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玄幻一剑化神

第1章 以战止辱

枯境!隐息山!

浓浓的夜色仿佛是散不开的墨,隐息山上灯光点点,融化黑夜的凝重。

“左眼窥阴阳,右眼破时空!乾龙剑中皇,鳞骨铸天甲!一步咫尺涯,一珠玄造化!”

一名少年猛的从床上坐起,这少年长着一对卧蚕眉,双眸明亮而又深邃,高挺鼻,虽不是英俊过人,但却也是耐看非常,不过稚嫩的脸庞却多了几分与他年纪不符的沧桑,他叫潜云,此刻他拳头紧握,惊恐的神色布满脸庞,气喘如牛。

还是那个梦,先是一句他听不懂的诗号,随即出现了潜家村被屠的画面。

一群神秘的灰袍人冲进了村子,见人就杀,他们都穿着灰色斗篷,仿若死神降临人间,十年过去,潜云早已经记不清他们长相,唯一还在梦中闪现的是他们的血腥残暴!

那一抹抹飞溅的血液,那一声声刺骨的惨叫,历历在目。

潜云知道,自己这一生将背负起村民和爹娘的仇,直到报仇雪恨。

感受着身上透骨的冰冷,他已经没有了睡意!

潜云挪动快要冻僵的手臂,从床边摸出一根细针,轻轻一扎手指,一滴血滴快速的渗出。

他不敢耽搁,将血珠擦抹在右手龙戒之上,很快,神奇的一幕出现,只见那枚形似龙首,通体暗红的戒指一下将血珠全部吸收,然后一股热流从龙戒传出,顺着潜云手臂传遍全身,冰凉透骨的身子一下暖和了起来。

潜云的身体从小就有问题,寒冷仿佛驱之不去,全天如此,夜间更是严重。

虽经过无数方法治疗,可惜皆没有太大效果,无法根除。

每当身子冰冷到潜云无法抵抗之时,他就会用鲜血涂抹龙戒,以龙戒的神秘热能驱散寒意。

这是他家祖传的宝贝,本应等他成年才会被父亲授予,但是因为他冰寒的体质问题,刚出生,他父亲就送给了他,也正是因为这龙戒的存在,潜云才没有夭折,茁壮的成长到了现在。

然而潜云没有注意到,这一次吸收完血珠的龙戒和以往有点不同,一抹亮光一闪而过,然后恢复正常。

天色渐渐放亮!

“阿云,你又失眠了?天天如此,身子怎么熬得住啊,今天可是举行剑童择拔仪式的日子,精神点,可别出什么岔子。”

屋子里另一名少年翻身起床,看了潜云一眼,感叹一声,开始洗漱。

“没事!老毛病,早习惯了。”潜云淡然道。

这少年名曲宇,和潜云同样的年纪,十六岁,长得眉清目秀,一袭白色劲装,一柄长剑斜背背上,很是精神,他们是同一剑舍的剑童,吃住一起,关系也是最好。

潜云平日里埋头习文练武,不喜跟人多接触,性格比较孤僻,这曲宇算得上是他唯一的一个朋友。

鲜少有人知道潜云修炼的勤奋,但是同舍的曲宇却知道的一清二楚,但凡有一点时间,潜云都是在修炼中度过,论勤奋,在这所有剑童之中,潜云当数第一,可惜的是,不知为何,无论潜云怎么用功,始终无法凝聚真元,进入凝元境。

两人刚收拾完毕,就听到外面一阵吵杂,敲门声也络绎不绝的响起。

“姓潜的,滚出来!”

“废物潜云,立马滚出来,再不出来,我们就要撞门啦!”

“我们阎老大在此,废物潜云,快点开门,今天你的末日来了!”

……

不知是为何故,但潜云还是打开门,走了出去。

首先入眼的是一个长的极为高大壮硕的少年,神态嚣张,这人潜云认识,叫阎扬,资质不差,平日里拉帮结派,欺负弱小,在外门剑童之中也算得一霸。

他身后是几名狗腿子,此刻叫的正欢,周围还有不少剑童在围观。

只见阎扬一举手,那几个狗腿子立马闭上嘴,等自己老大发话。

“潜云,今天是剑童择拔仪式举行的日子,本大爷本不想多耽搁时间,但是你昨天竟然在打扫长老堂的时候将大长老最爱的琉璃杯打碎,大长老大为震怒,水公子让我来处理这件事,本大爷大人不记小人过,你自断一臂,本大爷就放过你!”

阎扬很是嚣张,用眼角余光打量着潜云,一脸的不屑。

潜云目光一凝!

什么打碎大长老的琉璃杯,根本没有的事,他清楚的记得昨天的打扫没有出一丝纰漏,而且就算是打碎了什么东西也应该是杂役营的管事出面,怎么让他一个剑童过来处理此事,看来这阎扬是故意来找茬的。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要去隐剑殿了。”潜云脸色平静。

话说完,潜云拔腿就欲离开,阎扬岂会如他所愿,手一伸,拦住他。

“哼!想走!哪那么容易!”

就在此时,曲宇也从屋里走了出来,门口的一幕自然是全被他看在了眼里。

“阎扬,你什么意思?剑童择拔仪式辰初就要开始,时间可不多了,如果错过了剑童择拔仪式,这可是触犯门规的大事,再说了,就算阿云真犯了什么事,为什么不见杂役营的管事,却是你在这里口若悬河。”

曲宇在外门剑童之中资质属于顶尖,实力比阎扬更胜一筹,为人义气,人缘很好,他这一开口,围观的剑童顿时都倾向了潜云这边。

“曲大哥说的没错,有什么事应该是杂役营的管事过来吧,怎么是阎扬?而且一出口就要潜云自断一臂,太残忍了!”

“这阎扬也太嚣张了,不就是仗着水公子的势嘛!”

“你太抬举他了,水公子是何人,大长老的独子,身份尊贵,阎扬不过就是一条狗而已,说不定他在人家眼里,连狗都不是呢!”

“有道理!”

……

一声声议论,足可见这阎扬平日里是多么不招人待见。

而此刻阎扬脸色铁青,心中仿佛有团火要炸开一样,看着一脸平静的潜云,听着周围剑童的议论,更是只感觉有股气堵在他的胸口,让他呼吸不畅,业火直冒。

他也是突然收到消息,潜云竟然在打宗女的注意,宗女可是跟水公子有婚约的,这让他找到了一个在水公子面前大大露脸的好机会,本想收拾了潜云,给水公子送一份大礼,没想到曲宇会站出来维护潜云这个废物,顿时让他备受众人指指点点。

“潜云,你个废物!你要还是个男人的话就不要躲在别人身后,一阳剑师经常给你开小灶,你竟然都不能进入凝元境,你还骗宗女为你偷来了宗门的珍贵丹药,真是恬不知耻的小人,衣冠禽兽!你就是一个窝囊废!怪不得你爹娘死那么惨,原来是被你这个废物给克死的!”

曲宇不好惹,难道还不敢骂你潜云?阎扬愤恨不已!

一阳剑师很照顾潜云,这不是什么秘密,但这阎扬不知怎么,竟然还知道了宗女与潜云的关系,甚至连潜云父母已死的信息也知道了,一并开口骂了出来。

一听阎扬说潜云竟然跟宗女有染,所有人都是不自觉的退了一步,心下骇然。

宗女隐若梅乃是隐剑宗宗主嫡孙女,从小就表现出极高的修炼天赋,跟潜云等人一般年纪,长得如花似玉,婷婷玉立,而且其与大长老之子水中月有婚约,如果潜云真的打宗女的主意,这件事可就不是小事了,说大都能大破天去!

听闻阎扬揭到了自己的伤疤,潜云怒火狂烧,再无平静!

自己一味的退让换来的不是尊重,而是变本加厉,宗女和爹娘就是他的逆鳞,任何人都不能触碰,碰之者死!

当侮辱越过其底线之时,唯有一战,以战止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