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电竞传奇游戏视频

第1273章 好戏收场1

青茯山脉,昔日茂密的山林已经消失不见,巨大的白骨矗立在山中,就像是一座座刺破天际的山峰。
  山上到处都是白森森的碎骨,天空中乌云蔽日,一点阳光都没有,阵阵山风都带着一股寒意,除了呼呼的风声在没有其他声音,就连虫鸣都不见了。
  “喀嚓!”
  远远传来一声骨骼破碎的声音,似是被人踩碎,接着一高一矮两道人影出现在山岗上。
  面色出奇的苍白,身材消瘦,身上罩着宽大的黑袍的青年,他的相貌很平凡,并不引人注意,但唯独一双色泽奇异的眸子,那是一双苍蓝色的眸子,宛如天空的颜色,瞳孔里燃烧着细微的火焰,蓝白色的火焰,能够让人如坠地狱的火焰,与那澄澈漂亮的眸子散发出截然相反的气息,死亡的气息。
  “小主人,那几位最近特别活跃,宗门不少长老都被他们拉拢过去了,我们是不是也动手?”鸡皮鹤发的小老头佝偻着身形,藏在黑色的袍子里,全身上下散发着一种腐朽衰竭的气息,只有一双闪动的的眸子表明他还是一个活人。
  “不用去管那几个蠢货,他们除了把对方的脑浆打出来,还能干什么?那几个废物点心再蹦跶几百年也不是我楼蟠的对手,先说说狄扬休那家伙有什么要求?”楼蟠不急不缓的走着,眼中的火焰不停的跳动着。
  “是,小主人,狄少宗主说他愿意结盟,但是需要我们提供足够的血精,而且在必要的时候能帮他干掉他的那几个对头。”小老头声音嘶哑难听,简直就像是一只夜枭啼哭一般,饶是楼蟠听了几十年了,依旧觉得耳朵疼。
  “足够的血精?那个混球真敢开口。”楼蟠思忖了片刻,狄扬休的条件不出他的预料,眼中的火焰轻轻跳动,“他要多少都给他,反正血精对我们用处不大,但是与此相对的他要提供足够多的高品质的阴魂,还有地穴,我们的人都送过去,全给我去地穴潜修,这次大战都别露头。”
  “是,小主人。”小老头应了一声,但迟疑了一会又道:“不过这样好吗?宗主可是严令九大魔子驻守大阵的九个节点,我们把人撤了,要是宗主怪罪下来怎么办?”
  “怪罪?”嘲讽的语气任谁都能听出来,楼蟠停住了脚步,苍蓝色的眸子仰望着天上的黑云,冷笑道:“无妨,等到其他八位魔子全死了,自然就不会有人怪罪。”
  小老头闻言一惊,语气惊疑道:“小主人,其余几位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前四位都是相当棘手的家伙啊?”
  “放心,不是我动手,自然会有人替我收拾他们。”楼蟠轻声道,“不要小瞧天庭,我们魔宗无数岁月多少人杰试图推翻天庭,打破道门的樊笼,然而至今依旧被压制的不见天日,只能在阴影中活动,天庭反应快的会超出你我的想象,尤其是这里是中洲,不要只盯着道宫,真正恐怖的是天庭。”
  “天庭!”
  小老头脸上的皱纹愈加深了,魔宗被压制的太狠了,自从天庭开辟,一代代天帝都不留余力的消灭魔宗,除魔卫道的口号流传至今,多少古老的传承被天庭破灭,至今苟延残喘的就剩下他们几家而已。
  “那几个愚蠢的玩意,想要争夺宗主大位,真是蠢的没边了,我白骨魔宗每百年就会选拔九大魔子,一代代积累下来,有资格继任宗主之位的不知凡几,这他娘的就是一个大泥潭,跳进去就爬不上来了,我可懒的掺和,黄老,记住我们无心宗主之位,约束好下面的人,别做蠢事。”
  黄老闻言苦笑,却也没有反驳,知道自家小主人打定的注意谁也拗不过来,这就是头顺毛驴,只能顺着他的心意,但是小主人说的还从未出过错,所以只要是小主人的命令,他赴汤蹈火也会完成,恭敬地施礼后,他身子一动,化作阴风离开。
  黄老离开以后,楼蟠依旧不紧不慢的走着,似乎没有一点目的性,只是在散步一样。
  “哟,这不是第七魔子吗?怎么在这里发呆?听说你的手下最近被干掉了不少啊!”
  只见天边一片黑云涌来,里面传来阵阵鬼哭之声,其中与夹杂着女子的调笑声,接着一座阴气缠绕的白骨法辇从黑云中现身,法辇整体由莹白色的骸骨组成,一共十六只鬼将充作苦力,用巨大的铁链拉着法辇,邪魅的锦衣青年站在法辇边缘,搂着几个妖冶妩媚的美人,一脸张狂的俯视着楼蟠。
  “第四魔子肖庭宗。”楼蟠停下了脚步,冷冷的看着白骨法辇,“你不在你的驻地呆着,到我这来干嘛?”
  被称作第四魔子的锦衣青年肖庭宗哈哈大笑道:“何必这么见外呢,楼兄,我知道你看中的那个手下被干掉了,好像是叫什么阎公仪是吧?真是可惜呢,不过对我来说真是在好不过了。”
  说完肖庭宗就是一阵狂笑,旁边的一群妖艳女子也是娇笑连连,惹的锦衣青年搂住身旁的女子就是一顿乱啃,顿时法辇上乱作一团,声声蚀骨销魂的叫声不断传来。
  听见锦衣青年的话,楼蟠眼中的火焰微微一跳,看着上面的好戏,浮现出一抹厌恶之色,但依旧不动声色道:“哦,是吗?能让第四魔子开心,他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推开怀里的美人,眼见楼蟠反应平淡无奇,肖庭宗露出一丝轻蔑,“你还是一样没情趣呢,罢了,不和你说话了,本公子还要去赴宴,你就乖乖在这吃土吧!出身卑贱的玩意!哈哈哈哈!”
  白骨法辇卷起浩大的阴风黑云离开,只有肖庭宗的笑声在空中回荡。
  “无药可救的蠢货。”楼蟠看着远去的白骨法辇,面色冷酷。“想必道宫的人快要到了吧?看来我得加快点速度了,不然等下跑不掉那就真倒霉了”
  细细的低语在阴风中消散殆尽,黑色的阴风在这片天地间愈发狂暴。
  三艘三千丈长的宝船挤满了整片天空,后面紧紧跟随着二十艘千余丈长的遁天宝船。
  “大师兄,那就是破天宝船吗?感觉好厉害啊!”
  一艘遁天宝船甲板上,曹宗翰兴奋地看着前面的破天宝船,眼中全是痴迷之色,不时地发出一堆“好厉害!”、“好大”等等诸如此类的废话。
  “白师姐,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这里不是神形境修士聚集的地方吗?”洛浮霄没工夫搭理在那大发感慨的小师弟,而是愁眉苦脸的看着英姿勃勃的白祈幽。
  倒也不怪洛浮霄发愁,这座宽广的甲板上,除了洛浮霄、秦青瑶、曹宗翰师兄弟三人以外,剩下的全是清一色的神形境。
  白祈幽、卢维岳等六大弟子,还有裴琰、宋春卿这些铁杆下属,一共十七位神形境,全部都在这里,就连邵明逸这位紫罗峰的弟子也同样在这里。
  “洛师弟,不用担心,我会保护你的安全的,你就放心吧!”素白色的男子衣袍,简单的用一个青玉环束起头发,素面朝天的绝美容颜,白祈幽的打扮充满了一种中性的魅力,可惜除了杜蘅在一旁看的直咽口水,还有不明所以的洛浮霄师兄弟三人,其他人完全不敢直视。
  “我不是这个意思。”洛浮霄现在感觉憋屈不已,打又打不过,对方又完全不打算讲道理的样子,文的不行,武的也不行,只能在这干瞪眼。
  白祈幽看着一脸抑郁的洛浮霄,得意的笑道:“好了,洛师弟不和你开玩笑了,现在只是让你们见识一下九天伏魔赤炎神雷弩的力量,有兴趣吗?”
  “喂。”杨子固悄悄撞了一下卢维岳,布下了一个隔音法阵,小声道:“卢师兄,白师姐干嘛要带着几个小鬼过来?而且和那个小鬼看上去很亲密的样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卢维岳眨了眨眼睛,看着四周突然竖起来的一堆耳朵,全部都恰好在隔音法阵之内,翻了翻白眼道:“不要问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白师姐的事谁敢去打听,活腻歪了不成,想知道自己去问,到我这来干嘛?”
  “切,卢师兄,谁不知道你消息灵通,而且能在白师姐面前说上话的也就你了,我们哪有胆子和白师姐搭话。”裴琰也借机凑了过来,他之前任务完成的很不错,回去受到了褒奖,所以心情很愉快。
  “就是就是,卢师兄,不要藏着掖着了,快说吧!”
  “卢师兄,快说快说,难道白师姐真的喜欢年纪比他小的,”
  ······
  起哄的人群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都面面相觑,然后齐齐望向洛浮霄的背影。
  “都给我闭嘴,这话刚才是谁说的,活腻了吗?”卢维岳被那大胆的言论吓的魂都快飞了,一改之前的老好人形象,恶狠狠道:“自己找死别带上我,要是让白师姐听见了,咱们有一个算一个,谁都跑不掉。”
  气氛瞬间变的尴尬起来,一个个干笑着互相对视,然后三三两两散开,只不过都还是情不自禁的看向白祈幽和洛浮霄。
  秦青瑶现在感觉很微妙,看着这个便宜大师兄轻而易举的被人捉弄,心情微妙的很不爽,尤其对方是一个美人儿,这种感觉就更加难以言喻了。
  洛浮霄被白祈幽调戏的苦不堪言,而且不知道为什么秦师妹的视线相当让他不自在,别捏的感觉很难描述,于是心情更加郁闷了,好在很快白祈幽突然不再捉弄他。
  “要开始了。”白祈幽展颜一笑,望着前方无边无际的阴云。
  一眼望不到边际的阴云,彻底将广袤的大地笼罩,哪怕隔着如此之远,洛浮霄似乎也感觉得到那种渗入骨髓的阴寒。
  “轰!轰轰轰···”
  赤红的雷光一道道飞射出去,震天响的的雷声此起彼伏,三艘破天宝船,二十艘遁天宝船,一艘破天宝船上配备三架九天伏魔赤炎神雷弩,一共二十九架九天伏魔赤炎神雷弩共同开火,艳红的雷火在空中爆炸开来,将阴惨惨的黑云吞噬进去。
  九天伏魔赤炎神雷弩,天庭素灵宫治下天工院研发的战争利器,自从常融天帝时代诞生以来,就用来征伐诸天不臣,诛杀了不知多少大能修士,甚至可以说天庭镇压诸天,此物功不可没,正是赤炎神雷弩的出现,弥补了当时天庭战损严重的问题,来多少敌人都只管轰杀过去,从那时起,天庭征战的战损下降了一半,真正开始了道门的崛起之路。
  一连十轮连射,完全一副拿钱砸人的架势,要知道每一根弩箭都是需要天工院的大匠花费极大的精力才能铸造出来,然后在经过一道道工序,铭刻符文,祭炼雷火,当真是用钱堆出来的战力。
  既然下了血本,效果也是相当显著,大片的阴云被雷火炸开,翻滚的雷电火焰无情的肆虐着,原本给人一种浑圆无缺的压抑感消失了,天空出现了数千里的巨大沟壑,下方一座座白骨山显露出来,东倒西歪的巨大白骨硬生生插在大地上,就像是一座座山峰,就连土壤都变成了阴土,上面没有一点活物,荒凉的像是来到了冥土。
  三艘破天宝船一刻不停的穿行了进去,留下二十艘遁天宝船慢吞吞的开始对准下方的白骨山齐射,这次没有动用九天伏魔赤炎神雷弩,而是相对廉价的赤炎诛魔弩,虽然说是廉价,但那也是相对而言,宝船两侧一阵阵流火飞射下方,就像是一场华丽的流星雨,只不过是带来死亡的雨。
  白骨山峰上,一座座大小不一的法阵撑起一层层保护光膜,里面少则数十人,多则数百人,全部藏在法阵中,试图借助法阵抵挡遁天宝船,方才那恐怖的攻击真的让很多人吓破了胆,除了藏在阵法里咒骂,再也不能做什么。
  缠绕着火焰的流矢带着呼啸声冲了下来,径直撞在光膜上,爆裂的火焰被光膜阻挡在外,就显示流水一样在光膜上蔓延流散,不等藏在里面的白骨魔宗弟子庆幸,又一轮赤炎诛魔弩齐射,漂亮的流星雨一波又一波,丝毫不给人喘息之机。
  不少脆弱的法阵在第一轮齐射中就毁灭了,然而三轮齐射过后,数十座白骨山峰上再无一座法阵运转,全部葬身在华丽的流星雨中。
  “所有弟子听令,随我等绞杀邪魔,一个不留。”霸气十足的下达了命令,白祈幽一马当先的冲了下去,卢维岳等人紧随其后,也纷纷冲了下去,二十艘宝船更下饺子一样,形形色色的遁光都坠向地面,洛浮霄带着秦青瑶和曹宗翰也不甘人后,同样驾着云光冲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