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ab视讯官网登陆

第8114章 矛盾的手冢

说正事之前,我先问问你,你对黑老头的感觉怎么样?”白魔转身继续拨弄自己的白菊,随手拿起水壶浇灌起来。
  黑老头?
  陈皓月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愣了愣后才不确定的问:“师尊是说的干爷爷?”
  哪里想到白魔竟然突然生起气来,微怒的转头看向陈皓月
  “什么干爷爷,黑老头!从今以后得叫他黑老头,知道吗?”
  “呃,这个,知道知道!”
  陈皓月再笨也听出来了白魔对干爷爷的态度似乎不佳,正犹豫着该怎么开口之际,白魔接着又说:“唉,其实不用问也知道,你对他的印象应该是很好的,以黑老头的个性而言,你们俩的关系应该很不错。”
  白魔实在是太了解这两个人的性格了,他之所以有此一问其实说白了也就是心里不平衡,想从陈皓月这里找到一点安慰而已。
  可是转念一想,这样做是否太小孩子气?
  “师尊,其实你和干爷爷都是我心目中的亲人。”陈皓月听出来了白魔话中的醋意,当即出言安慰。
  白魔放下手中的水壶摆了摆手:“不说这个了。黑老头要去古修安息地采集魂石,说一定要带你一起去,他求了我很久,我才勉强答应问一问你的意见,你想不想跟他一起去?”
  “古修安息地?是个什么地方?”
  “一个盛产魂石的地方,那里原本是一个古战场,无数古修陨落在那里之后就变成了一处乱坟岗。那个地方因为长久受到众多古修尸体魂气的影响而使得那里的石头都变成了魂石,所以古修安息地也是最被月修魂看重的魂石出产地。”白魔眼睛一刻不离白菊的说着。
  “那师尊觉得我需不需要去啊?”陈皓月心中有些犹豫,不是特别想去。
  白魔看向陈皓月:“去啊,当然得去,古修安息地可是我们月修的圣地,偶尔还会出一些用于炼制魂魄类法宝的材料。如果运气好被你遇到,让黑老头送给你,你不就赚了?”
  “哦,那弟子就去吧!”
  反正在达到月师之前,白魔和干爷爷都不允许自己使用任何法宝,就算得到了这些材料,自己也用不着,权当是陪干爷爷去玩玩吧。
  白魔见陈皓月答应下来也就不再多说什么,挥了挥手示意陈皓月离去。
  当陈皓月前脚刚踏出房屋,一个黑影就嗖的一声从转角的屏风后面走出来。
  正是干爷爷,白魔口中的黑老头。
  “你这个死小子,还是一如既往的狡猾,你心里其实非常想让皓月跟我去,可是嘴里偏偏不承认,害得我主动来求你,白白欠你一个人情!”
  干爷爷窜出来的第一时间就冲到白魔的跟前,用右手食指直勾勾的指着白魔的鼻子,看起来极为生气。
  白魔丝毫也不生气,笑呵呵的与干爷爷四目相对:“黑老头,这可怪不得我,是你自己太笨。不过话说回来,你这次竟然破天荒的教了皓月几式术宗的法术,没想到太阳也会有从西边出来的一天啊!”
  “就算是破天荒,这不已经是发生了吗。什么时候你也教几式魂宗的法术给我的弟子?”
  “等你哪天也找到一个跟皓月一样天才又对我胃口的弟子再说吧。”
  “你,你,小气老头。不跟你说了,孙子~~等等我~~”
  翌日。
  干爷爷在流云崖与陈皓月呆了一天,两人方一见面,陈浩月就****爷爷强迫着大战了一场,两人在流云崖你追我逃,打斗中陈浩月将从白魔和干爷爷那里学来的所有东西全部用了个遍,却依然****爷爷当成猴子给戏弄到了今日清晨。
  被折磨了整整一个下午外带一整个晚上的陈浩月拖着疲惫的身子,带上一些调味品之后就跟着干爷爷离开了流云崖。
  “啊~~~~~!”
  咔嚓!
  陈浩月踩断了一根枯树枝后终于停下了尖叫,抬起头心惊胆颤的仰望着天空,因为极度的恐惧和后怕导致他的后背到现在还不停的冒着冷汗。
  “干爷爷,下次我们下山还是走路吧,这样跳下来很吓人的!”陈浩月摸了摸依然打颤的腿肚子,声调都有些走样。
  “很吓人吗?我没觉得呀?我每次从白老头那里离开的时候都是从上面跳下来,这样蛮节约时间的。”干爷爷丝毫不以为意的抬头看了看天。
  然后猛的一拽陈浩月:“走啦走啦,瞧你那点胆子,不就是从流云崖上跳了下来吗!”
  “干爷爷,能不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陈浩月自认为自己的胆量还是不小的,于是在受到干爷爷的一番话刺激之后,壮着胆子跟上了干爷爷的步伐。
  虽然,此时此刻他的腿肚子依然在打着颤……
  干爷爷想了想后说:“爷爷我的名字还真的忘了,你还是叫我爷爷吧,听着顺耳。”
  不顺耳才怪了,有谁叫我爷爷,我听着同样顺耳!
  陈浩月翻了翻白眼,在心中默默的鄙视了干爷爷一番。
  一个月后,这一老一少的两人出现在了古修安息地。
  古修安息地位于大蜀国与新赵国、大崖国,三国交界的正中间位置,可是又恰恰不在三国任何一国的国界之内,属于自由地。
  因为古修安息地没有国界的困扰,再加上古修安息地的特殊情况,所以这里恐怕是修炼者们的眼中最乱的地方之一。
  古修安息地占地极广,分为内层和外层两个区域,外层主要就是盛产魂石,偶尔也会有一些稀少的珍稀材料诞生,但一般品质都不会太高,在外层品质最高的魂石也就是上品魂石,而且数量非常之少,通常都是中品魂石和下品魂石居多,就算运气好找到了珍稀材料,其品质也是在同类中偏低的。
  内层就不一样了,内层处于外层的包围中,地处古修安息地的深处,当年超过七层的陨落古修都葬身于此,在内层随随便便就能找到中品魂石,上品魂石随处可挖掘到,极品魂石更是只有内层才能找到,各种各样的珍稀材料只要诞生,那么品质绝对是极高的。
  这也是造成古修安息地混乱的原因之一。
  古修安息地以荒地为主,其中要少量的树林和一些小湖。
  干爷爷带着陈浩月从一处树林走进古修安息地,方一踏进这片树林,陈浩月便感受到了一股极为不舒服的阴霾之气扑面而来,空气中的冷厉直接作用在陈浩月的魂魄中,越往内走,阴霾之气越是鼎盛。
  “把魂气聚于皮肤之下,你的感觉会好一些的。”干爷爷看见陈浩月似乎极为的难受,于是出演提醒。
  陈浩月按照干爷爷的方法将自身的魂气聚于皮肤之下,果然立刻就好受了许多,陈浩月那以内忍受而变得扭曲的表情明显的舒缓下来。“干爷爷,这是怎么回事?为何我一进来就感觉特别的不舒服?”
  “这是古修安息地的阴厉魂气在刺激你的魂魄,如果不用自身魂气加以保护的话,不出十个时辰就会魂飞魄散而亡,如果是内层深处的话更是只需要不足一个时辰。”
  干爷爷停顿了一下后继续说:“所以古修安息地通常都只能看见月修,其他两系如果在没有魂魄防御类法宝的保护下是不敢进入到这里来的。”
  “魂魄防御类法宝……”说到这里,陈浩月立刻想到了自己左手大拇指上的那颗祖传白玉戒指,然后又想到那个很久没有在自己梦里出现的老头儿。
  一时之间竟有些微微的发起愣来。
  “怎么了?是不是想要一个这样的法宝?呵呵,如果我们这一趟的运气好找到了炼制魂魄防御类的法宝材料的话,爷爷我就找人帮你炼制一个。不过话说在前面,在修为没有到达月师之境的时候,任何法宝都不允许使用。把你手上的那颗隐匿之戒摘下来!”
  干爷爷早就注意到了陈浩月手上多出来的新戒指,以他的眼力自然一眼便能认出其乃隐匿之戒,只是之前一直在路途中,没有战斗的情况下倒是没有管的太多,可是一旦进入到古修安息地就意味着需要战斗。
  在达到月师之境前,绝对不允许使用任何类型的法宝,这是原则!
  “干爷爷,有你跟在我身边,哪个不长眼的敢来挑事啊?不会有战斗的,放心吧!”
  “是吗?”
  “那当然,以干爷爷的英明神武,只有不长眼的蠢材才会来找我们的麻烦!”
  “呵呵,蠢材这就来了。”
  话音刚落,一群跟陈浩月差不多年纪的术月修速度飞快的从陈浩月的身后超上来,其中一名颇为壮硕的男修在经过干爷爷身边时用力的推了他一下,把干爷爷推得上半身晃了晃,陈浩月赶紧扶住,正待开口,没有想到却被那名推人的男修给抢了先。
  “老家伙,别挡路!”
  干爷爷此时穿着的是一身黑色的便服长袍,手臂上没有系别标秀,看起来只是一名普通的老人家而已。
  推完人之后,男修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
  “摘了戒指,揍他们。”
  干爷爷像极了一名弱不禁风的普通老头儿,抬手冲着超到前面去的一群年轻术月修对陈浩月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