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两性关系 24k88体育

第1301章 小魔别逗他了

蓝水晶和林圆圆两个女的,自然和苏雪叶紫搅在一起谈些私房话,唧唧咕咕的声音不绝于耳,不时还发出一阵笑声。
  刘太保和陈方、马力三个人,自然就把张灿拉到门外一起聊天。
  张灿有些奇怪,按说,综合组在国安里,虽不是什么重中之重,但也绝不是可有可无的部门,自己一回来,只是到国安门口转了一趟,没想到整个综合组的人都让自己给招来了,他们都不用上班了?
  刘太保见张灿发问,笑了笑,答道:“现在,我们综合组,当然很重要,只是,我们过来,也是局长给我们放的半天假,同事家里有事,大家一起过来看看,再说,你为我们综合组,也出过不少的力,大家伙儿,都还没来得及跟你说声谢谢呢!”
  陈方接过话头,说道:“小张,你也知道,你没去的时候,我们那个日子,过得那叫一个凄凉?被人一天到晚的使唤着,那样儿,那里是去干什么工作,简直就一打杂组,还好,你去之后,我们才算是熬出了个头,现在,说起我们综合组,不是吹牛,嘿嘿,谁都会翘起拇指,说声‘好’。”
  马力也说道:“以前,我们综合组,算是一个没人愿去的地方,可如今,综合组也算是国安里面的一块圣地,想要进去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实在进不去的,也打着各种各样的名目,到我们综合组去参观,拜访。”
  陈方笑了笑,插嘴道:“人家哪里是去参观,拜访,说白了,也就是自知既然进不了我们综合组,过来看看制造神话的人物。”
  张灿知道陈方他们的意思,综合组现在在国安里面的处境,有了很大的改善,一切都是源自于自己,那一次让林飞月的行动七组全军覆灭,虽说当时自己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但诚如林飞月所说,那里是一个讲究实力、崇拜强者的地方,自己公公开开的在那里露了那么一手,那影响,绝对超过一次极重大的外勤行动。
  无怪乎,蓝水晶现在走路都会两眼望着天。
  “林飞月她们,现在怎么样了?”张灿想起那个美丽而又冷峻的女人,随口问了一句。
  刘太保撇了撇嘴,说道:“那个家伙,还能怎么样?知道吗?那一次过后,她居然请了好几天假,想来,是躲到被窝里哭鼻子去了吧,嘿嘿……现在,虽说见了我们也并没绕着走,不过,也没了以前那么骄横,嘿嘿,以前那副鼻孔朝天的样子,再也没见过了……”
  陈方又笑着说道:“小张,你想不到吧,林飞月手下的那头老虎和那条老狼,现在,还隔三差五的过来打听你的行踪呐,说什么还想再和你切磋切磋……”
  张灿淡淡的一笑,切磋,以前他们不是对手,现在,他们更不是。
  但是,自从自己决定不再在那里做事时开始,对那里面的人,就绝对不能再去和他们一下手,哪怕是一下。
  马力在一旁憋了很久,最后终于憋了一句话出来,“小张,听说,你并不愿意在国安再干下去,而且,你还向覃局长递交了辞呈,真有这事?”
  张灿微微沉吟了一下,说道:“哥儿几个今天来,其实恐怕也是为这事来的吧。”
  刘太保和马力异口同声的答道:“不是……”
  陈方却说道:“是……”
  只是刘太保、马力、陈方他们三个人,回答完张灿,一时间又马上陷入一片沉寂。
  张灿苦笑了一下,覃海天果然不愧为老狐狸,自己不过来,却先派来几个说客,想要用同事的友情,先给自己套上一条看不见的链子。
  张灿甚至可以联想得到,从综合组倾巢而出,全都过来“看望”自己这件事来看,就算覃海天没有当面向蓝水晶他们授受过什么机宜,只怕也有过不少的暗示。
  为什么要这么做,张灿猜测,也可能不外乎就两个原因,一是自己的特殊的身份,二是自己的一身异能,而且,后者还有可能盖过前者,所以,无论哪个方面,覃海天对自己都是不会轻易撒手的。
  刘太保是军人出身,见陈方和自己与马力回答的不一致,当然也就明白,张灿可能已经知道自己这一行人的目的,于是说道:“小张,其实,这件事,和局长真的无关,我们过来,真的只是想来谢谢你,你那次走了之后,我们想要跟你说声谢谢,但一直都没有机会。”
  张灿淡淡的摇了摇头,又问道:“这么说,覃局长跟你们是怎么说的这事?”
  马力嘴快,接过张灿的话头说道:“覃局长找我们几个去,他就说,他很对不起你,现在你回来了,要照顾老婆孩子,因为个人关系,恐怕以后将退出国安,叫我们过来看看,也算是和你最后一次的道别,其他的什么,我们也就真没听说。”
  陈方很是尴尬的笑道:“小张,我只是觉得,要是不能在国安里,把你的特长发挥出来,你一身高绝的功夫,也就没了用武之地,白白的浪费了,岂不是可惜,何况……何况,我们大家,也真的是舍不得你……”
  张灿叹了一口气,答道:“哥儿几个,常言道‘人各有志’,在那里面,我真的不愿意再待下去,我这一段时间的经历,大约你们也知道一些,现在我回想起来,心里仍然不是滋味。”
  “经历?你这一段时间,都经历了些什么?”刘太保好奇地问道:“你不是被局长派出去执行任务吗?怎么?你好像很落寞,到底是怎么回事?和局长有关?”
  出去执行外勤,无论任务完成的得好与坏,或是根本没完成任务,回来的人就算情绪有些受到影响,但一回来就撂挑子不干的,张灿还是第一个人。
  张灿见刘太保一连串的问话,只得模棱两可的答道:“这件事,和覃海天的关系极大,但是,那只是我们私人间的事,你们也就不要问了,总之,再要我回到那里,我真的做不到,也不想要去做到。”
  张灿这么说,其实也就是说,有很多事情,刘太保他们,不知道比知道要好,有些事情,自己一旦说出来,那就是自己在拆覃海天的台子,自己不干了可以,没必要去拆覃海天的台。
  这时,蓝水晶和林圆圆两人也出来,刚好听见张灿这么说,蓝水晶不由有些惨然的说道:“张灿,你说什么,你,你不打算再回去,和我们一起……你……你真的要辞职……”
  张灿看了一眼蓝水晶,这个先前一副鼻孔看人的的蓝组长,这时突然之间居然有些小女孩儿的摸样,一副小女孩向一个大人祈求,寻找一个安全的依靠模样。
  “张灿,我知道,要你做我的手下,实在……实在是委屈了你,张灿,要不,只要你答应我,还是回去,不辞职,这个综合组的组长,我们就推选你来做,好不好?”
  蓝水晶知道张灿有意离开国安,但现在他说出来,而且把话说得那么绝,一点挽回的余地也没有,心里实在是没来由的心痛异常。
  林圆圆眼巴巴的望着张灿,说道:“张大哥,你……你能不能再考虑考虑,我们……我们真的很需要你,张大哥……你……我们……”
  林圆圆说到最后,声音居然有些哽咽。
  在综合组里,林圆圆虽也是一个女的,但她一个人年龄最小,平日里,就多以小妹妹自居,她说他们需要张灿,也算得上是大家心里的一句话。
  张灿眼里突然间有了一些潮湿,但他不得不依旧硬着心肠说道:“大家伙儿来看我,好意我心领了,不过,回去之事,我真的再也没有心思。”
  刘太保、马力、陈方三人,各自望着天花板,一言不发,事到如今,三个人也知道张灿心意已决,去意已坚,无论怎么劝,无论怎么做,都只是白费力气。
  只是三个人不大明白,从张灿的决绝来看,国安,覃局长,很明显的是对不起张灿,但他们到底对张灿都做过了些什么?
  蓝水晶动了动嘴,但也终究没能说出什么来,做综合组的组长,虽说不是什么大官显要,但手下有一帮子贴心称意朋友、战友,带领大家一起同生死、共进退,说不上有多大实权实力,但也痛快、惬意。
  但是,张灿却对那个组长的职务,根本很是不屑一顾。
  张灿虽是对组长的职务不屑一顾,但蓝水晶能做到的,想要做的,也就只有这么一件事,也是蓝水晶倾尽全力想做的,把张灿请回去,让他当组长,领导综合组,不过,这和覃海天的意思无关。
  “这样吧,大家伙过来一趟,也不容易,现在也是应该到吃饭时节,我们出去吃顿饭吧,今儿个,我做东,请大家伙儿。”张灿说道。
  虽然不是什么逐客令,但大家也知道,张灿已经拒绝再谈这件事了。
  五个人见再也没办法劝动张灿分毫,看看时间又快要到了,一个个只得怏怏离开。
  张灿送走了一行五人,惆然叹了一口气,回到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