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科幻快穿攻略:男主请心上留情

第1章 流年不负青梅 ①

春光明媚,和风微徐。

同平常一般的日子,小巷街道安静地伫立在微凉的空气里,暗灰的砖块层层叠叠,铺就一座座沉淀着时光韵味的房舍,不时偶有一人步履或快或慢,悠悠穿梭在这诗意盎然的碎石小道。

那粗壮高大的榆钱轻轻摇曳着串串簇簇的鲜绿,仿佛一位安详的老者自得地缓摇羽扇,独独卧坐在拐角处。

此时正是孩童上课,大人上班工作的时候。轻晚抬手探了探滚烫的额头,对于外面静的出奇的环境倒没有多余的好奇心,反而感到无奈。

自己刚来就接手到这样弱不禁风的身子是,为了走婉柔娇弱小白莲的路线吗?

可是原主她……

不过心里无论怎样腹诽,轻晚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止的意思。她勉强打起精神,忍住因高烧肆虐而变得虚浮无力的脚步,从书房的抽屉里,翻找出被原主雪藏到遗忘的药片。

屋子里没来得及烧热水,她也没空闲的时间去做那些繁琐细微的事情,于是就着客厅茶几上被原主带来的矿泉水,将药片吞了下去。

她可不是原主那般娇生惯养、单纯良善又免不了骄纵天真的姑娘。以为自己生病了,就可以有恃无恐地要挟自己喜欢的人,坚信那人一定会心有灵犀地找到这里把她送回家再悉心照料——因为她压根儿没告诉任何人自己生病的事,不心有灵犀这倔强如牛的姑娘只有被高烧连累了。

轻晚好想扶额,她是真心给这姑凉的想法跪了!你以为这是脑残狗血剧,自己是里面的女主角呀!呵呵!总之这是病!是病就药!不!能!停!

呃,没错。

轻晚可不是原来生活在象牙塔那个脑残小白的姑凉,虽然原主的名字也叫轻晚。但尽管名字相同,轻晚高贵冷艳地深沉(装b)一下:她们两个人的思想境界根本不是一个层次好吗!分分钟能甩原主几条街(握拳!

咳咳,自我解剖到此为止。

身体的原主姓常名轻晚。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拥有烂漫幻想的大一学生。痴迷诗词雅韵,因此高考结束义无反顾地选择主修古汉语,立志为华国几千年至今仍掩埋于历史的文化瑰宝贡献自己的一片壮志真情。

但多情的姑娘又放不下喜欢了十几年的帅帅竹马。为了两者兼得,常轻晚协同早把她当成儿媳妇且看狗血脑残剧并为之动容的竹马妈妈玩了一招偷龙转凤,篡改了竹马报考的心仪名牌大学(怎么篡改的呐——天雷巧合偶然加在一起啦~),导致事后竹马收到录取通知书时意料之中无语了。

心塞塞的原主泪汪汪着一双秋眸,果断任性妄为地不解释,想着竹马竟然不明白自己的良苦用心,不过过一段时间之后,知道真相的竹马一定会被她感动得无以复加的!

怀抱着这种心思,常轻晚丝毫不担心地打算继续作死下去。一点自己亲手将本就对她不感冒,但好歹可以近水楼台的机会送给别人的觉悟都没有!反而处处抽风,之后的人生满满都是槽点!轻晚已经无力吐槽了…

她能说,自己也支持女主抢竹马这么至理名言的话吗?

原主真是绝了!尤其是后来她在得知竹马有女朋友后,以一副不敢置信、对方忘恩负义的目光开口咄咄质问:我为了你冒险改了你报考的学校,十几年如一日地喜欢你,爱你甚至可以付出自己的一切,为了你不曾关注过任何人巴拉巴拉…你竟然背叛我的爱情!

泥煤!!!

轻晚觉得,竹马当时没有失去理智打死强词夺理的原主,果然是沉默寡言的典范了吗?让身为一个局外人都如此鄙视原主的她情何以堪呐!

你爱他他就必须要爱你吗?你认为的好他就必须毫无怨言地接受吗?你所说的一言所做的一行永远都是对的吗?你真心以为自己可以毫无负担地决定别人的人生,主宰别人的一切吗?你认为他对你的不假辞色仅仅是表面流露说说而已吗……

醒醒吧,别再做春秋大梦了!

没有人可以如此自我,因为你没有那个与之匹配的能力!你所认为的善解人意全部是矛盾激化的导火线。

轻晚的眼中第一次闪现出正经严肃的神色。

她是一个漂泊无定的灵魂,活的有多久轻晚也不记得了。

她的身边一直跟随着自称“系统”的光球,光球告诉她她有一个愿望,只有完成一定数目的任务它才会放了她让她拥有实现愿望的能力。

轻晚不知道系统说的是不是真的,因为她的心中一点遗憾也没有。她像是居无定所的旅客,走过一个个世界,经历一段段不同的人生,见证一场场或奇异或温馨或魔幻的qing爱纠缠。

她越来越随意,慢慢懂了一个道理:生活本身就是那啥强神马。你无力反抗,只能享受。

当然,这不是说轻晚被动认命——虽然她的确是认命,可却不是被动的。

和系统保持正常的合作友好关系,轻晚决定为了那个看不到明日出头之光的愿望努力一把,反正已经很无聊了,无聊着无聊着就不无聊了吧?

是以,轻晚开始面临穿越去小说衍变的真实世界挖原著墙角的工作——轻晚表示:三观尽毁下限成渣(作者:已就地掩埋,请叫我**不谢~)。

话题转正,本世界的男主,不用多说也能猜到是常轻晚的亲亲竹马了。

本世界男主姓顾名敛卿,打小儿IQ极吊,多智若妖,属于那种书本略略扫上一眼,全懂且轻而易举便举一反三的天才。偏偏性子极其高冷淡漠,一张俊脸永远处在面瘫状态,对什么都不太在意,入他眼的东西实在不多。轻晚认可地点头,性格如此的人当真要决定重视什么的时候,往往是一心一意的。

根据剧情和原主记忆,轻晚站在客观的角度分析:顾敛卿是真的什么都不在意,知道原主私自改了他的报考名单,他也只是想要得到一个改他名单的理由罢了。可惜原主傻啦吧唧死犟着玩“你猜你猜嘛”的情调。

轻晚好想亲自抽那时的原主一巴掌,义正言辞告诉她:追这样的男人坚决脸皮要厚,态度要硬并树立持之以恒的决心!用行动证明自己的一颗赤诚真心!

可惜原主是没机会了…

轻晚眨眨眼,所以这才是她来到这里的根本原因:因为女配心有不甘。

——

常轻晚和顾敛卿之所以是青梅竹马,是因为两家在两个孩子没出生时便是邻居。当他们出生后家长经常笑言,有意撮合他们成为一对——是的,纵使他们是乳臭未干神马都不懂的孩纸!

后来顾爸爸看准时机开了家金融机构的公司而发达,虽说搬走了但两家的关系倒是没断过,也没因钱财看低人的意思。

怪只怪原主脑回路不给力到了足以逆天的地步啊!

轻晚叹息地摇摇头,脑海里一一闪过原主的大学生涯,最后的结果是顾敛卿顾念仅剩的旧情,把原主送去了国外留学。常家父母也无脸再见老友,辞了无任何风险的高薪工作,也跟着去了国外定居。

懒懒地窝在刚打扫干净的沙发上,肚子欢快地唱着空城计,她的眼皮却因药片中的安眠成分而沉重异常,整个人恹恹欲睡。

这里是常家和顾家的老房子,自从常轻晚考上外市大学,常爸常妈正好面临公司升职分配,巧合的是,分配的地点正是常轻晚所在的大学。为了避免麻烦,常爸干脆在那又买了一套公寓。

只是因为念旧,和老了的时候有个念想能落叶归根,老房子依旧没变,有时间了也会回来打扫一下。

常家与顾家的父母都是大学毕业的,常家虽不是大富大贵,但肯定是中产阶级,生活比小康之家自要强上好几分。

这次原主会独自回到老家,正是和顾敛卿闹了别扭。

他们目前报考的大学是华国S市A大,在众所大学也是名列前茅的。顾敛卿学的是金融管理,性子虽然高冷矜贵,却不恃才傲物、目空一切。他不仅具有真才实学,而且长得很是帅气身价很高。一入学校就是风云人物,大学教授对他的态度也是格外友善慈爱。获得妹子们青眼相待,才女院花的垂青也不是不可能的。而他面对告白时的冷声拒绝、神色坦然间更是引得女孩子连连侧目。

原主听舍友们整日谈论顾敛卿,口气里全是倾慕崇拜。心中自得的同时,原主直接吐露了她和顾敛卿是青梅竹马的关系,不过是由于两个系院不巧地位于南北两个极端,所以不能在校经常见面,并许下豪言在寒假时可以带顾敛卿与她们认识。

还好舍友半信半疑,懂得许多人情世故,仅仅对此一笑而过。要不然凭原主的脾气可真不想见人了。

现下原主则是想用这种办法,让顾敛卿妥协陪她去见舍友。记忆里是原主烧的昏迷,一个迷路的孩子进来问路,然后被另一个邻居送去医院通知她父母而不了了之。

轻晚可不会用这么蠢的办法。

且不说顾敛卿和原主只是普通的青梅竹马,就算是刚建立男女朋友关系的人,也不可能忍耐女友如此不讲道理。

她微微打了个呵欠,想着睡好后马上回s市。因为女主叶苏苏快行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