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杂志 吉祥街机

第3844章 以妻为纲

十分万幸,孙颖的胎儿通过一个星期的观察算是已经过了危险期保住了,可出院,但医生交待就是要好好的静卧休息,最好在胎儿过了15周才能起来活动。这个先不想,能从医院回家,她已经乐开花了,哼着歌,看着沈漫把东西一点一点的收拾好。
   “漫漫,你说回到家得多舒服,唉呀,我真是太怀念我的床了。”孙颖坐在床边,晃着腿心花怒放的说。
   沈漫把那些小人书一本一本的装进行李袋里,打趣着她道:“我还以为你特别乐意在这里看你的小人书呢,非让带,就带了这么一大堆过来。一会自己提!”
   孙颖撇撇嘴一脸菜色扯着嗓子说:“漫漫,你是好人,你就放过我吧!那么重,我怎么提,一会让苏敏浩提,你也不要提啊!”
   苏敏浩闻声而现:“就这么想我,就去给你办个出院手续你就这么想我,老婆!远远就听到你喊着我的名字!”说完轻轻的在孙颖的脸上亲了一下。
   “唷唷唷~~~在我这么可怜的人面前秀恩爱有意思吗?两个恼人的家伙!”沈漫在旁边非阻止这种他们这些恶人心的行为,内心却独白:现在只有在他们两个身上才能看到真正的爱情!她从心里是真的祝福好友要一直幸福下去!
   就这样,苏敏浩充当着苦力的挑夫,沈漫推着挂满大袋小袋的轮椅车,上面坐着大活宝孙颖,在上面乐呵着说:“哎,长这么大我还是头一次坐轮椅哟!”惹得在等电梯的人们都哈哈大笑,沈漫很庆幸自己戴了墨镜,一脸尴尬地弯下腰在她耳边说:“我真不想让别人知道我认识你!”
   “切!”
   电梯来了,沈漫赶紧把她推了进去,看了一下,原来是往上升的电梯又赶紧退了回来,刚好另一边的电梯也打开了,人很多,还好大家看到有轮椅都自觉的让了让,好些人也就不上电梯了。而苏敏浩看到人太多就往楼梯走去,四层楼,虽然大箱小包的,走楼梯也不是很累。
   他们便顺顺利利地回家去了。
   住院区,六楼的房间里,孙爸爸这几天稍稍稳定,所有的报告也送往省医,等着那边的病床有空位了就准备马上转院了,这几天孙颖出差,是孙妈妈一直在这里照顾着他,几乎没有回家去,搬了点简单的电饭锅和汤煲,两公婆都住在了医院了,孙世修和苏敏浩只要有空就往这里跑。
   前天孙致远和苏蕾蕾也过来跟爷爷报告暑假结束了,他们开学后会住到孙颖家里,让爷爷奶奶放心,他们会照顾好自己的。看着两个逐渐长大的小孩子也有了小大人的模样了,孙爸爸内心非常的欣慰。看着孙妈妈在一边千叮咛万嘱咐的跟他们两人交待生活的一些大小事,他突然想起小颖要上大学那会,虽然在临市,他们两公婆也是跟她念叨着单独生活的的注意事项,更重要是人身安全,傻大姐一样的,不要被骗,时间一晃,她的孩子也这么大了,并且比她靠谱多了。
   苏蕾蕾走到爷爷身边,抱了抱外公说:“外公,你要勇敢!打针不怕的,我给你做了一个画册,你要是疼就拿出来看,我和哥哥给你力量!”
   孙致远在旁边点点头,对爷爷比着手臂说:“男子汉,顶天立地!爷爷是我的好榜样!加油!”孙爸爸瞬间泪眼模糊,铮铮铁汉老泪纵横,伸出手臂把一左一右的两个小孩抱在怀里。
   孙妈妈在旁边吱吱唔唔的跟着哭了起来,难得两个小孙儿都是懂事的人,贴心!没白疼他们!
   这件事是孙爸爸孙妈妈这几日常常围绕的话题,老人最盼的就是儿孙懂事,明事理,感亲恩!很是欣慰!
   “老头子,咱们致远长大定是有出息的孩子,一想到他我就觉得安慰,从小没白疼他,没白教他。我是觉得他比他爸要懂事太多了。”今天的天气阴凉,孙妈妈搬了个椅子让孙爸爸坐到阳台一会,透透气。
   孙爸爸微微的点头,目光如炬,盯着远方感概地说:“致远他爸是我们没有培养好,这孩子是带着懒骨来出世的,唉!我们是希望一代胜过一代,他没追求,安于现状也没什么不对,随他吧!”
   “爸,妈!你们在看风景!”不知何时吴晶晶已经站在他们的身后,提着几个苹果。
   孙妈妈转过头,看着穿戴时尚的儿媳妇,淡淡的笑着说:“晶晶来了,今天不用上班?这么早。”
   吴晶晶把苹果放下,也走到了阳台这边来,笑眯眯地说:“一会要去开会,世修说小颖去出差让我有时间把水果送过来。我这不就来了,小颖回来了有过来看爸吗?”
   孙爸爸听到这话猛的转把头转了过来,轻咳了几下,并不回答儿媳妇的问题,只是深沉的看了她几眼。
   吴晶晶低着头自言自语地说:“难道是我看错了,我刚刚明明在电梯里看到她,可能是眼花。”她低语,但声音不小,刚刚好让孙父孙母听得清楚。
   果然此言一出引起孙母的注意,讶异地问:“小颖回来了吗?她没过来呀?你在电梯里见到她?”
   孙爸爸重重的咳了几下,眼神严肃地横了吴晶晶一眼,他的眼神依旧让吴晶晶觉得很毒辣,不敢接,但不达到目的吴晶晶哪里可能放手。
   吴晶晶摸了摸鼻子,抬起眼角用余光看了孙父一眼后,一脸错愕地说:“妈,可能是我看错了,我刚才坐电梯,在四楼看到好像是沈漫推着小颖要进电梯,却看了一下又推回去,我以为她们是来看爸的。”
   听完孙母整个不淡定了,丢下孙父来到吴晶晶的身边,捉着她的手说:“你说什么?什么叫沈漫推着小颖,为什么用推?”
   吴晶晶扯开孙母的手说:“妈,你捉疼我了!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我看错了。”
   孙母茫然地看着吴晶晶,又转过头看看孙父,老头子脸色青黑,却也不露声色,轻轻的对孙母摇了摇头,又用告诫的眼神紧紧的盯着吴晶晶的脸,用很轻的声音说:“晶晶可以去上班了,小颖回来会来看我的,你放心!”
   吴晶晶纠着衣角,在心里轻哼了一下,脸上却略带着委屈说:“妈,那我听爸的话先去上班了,小颖的事可能是我看错了,你别放在心上。我下班后再过来。”
   孙母此刻已经什么心思也没有了,随意点了点头,挥挥手示意她去吧。
   看着吴晶晶拎着小包,匆匆离去,孙父的肩膀有些垮掉,这儿媳妇的心思太重,做事的方式风格不磊落,自以为是的小聪明,小手段甩得洋洋得意,却不自知这些小把戏很多人都能看穿她。
   “咳~咳~咳~~~~”孙父重重的咳了起来,孙母赶紧递上纸巾,而孙父接过纸巾后,轻推开妻子,自己进了卫生,只留下满眼担忧的孙母,站在阳台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