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科幻快穿攻略:男主请心上留情

第101章 (番) 染指成魔

再次睁开眼时,轻晚尚有些不在状态。

入眼的是没有层次感的纯白,像是不着边际的纯色的天,身下是柔软的床褥,神魂纯净安稳,让她生出一种失重重生的错觉。

她微微侧头,视线由近向远,从自己细腻的肤到床沿到地面……

轻晚眨眨眼,起身踩着虚空晃出门扉。

她顺着铺就魔玉的角檐,略过那些年时常玩耍的曲廊,走到主宫殿,看了眼天色便继续飘。

轻晚仿佛漫无目的,在这偌大无人的宫殿群里七拐八绕,路过当年盗了圣果的禁地,甚至见到了人魔两界的界罅点——不知她的那个便宜小徒弟现在过得怎样了。

她从最南端飘向最北端,终于停在一隅竹林前。

青翠欲滴的竹随风摇呀摇个不停,将那座小楼掩得若隐若现。轻晚抿唇浅笑,眉眼盈盈地靠近竹楼。

她轻轻推开门扉,探头去看伏案作画的人。

一袭玄袍,三千长发,沉沉眉目舒展,映得眉间那一道暗色细纹更为精致,与记忆重叠,恍若隔世。

“桌上的灵果味道还不错,你若馋了就先尝尝。”墨熠的音调平平淡淡,“待会儿戈灵和花尾会来,你觉得坐着无聊也可以去外面等她们两个。”

她好像真的没离开多久啊。轻晚鼓了鼓腮,看着这个日常面无表情实际非常宠她的墨熠,竟有种不切实际的感觉。

“阿墨?”

墨熠闻声看她。

那眸中仿若酝满了星海。

轻晚彻底弯了眼眸,“我会乖乖的。”

意料之中的答案。墨熠没抱太大的信任,指了指让轻晚坐的位置,便把神思沉回画里。

轻晚吃了几颗灵果,饮下半盏灵茶,忍不住问:“阿墨,你怎么知道我没魂飞魄散?”

墨熠在纸上勾勒几笔,左袍广袖一振,他削瘦的小指上,是现形的隐随丝。

“隐随丝未断虽然能得知我未真正死亡,但衍生怎么能准确从未来寻到我呢?”轻晚左思右想不得其解。

衍生是有穿梭古往今来的能力,可这并不足以证明所有谜团。

“你还记得戈灵曾给你的锦囊吗?”墨熠在画卷上留下姓名,挂起毛笔开始卷着画卷。

他见轻晚目露迷茫,眸光略过她腰间那枚玉饰,“忘了便忘了吧,也不是多重要的事。”

反正那人已经够占便宜的了,为他照顾下属也就算了,竟然得寸进尺地把这丫头也拐了。

至于留下占卜让自己有机会寻回轻晚?墨熠认真地想了想,衍生应该把那人的心魂一并传回来了吧?

看着迷迷糊糊的轻晚,墨熠知晓她这是脱离凡胎清除神魂上残魂的正常现象——也没有多严重,只是会遗失点记忆。

“阿墨,你说的话怎么莫名其妙的?”轻晚又吃了颗灵果,透过半开的窗看着外面的碧竹,呀了一声,喜笑颜开:“我看到戈灵和花尾了。”

也不在意自己刚才疑惑的点了。

竹门敞开,进来的戈灵和花尾先朝墨熠行了礼,转眼看到墨熠身旁的轻晚,显然也很开心。

花尾凑上来揉她头:“这次你就别再胡乱出门了,有什么事要记得先同我们商量,知道了吗?”

轻晚羞愧难当,连连道:“外界没什么好的,只是我对凡间收过的一名弟子尚有一丝牵挂,其余都没什么想法了。”

“小丫头会收弟子了?”花尾稀奇极了,左看右看没一点师傅模样的轻晚:“和我说说,你那宝贝徒弟是男是女、姓甚名谁、家住何方、有甚样貌,我也方便帮你找找。”

十三魔尊各有各的长处,花尾是能在六界各花中探得消息,并能将神魂附于花上。

轻晚囧囧,“他是个凡人,叫茅如松,我当时在他身上感应到了种子的存在,见他性情良善,教与他降鬼之术法。”

“茅如松……降鬼术……”花尾思忖了一秒,幻化了一小面虚镜,将一人的面目呈现出来:“莫不是这人?”

“是他!”轻晚托着下巴惊讶地看着花尾:“花尾你何时变得这么厉害了?”连法器都不用祭出来帮忙,随便一想就能成功。

花尾娇瞪她一眼:“我权当你在夸我了。哼,好心帮你还省不了埋汰我。”

轻晚娇娇地环着她的胳膊。

花尾把跟牛皮糖一样的人扒拉下来,用一种狗屎运都被轻晚踩了的语气道:“你随便一收就收了个好徒弟。人家现在可是新建了地府,掌管万千生灵生死呢。”

轻晚如何也没想到自己的便宜徒弟会这么厉害,瞬间懵了。“等等,什么叫新地府?”

“尊上联手神族出其不意,趁天道式微,仙佛鬼三界几十年前被大换血。如今三界皆有新秀,不拘束于天道甄选,各凭本事占据那三界的一席之地。”

花尾笑着戳轻晚的脑袋:“你又不是看不出尊上体内的恶念已散,就没猜测过原因?”

还没消化完花尾话语里的信息,轻晚看了眼墨熠,“我以为阿墨取回了那颗种子,把它炼化后斩去了满身恶念。”

“种子?”

花尾顿时想到墨熠从人间回来的那一天,神色如常,周身气势却将他们吓得噤若寒蝉。

她再看看轻晚如今的身体,“倒是一颗好种子。”

轻晚摸不着头脑,疑惑地看向花尾,后者只笑不语,冲她眨了眨眼睛。

戈灵这时才走上前来,她万分复杂地对轻晚轻轻颔首,转向墨熠道:“魔帝,戈灵前来辞行。”

墨熠没问为什么,沉吟道:“君恪如今恢复了原本的修为,你此时辞行自然并无不妥。只消君恪接管了魔尊之位,你便自行离去吧。”

戈灵点头应是,神色动容又怅然。

花尾掺了一脚:“帝,衍生让属下代他向您告个长假,您看他的所管辖处该如何处理?”

墨熠把卷好的画轴递给轻晚,连同衍生管辖区的尊印。“小晚,衍生因你而需休养,这方管辖你便先替他担上一段时间。”

WTF?!

这还是那个宠她的阿墨吗?这明明是个压榨她劳动力的大猪蹄子啊!

轻晚、轻晚当然乖乖接下。

被推上台的新官强制上任,去了同鬼界相交的界罅处守着。

新地府的掌权者是她徒弟,但新地府的环境还没她的新地盘好,轻晚面露嫌弃地把邀自己去地府小住的徒弟赶回老窝,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整日烦墨熠。

让他不懂得怜香惜玉!烦死他!

轻晚恶狠狠地啃着墨熠隔空穿物给她准备的灵食,一面考虑怎么才能完成烦死墨熠的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