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玄幻圣灵殇

第14章

我点了点头,旋即双脚交叉弯曲,将衣袖向后一摆,便立马盘坐在地,轻吐了一口气,将所有的杂念全部吐出,让大脑放空,更第一次修炼感应灵力一样,只不过这次是感应天地间的浊气而已。

??????“哗哗哗。“

?????体内的血液如同受到指令般立马开始微微躁动起来,不过这血液并不是让人醒目的深红色,仔细看上去倒是一种让人感到好奇的黑红色。

?????深红色的血液依然和平常一般平静就好像那黑红色的血液并没有让它感到危险一般,依旧该干什么干什么!

?????黑红色的血液立马加快了在体内的循环速度,就犹如一个刚睡醒的小蛇一般,在我的体内四处奔波。

?????而我也开始静静地感应着小虎所说的浊气,我可以感觉到,我全身的毛孔都开始微微张开了仿佛再为天地间的浊气悄悄开启了一扇门一般。

??????可虽然我已经为迎接吸纳浊气的准备时,我并没有感应到周围人能量有变化,相反反倒是异常的平静,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我也就在这种状态下一直保持着。

????时间在我的盘坐下悄然流逝,十分钟,半小时,一小时...

????小虎看了盘坐在地上整整一个多小时了还没有动静的我,不免叹了口气,“这小子看了是要失败了啊!“

?????此时,我并没有感应到周围的任何能量变化,我体内原本还是躁动的黑红色血脉竟然开始缓缓变慢了,直到最后直接变回原来的速度。

??????我可以感觉到,我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起来,并不是身体的不适,而是因为我的身体在这种不用任何灵力支撑下,一直处于休息的状态,而且还是支撑了一个多小时,我想不管谁都无法支撑下去的吧!

??????我已经是支撑到极限了,身体越来越困了,我的心里已经有了放弃的念头了,我的眼睛开始颤微微地睁开。

????小虎看到了我的眼睛有了睁开的动作,摸了摸黑色的爪子,摇了摇头,“看来这个小子的第一次浊气修炼看来...“

?????正当小虎认为我就要失败时,眼睛撇了一眼旁边,突然,小虎的眼睛突然瞪大了起来。

?????他看见远方开始有一丝丝黑色类似河流般的气流正在靠近,而且目标好像是正在盘坐在地上的我。

??????对于这种黑色的河流小虎并不陌生,这正是他们魔族所修炼的浊气,小虎意识到我只要将这些浊气吸纳入体,就可以完成魔族的第一步“锻魂“

?????当下立马对着我高喊着:“小子,别睁开眼睛,立马催动你体内的魔族血脉,吸纳这些浊气。“

?????我听到了小虎的喊话原本早已精疲力尽的身体立马从疲劳中清醒过来,旋即手掌打开一个类似节印。

?????顿时,体内原本已经平静的魔族血脉再次变得狂暴起来,刚才的事情再次发生了,?全身的毛孔缓缓张开着,继续迎接着浊气的到来。

?????不过这次却不同并不是一无所获,那些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的浊气立马将我围绕了起来,在我的周围形成了一层黑色的罩子一般,将我严严实实地罩在立面。

?????而那些浊气立马顺着我的毛孔进入其中,那些浊气顺着我的毛孔进入到我的内时,一股凉意立马顺着我的毛孔传入到我的体内,这种感觉就好像是我第一次吸收阴属性灵药一般。

?????不过这股凉意并没有与那阴属性灵药那样暴躁,让人有一种忌惮的心情,反而是异常的温顺,没有一丝不适。

??????这些浊气顺着我的毛孔进入到我的血液当中,顺着我的血液游走在我的全身筋脉当中,不过浊气在我体内的游走,所过之处并没有与灵力在体内游走时那种扎实感,反而给我一种虚无缥缈的感觉,如同气流一般游走着。

?????灵力游走在经脉各处时,好歹还会将静脉强化一些,将力量变得更强一点,可这浊气在体内游走完全没有半点提升实力的感觉。

??????我有点怀疑这浊气到底是不是吹的,可小虎打山洞时,那种破坏力却是真真实实的,威力巨大,难道是因为我刚开始修炼的原因吗?

?????在我疑惑间,这些浊气早已在我的体内游走了一个周天,我想还是将这些浊气储存起来吧,等修炼完了在问小虎,是怎么回事。

?????双手手印一变滔天的浊气在我的体内运转完一个周天时立马朝我的丹田内汇聚而去,可我忘了,我体内还有一种能量的存在――灵力。

??????“轰轰轰。“

???????两股力量好像遇到仇人似的,刚一见面立马开始相撞,就好像一定要比出一个高低来。

??????两股力量一黑,一红开始相互碰撞,在我的体内形成道道撞击留下的音波,撞在我的体内,我曾试过进行分开,可效果根本不显著。

?????我的体内被两股力量搞得天翻地覆,最终我感觉喉咙一甘。

?????“噗嗤。“

?????一大摊的鲜血从我的嘴里喷了出来,鲜血染红了我前面的土地上,顿时我面色惨白,嘴角也开始溢出斑斑鲜血而且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反而越流越多,从刚开始的一滴滴,变成了如同细小的水流般留了下来。

??????小虎看到了表情立马变得严肃了起来,“糟了,我忘了告诉他浊气的储存地点了,在这样下去他肯定会死的。“

??说完小虎那黑色的爪子立马涌现出道道浊气,手爪对着正在修炼的我一抓,形成了另外一层黑色的罩子,而周围的浊气也没有对着我进入到我的体内,也没有散去,而是盘旋在我的周围,这时我的脸色才有了丝丝好转,做完这些小虎再次对着我吼道:“小子,你的体内有灵力,是不能和浊气共同存在一起的,要把它们分开来知道吗。“

????“记住,将浊气由下自上灌入到你的灵魂当中,就是要将你原来的修炼方法反过来知道吗。“

?????我听到了小虎的喊话,我才明白原来浊气和灵力并不能共存,我立马按照小虎所说的方法收回那与灵力抗衡的浊气,将全身的浊气不在顺流而下,而是按照原来的路线,逆流而上。

?????冰冷而又温顺的感觉再次顺着我的经脉游走而上,进入但我的大脑当中,冰凉的寒意立马在我的大脑里游走着,我的脑袋立马发出阵阵眩晕的感觉,不过还好持续了几分钟就勉强适应了下来。

?????“哗哗。“

?????浊气立马灌涌进我的灵魂当中,我的灵魂原本是一个近乎透明一般的物体,可当这浊气被我的灵魂一吸收,原本透明物体立马开始变得有实质感,而且,我感觉到我的灵魂的实力正在慢慢加强,而且透明的灵魂开始出现了淡淡的白色光泽,不过必须要仔细看才能看得清。

?????此时,我的嘴上的血也不在开始流下来了,而我的面色也开始变得红润起来。

?????小虎看到脸再次变得红润的我,也渐渐松了口气,旋即也收回了阻止外面浊气进入到我体内的罩子。

??????罩子被收回外面的浊气立马灌涌而入,进入到我的体内,而我对这些浊气稍加炼化,最后全部都汇聚于我的灵魂体内,我的灵魂在这重吸纳下,身上的白色光泽越来越深。

?????而外面的浊气吸收了之后,又立马会有新的浊气过来补充,在这般循环下我的灵魂的实力也在暴涨当中。

?????在我无止境的吞噬浊气的同时,外面的月亮缓缓降落,夕阳开始慢慢升起,魔兽的怒吼,再次响起。

?????我周围的浊气已经消散,我缓缓睁开了眼睛,一阵眩晕感从我的灵魂里传出,但几秒钟后就消失了。

?????此时我可以感受到我的灵魂开始变得有丝凝实感了,而且经过一晚上的吸收浊气我的灵魂变成透明的白色,而且这次如果我使用窥探,可以扫描十几米远。

????小虎摇着尾巴,向我飘过来,上下端详了我,最后说:“恩还行,经过了一个晚上的修炼灵魂大概到了锻魂三级了!

?????我疑惑的说:“锻魂三级,那是什么等级。

??????小虎说:“这是魔族的实力排行,一至十级为锻魂,十一至二十为邪童,就好比现在的我,我现在是十三级邪童,后面还有其他排名暗幽,魔魂等等。“

?????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这才知道原来不同的种族,不仅仅是吸收的力量不同,连等级排名也不同。

?????说完小虎立马化作一跳黑线专进我手上的鬼狱里。

????“好了,小子,感觉回去,要不然你那两个同伴恐怕要担心了!“

????我立马看了看天上,感到不妙,立马赶紧跑回到原来的地点,我在路上顺便试了试刚提升的灵魂。

?????淡白色的灵魂朝周围一扫,周围景象不管多远只要扫射到的地方立马就会浮现在我的眼睛里,我立马顺着这些跑回原来的地方。

?????大概跑了几分钟,有两个熟悉的声音立马传了出来。

??????“楚兄,楚兄。“

??????“楚玉书,楚玉书。“

?????我顺着喊叫声跑了过去,扒开一丛灌木,两道身影立马出现,两个男的穿着白色袖袍,一个高个子身材高挺,面色清秀给人一种温文尔雅的感觉,而另一个,身材略显娇小,但却长得分外帅气。

?????此二人正事李阳李浩两兄弟,李阳李浩见到我出现了,脸上一阵欣喜,李阳上来担心地问我:“楚兄,你是去哪了,害我们担心了半天。“

?????李浩见到了我出先股着嘴道:“你这家伙想走就直说,别搞个不辞而别。“

?????我无奈地抓了抓头发不好意思地说:“其实我是早就醒了,只不过我出去找了点吃的,最后迷路了而已。“

??????李阳李浩知道了后微微点了点头,李浩说:“那你找的吃的呢!“

???????“这,这个嘛。“我一阵心虚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也是种不可能出去找吃的,最后什么都没有吧。

?????“噗。“李浩看到我这心虚的样子不免一笑,道:“我就知道你肯定是骗人的,算了,呶,给你。“

??????说完李浩立马丢过来一枚红色的果子,上面有一些凹凸的纹路,我顺势一接,是一枚红色的红芯果野果的一种,我放到嘴里一咬,顿时红芯果的果汁在我的嘴里爆开来,非常的甜,而且甜了还有淡淡地酸使人感觉不那么甜过头了。

?????我立马叫道:“哇!好吃啊,还有吗?“

?????李浩顺势将一块干净的布平铺在地上,手上储物戒一闪,立马有许多的红芯果出现在上面,形成了一座红色的小山,其中还有其他的一些野果,李浩看着这些取出的野果拍了拍手对我说:“楚玉书,别总是吃肉,多少吃点素也是不错的。“

?????我立马将那些野果往嘴里塞,因为真的太好吃了,根本停不下来,而一旁的李阳看到因为我的吃香而高兴的李浩,在看了看正在埋头吃野果的我,单手摸了摸下巴,片刻后好像明白了什么,嘴角上扬起一丝弧度,但并不是什么奸邪的笑容,那种笑容倒像是一种高兴,一种惊喜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