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9章 唯有繁华烬 ②③

三日后的初晨,轻晚在约定的地点等着,旁边站着如影随形的祀旬,对面是褪下黑袍的淳袅。

她和淳袅大眼瞪大眼,气氛十分尴尬,轻晚却觉得比自己一个人面对祀旬强上百倍,甚至诡异的有点享受。

轻晚默默哀叹自己的底线,那边紧赶慢赶的两个人也露了身影。

邹天翊遥遥招手,甩来一件物什,笑容一如往常,灿烂得惹眼:“小姐姐,给你的,接好了。”

轻晚挑了挑眉角,乖乖地腾空接起。小小的纳袋握在手中,展开看,上面绣着的桃花倒是精致得栩栩如生。

她拎着纳袋的带子晃,问已经到眼前的邹天翊:“里面装的什么?”

“客卿长老应得的供奉,几枚药丸子而已。”

邹天翊回答的无所谓,似乎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徐施默默翻白眼,鬼的药丸子,那明明是压箱底的救命药好吗!

轻晚隐约觉得不简单,瞟了眼徐施,观他神情后更不会把邹天翊的话当真。

她没表露出来,只是笑着把袋子扔回去:“你小姐姐是这么容易就能打发的吗?拿走拿走,别想用药丸子坑我,我还等着回来后领你家给我准备的万贯黄金白银呢。”

“姐姐!”邹天翊难得有些生气,“黄金白银少不了你的,但药丸子你也要拿着。”

轻晚轻飘飘地回:“我这三天没偷懒,各种丹药都多着呢。”

“那也可以备不时之需啊!”邹天翊十分执着。

轻晚看着他气鼓鼓的脸不厚道地笑:“占地方,看你一身轻的样子就放你身上吧,我需要了便找你取。”

话已至此,邹天翊脑壳卡顿,再不能说些什么了。他不情不愿地小声说:“说的比唱的好听。”然后叹一声气,从纳袋里取出一方小小玉匣,“无论如何,你好歹拿走这个。”

轻晚想了想,三天前给邹天翊的灵金制作方子,再看他不肯罢休的样子,到底接过了手。

这边淳袅已经带出了千里车——那种以灵符作为控制枢纽和供给发动能源的驾驶工具。她见两人达成共识,遂道:“几位,先车上坐吧。”

那车小巧精致,一节车厢一节车厢的扣拢在一起,利用纳袋的原理炼制而成,内里空间不止较大,隐私性也十分人性化。

这车是极好,造车的原材料也是稀有的可以。不过作为为数不多的世家大族,炼辆代步所需的消耗还是承受得起的。

“小姐姐。”邹天翊笑嘻嘻地站在车门口,“三天未见,我可想你了,咱们坐一起呗。”

轻晚:“呵呵。”

轻晚连白眼都不想给他,看了祀旬一眼,“我有话要和你讲。”

语毕,她绷着脸走进去,祀旬微微蹙眉跟上。邹天翊看着两人的背影消失在转角,才从震惊中回神,歪着头看向淳袅:“那个鬼不是你家的吗?!”

淳袅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邹天翊,奇怪道:“淳家养鬼不假,可……啧。”

可她们淳家怎么供的起这样鬼力深不可测的大佛?

而且啊,面前这傻子是真的傻,没见到人家大佬的视线一直都在轻晚身上嘛。

淳袅也不想给他一个白眼,催着人上车了,反手召唤出驾车的鬼,自己找了一个空的房间径自进去歇息了。

·

门扉自祀旬进来自动关阖,轻晚挑了圆桌旁边的一个椅子坐下,利索地撩开右袖解掉玉饰的绑带。

她把玉饰放在桌上往祀旬的方向推:“祀旬,这枚锁魂玉,我现在物归原主。”

“小晚……”祀旬有些茫然,心中甚至生出一种未知的不安。他向前走了一步,心里有诸多困惑,转齿之间,却只是问:“为什么?”

怎么会想到把锁魂玉给他呢?

轻晚咬着唇道:“都说了,物归原主罢了,毕竟即将要去鬼界,你有了锁魂玉也方便。”

锁魂玉不止是祀旬的掣肘,更能限制祀旬的活动范围。如今轻晚突然把玉给他,祀旬并无半点开心,反而心头沉闷,压抑极了。

祀旬走近她,看也没看锁魂玉,盯着轻晚问她:“鬼界?你去鬼界做什么?”

这几年两人的相处时间不长归不长,但他断断续续地能从轻晚口中得知整个世界的大致信息。

“拯救世界啊。”轻晚低着头道:“天下有难,我怎能置身事外冷眼旁观?”

祀旬握着她的肩,“小晚,回去。”

轻晚忍不住笑了笑,她一字一字念着:“若舍我一人为天下人,若祭我一人为此苍生,若灰飞烟灭可济寰宇……”

轻晚问他:“你还记得你的答案吗?”

祀旬的脸色骤然刷白。

轻晚又说:“沁箬有幸听你念过祷文,我便也沾了点光,记下了这段话。”

“祀旬,你知道的,和你一样,你不愿放弃你的国家,我也不会允许自己,眼睁睁地看着这个世界在我眼前生灵涂炭。”

祀旬神思顿顿,听见自己说:“哪怕这是螳臂当车?”

轻晚轻笑:“是,哪怕不自量力,哪怕只是螳臂当车。可就算是死了,我也要死在这天下之前。”

祀旬虚跪在轻晚面前,同她视线相交。轻晚面色淡然,冲他笑得甜甜的,“祀旬,你把玉戴在身上,到鬼界后你就能无重负地去亲自看看那个世界了。几千年那么长,你肯定会惊讶于整个世界的变化。”

祀旬心头闷痛,压抑得眼眶微红:“小晚,别去。”

这世界再大,他牵挂的也只有眼前一人。她笑他也开心,她受伤了他亦心疼,可这人万一出了意外,祀旬竟无法去想,若世间再无眼前人,他还能做些什么。

轻晚微倾腰身,葱白的指抚上祀旬的脸颊,看他隐露的一丝脆弱,她突然道:“祀旬,是轻晚喜欢你。没有沁箬的感情作祟,只是我喜欢你。”

“你……是不是也有一点点喜欢我呢?”轻晚低下头,问得很轻,却并未听他的答案。

她吻上他的唇,细细的啃吮,把一切未尽之语停留在唇齿之间,用舌尖一点一点撬开每一道阻碍。

许久,轻晚慢慢睁开眼,看着近在咫尺的祀旬,唇角弯弯,“祀旬,你若是不喜欢我,到鬼界后就走得远远的。否则,只要我活着一日,我便纠缠你一日。”

祀旬眉眼温柔,无奈地揉了揉轻晚的发丝,没脾气地道:“纠缠便纠缠罢,这次我同你一起。”

同类热门
  • 漫威之八极天漫威之八极天以一客|科幻简介实在是不好写,主题大致就是一个原地球少年到漫威,凭借着动漫星游记的最强格斗术八极天打酱油的故事。
  • 钢铁兵器钢铁兵器爱睡觉的兔子|科幻一群刚毕业的大学生,踏上南下旅游的路程,结果却变成了一场星际跨越,他们经历了一系列匪夷所思的事情,有神秘强大的钢铁战兽,有热血沸腾的机甲争霸,有热泪盈眶的兄弟情深,有凄美绝恋的星际爱情,但是,最终他们能否找到回家的路........
  • 污界污界颜罪|科幻这世界好污!所以......“放开那个男孩儿,让我来。”“咦?我肿么有种隐隐兴奋的感觉,好害羞(^_^)”
  • 末世之动漫召唤末世之动漫召唤割舍或者忘记|科幻2012年10月1日,一枚来自无尽位面的神秘星戒降落在峨眉山景点某一个角落,无意中被世界五百强之一,天朝集团的CEO,秦晁北捡到。某一天清晨,带着观摩峨眉山佛光奇观的莫名兴奋,出现在峨眉山金鼎之上,在天空第一缕朝阳初生之际,被女朋友亲手推下万丈深渊,带着惊愕,愤恨,疑惑,就这么消失在峨眉山。两年以后,当秦晁北再次出现在城市,才发现这个世界已经变的不再是原来的摸样,到处充满了形形色色的怪物,秩序已经崩坏,人类,已经成为了最卑微的存在,曾经的世界早已不复存在,为了找寻两年前的真相,带着身上唯一戒指,秦晁北开始踏上了强者一路·······初步涉及动漫《死神》,《火影》,《天子传奇》,《中华英雄》《风云》,后面如果要加其他的,我会事先在评论里留言的,重写,不再坑爹了。
  • 界书伊始界书伊始东青延|科幻忘记一切之后的新生,被抹除出生痕迹的精灵。没有征服星辰大海的野望,我只想了解一切有关自己的,有关世界的。有关,仇恨与遗憾的。......你看,只有我们可以相依为命。他们都以为你死了,欢呼雀跃,你默默的看着这场闹剧,看着无知神明兴奋到双眼发红,他们以为一切都是对的,然后他们死了,你却还在这里。只有你我是特别的。其实不是你的错。错误会一直重复,你又想做些什么呢。你会继续,与我共存吗?原创星际机甲文,有神话背景,对机甲还不是很理解,缺漏还请指出。
  • 破碎之地破碎之地汤七|科幻天空突然破碎,使得地球发生巨变。不断变异的生物和突然出现的其他高级生命让人类的生存岌岌可危。未来的世界将会怎样,让我们看看开了主角光环挂般的汤白,是如何在这片被成为破碎之地的世界里拳打各种史前巨兽,脚踢各路异人小丁丁!噢!我忘记了,它们有些是没有小丁丁的!---------------------------------------------------------------------------求收藏!求推荐!如果喜欢本书欢迎大家留言提意见或建议!感谢腾讯文学书评团提供书评支持
  • 22102210介平|科幻2210年世博前夕,一群易拉罐在一辆车子的后备箱里苏醒,带着迷茫,不停追问:“我是谁?”他们遇到了酒瓶先生,发起了对身世的探询,并且在酒瓶的带领下得知了汽车上的秘密。他们流离失所,一个叫做“探索”的易拉罐,获得机会观察2210年的人类世界,知道人类世界面临极大危机,并产生对人类道德的担忧。在垃圾处理厂,他带领易拉罐们逃离流水线,并搭乘卡车回到城市。这个原本四季分明的城市迎来了“桑拿季”,他们遇到了热心的麻雀,得知这个城市已深深处在全球暖化后果中。在麻雀们的帮助下,易拉罐们转移一个又一个地方,克服一个又一个困难,经历一个又一个惊险时刻,终于......
  • 万界女帝培养系统万界女帝培养系统清雨闲风|科幻【原著党勿入】从斗破开始,培养一个又一个女帝。 遮天位面,他是狠人活出一世又一世,只为等他归来的人,西游位面,他将紫霞培养成第一女帝,只为她能随心而活... “嫣然,你说的没错,萧炎永远不及你万分之一,为师带你去退婚。”
  • 碎了的梦碎了的梦子安守护|科幻是梦?还是现实?冥冥之中是否自有定数,当黑暗笼罩整个世间,一切似梦,如真如幻,一场疑似摧毁整个人类纪元的黑雨就这样在黑暗笼罩的世间撒落下来。为了生存还是为了拯救世界?他开始踏上王者之路!终已在巅峰之路以为无敌,可世事难料,自己不过还是沧海之中的小鱼罢了,回首过往,一切皆梦,碎梦!碎梦!碎了的梦,重新启程,只为把梦境修复!
  • 超兽武装之超兽神联盟超兽武装之超兽神联盟婉歌倾曲|科幻分散在各个平行宇宙的超兽战士,为什么突然聚集?在完成一个个使命的同时,粉碎一个个阴谋的同时,却不知阴谋背后还有着更大的阴谋。是永恒的轮回,还是命运齿轮的转动?意想不到的事情正在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