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普读物 od下载哪个版本好

第1657章 该坦白了

“想要解封你们的能量是吗?”陆鸣冷笑了一声,平伸出手掌,凌空一划,只见空间中出现了一个不小的豁口,而陆鸣什么话也没说便将整个封魔卷轴给扔到了空间豁口之内,仅一秒,整个空间豁口便合了起来。
  “你!”魔皇大怒的瞪着陆鸣,要开出这空间豁口,必然要耗费巨大的能量,而把东西扔到这豁口内就代表着从此从这个世界上彻底的消失不见了。
  “接下来到你了!”陆鸣眼神冰冷,铠甲上的墨气源源不断的探入了魔皇的体内。
  “啊!”伴随魔皇的一声惨叫,一个黑球被墨气给吸取了出来,而在黑球被吸取出来后,魔皇的身体便变成了一尾大怪鱼,齐零站在很是吃惊,因为齐零认得,这尾鱼正是当初薛涛所捕获上来的鱼。
  陆鸣凌空挥手,空间的豁口再次出现,没有丝毫犹豫,陆鸣把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生物给扔到了豁口之中,在魔鱼坠入豁口的刹那,陆鸣背上的东方悦也在同一时间化成开了点点的银光,随风飞扬。
  “悦儿,有那么一天,我想和你有个家,过平凡的生活。”陆鸣心中默念着,陆鸣知道,这些的种种现在对他来说是完全的相反方向,是幻想。挥手解了开黑球上的灵魂禁锢,黑气也随之升空,路浩天当年与魔族签订的契约也在同一时刻消除干净。
  “少主,你没事吧?”冷君宇担忧的问道。
  “没事,这次我们来是为了父亲的宝藏,没事的,我们上去看看!”陆鸣笑了笑,便起步走了上去。冷君宇也随之跟上去。
  “紫书姑娘,你没事吧?”齐零看着紫书脸色有些不大对劲,担忧的问了一句。
  “没事,只不过是这里天气有点凉,所以才会这样,我们也上去吧!”紫书给了齐零一个放心的微笑后,便也尾随上去了。重新踏上了白轩塔的最顶层,不知道为什么陆鸣的心情变的很沉重,慢慢的,陆鸣走到了那宝箱前面,蹲了下来,伸手开启了宝箱,而冷君宇与齐零则站在一边。
  “哐当!”随着铁锁的开启,宝箱里面便慢慢打了开,吹去厚厚的一层泥土,陆鸣看到的是一张信纸,其余没有什么。捡起信纸,陆鸣看到的是一行强劲的字体和软悠悠的字体。信纸里面写的不是什么高等的秘籍,而是关于陆鸣的名字,那排男生的名字是强劲的字体肯定是路浩天写的,而女名则是比较柔美,则是枫鱼楼写的,这里面的名字估计是在陆鸣未出生之时路浩天与枫雨楼一起想的要为陆鸣取得名字。
  “父亲,母亲!谢谢你们赐给陆鸣这条命!”陆鸣将信纸贴在胸口,隐约能感觉的到自己父母当年的气息。
  “紫书姑娘!”这时候,齐零与冷君宇突然大叫一声,陆鸣急忙从陶醉之中清醒了过来。
  “陆哥哥,你不要看我,不要看我?”紫书整个人痛苦的躺在了地上,用双手蒙住了脸。
  “怎么回事?”陆鸣一惊,只见紫书的身体开始不断的冒着白烟,陆鸣想抱起紫书,可双手在触及紫书的那一刹那,手就被烫伤。
  “是紫晶双瞳!”白轩塔内,走出了一匹骏马,而这匹马,正是陆鸣当初在那神秘的山洞中所得,那匹马身影一晃,直接变成了一只青鸟,凌空扑扇着翅膀。
  “紫晶双瞳!怎么回事?”陆鸣不解的问道。
  “她本是传承的紫晶双瞳宿主,可她却强制转移宿主,则会受天惩!所以必死无疑!”青鸟开口说道。
  “不可能,阿刹帝和我说过的,紫晶双瞳的转移只是更替宿主啊,怎么可能会要人命?”陆鸣不相信的说道。
  “陆哥哥,你不要生我的气好吗?青鸟说的没错,转移了紫晶双瞳就会受到天惩的,我以前能够看的到阿刹帝前辈,将紫晶双瞳移交给你的事情其实很早以前就和阿刹帝前辈商量好了!陆哥哥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我喜欢陆哥哥,从第一眼见你开始。”紫书这时候慢慢的放下手,只见紫书洁白的面庞已经被火焰烫伤的皮干皱的一块块的,而从脚底开始慢慢的结冰。
  “陆哥哥,我真的不想丢下你,小书舍不得你。”紫书咬住下唇,忍住痛苦:“能够最后亲我一下吗?”
  “我……我!”陆鸣双膝一弯,脑中不断闪现着紫书的样子,眼眶中的水雾更是不断的涌现。陆鸣慢慢的俯下身,嘴唇碰上了紫书的香唇,冰凉凉的,透彻陆鸣的心。
  “陆哥哥!你要好好的。”紫书黯然的看了陆鸣一眼,最后的双目也被冰封上了。
  青鸟也慢慢的低下了头,青年便是北宫一族失去的灵兽—上古青鸾,而那时候被陆鸣解救出来,便心底打算认定陆鸣为主人了。
  十年后。
  “忙死了,这什么帮主啊,整天都见不到一个人影。”一副男子样的枫语在梦回龙道的总堂整理着资料,里里外外乱跑着。
  “小二的二二!”谢东里哈哈大笑的把董六个拉了过来,手中酒壶一碰又大口大口喝起酒来。
  “喝多了你!”董六推开满是酒气的谢东里,埋怨的说道。
  “父亲,薛大伯呢,真是的,帮主不在也就算了,连他这个副帮主也要在玩,把什么事情全都丢给我一个人做,璇儿也是一早上也没影了。”枫语没好气的白了董六一眼。
  “小语啊,你多做点没什么呢,你有这个能力嘛!哈哈!你看那杨樱和柳兰,现在可是四级巾帼武团的团长咯。”董六笑着说道。
  “刚刚说压小你偏不信,输了吧!”冷君宇埋怨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只见冷君宇气气的做在了大堂的位置上。
  “这哪能怪我啊,再说了最后开的也不是小啊,是豹子。豹子啊!”齐零也不满的说一句,拿起了手中的茶杯就喝,可那茶杯是刚泡的,烫的齐零一个不小心杯子直接砸在了地上!
  “齐伯伯,我刚打扫的啊!”枫语抓狂的拉了下头发:“这……这都是些什么人啊!”
  “回来咯!”一个懒散的声音从门外响了起来。
  “薛帮主,你还真敢踏进来啊!”枫语听到这个语气一下就气的扔去了扫把,还好薛涛闪的快立马给逃开了。
  “语儿,你不能这么蛮力啊,学学你妹妹,一早和你母亲去学女红了!”薛涛吓得躲在门的后面,探出了脑袋偷笑说道。
  “学你妹啊!”枫语听到这话更是一气,挥剑朝薛涛刺去。
  “不能对长辈不敬啊!”众人急忙把枫语给拉住。
  在这个庭院的旁边的小巷内,一个身着破烂布衣,满身酒气的男子手中拿着一个酒壶傻笑的看着院子里的人,又仰头喝了一口酒,很多酒水都从胡子渣那流了出来。
  “少喝点。”一个身着红衣铠甲的英气女子从怀中拿出了一条丝巾,帮男子漏到衣领上的酒水给擦拭干净,接着视线也看了一下院子:“不打算进去看看吗?”
  “不了。”男子苦涩的笑了笑,转身对女子说道:“洁儿,你快回南斗大陆吧,别在跟着我了。”
  “想丢下我啊!”女子伸出了两根手指点了男子心脏的位置皱了下鼻子:“我告诉你,没可能!”
  一只黑鹏鸟出现在了屋檐上,看着两个人弯了弯脑袋,金色的瞳孔竟然微微的露出了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