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玄幻武魂绝学

第78章 ,逃难北灵海

天周皇族不战而逃,天下恐慌,平民们对四族八宗彻底失望。

天族驱使无数蛮兽涌入天周皇朝,整个皇朝顿时化作了蛮兽世界!

亿万平民惨死在蛮兽的利爪之下。

各郡各城的豪强家族,组织武者们,费力反抗,却无济于事,不过垂死挣扎而已。

天下之大,却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地,只因为他们是弱者。

......

北灵海位于圣武大陆正北域,浩瀚无边,有诸多生长于海中的蛮兽肆虐,寻常人根本不敢深入。

天周皇族和五大氏族有祖器庇护,自然无惧。

哗啦啦!......

一条头生广角的大鱼从深海中破浪而出,一眼望去,有数百丈大小,咬向雷家的雷池。

雷家族长一声冷哼,雷池祖器轻轻一抖,洒落无尽天雷。

滋滋滋!......

大鱼顿时飞灰湮灭,而下发广阔海域,皆电光闪闪,无数小鱼和蛮兽被电死,泛起肚皮,浮出水面。

江城无言,面对天族时,胆怯不敢应战,却在这里逞威能......

雷家小辈见江城神色古怪,不禁恼怒起来。

“亲王有何指教?”

“你那是什么眼神!”

“你还不是逃兵一个!”

江城懒得理会他们,现在这种时候,还窝里斗。

北灵海虽是茫茫无边,也只是相对普通武者而言,天周皇族和五大氏族有祖器庇护,速度极快,只用了一日,便瑶瑶地看到了乱星岛。

许多人第一次来乱星岛,皆别这座岛屿震撼,这说是一座岛屿,其实是一片不小的大陆,身处数千丈高空,依旧看不到边际。

只见乱星岛之内,高山峻岭,古木葱茏,烟霞散彩,日月摇光,灵气氤氲,是一片非常适合修炼的福地,最奇特的是,上空有一颗颗星辰悬浮,缓缓旋转着,遵循着玄妙神阵轨迹,垂落下一道道浩瀚的星辰之力。

细细数来,一共有一千零八十道通天光柱,一一对应着一千零八十颗星辰,守护着这乱星岛。

江城讶然,据二公主所言,这乱星道是去往罪恶森林最后的屏障,果真不凡,别说是凡人,即使是神灵也难以攻破这星辰大阵。

皇族数千名宿老一起催动天周塔,选中了一片灵气充裕之地,缓缓落下,绕是如此,整片大地也摇颤震荡,幸好有星辰大阵守护,才不至于崩坏。

皇族宿老们皆脸色苍白,耗去了大量的真力。

天周皇族的祖器极为强大,需要消耗的真力自然也非常浩大,像是一个无底洞一般,其实,四族八宗的祖器并不比天族差多少,主要是操纵祖器之人修为不足。

那天之子修为已达真四神境,操纵祖器自然能够发挥出一定的神威,可四族八宗之人,修为比他差远了,就像一个孩童,即使给他神兵利器,也发挥不出多少战力,这便是天族能够横扫四族八宗真正的原因所在。

这些祖器固然强大,终究是外物,修为才是根基。

轰隆隆!......

宸家的星辰祖器也缓缓落地,这颗星辰据说是宸家先祖摘下来的,炼制成了一件祖器。

其他四大氏族也纷纷选定了居住之地,落座在天周塔四周,隐隐以天周皇族为中心,呈现拱卫之势。

皇族和五大氏族的年轻武者们纷纷从祖器上下来,远离皇都,逃离了天族的压力,他们皆松了一口气,过惯了繁华奢侈的生活,忽然来到这原始森林般的地方,倒也别有一番滋味。

“江城,好久不见。”芷木小婵眼尖,远远地看到江城,便小跑过来,俏脸上带着调笑之色,“行啊,你现在可是驸马爷了,以后有人欺负我,你可要帮我出头!”

“当然,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江城微微一笑,犹记得在都江郡时,芷木小婵作为皇家学府派出的监督使者,帮了他不小的忙,这位芷木小姐真是无忧无虑,如今皇族和五大氏族都逃难到这儿了,也不见她有什么烦恼。

两人有说有笑,像是多年不见的老朋友。

“哼!”

然而,一声冷笑却是破坏了这种融洽的氛围,江城感觉到一道凌厉的目光注视着他,不由转头望去,只见一个星目剑眉的少年神色冰冷地走了过来,在他身旁宛如众星捧月般,簇拥着许多世家子弟,皆以他马首是瞻。

江城看着他,神情恍惚,对于这位少年自然不会陌生,正是贝家嫡系子弟贝若风,犹记得在都江郡皇家学府招新比武时,他落井下石的险恶用心,江城初临皇都时,在城门口,他威胁的话更是犹在耳边回荡。

“土包子,你以后离蝉儿远一点,否则,我绝不会放过你,你那低微的身法,不要痴心妄想,别以为蝉儿好心搭你一程,就飘飘然,忘记自己是谁了!”

江城对于贝若风自然没什么好感,当时因为施展七针逆魔功,经脉寸断,面对他的威胁也不敢发作,思及此,江城不由淡笑一声,“怎么?贝公子可是嘴皮子又犯贱了?为何不自己掌嘴呢。”

扑哧!

芷木小婵忍俊不禁,她清楚记得这件往事,贝若风一直在追求芷木小婵,碍于两家是世交,长辈也乐见于此,她也不好反对,其实早就不耐烦了!

“是啊!是啊!贝若风,你掌嘴的那段表演好卖力,就跟真的一样,比戏班子里面的戏子强多了,不如再表演一次吧,我好像看哦。”

那时,她顺路搭载江城母子返回皇都,贝若风冒犯了蓝月儿,被蓝月儿吓得自己打自己嘴巴,现在想起来,确实有些好笑,堂堂五大氏族贝家公子什么时候有这种糗事?

跟随在贝若风旁边的几个狐朋狗友皆一头雾水,神情古怪地看向贝若风,贝公子曾经自己打自己嘴巴?不会吧,他们怎么从来不知道。

“土包子!休逞口舌之利,可敢和本公子真刀真枪地较量一番?”

贝若风脸色通红,愤怒凝视着江城,恨不得生吃其肉,俗话说骂人不揭短,这江城却赤条条地揭开了他糗事。

“有何不敢?”

江城神情淡然,那时被贝若风威胁,他经脉尽断,又修为尽废,还牵挂着宸王妃的伤势,不敢发作。

今非昔比,江城自然不会惧他,既然他自己找死,那就成全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