我一看坏了,这妞误会我不乐意了,其实这样的事情没有哪个男人嫌为难的,只是在为难前有一种走仪式的小犹豫。我急忙说道:“好吧,你俩快滚,记得明天早上给我带件上衣过来,对了再带一件,琪琪的裙子需要遮一下。”这也不能麻烦琪琪的室友带衣服过来啊,那我不是死定了?我草,跟女生开个房还要藏着掖着,苦逼的我。
  岳飞嘴贱了,回了句:“祝你们有个美丽的夜晚。”陈冲却是细心地把我拉到一边,问着我:“昊哥,晚上你要是没回去这事让郑可知道了怎么办,我和岳飞怎么说?”对了还有这一碴儿,女人要是疯起来比男人更没有理智,我想过来思过去还真没有什么好的借口,只好装着大气地对他俩说:“她问了就说不知道,让她直接打给我,我关机。”很显然,我选择逃避,岳飞跟陈冲冲我伸了大拇指,我正得意扬扬的时候,大拇指却翻转朝下,无语了。
  暂时什么都没想,手机依然开着机,或许是习惯了和郑可晚上的一声晚安。准备背了琪琪去旅馆,琪琪不好意思地看了看我,还是要我搀着走了。熟悉的流程,把琪琪放在床上,我就去洗手间先打了盆水,准备让琪琪擦一擦腿上的血,我虽然很想看,磨蹭了半天不舍得走,但还是被琪琪撵到了洗手间去整理自己。洗了洗手跟脸,下意识地点了一根烟慢慢抽了起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禁也为自己担心起来。今天的我到底怎么了,突然就发怒了,情绪波动太大了,氤氲的烟气慢慢地弥散在洗手间里,喉咙里传来辛辣的味道,算了,也许这就是青春吧,没有冲动就不是年轻人,以后要跟成熟一点,不能因为一点刺激就玩起命来。生命诚可贵,要学会理智制怒,不能把有限的青春浪费在无限蛋疼之中。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打断我的思路,果然是郑可打了过来,擦啊,犹豫着接还是不接的时候,铃声已经响了第三遍,琪琪貌似也听见了,催着我接电话,不停地问我怎么了,我只好接通了电话,死就死吧。“齐昊,你现在在哪里?”我草,这明白着是个下马威啊,平常晚上打电话第一句话是:睡了吗?这次换了一句,我预感到这妞貌似知道点什么,想想校门外那么多人,说不定谁就看见了我们三个。
  “在寝室睡觉,还能在哪里?”我装着无辜反问着。
  “别给我装,我打电话问王磊了,他说你根本就没回来。”
  “那个,我跟岳飞陈冲一块喝酒了,这你也管?”
  “你骗我,小宁说岳飞已经回寝室了,你没有跟他们一块,说你到底在哪里?”
  “我还没一点自由了,我爱去哪里去哪里,你管得着吗?”
  “齐昊,你王八蛋,你是不是跟别的女人在一块?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不是琪琪那个贱人?”
  不知道郑可什么时候小宇宙爆发了,这么强力,使劲给我耍小性子,擦,你以为只有你有啊。我一下子就火了,琪琪今天帮我这么大忙,你还在这里无理取闹?我声音瞬间大了几十个分贝,吼着郑可:“草,你骂谁呢?她轮不到你说。”
  郑可的声音带了哭意,不依不挠地对我接着吵着:“齐昊,你真的和她在一起,我是你女朋友啊,你还帮着她,你没良心。”
  我向来吃软不吃硬,你想闹我也毫不退步:“我没良心,我没良心当初去你家找你干吗?这是我的自由,再说一遍你管不着。”
  郑可哭的越来越大声了,不停地数落着我,我受不了挂了电话,顺便关了机,由着她闹去。
  出了洗手间,琪琪正满脸歉意地看着我,道歉说:“对不起啊,害你和她吵架了。”说完竟也默默地流泪了。
  那一刻我似乎懂她的心酸,辛辛苦苦为我付出了这么多,而我的女朋友却是另外一个,并且在他面前我和另外那个女人吵着,她似乎成了多余的。我的心里五味杂陈,愧疚占了太多,感觉很对不起琪琪,心酸地对她说着:“不关你的事,是她无理取闹,不用理她,你的伤怎么样?”
  琪琪揉了一下眼睛,止住了哭泣的冲动,带着未干的泪痕说道:“没什么事,要不你先回去吧,不用担心我。”
  我此时多么想凑上去帮她擦干眼角的泪,但是一想到郑可在那个早晨也是这样的泪流满面,就没有了那份冲动,两份感情都跟泥沼一样,我爱郑可,我真的爱她,可是为什么琪琪却这样总是让我感到心动,感到心碎?心动则痛,我练不到无欲则刚的境界。我端着血污晕开的脏水去了洗手间,本想着回一个电话给郑可,可是一想到她的咄咄逼人就没有了勇气,这女的本来不是这样啊,是那样的冷艳美丽,仿佛不食人间仙火,却也为了我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再出来时琪琪已经裹进了被子里,背对着我躺着,却给我留出了很大的空位,这女孩还是那样的温柔体贴。我正要关灯的时候,忽然间看见了琪琪的白色长裙,被叠得很整齐地放在椅子上,我瞬间就冲动了,想象着琪琪洁白笔直的双腿,还是毅然决然地关了灯。琪琪这是要玩死我啊,为什么我就如此悲催,又一次面对如花似玉的美女,在孤男寡女的夜里都没有变身禽兽的机会,只能做着禽兽不如的事情,不淡定啊不淡定。
  收敛了心神,躺在床上胡思乱想起来,任谁在这样的夜里都会胡思乱想的,房间里很静很静,我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琪琪此时也是心潮翻涌,从来没和一个男人这样接触过,只能装睡着,但一想到我们两个这样的状况默默流着眼泪,而郑可此时也在寝室的床上低声地哭泣着,两个为我哭泣的女孩,她们的深情我浑然不知。因为本该受到惩罚的我却没皮没脸地做着好梦,我是个浑蛋,的确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