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历史风萧雨瑟醉云烟

第122章 议和

话分两头。张绍华等人率领黑翎军一鼓作气击败石牧的渤海军,渤海军损兵折将,主帅石牧负伤,黑翎军得以收复顺州。而后田少徒则派出斥候到处打探宇文轩的消息,但却音信全无。

收复顺州的第三日,城内这天来了一位渤海国使者。

“渤海国使臣宋凌见过元帅。”

张绍华双手后背,盯着对方良久,仔细打量。而宋凌也全然一副不卑不亢的神态,挺直腰杆,自在站定。

“宋使者此次前来,所为何事?”田少徒开口问道。

宋凌向田少徒拱手行礼,微笑道,“在下此番前来,是代表我国国主与诸位议和。”

“议和?”张绍华嗤笑一声,“当初气势汹汹犯我边境的是你们,如今说不打就不打了的还是你们,议和?是你们说议就能议的?”

“元帅息怒,在下只是传达我国国主旨意。”宋凌道,“数月以来两军交战导致生灵涂炭、死伤无数,相信您也不希望这场仗再继续打下去了吧,况且羲王爷已经殉国……”

“你说什么?”张绍华怒目而视,不可置信的大声吼叫问道。

帐内顷刻间便骚乱起来。

“姓宋的,再敢胡说信不信本将军现在就杀了你!”林羽拔出腰间佩剑抵在宋凌的脖子上。

宋凌心中一惊,后背顿时冒出层层冷汗,但他仍强加镇定的侧过头冷冷看了林羽一眼,在他的认知中,林羽并不会真的杀了他。

“林羽退下。”田少徒出言呵斥。

“军师……”林羽下意识的看向田少徒,田少徒皱着眉头对他使了个眼色,林羽只好作罢,收回佩剑,长叹一声退到旁侧。

看着林羽退下,宋凌心中暗暗松了口气,甚至还多了一分嘲讽。他不知道的是,方才田少徒的及时制止确是救了他一命。

宋凌实在低估了宇文轩在黑翎军中的地位和影响力。尽管自古以来就有两军交战不斩来使的说法,但涉及到宇文轩,黑翎军的这些将领还真敢冒着天下之大不韪杀了他。

“你继续说。”田少徒强忍着心中愤恨。

“看来诸位并不知晓。”宋凌道,“三天前那天早上,贵国羲王爷与我军先锋官石光童二人在平阳坡大战,最后的战果是,石光童将军身受重伤,至今昏迷不醒,而羲王爷也是在重伤之后跌落山崖。”

“跌落山崖,跌落山崖不一定就死了呀!”张绍华说着就要往帐外去,“林羽,快随我去找!”

“绍华等等!”田少徒急忙叫住好友。

“张元帅,没用的。”宋凌转过身,面对张绍华接着道,“虎见愁那处断崖深不见底,而且依照在下对当日情况的了解,羲王爷在掉崖前就已是双臂经脉断裂,腿骨断裂,身中数箭,并且还有多处贯通伤,就算没有掉入山崖,也是神仙难救。”

张绍华扭头双眼通红的看着田少徒,后者同样双拳紧握,修长的手指崩的煞白。田少徒痛苦的朝张绍华摇了摇头,示意要以大局为重。

张绍华冷静下来一想,宋凌所说确实不假,而且三天已经过去,也不急这一时。宋凌是来议和的,张绍华作为元帅必须在场。

“侯爷,我去找吧。”王仕隆上前道。

“不,你是我军副元帅,你也不能去。”张绍华叹气道,于是下令,“林羽,你带人去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找不到王爷你也别回来了!”

“诺!”林羽目光坚定,拱手告退。

林羽离开后,张绍华重新回到自己原先的位置。他心中着急,实在坐不下,便继续站着说话。

“议和是吗?那你说说吧。”张绍华道。

宋凌微微躬身,再次向张绍华拱手行礼,随后笔直站定,开口道,“张元帅,在下现在正式代表我国国主向大周国提出议和。我国将即刻归还蓟州,我军也将尽数撤出大周国境。同时为表诚意,在下此次前来还有一份礼物要献给您。”

“是何礼物?”张绍华语气冷漠。

宋凌微微一笑,吩咐随从将礼物呈上。紧接着,只见帐外走进两人,一前一后抬着一个长条形的木盒,田少徒看到后不禁心头一紧,张绍华则是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那两人,直到他们把木盒款款放在地上。

黑翎军诸将轻声议论着,盒中装着什么,众人心中都猜出了大概。

果不其然,当宋凌亲手掀开木盒后,映入眼帘的正是一杆银色长枪。枪杆上的龙凤雕纹是那样的生动,那样的熟悉。

有些事无论你多么不愿意相信,可只要亲眼相见,一切的幻想和侥幸就都成了泡影。

张绍华抿着嘴,闭上双眼,过了许久才重新睁开。

田少徒浑身颤抖着,他狠狠抓住椅子的把手才勉强稳定。这一瞬间,他满脑子都是多年前宇文轩和张绍华从师父刘文祥那里得到龙凤和鸣枪还有虎首亮银枪后向他显摆的神情。

“这枪,你是如何得来的?”王仕隆牙关紧咬,激动的问道。

“那日羲王爷的十位随从先后战死,说来也奇怪,在羲王爷坠崖后他的坐骑居然也紧随而去,所以,我军得到的羲王爷的遗物就只是这杆枪,据说是在与石将军的战斗中流落在地。”宋凌一五一十的讲述道,遂即又补充了一句,“这些事情当日在场的我军将士皆可作证,事关重大,在下绝不会有半分虚言。”

张绍华深深吸了一口气,声音很轻,还带着些哽咽,说了句,“谢谢。”直到现在,他才终于相信了宋凌的话语。

宇文轩有三样宝贝,人人皆知,分别是斑马乌云踏雪,龙凤和鸣枪以及碧霄剑。而如今其中之一的龙凤和鸣枪就这样被宋凌当做礼物送来,只能说明一件事——宇文轩真的殉国了。

当晚,林羽归来。那日的暴雨过后,平阳坡头虎见愁断崖处的一切痕迹都被抹去,林羽甚至想要亲自带人下到崖底再探究竟,可是那道崖实在太深,仿佛是没有尽头的地狱。

尝试了数次都没有成功,眼看天色已晚,林羽也只好作罢,收兵回营。

接下来的好几天,张绍华都带领着部下前往虎见愁断崖,可无论是用绳子吊着垂直下降,还是绕的老远寻找道路,都无法下到崖底。

“许是老天爷不想让我们带他回家吧。皓轩,注定是要留在东境守护着这边域疆土。”田少徒和张绍华并肩站在断崖前。

“不行,我一定要找到他。他最爱热闹了,我怎么能留他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这种鬼地方。”张绍华痴望着这虎见愁断崖,目光火热。

“下不去的绍华。”田少徒抓住张绍华的肩膀,“你以为我不想找到他吗?这么多天什么方法都试过了,可结果呢?你比谁都清楚。渤海国的降书已经送来了,我们必须得回去了。”

“他答应过我的,我们约好的要在幽州碰面。”张绍华像是一下子没了力气,跪倒在地。

“绍华……”田少徒单膝跪下,轻轻伸出手放在张绍华的背上。

“他还说要给师父告我的状……”张绍华双目充满着晶莹,朝着悬崖下大喊,“宇文轩!你个王八蛋,你不是要给师父告我的状吗?你不是还要教我儿子骑马吗?你怎么说话不算话!”

泪水从张绍华的脸颊滑落,坠入他面前的无尽深渊。

“绍华别说了……”田少徒也哭了。

“少徒,你知不知道悦儿还等着那家伙呢。”

“我知道,悦儿那边,我去解释。还有陛下若是怪罪,一切责罚就都由我来承担。”

“我陪你……皓轩又不是只有你一个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