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3章 唯有繁华烬①⑦

“哎呦诶,可把我累惨了!”

轻晚才听见外门被推开的声响,嘹亮清爽的少年音紧跟着凑到耳边,中气十足,哪有丁点劳累?

她将把两块半玉用细绳串成的简单手链系在手腕,敛好衣袖时,邹天翊正好掂着一个成年人头大小的麻袋敲了门便站在原地探头探脑,看见轻晚,立马是一脸的怨念:“小姐姐,小的又来给您递牌子了,不知能否讨些赏钱沾点喜,叫我也祛祛晦气?”

轻晚扶额:“别闹了,进来坐会儿吧。”

邹天翊闻言羞涩地咬着唇,甩她一个媚眼,扭捏道:“古人云:男女授受不亲。小姐姐真是的,哪有不明不白邀人家进屋的道理。”

“那你就杵在外面当门神吧。若是觉得不妥的话再把门掩上,省得毁了你的清誉,我现在两袖清风,是还不了的。”轻晚习惯了他时常戏精上身,随手倒杯茶取了细啜,淡定道。

“非也非也。”邹天翊被怼了也没气,“以小姐姐如今的身份地位,只要对外放出点风声,肯定有大把大把的人捧着千金万银白送都愿意。”

“你今天怎么了?竟然讲得这么夸张。好好说话,别阴阳怪气的。”她睇了眼袋子,“已经将近一月了,盛会余波前几天不是就散尽了吗?这又是吹的哪门子风潮?”

“是呀是呀,小姐姐以己之力夺得魁首,风头无二。这么长时间了,在你刻意低调之下哪能不平息呢?”

邹天翊就着她的视线晃了晃袋子,坚硬物体相撞的声音很是清脆。他看了看轻晚,难得神色正经,言简意赅:“灵金。”

说到正事也没再嬉皮笑脸,邹天翊走进来把袋子放在桌上开了口,样式各异的令牌就被呈现在眼前。

“这都是请您出山做客卿的。”灵金于降鬼师的价值就像是第二条命,可想而知轻晚如今有多被推崇。

轻晚散漫地瞥了眼,袋口最上头的那几个有这世界赫赫有名的族徽印记。她隐隐琢磨出了点什么,没吭声,给邹天翊倒杯茶示意他讲。

“昨个儿坊间四下突起流言,说月前盛会里有一个大出风头的人是制灵金的高手。她制的灵金,能把一位降鬼大师多年的阴秽祛得干干净净。有小道消息称:闻人一族的老族长的命,就是被这人的灵金从鬼门关拉上来的。”邹天翊曲指扣桌,瞅她一眼,再瞅一眼,顿住了话头。

轻晚原本安安静静地听着,在他话尾结束却觉好笑。放下杯托,她垂首莞尔:“原来这么厉害啊。那你是来请功的,还是讲故事的?”

邹天翊立马讨好地笑笑,狗腿子般继续说:“道听途说下众人将信将疑,有人不信邪向闻人家求实,得来了这个。”他从介袋取出闭合的四寸长的画轴,摇摇画柄递过去:“闻人一族声明,愿奉画中人为座上宾,并许下三诺与重金以表恩情——一切昭然若揭。”

邹天翊感叹:“小姐姐你可不厚道了,干了这么大一票一点风声都不透露。不过这闻人家真是够了,打着还恩的名头玩这些算计。”

还恩就还恩了,却如此高调。看当事人一脸无动于衷的表情,明显这其中还有情况。说不好听点,可不是想腆着张脸硬蹭轻晚的便宜吗!

轻晚拨开画轴,画中灵力汇作莹白的微茫,在半空凝成女子一刹那微笑的模样。她一手撑住下巴,“一场得利于双方的交易,什么时候变成我无私奉献了?但是,闻人家……东部边陲的那个?”

她售出灵金也就那一次,至于灵金怎么会跑到闻人家手里,也只能是那个男人的原因。

“正是那个微末的小家族所在地。”某人凑过来。

轻晚捏住邹天翊脸上的软肉,嫩嫩滑滑手感极佳。她笑得很甜,“吃相不难看我还不好意思利用它呢。不是要还恩吗?劳烦天翊找人放出风声,让它慢慢磋磨上官家吧。”

邹天翊没有让人调查轻晚,对她的过往并不清楚。闻言看了轻晚一眼,明白她话里的含义,他没多问地点点头。

他捂着被捏红的脸蛋,满脸哀怨,“小姐姐你再轻薄我我就要非你不娶了。男人也很看中自己的清白的!”

“你是要莫须有的清白还是要一位客卿?”轻晚摊开手,斜看他,“还不把你身上的客卿令给我。”

手上一重,邹天翊夸张的道:“我果真没白宠你啊小姐姐,这么有默契!来来来,我以身相许。”

什么跟什么啊[白眼。

轻晚嘱托:“这消息先别捅出去太狠,等闻人家和上官家斗上了再依情况而定。”

邹天翊笑嘻嘻应是。

闻人家上赶着刷脸许诺,轻晚想拔掉心头那根刺。索性两不耽误,她也落得轻松。

实际上最好的处理方式是她独善其身,谁都不得罪。因为灵金一事,想奉承讨好她的人多的是,轻晚更是有自保的能力,谁要动她也得慎重地掂量掂量。

应下邹天翊,一是她前些时候承了他家的恩,同他有交情,不想对方左右为难,对方品性不错,同她聊得来;二是省得闻人家反应过来后给她递暗刀子的麻烦;最后也是为了以防万一万年氲灵液得不到手。

说真的,她很担心祀旬的状况。

轻晚摁下心间的波动,揽过桌上一小袋令牌,毕竟拒绝了这些家族也得按这个世界的规矩来,少不得写回函给对方留个面子。但也没必要全部来一封,不过令牌是要托人一一退还的。

她边处理着手上的事边阴恻恻地道:“你来找我应该不止这一件事吧?”

这不明摆着告诉自己‘敢不让她满意就等着瞧’吗?!邹天翊翌时哭笑不得,口上卖乖:“这可不。我今天来呀,就是特地为了告诉你,有确切消息说:今天晚上,鬼谷谷主会出现在天上楼。”

轻晚登时抬头,神情惊喜,“此话当真?!”

“此话当真。”邹天翊摇头晃脑,肯定地颔首。“不止如此,听我父亲说,今晚谷主来的目的并不简单。”

鬼谷交易已经开了几天,尚且没等到神出鬼没的谷主。而今鬼谷谷主以面见前三魁首的名头降临鬼谷,明显是事出有因。

同类热门
  • 全能机械库全能机械库会上树的虎|科幻钱浩高中毕业后就经营者家里世世代代传下来的店铺,一次偶然的机会激活了陈旧的光脑。 没想到却给他带来了意外的惊喜。 只要你肯学肯练,那些复杂的科技都能学会,10000小时之后他变成了这个领域的专家。 外骨骼装甲?太简单! 单兵作战武器?那一堆图纸都是! 混合动力战甲?那都过时了! 什么,要我设计最新的跨星域战舰? 嗯,这个还算有点挑战。 等我一段时间……
  • 末世殇歌末世殇歌隐云一将|科幻一个人生落魄刚刚失业的草根,一个在堕落中加懒惰的刁民,一个不思进取的浑人,在世界末世到来的一刻,如何走完自己的传奇人生或者是泯灭在尸潮如海无人问津。我们的猪脚飞哥在末世中如何打拼;如何成为一名传奇草根。
  • 震岳纪震岳纪(虞耀)|科幻2255年,外域行星坠入地球,由于外域行星星体能量特殊,地球受外域行星能量层影响,生命物种出现了能力进化,人类出现了能力者,同时外星生物进入了地球欲战领地球。浩劫由此开始,于是从荒野中走出了一位少年……
  • 天道的恋爱史天道的恋爱史最后的小鱼|科幻想了一下,君泽把修身的西服裤脱了,露出那完美比例的大长腿。 “我看人类就很喜欢这样泄气,你打我骂我都可以,只要给我留口气去保护你就行。”
  • 宇宙超级奶爸宇宙超级奶爸神叨的小宝贝|科幻这里是宇宙的中心,连接着一切时间与空间的异度大陆,这里什么事情都会发生,外星人?神仙?穿越?这都是小case,就连他的瓜娃子都是传送过来的,这里就要发生大事情了!
  • 我制造的末日我制造的末日挑灯读美人|科幻“选择一个国家开始投放你的病毒吧!”作为一名末日制造者,柳川来到了这个世界。每当他一个个病毒投放到一个个国家感染第一个人时,随之而来的则是一场斗智斗勇的病毒与反病毒的对抗游戏。细菌、病毒、寄生虫、生化武器、纳米病毒……一系列恐怖惊悚的感染狂潮将会全面席卷全球,让无数的人类陷入死亡的深渊。这是我一手缔造的末日游戏,也是你们的惊悚乐园!毁灭地球,仅仅只是开始!
  • 字符的游戏字符的游戏金失一|科幻据说,相对于人类刚刚开始直立行走的那个远古时代,结绳记事其实是一种非常先进的记录方式. 从颜色上,至少可以用七种色彩以及黑白两色,共九种颜色赋予其涵义。 从材质上,绳子可以用动物毛线绳,树皮绳,草绳,麻绳等等,各种材质的绳子,有几十种类别。 从粗细上,最少能够分成粗,中,细,三种不同规格的绳子。 从经纬上,有横向绳子,也有纵向绳子,有主绳,也有支绳。 而后,人类创造出了字符,以简单的视觉图案再现口语的声音,因而更加清晰,可以反复阅读,可以突破时间和空间的限制。 只是,当人类终于在忐忑不安之中离开母星进入到星际大航海时代之后,却惊讶的发现关于字符的说法只不过是一个美好的误会而已。
  • 我在末世捡空投我在末世捡空投黑白之矛|科幻废土世界,在人家因为一包饼干而大打出手时,林峰美滋滋的吃着菲力牛排。在人家因为一把斧头当武器而争得头破血流时,林峰已经98K外加八倍境,肩上还扛着等粒子火神炮。没办法,谁叫天上隔三差五的总是掉空投补给,还只有林峰一个人看得见,你说气不气。除了食物水各类武器弹药,还有…… “靠,这,这不是超神学院的天使彦嘛?咦,这尼玛不是斗破的萧薰儿嘛,我去,还有进击的巨人里面的三立?这,这莫非是王者荣耀的妲己?咦这妲己居然还可以换装?我去,全捡走全捡走。”
  • 浴火的文明浴火的文明零号刺客|科幻亿万年的自然变迁,造就了我们灿烂的世界。从钻木取火到核能时代,从结绳记事到大数据,从嫦娥奔月到阿波罗1号,从神话到现实……七八千年的智慧积累,创造辉煌的文明时代。一次意外的地外文明接触,给地球文明带来了灭顶之灾……林逸,22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家,命运让他来到了21世纪初,这一世他能否带领人类摆脱灭绝的命运,挽救地球文明,地球文明可否浴火重生,又能否在浩瀚的宇宙文明中永垂不朽……
  • 快穿:系统别耍宝快穿:系统别耍宝陌陌葱|科幻【系统,你有什么?】【你要什么我给什么。】【系统,有后悔药么?】【当然。】【系统,投胎丹么?】【有。】【系统,有不劳而获的东西么?】【有。】哇,她家系统还伟大,好腻害,比哆啦A梦还腻害!(星星眼)本书粉丝群:4245278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