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2章 霹雳豹

奕凯、沈清研、萧谊盯着迅速爬来的蜈蚣,眼中一丝凝重之色,借着一丝亮光,沈清研认出了次兽:“厄毒蜈蚣!”

厄毒蜈蚣是二星神兽,说厉害不厉害,但对于三人来说简直就是凶的不要不要的。厄毒蜈蚣是由普通蜈蚣进化而来,剧毒无比,不过毕竟只是二星神兽,它的毒还不能立刻毒死人的,况且三人之中还有一个懂医术的沈清研,但是不幸的是,这是在迷宫里,如果被蛰了一下,那简直不要太惨,如果在迷宫里两三天没找到出口,二星神兽的毒完全可以毒死人了。

“子雪青!”沈清研召唤出重伤的子雪青,无奈子雪青被伤的太重,现在根本无法参战。

“奕凯,”沈清研笑着看向奕凯:“你之前不是打败过二星神兽火麟甲吗,打这个没问题吧?”奕凯摇头:“有问题,第一,火麟甲没它厉害。第二,我刚刚打火骷髅受了伤。”

萧谊望着奕凯:“咱俩加上电击豹、火甲应该可以对付吧?”

奕凯点点头:“火甲,我们上!”

说罢,奕凯挥动长剑便向厄毒蜈蚣劈了过去。“嘶!”厄毒蜈蚣无数条腿爬了上来,抵住了奕凯这一剑,“滋啦!”电击豹迅速冲了上来,给厄毒蜈蚣来了个“擦肩”。“啪!”萧谊长鞭一甩,打在厄毒蜈蚣坚硬的背上:“这么硬?”

“吼!”火甲的“火枪”立刻喷了出来,烧得厄毒蜈蚣直倒退,奕凯再次上前,一剑劈了上去。

“嘶!”厄毒蜈蚣猛地一冲,把奕凯顶飞了过去。奕凯倒退了几步,望着厄毒蜈蚣,眼中充满了凝重。“孽畜,接我一鞭。”萧谊迅速欺近,一鞭子再次打得厄毒蜈蚣倒退几步,厄毒蜈蚣猛地一退,一口毒雾喷了出来。

“小心。”沈清研大喊道,萧谊根本没想到厄毒蜈蚣会喷毒,瞬间被这毒雾困住了:“电击豹,救我!”“滋啦!”电击豹见主人被困,一闪而过,来到了毒雾之中,劈出一道道雷电,将毒雾劈散。

“火甲。”奕凯看向火甲,吩咐它使用火枪,火甲的火焰最能克制毒雾了,一道火枪射了出去,烧掉了不少毒雾,然而火甲毕竟是培养了不久的神兽,如何与二星厄毒蜈蚣相比,它烧去的毒雾很快就让另外的毒雾补上了,火焰也被漫天的毒雾扑灭了。如此浓的毒雾,让空气也变得不那么新鲜了。

沈清研急了:“这下糟了,萧谊。”萧谊和电击豹被毒雾吞噬其中,也不知道如何了,奕凯上前一步,挡在火甲和沈清研前面,长剑挥动劈散毒雾。

“唰!”一道黑影扑了过来,奕凯用剑挡在面前,“铮!”长剑发出一声闷响,奕凯被震飞了出去:“厄毒蜈蚣!”厄毒蜈蚣将奕凯震飞了出去,沈清研连忙跑到奕凯旁边:“惨了,这是个死胡同。”奕凯望着厄毒蜈蚣后面的岔路口:“该死!”厄毒蜈蚣慢慢向二人爬了过来,发出一声嘶鸣,似乎在庆祝什么高兴的事情。

沈清研咬咬牙:“走开!”她手上储物戒指闪动,出现了一个灰黑色的瓶子。沈清研拿着瓶子直接往厄毒蜈蚣身上一扔。“啪!”厄毒蜈蚣将瓶子搅了个粉碎,奕凯只当沈清研因为害怕极了所以乱扔东西打厄毒蜈蚣,不料下一刻,厄毒蜈蚣被那瓶子里的东西沾染上了,很快,它身上便长出了许多灰黑的草木,似乎在吸食它的血肉,令它很快蜷缩成一团,到处滚动。

奕凯一看,吃了一惊:“这是什么?怎么不早些拿出来?”沈清研痛苦道:“这是我给子雪青准备进阶的灰草木,在子雪青进阶不成功的时候使用,能让它迅速恢复生机,可是这种东西放在非草木属性的神兽面前,它们无法利用灰草木恢复生机,反而会被灰草木吸取血肉。”

沈清研说罢,又道:“非是我不想早点用,灰草木即便用了,也只能给厄毒蜈蚣造成些许疼痛,杀不死它的。”

似乎印证了沈清研的话,厄毒蜈蚣立刻就恢复如常,它身上的灰草木也被它来回蜷缩滚动被压死了不少,稀稀拉拉的几根灰草木的根还留在厄毒蜈蚣体表的缝隙上。沈清研难过道:“只能拖延它一会儿,剩下的看你了。”

奕凯无奈,照这个样子,厄毒蜈蚣也就受点轻伤,自己受的伤虽说不是重伤,但也不轻,根本难打败厄毒蜈蚣:“这样吧,我等会尽力逼退它,把它逼到岔路口,你从岔路口逃吧。”沈清研瞪大眼睛:“你不逃吗?”奕凯摇头:“它的速度太快了,很快就会追上的,所以我必须留着挡住它。”

沈清研叹气:“好吧,我如果能够找到出口,一定给你报仇。”

奕凯手里长剑挥动,划出一道月牙,斩在厄毒蜈蚣面门上,“嘶!”厄毒蜈蚣被劈得倒退而去,“火甲!”奕凯大声喊道。火甲立刻明白了主人的意思,一个“横冲铁甲”撞了上去,“砰!”厄毒蜈蚣被撞得连连后退。

“再接我一剑!”奕凯冷哼一声,手中的剑也不含糊,直接刺了上去。厄毒蜈蚣一时轻敌,竟被逼退了十几丈,但它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几根触须狠狠向奕凯胸口刺来,如果奕凯再刺它一剑,胸口必定被扎几个大窟窿。

“哼。”奕凯反手一剑,改成横劈向它的触须。“铮!”厄毒蜈蚣的触须竟然坚硬如铁,一时间居然没有劈断。厄毒蜈蚣被劈的痛极了,伸出一根腿便扎向奕凯,奕凯不由得一慌,连忙用剑一挡,但还是低估了厄毒蜈蚣的力量。“铮铮!”长剑被厄毒蜈蚣的腿扎成了两段。

“好厉害!”奕凯被逼了回来,沈清研看着厄毒蜈蚣后面的岔路口:“完了,我们要死在这了……”

“别忘了还有我呢!”“滋啦!”忽然一道身影出现在厄毒蜈蚣后面,一爪拍在厄毒蜈蚣背后,一道强大的雷电瞬间传遍厄毒蜈蚣全身。

“嘶!”厄毒蜈蚣痛苦地嘶吼了一声,随即被后面的存在拖了出去……

奕凯、沈清研连忙跑到岔路口,只见一只紫黑色的豹子直扑向厄毒蜈蚣。

“霹雳豹!”奕凯瞪大眼睛道:“电击豹进化了?”

“咳咳……”一道虚弱的声音传了过来,奕凯和沈清研望去,却是萧谊,他面皮发紫,看样子是中了不轻的毒。

“萧谊!”沈清研上前,扶住萧谊:“我来给你逼毒。”

“吼!”霹雳豹初晋级二星神兽,虽然有偷袭厄毒蜈蚣的优势,但毕竟不熟练,在厄毒蜈蚣的反击下节节败退。霹雳豹现在的实力还比不上当初奕凯打败的火麟甲,毕竟火麟甲虽然也是初晋二星神兽不久,但它也熟悉了数十天,霹雳豹刚晋级就要大战,显然有些力不从心。

“吼!”霹雳豹接连几次都没打到厄毒蜈蚣,不是厄毒蜈蚣躲的有多快,而是霹雳豹力量突然变强,一时间没掌握。奕凯看着自己手里的断剑,无奈地叹了口气。

“奕凯。”萧谊虚弱道:“用我的鞭子吧。”奕凯看了看萧谊递过来的鞭子:“好。”

“嗷!”霹雳豹被厄毒蜈蚣蛰了几次后,一时间没有那么凶狠地连续进攻了,两个在狭小的空间打圈。

奕凯撇着四周的土墙,有些惊讶:这不是什么稀有土矿,怎么这么大的碰撞也没见破坏一丝土块?

“滋啦!”正在这时,霹雳豹和厄毒蜈蚣再次交手,一道电光闪过,便闪到了厄毒蜈蚣面前,霹雳豹狠狠一拍,给了厄毒蜈蚣一下,厄毒蜈蚣也迅速喷出一口毒雾,喷在霹雳豹身上。“啪啪啪!”奕凯乘机甩动鞭子,啪啪啪连抽了厄毒蜈蚣三下,奕凯不懂得用鞭子,可是用尽了力气,厄毒蜈蚣的皮壳上被狠狠抽了几条痕迹,也不知道它疼不疼。

“嘶!”厄毒蜈蚣痛苦地嘶吼几声,不知道是被霹雳豹电的还是奕凯抽的,霹雳豹再次扑了上前,对着厄毒蜈蚣狠狠地咬了下去,厄毒蜈蚣无奈,几根触须也扎入霹雳豹的身上,两只二星神兽死命地撕咬着。

“啪啪啪!”奕凯再次甩动鞭子,抽在厄毒蜈蚣背后,火甲随即一个“横冲铁甲”撞了上去,打得厄毒蜈蚣松开了霹雳豹。

厄毒蜈蚣之前与奕凯交手,又受了“灰草木”的伤,加上奕凯和火甲一直在背后攻击,它是无论如何也难打败霹雳豹了。

见厄毒蜈蚣松口,大家知道它快不行了,霹雳豹上前补了几口,终于杀死了厄毒蜈蚣……

沈清研舒了一口气:“幸好电击豹及时晋级了,不然我们就得死在这里。”奕凯望着那坚硬的墙壁,若有所思。

萧谊被沈清研逼出了些许毒,脸色好了不少。沈清研道:“你的毒已经逼出来了大半,不过还没逼完全,你来医务处找我,看在你是被我拉下船的份上,你的医药费我付了。”

萧谊听了,倒没再说什么。沈清研笑了笑,又看向奕凯:“奕凯,你在看什么?”奕凯摇摇头:“没…没什么…”

沈清研眼珠转了转:“嗯,我要去方便一下,你们能不能出去一下?”“出去?”萧谊问道:“出哪去?”

沈清研道:“随便去哪,我要在这方便,难道你们要看吗?”

萧谊一听:“好吧,走走走,以为我多稀罕似的。”

见萧谊走了,奕凯跟了上去:“你先在这待会吧。”萧谊瞪大了眼睛:“你难道要看她方便?”奕凯笑道:“有何不可,我可是她男朋友。”

萧谊一听:“你未婚妻不是韩樱姝吗,怎么……”奕凯问道:“那你见过不是男女朋友有大晚上一起走的吗?”萧谊听了,想到之前遇到奕凯和沈清研,确实是两个人一起游玩,心中骂道:该死的小子,脚踏两条船。

奕凯回到了沈清研这里,沈清研怒道:“呸,谁是你女朋友,想不到你竟然这么诋毁我!”

奕凯微笑道:“沈姑娘就不要这么说了,你的聪明让我们望尘莫及啊。”沈清研脸色一变:“你说什么?”

奕凯伸出手:“捡到的东西,平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涅槃之一笑了之涅槃之一笑了之花为泪|奇幻.....
  • 梦灵使者之虚幻国度梦灵使者之虚幻国度托勒夏佐|奇幻明明好好的四个同学,怎么掉到了蜘蛛窝里?怎还有给长了绿毛的家伙非得跟着我们?这个故事的主角不是以个人而是一个团队!梦灵是什么?一起来到梦中精灵的虚幻国度吧!来看看我们的成长故事!
  • 这里不欢迎你这里不欢迎你慕流风|奇幻当存在只不过是另一个存在的一缕思想,另一个存在又是更高位格存在的一缕思想。 当雅威、盘古、卡俄斯都只是起源的不同思想,作为起源的对立面的终结,存在着多少种思想? 齐天大圣的杂念能够滞留瓦罗兰,马萨的偏激亦造就了马萨伊尔。作为神灵的铸星龙王亦有作为灰烬领主而存在的破灭化身。 本书的主角是死亡,是终结,丢失了记忆却没有损害其完全理性的性格,将以发现自身的秘密为契机,解开所有谜题。 任何东西都无所谓,唯独他自己必须完全属于他自己。只是作为最高位格的死亡,他的存在被绝大多数世界排斥。不想想办法,便只能被拒之门外——“这里不欢迎你”。
  • 法浊法浊不知好坏|奇幻当魔法与斗气结合,当多系法师成为世界主流。谁又在坚守,坚守那最后的信仰!
  • 疯人无变疯人无变干与|奇幻他可以穿梭出生后的任意时间,但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却发现,每次穿梭的效果,越来越不一样了……
  • 燃岸燃岸赎秋叶|奇幻故事有些荒诞。故事的主角从一个外星人变成人类,再由人类变成外星人,最后变成一个异灵。似乎他从来就没有过同类。在这样一个科技与魔法共存,现实与奇幻交织的世界中。而这种荒诞的变化,是心的旅程?是新的探险?是新的猎奇?是心的领悟?
  • 唤灵艾泽斯唤灵艾泽斯罗伞|奇幻“桃子姐姐,那个走在前面红头发红眼睛的大姐姐是什么人啊?”艾泽斯指着前面的人对着身旁的女孩问道。“那个是血族的人。除了眼睛头发还有吸食鲜血外和我们没什么不同。”艾泽斯听后点了点头,小眼睛狡猾的转了转歪着头说:“知道了,可是为什么那个大姐姐胸前那么大啊?”“······”
  • 血祭——黑暗降临血祭——黑暗降临初世星痕|奇幻现代社会的迷茫使人类只能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只相信物质社会所存在的,而我们的世界真的只有我们所看到的一样吗?一个不被科学所承认,恐怖而又奇特的禁区。。。。。
  • 冥界战神冥界战神无数|奇幻这是一段延续千年的爱恋。这是一个让人感动的故事。
  • 冰与血之歌冰与血之歌固态酸奶|奇幻阳光少年,在意外被初拥后成了一个新生的血族,可他还来得及见识这个世界的种种神奇,就被迫离开。没有被天雷净化,却来到一个全新的异世,重生的少年渐渐醒悟,掌控力量方能掌控命运。强大才能真自在,我命由我不由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