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玄幻天神启示录

第775章 帝的遗言

地宫之上刘星帝龙裔百世轮回,终达顶端。

“你们没事吧。”看着刘星和帝龙裔完好无损的站在前面,所有人都安心了,尤其是无暇,原本绝望的心终于再次看到了希望。

“本帝能有什么事,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帝龙裔不领情,这些人就是闲的蛋疼,尽会在那里看热闹。

从他们踏出台阶开始,就回到了现实之中,不在受到台阶之上的世间力量的隔绝,可以和诸王交流了。

“这轮回之法真是好用。”

虽然本无轮回,可是却也不失为一种可以短暂对抗岁月的奇术。

“这种禁术你最好不要用,不然总有一天你会失去自我。”

刘星好心提醒帝龙裔,如果再施此法,估计他们会真的失去自己。

刘星一步踏出,走上台阶,这一次,他没有在进入里面的世界,而是直接站在了台阶之上。

“看来只要走过了这里,就不会再次受到影响了。”

刘星来到地宫之下,和诸王相遇,见到刘星安全回归,无暇流出一滴眼泪,心里委屈。

看到其他人不在,留在大概知道了他们去了地宫之处。

“这台阶怎么会少了两阶?”

他们进去的时候还没有,现在却不见了。

翼王将自己遇到的情况告诉刘星,同样是修士,他比刘星强上不知道多少,可是只要他一接近,台阶就会消失。

“本尊知道了。”

刘星和踏上台阶,走上地宫之上。

“因为这台阶,是帝才能走的,你们虽强,终究是王,永远也无法踏上大帝之道。”

帝道帝道,虽然只是小小台阶,但是却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走上去的。

得知这一点,诸王心中甚是失败,追求一声,竟然连踏上这条路的资格都没有,这让他们如何甘心。

“可是国主你又如何能够走上去。”

界王不明白,刘星的实力,仅仅只是宗师而已,而他们可是帝王,以他们现在的实力差距,随便一个都可以单挑一群刘星。

帝龙裔到是可以理解,毕竟他已经是帝了,但是刘星绝对不可能。

“因为本座,有成帝的资格。”

刘星一语中的,这条帝道,除了向帝龙裔这样的大帝之外,便是只有拥有成帝资格的人才可以涉足,其他人,就连碰都碰不到,所以翼王接近台阶才会消失。

其实他们早该知道,早该想明白,从他们愿意加入太平军开始,他们就已经失去了这个资格,因为拥有帝运的人,是不会向他人俯首的。

“哈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听到刘星的解释,帝龙裔豁然开朗,他果然是龙中之龙。

两人来到地宫之上,刘星一步一步,走向前方的那座帝座,上面没有仙光万道,也没有瑞气千条,看起来仅仅只是一张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椅子而已。

“这就是千古一帝的帝座吗?”

两人来到帝座之前,心中一阵悸动,因为真正的帝,就在眼前,千古一帝,唯一的第一位大帝。

“我看也不怎么样嘛。”

帝龙裔一脸嫌弃,这东西黑不溜秋的,和自己的金色宝座比起来,真的是上不了台面。

“那是你眼内有尘,看不清真实和虚妄。”刘星来到帝座之前,手在帝座之上一拿,手中平白无故便多了一块铜板。

“嗯?这是什么,变魔术?”

帝龙裔甚是惊讶,想不到上面还有隐藏宝贝。

“这是大帝遗诏。”

刘星解开青铜板上面的尘封,一行行古老的文字出现在他的面前眼中。

“是法术,还是帝经啊?”

帝龙裔关心道,然后伸出自己的爪子,同样在帝座上面抓,不过任凭他怎么努力,都一无所获,白费心机。

“是帝的遗诏。”

刘星知道上面的文字,和他在神龟背书上面看到的一模一样。

“遗诏,是不是说要本帝继承他的财产,你快翻译一下。”帝龙裔一边催促道。

而遗诏之上,刘星一点点解开千古一帝的秘密。

自古以来,山河大统者,皆以天之子自称,然而吾之造化功德,岂是天可比拟,皇不足以为名,帝不足以相称,皇帝为吾,千古一人。

“这就是始皇帝!”

刘星此刻终于明白了,在始皇帝之前,人皆以天子自居,所以有王道,屈居天之下,却无帝道。

而始皇帝的功德大过了天,所以这个称呼已经不足以彰显他的伟大,于是把天帝人皇各取之为名,意为自己在天之上。

然而始皇帝作为第一位大帝,他的野心并不止于此,受命于天,既寿永昌。这八个字之中他看到无止尽得功德修行,所以他第一个开始了求仙之路,虽然这个过程一波三折,但是他成功了,仙之路,在他的脚下出现在万族之前,为整个修行界打开了新世界。

“原来这一切,都是他开辟的。”高傲如同帝龙裔,此刻都为之折服了,第一个成帝,第一位修仙,这根本不是后人能够比拟的。

“他的功德远远不止如此。”刘星继续解读青铜文。“他还是第一个建立了帝国之人……。”

太多的第一,没有人任何可以超越。

“后来始皇帝在上苍和万界都留下足迹之后,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在超越的了,于是他的追随者建立这个始皇陵,想要将自己埋葬。”

“那这里真的葬的就是他,这样的人物,绝对浑身是宝,不可以错过啊。”

帝龙裔似乎已经看到了眼前数不尽的造化等着自己去拿。

“不,这上面没有记载。”刘星看着下文。后来,千古一帝消失了,时间再也找不到他的足迹,他在时空之内销声匿迹。这是青铜文上的最后几句。

神史无法记载他的讯息,就好像他从来不曾出现一样,而唯一的关于他的传说,便是红尘世界的野史,也就是一些人杜撰的,说是他葬在了始皇陵的最深处。

“看来野史并非无据可考,这始皇陵,或许真的是他的葬身之地。”刘星是这样想的。

“嗯?”

就在刘星以为自己看完之际,一行模糊的符号吃席出现在青铜的另外一面。

刘星就算是慧眼也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是大概能够看出其轮廓,乃是一扇门,一口钟,一个轮盘,一架秤,还有一个印玺,最后一个刘星无法看清,好像是一个方形,就像是,棺材。

“没有尽头的道路上,只有吾一个人孤独前行,后人都只是追赶吾之脚步,却永远无法看到吾之背影。”

短短一句话,却说尽了无限的沧桑,刘星感同身受,心中一时怆然。

“这帝座有那么神奇吗?还不是要压在屁股之下。”帝龙裔抚摸黑色的帝座,就要一屁股做下去。

“你觉得你能够坐上去吗?”

刘星收起青铜块说道。

“这东西做出来就是让人坐的,有什么能不能的。”帝龙裔百无禁忌,根本不知道什么事轻重。

“你可知道,千古一帝的真正含义。”

“千古一帝算什么,我还在软文细作之中看到过万古一帝,无上大帝呢?人家还有人是好多大帝的领路者。”

帝龙裔根本不在意,对他来说,那只是封号而已,不足为奇,自己作为帝龙一族,总有一天会再现真龙风采,到时候就算是帝也要俯首。

“你错了,千古一帝不是封号。”刘星扯开帝龙裔。“千古一帝,是实力,名声,功德,造化,残暴,无情,至善,至仁……。等等,集时间所有是非善恶于一身的称号,你说的那些,不过只是无稽之谈而已,不值一哂。”

听到刘星的解释,帝龙裔自觉的退开了。这个位置,别说是他,就算是刘星,或者是真龙来了,都不够资格。

正如始皇帝所说,世人只是在追寻他的脚步,却永远看不到他的背影。